讓人心癢癢的南大武山

  • 黃耀禾
  • 1,145 次點閱
  • 4 次拍手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南大武山心得篇

對南大武山最初的印象是在2003年,透過當時在義守山社的君儀同學推薦(大感謝),參加屏科大的年度大活動-3092武路會英雄。

那一年我參加是比魯溫泉縱走北大武山路線,隊長是屏科大阿達,加上我一共是四個隊員。我忘記當時走了五天還六天,二月乾季去的,走到後來也是缺水,後來聽說南大武走過來的隊伍更缺,缺到連尿液都開始裝瓶了。

那時候開始就對南大武興致高昂,想說改天有機會要去走走,一個轉眼就來到2023年,我終於如願。

e67bf4c030a15147c215a72c276d9a73.png

另外一個契機,是2019年老哥Eric、Ariel、水星三人小組也走了一趟西北南大武縱走,在老哥文情並茂的心得文下,把登山遊記結合營養、體能、心靈成長,在再增添我走一趟南大武的興致。

24d04a1766e9cdf9fe7ba28342fd4ab3.png

原本在羌虎開登山修煉場行程,還好後來人數不足沒有開成(不然我的心臟會跳出來),此行就跟來實習嚮導訓的法憫,二人機動十足來場勘。以下省略沒什麼準備的行前準備,最主要資訊點在於往南大武岔路口的腰繞路是有水源,大大減輕從傳統路線6點多K最後水源背水上去的負擔。

第零天的晚上原本規劃要連夜上舊登山口紮營過夜,後來覺得我們才兩人,在家裡睡飽再出門可能更好,果決砍掉第零天,第一天開車到登山口,在私人停車場繳交三天的停車費後,七點半從北大武山新登山口起登。

北大武山登山小徑人來來往往,大家都精神奕奕,路上招呼聲連連,我們緩慢往七K稜線前進,一路上控制心率不要進入第三區間,希望可以節省更多體能來應付後面亂七八糟的路況。

一路到第一晚的有水營地,布條、路徑都算尚可辨認,不用花太多腦袋。第二天狀況就來了!我的手機電子羅盤失控!整個亂飄大旋轉,還好我們在一個能見度不錯的開闊山谷地區,能夠辨認出太平洋與台東市,東西南北能夠確認出來之後,馬上發現手機上的方位整個是錯誤的。

我說:欸!法憫,我的手機指北針出問題,整個亂轉,你的手機會嗎?是不是這下面是大鐵礦啊啊啊啊啊!

法:沒欸,我的唉鳳好好的❤️

我:幹,這樣再走下去會繞一圈鬼打牆。溪床的路標布條疊石可能在今年颱風過後都不見了!我們直接抓西南方放手幹過去吧!

法:好,我去上面幹。

我:那我幹下面。

於是兩個人轟轟烈烈幹了五分鐘,在下方發現高雄縣搜救協會的布條,跟上去走一段,又發現橘色布條在不同方向,又跟一段發現黃色舊布條在另一個方向。

似乎到處都有布條,哈哈,還好這一段我已經從Eric文章中得知布條亂象。一樣鎮定的大膽抓自己的方向緩慢推進自己要去的地方。

ce5ec31718e5977444b5282154c8091d.png

南大武出發前絕大部分的時間是個奶爸,跟著三歲小兒一起到處在家裡出任務,說句真心話:任務都好無聊。但是認真一起出任務,身心都好累。

南大武還好法憫願意一起來,不然我自己一個人幾乎沒有出發動力,肯定會鳥掉,深深檢討自己在獨攀動機這幾年減弱許多的種種原因。多一個夥伴讓行程進行是很重要的關鍵因素,以後要常用這招了。

上回故事來到手機羅盤故障的腰繞段,大鐵礦當然是假的,手機需要校正羅盤倒是真的,下山也順利校正成功,總算是不用再花錢買新機就是萬幸了!也再次印證把哪項器材拿掉,下次就會用到它。我上個月才剛把傳統指北針從我的小物包移除,看起來又得放回去了。

南大武第二天多花一些時間鑽出自己的路徑,路徑修正後也少高繞一段上坡,我們很幸運在一個緩坡下到乾溪溝,過谷地後也有獸徑能夠切回稜線路上,沒花太多時間嘗試就能順利通過實屬難得。

來到斷頭稜,讀過Eric記錄後,現場也看到用布條圍住一個方向的缺口,很快就能判斷出往芒草叢直下就是路徑所在,也順利陡陡陡通過直達最低鞍部2300米。接下來沿著稜線跟著布條,經過幾個奈米山頭就能抵達南大武山頭。

34c070fcb13e060b7c89de11234009c6.png

這條稜線上,一側是屏東平原另一側是台東南迴緊靠著太平洋的山區,我就住在屏東平原最北端的美濃,只要天氣好不白牆又空氣好沒有霧霾的狀態下,雖然很遠但我想是能夠辨認出來的。(這些條件很嚴苛)

南北大武中央山脈主稜就像是南部的瞭望台,難怪日本人北大武山頂上埋設一顆一等三角點,不遠處的南大武山也設有一顆二等點!這條稜上只要不被鐵杉箭竹擋住視線,視野都是肉體空拍機級的享受啊。

唯一可怕是芒草很割、枯箭竹很刺,好好防護顯得異常重要,手套、長袖、長褲、護目鏡都變成是標配。法憫穿短褲雙腳整個傷痕纍纍,我沒帶護目鏡,右眼也被箭竹刺了一下,還好速度慢傷害不大!

幾小時短暫享受視野紅利後近天暗,今天的計畫是過南大武山後繼續往前推至天黑看不見路,只要腹地夠我們搭就好,別人紀錄上有零星有兩個迫降營地,早上出發時兩個人一共背了15公升的水,實在不害怕沒地方睡。加上天氣這麼好(氣象預報下雨機率只有20%阿)走到哪睡到那裡,沒有問題啊!環境有不冷,甚至我都想偷懶露宿在箭竹叢裡面了就好了!

好在我們很後來沒有偷大懶惰,還是在歪歪斜斜拉起金字塔帳,這個晚上下雨,20%的雨就倒在我們頭上,摸彩都沒這麼準。

影片中鑽門縫的能力就是在這三天南大武練成的。那些高過人的芒草與箭竹每天擋住你的去路,抵抗、勇敢往前推進,擺動身體與背包,雖緩慢,還是有在前進的。

a799b3bd46c78dbf5c134ec24c048e4b.png

其實佩服的是開創出這條路線的先驅前輩們,不管是從北大武這邊走過去,還是從佳興林道這邊上來,都得經過這一片幾十年前森林火燒後的密迷芒草陡坡七星陣,左拐右彎,伏地前進過倒木,拉著芒草巨石滑降,整個路況超級精彩有趣!

南大武這邊不是拿來練習走山路技巧的修煉場,要練習請走另外一邊的北大武就好。

崚峋嶔崎南大武是驗收走山路技巧的修羅場,如果你山路還是初學者般步履蹣跚、跌跌撞撞、磕磕絆絆、顫顫巍巍、搖搖晃晃,那麼南大武就是十八層地獄般折磨人。

也是因為這樣很少人去,少人維護下,路況其實不太好,加上南大武不是百岳,就沒有商業隊會進出,林道都在恢復成更原始的樣子!

其實內心很矛盾,一方面希望有人常去把路況整理更好走,路條變多大家都走在同條路徑上,路會更清楚,芒草迷陣也會和藹親切些。一方面又覺得這樣會破壞後面來的人受虐的樂趣。唉,做人好難。

行程最後,我們在海拔1700米接上佳興林道,彷彿上了高速公路後,途中只有一個難通過的崩塌,動用了貓鏟挖步階花了一點時間,,一路飛奔下到海拔270米的瓦魯斯溪床上,沿著乾旱的溪往下游步行至影片中的鐵柵門後,準時三點與接駁車大姐碰面領取獎勵食物,上車回家。

Garmin手錶紀錄這一段林道一共15公里,下降1430米,前半段沿路景色蕨美,原始感讓人哭泣,尤其是被蜘蛛絲噴個滿臉白。蜘蛛、螞蝗、硬蜱讓人手忙腳亂到處邊走邊摸,隨時檢查黑色豆突來的偷襲。

南大武山帶給我們許多美好與不美好的回憶,總之不去走一趟會說很久,去走了一趟回來了也可以說很久。如果有機會,我想暫時還是先留給咕哩跟泰瑞吧!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