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八千】呂忠翰:選擇無氧攀登,我不是在賭命

  • 巫雪花
  • 12,081次點閱

台灣能夠躋身八千米俱樂部的登山家中,綽號「阿果、果果」的呂忠翰無疑是特別的一個。2013年起,他陸續無氧攀登10座八千米高峰,成功登頂其中6座,最近一次是2021年4月,呂忠翰成功無氧登頂世界第10高峰、海拔8091公尺的安納普納峰( Annapurna)。

延伸閱讀:【解密八千】江秀真:八千米高峰 靈魂如「皮卡丘進化」般蛻變

延伸閱讀:【解密八千】詹喬愉:在尼泊爾 雪巴嚮導身價個個不同

016a1f1dbe26c2b0f1b55478dbb72b52.jpg呂忠翰在安納普納峰。(圖/呂忠翰臉書)

採訪當天,呂忠翰彷彿還留著安納普納的痕跡。他一身戶外穿搭,黝黑的皮膚、粗糙的雙手及結實的身材,無怪乎會被友人們戲稱是「台灣雪巴」。談到無氧攀登的動機,呂忠翰豪爽說道:選擇無氧是自然而然的,單純覺得自己做得到。

無氧不是在賭命

但呂忠翰選擇無氧攀登不是在賭命,相反地,因為無氧攀登需要更多時間做高度適應,所以當攀登者在極限環境中還能活動,就代表身體是可以運作的。

在八千公尺以上環境進行攀登,講求快速有氧攀登者一旦氧氣供應不足,可能接下來的行走陷入困境;無氧攀登者因為已適應身處的高度,所以當狀況來襲,可以為自己爭取到更多往低海拔下降的時間。

呂忠翰強調,他爬八千時有個標準,「就是當我百分之百要用氧的時候,那很可能就是我要讓自己決定:我一定要下降」。

4436aca3dfad280469b1f8da46bb1ec4.jpg呂忠翰2021年成功登頂安納普納。(圖/呂忠翰臉書)

不過呂忠翰笑說自己現在已經有一點盈餘可以買氧氣了(氧氣很貴),所以現在可以備氧上山,但如果意識到需要用氧,代表自己的撤退點也到了,「如果我繼續往上爬,就是超過我的底線」。

雖然現在有錢備氧了,但呂忠翰自述從來不曾吸氧,但這不是基於什麼偉大的堅持,單純是以生存風險來決定是否用氧,倘若面臨到可能失去手指、腳趾甚至生命的風險時,「我當然會用氧......我不會在意別人說你怎麼可以用氧」。

無氧不是執著 是場自我探險

呂忠翰選擇無氧的純粹,體現在2021年攀登安納普納的經驗上。呂忠翰說服雪巴嚮導一起無氧攀登,起初雪巴嚮導認為這樣太冒險,但呂忠翰卻不這麼想,「我只是想要探險自己的身體,能(不能)到達某一種程度」。

呂忠翰認為,光是用登頂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已經沒有太大意義:「這個東西其實在世界上有太多人在做,而且這種很容易就會被取代」。

最後雪巴嚮導出於對探索身題極限的好奇心,同意了無氧的邀約,但就在兩人即將站上安納普納的頂點時,呂忠翰卻興起了吸氧的念頭。

73ac5a1aa0fa1482e14ae464370903c5.jpg呂忠翰選擇無氧,是為了探索身體的極限。(圖/呂忠翰臉書)

呂忠翰說,安納普納峰海拔6500公尺到7300公尺處是雪崩路線,就連架繩隊也不想走兩遍,意即出發就是準備登頂。然而就在距離峰頂只剩100公尺時,看著眼前至少有60人正在排隊登頂,他忽然覺得「這是一個很蠢的行為」。

呂忠翰認為,大家排隊登頂只是為了在上面證明自己很厲害,自己也在做同樣的事情(而且還是無氧),每個人如果花至少1分鐘拍照,「那我就要在這邊看1個小時喔,這不是很怪嗎?」接著他便跟雪巴嚮導說:「我不要再做這麼愚蠢的事情,我們吸氧吧」。

呂忠翰講述這段經歷時伴隨著笑聲,直言不諱地說出當時的想法。然而他當時是出於理性思考後才提出吸氧要求,因為在排隊登頂的過程中,呂忠翰因為停下,感覺到自己的體力一直在消耗,甚至可能會凍傷。

56a276a047f449730544701c3e00a018.jpg呂忠翰成功登頂安納普納峰。(圖/呂忠翰臉書)

因為不想截肢,呂忠翰絲毫不認為在登頂最後一哩路放棄無氧是件可惜的事。捨不得放棄的,反而是一開始認為無氧是冒險的雪巴嚮導,最後在雪巴嚮導的哀求下,兩人還是一起完成無氧攀登安納普納的壯舉。

無氧反射出的人性

安納普納的經驗,讓呂忠翰對追求無氧攀登有了新的思考。事實上,他在每趟八千攀登之旅都會自省「我到底在幹嘛?」時時刻刻問自己,做這件事的價值到底是為自己好,還是只是做給別人看?

呂忠翰說,許多人會把有氧、無氧變成形式化的重要指標,但相對的,攀登者會忘記自己會什麼要探險,一旦遇到登頂與生存的左右為難時,「你很可能會做一個讓自己回不來的選擇」。

除了在無氧攀登中自我反省,呂忠翰也提到,「無氧其實是很誠實的」。在氧氣稀薄的環境下,感覺就像喝酒喝到六七分醉,雖然很ㄎㄧㄤ(瘋),但腦袋其實是很專注的,想法會直接蹦出來,同時也會勾出人性的現實面。

4efa1422f254003de6737a7d3f446823.jpg呂忠翰笑說,無氧的狀態其實蠻ㄎㄧㄤ(瘋)的。(圖/呂忠翰臉書)

呂忠翰以「血腥」來形容自己在八千米高峰體驗過的現實,那些在5000多公尺的基地營說好的分工合作,到7000公尺就會開始變樣。

他說,「大家都會很歡樂,今天你負責架繩、你負責背裝備、你負責運補,大家在5000公尺的基地營都講得很完美,好像這套就是完全可以攻頂」,然而到了7000公尺以上,事實卻變成「我要先走;我要先拍照;我不舒服我要下來,你不要擋我的路」。

呂忠翰說,最嚴重的情況是雪巴嚮導自己也累得走不動時,因為不需要負法律責任,加上陪客戶登頂本來就不是義務,所以可能會放客戶自己走,然後客戶就沒有再回來了。

在道拉吉里峰體驗人性的現實

隨著越往高處攀登,資源逐漸變少、風險開始增加,人性會誠實到褪去道德遮羞布的程度。呂忠翰提到2018年,攀登世界第7高峰—道拉吉里峰(Dhaulagiri)時,沒人自願開路,他只好自告奮勇負責開路、架繩及背繩,「那一年是我爬八千公尺最累的一年」。

c167a6b3dd5ea6104fb7660da63356fa.jpg呂忠翰在道拉吉里峰。(圖/呂忠翰臉書)

呂忠翰說,某天夜裡,攀登隊伍在一處地形前裹足不前,但他認為這個地形是可以通過的,接著便開始勇往直前,直到走了兩三百公尺後,猛一回頭卻發現後面都沒人,「我就覺得怎麼會這樣子……我以為大家會很奮發很熱情一起衝,剛剛在底下不是已經講好了嗎?結果怎麼會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呂忠翰抱著滿腹疑惑開始回頭尋找同行山友,結果看到所有人都坐在一個地形旁邊,「我就說你們到底在幹嘛,你們為什麼要坐在這裡?這裡是(海拔)7400左右,你們要就是往上走,你們在這裡等死喔?我們要攻頂所以要往前走!」

a0526d1b4b6d0285a4aeb7c4463c73b1.jpg眺望道拉吉里峰。(圖/123RF)

呂忠翰後來發現,「因為他們在等,等我開路這樣,然後再回來跟他們講」,接著他希望有吸氧、體能較好的山友分擔繩子等器材的重量,「然後十幾個人沒理我」。

呂忠翰分享這段經歷的時候沒有咬牙切齒,只是一陣又一陣的哈哈大笑,接著說「對啊,很現實啊,然後你就會覺得『哇!怎麼會這個樣子?』」。

「我只是在對我自己誠實」

關於道拉吉里峰的故事還沒結束,談到這座未能成功登頂的山,呂忠翰坦言其實當年是可以登頂的。

當時他和吸氧的韓國隊友一起架繩時發現,有個國際隊成員明顯已體力不支,經驗告訴呂忠翰,這個隊員可能會走不回去,「那時候我就想很久,假如他是因為我開的路上去,然後登頂回不來,我心會不安,我會覺得好像是我害了他」。

997117ab565d0eb2f75102dbbda71f8b.jpg呂忠翰與雪巴嚮導Sanu在帳篷中合照。(圖/呂忠翰臉書)

當時呂忠翰只差垂直約200公尺的距離就能成功登頂,但他後來決定撤退,當時他心想,如果這名國際隊成員堅持往上走,「那就是他自己的選擇,我不會阻止他,但我選擇我撤退」。

後來因為無人在前方開路,這名國際隊成員也跟著撤退。呂忠翰說當他們走到營地、幫忙挖開埋在雪裡的帳篷時,這名國際隊成員已全身癱軟無力。呂忠翰等人幫忙煮熱水、把人丟進帳篷後,隔天又陪這名國際隊成員走回基地營。

呂忠翰說,雖然這趟花了四五十萬的費用,最後沒有登頂,但「我會覺得是一件值得的事情……我至少救了一個人」。

但他並不覺得這值得邀功,「其實我只是在對我自己誠實,我不想上去就覺得我自己很厲害,然後就結束了就不管其他了,我自己爬山的理念就不是這樣,我爬山就希望大家都是一起登頂,然後大家都可以平安回來,尤其是我認識的夥伴。」

6a92d826da9f381495b2155245f58a50.jpg呂忠翰在安納普納與同行攀登者的合照。(圖/呂忠翰臉書)

探險的主動性與視野

除了從無氧的角度觀察人性的現實,呂忠翰也提到不少關於「探險」的本質,誠如他在安納普納邀雪巴嚮導一起無氧的初衷,他認為探險不是為了站在峰頂,「如果你的探險沒有主動去find something(追求)或做事,其實你的探險會是比較沒有視野的。」

卸下攀登的身分,自認是「苦過來」的呂忠翰本職其實是木匠,在談到自己的求學歷程時,他自述曾被認為是不會有太大出息的小孩。然而最後他卻也走進教育界,在全人中學當起了體育老師。

談到教育的經歷,他笑說,「我最喜歡跟小朋友爬山了」,因為小孩不在意登頂,反而是大人才會要求「你一定要爬到頂,你一定要成功」。

他認為,「走人家走出來的路,然後走到頂、拍張照就走回來,他開始失去他的視野」,因為目標反而會讓人忘記,其實周遭環境其實才是更豐富的。

30931cfc9e9caf9eaad91a7f7b3a081b.jpg卸下攀登者身分,「木匠」其實是呂忠翰的其中一個職業。(圖/呂忠翰臉書)透過呂忠翰的分享,我們看到一個雖然不被賦予期待的男孩,如何掙脫侷限,自由爬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八千人生之路。他在採訪後的閒聊時提到:讓孩子跌倒、摸索、攀爬,等到孩子開始有一些能力後,便會自己爬到更遠的地方;一番話,道出他的成長寫照。

看完後我覺得...

相關文章

留言

預設頭像


  • 群山我為準的頭像
    群山我為準

    在雪巴嚮導的-"哀求"-下,兩人還是一起完成無氧攀登安納普納的壯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