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八千】江秀真:八千米高峰 靈魂如「皮卡丘進化」般蛻變

  • 巫雪花
  • 11,271次點閱

江秀真有兩枚響噹噹的「第一名」徽章:台灣首位登上聖母峰的女性、台灣首位成功登頂七大洲最高峰的女性。

然而初見江秀真,會看到一個臉上隨時掛著笑容,講話中氣十足的親切大姐,讓人很難跟山高水長的八千米高峰聯想在一起。

直到她滔滔不絕談起八千米高峰時,才會赫然想起,眼前的她曾經歷過多麼不平凡的旅程。因為那股熱情,是曾親臨八千米高峰才能淬煉出的能量。

延伸閱讀:《十年一講,為夢想》-攀得越高越謙卑

bfa13dde76e094ec2563e759feb97cfe.jpg山對江秀真來說,就像回家(圖/江秀真提供)

1995年,第一次的聖母峰攀登之旅

1995年首次攀爬聖母峰前,江秀真每週要到國立體育學院做3次低氧訓練。當年,八千米高峰是陌生遙遠的領域,在相關研究不足的環境下,低氧訓練對攀登有無幫助是未知數,「我們就像白老鼠一樣不確定」。

據「歐都納八千米計畫」,平地空氣的含氧量約21%,海拔5400公尺的聖母峰基地營含氧量會降至10%左右,至於海拔8848公尺的聖母峰頂端,含氧量只剩7%。人類如果沒有使用氧氣瓶就坐直升機直達珠峰峰頂,很有可能在數分鐘內死亡。

51766227343c42f2ed217f3f1a53783d.jpg在大自然面前,人類顯得如此渺小(圖/江秀真提供)

江秀真說,在低氧訓練時,有女性隊員在氧氣濃度剩14或11時就已經暈倒。但自己出身田徑隊,又常在山林走跳,因此直到氧氣濃度剩7或8時都還能撐住。

這已是接近八千米高峰的程度,但她爽朗的說:「我倒是沒有什麼不舒服」。

訓練時雖然很順利,但抵達基地營仍遇到了狀況,江秀真咳嗽不止,當時台灣隊沒有醫生,只好到日本隊求醫,還好醫生研判可能是乾咳,要她「常吃糖果潤喉」。

江秀真半開玩笑說,自己因此拼命吃糖果,「連睡覺都在吃,差點噎死」。

a53bf7c671b82b1323f439524d3dd87f.jpg親臨現場,才真正體會高山之浩瀚(圖/江秀真提供)

除了咳嗽,她也曾睡不好,後來才曉得在高山上要「爬高睡低」,「其實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在現場才能真正體會到的」。

為親睹眾神領域做準備:高度適應期

抵達八千米高峰後的首要工作就是高度適應,但這不意味著可以躺在基地營休生養息。江秀真說,高度適應通常是透過在不同海拔的營地間,上下來回達成。

81995ce7a67edcd0015b96e811af7b0d.jpg攀登期間須不斷在營地間來回做高度適應(圖/江秀真提供)

這段時間並非單純爬上爬下,同時也要做運補,因為基地營會規劃好糧食、燃料哪一天要送到第幾營的順序,但能不能照辦還是得看個人的適應狀況。

至於適應的詳細方式,江秀真說明,攀登者們起初會以500公尺落差為一個階段,從5000多公尺的基地營往上推,適應後會一次上到6500公尺、7500公尺再回到基地營。中間的營地則變成「過度營地」,作為身體不適、天氣不好時的休息地。

江秀真說,這種透過運送東西跟紮營去做高度適應、慢慢接近峰頂的方式叫「包圍法」(又稱喜馬拉雅式攀登),至於另一種登頂方式,則是阿爾卑斯式攀登。

八千小百科:什麼是阿爾卑斯式攀登
阿爾卑斯攀登法(Alpine Style),指登山者不依靠嚮導、揹工、氧氣瓶及架好的固定繩,靠自身力量登頂的攀登方式。

520703668ed8c6a0e28d8ee8b2e558f1.jpg營地有時作為攀登者天氣不好的休息地(圖/江秀真提供)

取得登上珠穆朗瑪峰門票的關鍵5日

江秀真首次前進聖母峰時,是由距離較長的北側登頂。她回顧當時的情況表示,隊員們從7500公尺下到基地營時,大概會休息2、3天到一個禮拜,等天氣好時就要往上登。

江秀真強調這段耗時約5天的歷程「非常關鍵」,「隊長說,上到八千才可以拿到去登頂的門票」。

然而準備進入八千米時,攀登者們的體力已消耗到一定程度,此時並非他們身體狀態最好的時刻,但精神、適應力卻已經準備好了。

「你會用你可以的方式去走路、去往上爬」,這5天必須把狀況拉到最好,如果臨時狀況不好就要止步。

江秀真說,當時團隊只有5個人抵達關鍵的八千米;她成為台灣隊這趟攀登聖母峰之旅中,唯一取得登頂門票的女性。

f758c920f718c3db022d927c1689df4f.png世界第12高峰布羅德峰第二營地(圖/江秀真提供)

八千米高峰 「蛻變靈魂的地方」

人人都知道八千米高峰難親近,但對江秀真來說,八千米高峰的意義遠遠不只是難爬,「祂是讓人消滅困難的地方」。她比喻,八千米高峰對登山界來說就像「外太空」,低溫、低壓、低氧環境跟平地差距很大,人在那裡的身心都是去受苦的。

不過江秀真也認為,在這個苦之下,人類的靈魂都在進化。因此八千米高峰是「蛻變靈魂的地方」,「其實也就像皮卡丘進化一樣,一直不斷的進化我們的靈魂」。

cb6ce51ed27920e9d3906e027678a1ba.jpg該做的準備都做好,其它就交給老天爺(圖/江秀真提供)江秀真自述,從八千米高峰的環境歸來後,生命幾乎沒有困難可言,因為那是標竿,「遇到雪崩我都回來了」,現在面臨的困境都很正常,情緒也沒有什麼好起伏的,遇到事情解決它就好。

登頂聖母峰、世界七大洲頂峰後,江秀真將個人經歷化作激勵大家的素材。她說,自己曾去挑戰生命的困頓,甚至差點死在山上,對於卡在生命瓶頸的人來說,這些經歷能帶來激勵的作用,曾有人被她的演講啟發而開始爬山、當嚮導,「這就是實質的社會影響力」。

e70bb2e204f1467fea4a3ef62d6f2ffd.png成為台灣首位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女性(圖/江秀真提供)

登八千米高峰除了能力 也要有運氣!

攀登八千米高峰,需要的不只有良好的體能。江秀真建議,如果有志於攀登高峰,以下是需要具備的能力:

  • 獨立思考
  • 判斷力
  • 自主管理能力
  • 進階與高階訓練與體能:肌耐力、續航力、自我調整(能快能慢、能屈能伸)
  • EQ、IQ要好
  • 適應多變的環境能力
  • 足夠的認識自己
  • 隨時調整身心靈
  • 不錯的運氣

最重要的是,透過每一次的攀登累積經驗。63a9669955bc230db9520487678650ae.jpg每一次的攀登都讓你充分認識自己(圖/江秀真提供)雪崩該怎麼辦?

普羅大眾聽到雪崩,直覺大約會想到「完蛋了」,但江秀真老師說,遇到雪崩首先要保持鎮定、快速應變,如果雪崩在所在之處下方,要立刻摀住口鼻別讓冰雪的顆粒塞住氣管。

如果雪崩就發生在腳下,要對自己夠狠。江秀真說,「看到冰河裂隙,我直接跳……至少在裂隙底下有空間可以繼續呼吸,或許你的腳會斷掉,但就是要拼」,不然就跟著雪崩滾,雖然身體會受傷,但至少不會被活埋。

至於能不能保證會逃過一劫,江秀真說,「運氣其實還是重要因素」。道出在八千高峰的未知環境中,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d6e9e2b2feb3d356c59db4510612eb10.jpg每一次的成功運氣也佔很大一部份(圖/江秀真提供)

致力銀髮山林教育 對八千米高峰熱情不滅 

雖然年過半百,但江秀真依舊活力四射。她近年積極推廣樂齡登山安全教育,讓登山安全教育不只向下扎根,也向上灌溉。

她還談到自己創辦的福爾摩莎登山學校,現階段是登山線上課程,未來希望建立有文憑制度的登山學校,為台灣培養更多登山嚮導,甚至具外語能力、可帶團到海外攀登的人才。

b939f4f750157802b4f6c29eb78228b1.jpg唯有自己親自走過,才能將寶貴的經驗成功傳承(圖/江秀真提供)

完成採訪後,江秀真加碼分享未來的攀登計畫:要組台灣女子隊挑戰世界第二高峰K2。她這麼說的同時,笑眼裡彷彿倒映著K2的山影,讓人不禁相信:夢想會有成真的一天。

看完後我覺得...

相關文章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