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八千】詹喬愉:在尼泊爾 雪巴嚮導身價個個不同

  • 巫雪花
  • 14,754次點閱

新銳登山家曾格爾登頂干城章嘉、宣布要挑戰冬攀世界第二高峰K2後,台灣新生代女性登山家詹喬愉也緊接著公開了她的下個階段的攀登計畫。

5bebf60ac9563cde1f3cb1039fad9ee2.jpg詹喬愉2018年攀登世界第8高峰、海拔8163公尺的馬納斯魯峰(Manaslu)。(圖/彥恩國際經紀)

詹喬愉有個可愛的綽號:「三條魚」,她身材嬌小,152公分的身高與八千米高峰輝映成強烈的對比。事實上,她是繼江秀真後第二個成功登頂聖母峰的台灣女性,同時也是新板山域搜救義消分隊小隊長,山搜經歷長達十多年。

延伸閱讀:江秀真:八千米高峰 靈魂如「皮卡丘進化」般蛻變

不過,詹喬愉的八千米攀登經歷遠不止聖母峰,2018年起,她已陸續成功登頂聖母峰、洛子峰、馬卡魯峰、馬納斯魯峰。2022年,她在嘖嘖平台募資,計畫於2022年3月到8月,以無氧或無雪巴方式挑戰攀登干城章嘉峰、K2、布洛德峰、卓奧友峰等4座八千米高峰。

每座八千米高峰的攀爬費用都不同

談到攀爬八千米高峰,外界除了好奇登山家在極端環境所面臨的挑戰外,更關心「錢從哪裡來?」

2b195950516d74964e290d646021c999.jpg眾所皆知,攀爬八千米高峰所費不貲。(圖/彥恩國際經紀)

眾所皆知,攀爬八千米高峰所費不貲,不過經費到底都燒在哪裡?詹喬愉苦笑說,以往自己的攀登經費都是企業贊助,沒有經手金流的經驗,讓她在撰寫募資企劃時傷透腦筋,而且「每一座山的費用都不同」。

詹喬愉說,為了在募資平台交代經費比例,她不停詢問攀登公司攀登項目的費用,但連攀登公司也沒辦法給一個確切的答案,除了每座山的攀登費用都不同以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原因,就是雪巴嚮導的費用落差很大。

0ca3070f988bf3bdeee875850db8bb15.jpg雪巴嚮導。(圖/彥恩國際經紀)

雪巴嚮導的身價

在台灣,登山嚮導在收費方面沒有太顯著的落差。然而在尼泊爾可就不同了,詹喬愉指出,尼泊爾的雪巴嚮導會依照資歷而有不同的收費,身價甚至「可以非常誇張的大」。

在雪巴嚮導的江湖中,協作、揹工是最低階的入門級工作,他們通常會在當揹工時累積攀登經驗、幫忙架設繩索,累積一定的八千米高峰經驗後,就可以進階當初階嚮導。

c4f9e15d85164ac8e871440d3a5a30f3.jpg雪巴嚮導累積一定經歷後,就可以再往上晉級。(圖/彥恩國際經紀)

不過初階嚮導的工作還是打雜居多,想要成為獨當一面的資深嚮導,還得可以獨立架設繩索、累積更多八千米高峰攀登經驗才有機會上升到更進階的資格,進而管理嚮導團隊。

詹喬愉說,這類嚮導通常已非常資深,接近隊長的程度,可以分配每個雪巴嚮導的工作。

eafc1d849d225df33cb021bc38fb08c1.jpg登頂馬納斯魯峰途中的某一處營地。(圖/彥恩國際經紀)

雖然雪巴嚮導有很明顯的分級制度,但群體中還是會出現天兵,為了避免踩到地雷,攀登者習慣聘請熟悉的嚮導,因此口碑好的嚮導很搶手很早就會被訂走。

這種制度與台灣恰好大大相反,詹喬愉指出,在台灣,協作收費高於嚮導,「因為台灣對於專業這個事情不是很重視……好像你(指嚮導)就只是走路,在沒有出事前,這些嚮導的價值都顯現不出來」。

52aa6b63915d762981d6aadd5aac23e6.jpg詹喬愉在攀登馬納斯魯峰時與雪巴嚮導的合照。(圖/彥恩國際經紀)

探索眾神領域的各式入場費

在雪巴嚮導收費差距大、每座山的收費都不同等因素下,詹喬愉坦言,估算攀登經費時只能算出大概的比例,因為像聖母峰這類熱門攀登路線,入山費就是一筆高昂的開銷,另外還有垃圾清潔費等各式收費的名目。

據公開資料,尼泊爾政府約會收取每人1萬1000美元的費用,作為攀登聖母峰的許可費(即入山費)。

詹喬愉說,運送物資方面,可能會跟別的團隊共用資源,這也是讓確切攀登經費難以估算的原因,「因為你要知道有多少隊伍在這個地方」,幸運的話會有其他團隊一起分攤費用,「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一個隊伍或你一個人自己承擔」,要花更多錢。

c83abd16f2be38a11f65b27c3343de94.jpg位於海拔5000多公尺的聖母峰大本營。(圖/彥恩國際經紀)

詹喬愉也提到,如果要從尼泊爾境內的聖母峰南側進行攀登,還得再付一筆繩索架設的費用;這筆費用是由這個季節裡、整個營地的所有攀登隊伍共同負擔。

這筆錢就算不拉繩也得付,「你走這條路線就要付錢......因為他(收費方)會說,實際上你們偷偷拉一下誰知道」,因此只要想從南側登聖母峰,就必須付繩索架設費,「除非你就乾脆不要走這個路線,就去別的地方,都不會碰到繩子,人家就不會這樣的要求」。

除了這些說得出來的項目,詹喬愉說,攀登時還有很多名目、很多東西是要付錢的。

3d14fd8b3826051fa445c847a22ef53b.jpg攀登不只要有過人的體能,還要有充裕的經費。(圖/彥恩國際經紀)

豐滿的攀登夢想為現實而骨感

攀登八千米高峰的費用鐵錚錚地擺在眼前,許多夢想挑戰眾神領域的攀登者,在沒有富爸媽的情況下,通常要靠贊助才能成行。

詹喬愉對此充滿無奈,她透露自己過去曾被問道:爬聖母峰前要做什麼訓練?「我就說,我把時間都花在找贊助了,比平常的運動時間都還少……這是台灣所有運動員遇到的困境吧」,「同時要維持工作跟體能,這兩件事真的很衝突」。

005fb7905f05f0a4aeebf91759a99d73.jpg詹喬愉感嘆,「同時要維持工作跟體能,這兩件事真的很衝突」。(圖/彥恩國際經紀)

詹喬愉為此坦言:「我現在其實蠻擔心的地方是,因為我希望自己有所突破……這次的攀登方式,如果可以,我會想要進一步把我這些資源(有氧、雪巴)拿掉,那如果要無氧的話,體能上面的要求就不是那麼簡單」。

詹喬愉以受訪當天的行程為例,「我今天就兩個訪問、一個演講......加上交通,時間就差不多用完了」,「我一直在塞我的行事曆,想說到底還有什麼時間,我可以練體能,可實際上真的沒有麽多,只有非常片段的時間」。

15275ec50e47241f0fb905504d9b778f.jpg「我一直在塞我的行事曆,想說到底還有什麼時間,我可以練體能......」。(圖/彥恩國際經紀)

對詹喬愉來說,無論是選擇無氧或是無雪巴攀登八千米高峰,先決條件都是跟體能有關。然而採訪結束後,詹喬愉自述需要趕往下一場活動,結束台北的行程後,接著得到台中繼續工作。東奔西跑的行程,要如何擠出時間訓練,相信對她來說也是大哉問。

但從她身上可以看到,登頂的閃亮成就背後需要的不僅是過人的體能,還得有資金的挹注才能水到渠成。攀登的夢想固然豐滿遠大,但攀登者轉身要面對的,是聚光燈照不到的骨感現實。

看完後我覺得...

相關文章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