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岳】在合歡北小溪營地為2017畫下休止符

發表於2018/01/20
1,73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天候因素,第一次的登山露營地點,從松蘿湖改為合歡山小溪營地。背著帳篷登山,有30%的興奮與70%的恐懼,深怕自己背不動爬不上,中途放棄。

       不論上山下山,每一步,我都恨不得把肩上的背包扔下走人。然而有時候,沒有退路會是最大的動力,鞭策著自己再邁開一步。

     「背包的基本重量已經降到六公斤左右,我很訝異裝備帶那麼少竟也能活得好好的,不禁納悶為什麼現代人要花那麼多錢買一輩子也用不到幾次的東西。」-《步知道:PCT太平洋屋脊步道160天》(時報出版)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裡中的一段話,每次朋友們想買什麼,我都會傳這句話,看看能不能勸退他們。

       這次背包的重量,約莫比這再多加個五公斤,已經比第一次重裝登百岳(但沒有帳篷)簡約許多,卻仍有些物品,原封不動背上山又背回家。

      人生是不是也背負了或多或少,這些不必要的重量?

(那晚我才曉得 原來月亮太亮 也會見不到銀河 Photo Credit: Shih Ju-Lin)

 (小溪營地有兩座茅坑 方便許多)


   (蹲茅坑視角 總感心曠神怡 舒暢順暢 咦?)


        好不容易爬到營地,沒想到卻是另一項考驗的開始。

       太陽下山後氣溫驟降,平時不太怕冷的我,也許是高山症作祟、也許是擔憂隔天已無力攻頂、又或是太期待月亮下山後能親見銀河,在山上凍得徹夜未眠,苦不堪言。腦海中只有泡熱水澡及躺在軟綿綿床上的幻想畫面。


      隔天早上,順利負重登頂我的第三座台灣百岳-合歡北峰。

     比起身旁登頂數以五座、十座起跳的山友,我還只是個登山界的一年級生菜鳥。幸運的是,每次攀登身旁都有值得信任的他們,幾年後會記得的,不是山頂美景或是到達後的成就感,而是跟山友們一起大笑、一起垃圾吃垃圾肥(台語)、一起互騙「快到了」的那些,微小卻深植於心的瞬間。


(很照顧我的山友姊姊與姊夫!請你們繼續用力閃我吧!)

         雖說所幸下山路毫無高低起伏一路向下,我卻在途中差點哭出來。這是我繼富士山之後,第二次爬山爬到想哭 (富士山邊哭邊下山的糗事就暫不贅述了)但我知道,要是哭了或中途把背包放下,就真的沒有力氣再背下去了。牙一咬、鼻涕一吸,臭著臉繼續往前。中途經過窄路,為了讓後方登山客超前而站在旁邊,他們超過我的同時,對我說了聲加油並給予燦笑(對 是帥哥)像是打了針強心劑。原來,應援聲真的如此重要。

       終於看到山友在車前等我的那刻,我得到了救贖。包包放下後,卻又有幾秒鐘,感覺輕得不太習慣,實是矛盾啊!

       每每下山後回首走過的路,都會對自己的堅持感到不可思議。原來,自己遠比想像中,還要能夠走得更高更遠。

       問我願不願意再背帳、肯不肯再負重登山?
       我怎可能,捨得說聲不。


      →原文出處(中日文同步):Sharon's Journey
      →Instagram: sharonhsiaot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