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巨峰】Makalu:一趟迂迂迴迴的試探 (五)

張元植 730次點閱
收藏

Makalu:一趟迂迂迴迴的試探 (五)

雪巴的各種面向(下)

歹勢回來忙翻了,連裝備都還沒洗完,待會要出門面對被大福利潑了半瓶可樂的我的睡袋......

不過在一堆人敲碗之下我是不會富堅der(?
------------------------------------------
場景回到5/14那個充滿希望的早晨,雖然陽光明媚但是風卻刮不停,說好時速20的風速沒有出現,陣風感覺有時速6-70。近午我終於忍不住衝出帳篷拉了生平最狼狽的一坨屎,再度印證了莫非定律是真的:你不出去就沒風,出去褲子一脫差點被吹走。

傍晚前瑞士阿姨的聲音在帳外響起,她一邊幹譙說底下第三營人山人海沒帳篷了,害她得一天從二營殺上來四營,一邊進來帳篷。聽到底下人山人海有點高興,因為這代表晚上攻頂不只我們了。

夜幕漸落,我們步出帳篷,往山頂方向已有一隊人馬在我們前面百餘公尺,後面還有一小排人龍正要抵達四營。

在晚上行進的感覺很奇妙,你很像被關在一個獨屬自己的暗黑小空間內,你知道身旁不遠處就有其他人,但人與人之間隔著的,除了濃郁到化不開的夜色,似乎還有某種更隔閡的東西。週遭其他人的存在仿佛只被簡化為他們眼前方寸的頭燈光圈。每個人都沈浸在自己呼吸構成的世界中,沈默的走著。

時間流逝的節奏也與往時不同,無聲無息的,在還沒來得及感受時,也許幾個小時就過去了。

一路跨過雪原,攀越冰塔區,待爬到上層雪原頂端,法國岩溝的入口時,天色已由黑轉為靛青色,地平線也透出溫暖的橘紅。當週遭的山峰輪廓逐漸清晰,陽光也從主稜的陰影上逸散而下,我已在山頂前最後的瘦稜,追上了從半夜就在最前面一路狂奔的Pioneer隊,也就是三條魚所在的隊伍。

這時前頭帶頭的身影轉頭,朝我大大笑了一下,揮手比了個讚。原來是我跟阿果稱為唱秋哥,名叫Pemba的雪巴。
------------------------------------------
認識唱秋哥是2014的事了。那時他應該才23~24歲,正是最年輕氣盛的年紀。那幾年新世代的尼泊爾雪巴憑著過人的攀登能力、超強的後勤,大舉進攻巴基斯坦,欲搶佔所有14座八千的市場。他們的idea就是把聖母峰的商業模式整盤端過來,套用在所有的八千米。包括K2。

這樣的策略在那年奏效,2014是K2攀登史上最成功的一年。固定繩長達8000多米,從山腳直達山巔;消耗的氧氣則超過300瓶。那年超過50人成功登頂,只有一人死亡。

還記得當時Seven Summit Treks,也就是主導整座K2架繩的雪巴公司老闆,路過我們當時所在的Broad peak基地營時,意氣風發的說:「今年的K2,我說誰能登頂,誰就能登頂!」

那年K2的架繩隊,核心人物之一就是唱秋哥。傳說他架繩到二營前連冰爪都懶得穿。

為啥叫唱秋哥?因為他跟老闆來我們營地拜訪時,一臉臭跩樣,而且臨走前超唱秋的說了一段:「今年Broad peak也有我們的隊伍,都是很強壯的雪巴,你們可以跟著他們後面上去。我覺得如果你們連這次都上不去的話,這輩子大概也沒機會了。」

我們聽到內心都是一聲幹,牙齒都咬到快碎了。然後那年我們就硬是在所有雪巴架繩上去前強勢登頂,看來人真的激不得。
------------------------------------------
今年在健行進Makalu路上我們又碰面了,一眼我跟阿果就認出了那個超唱秋的表情。時隔五年,唱秋哥已經跟夥伴合夥開了Pioneer這間新公司,雖然表情一樣臭跩,但可以感覺氣焰收斂了不少。講起2014那年碰面的場景,他帶點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一定是想起了自己年輕時講過這麼靠北的話。

今年唱秋哥帶的客戶是一名波蘭女生,我們私下都叫她波蘭小公主,原因是在健行某天早上,我們在山屋門口看著小公主站著把腳抬高,讓唱秋哥蹲跪著幫她穿綁腿。不過小公主不是省油的燈就是了,人家早年是跑田徑的,是波蘭奧運代表隊的隊員……
------------------------------------------
時序回到攻頂那天,我從峰頂下來後在主稜等了阿果一個小時,好不容易等到他確認他狀態ok,放他去登頂後我就小心的在法國岩溝下降。

遠遠的看到兩個人影慢慢爬了上來,一看之下竟然是波蘭小公主。她沒戴氧氣面罩,看起來已經快葛屁了,爬得很慢。一旁的雪巴背包好大一包,邊苦著臉朝我搖頭,邊幫小公主的上升器過固定點。後來我才知道,小公主堅持無氧,結果雪巴就這樣背著四瓶氧氣來回了山頂XD

我跟阿果登頂回到四營後都累了,原本想說這晚可以好好休息了,結果好夢不長。晚上11點,外頭傳來敲帳篷的聲音,一把哭腔問說裡面有人嗎?我一聽竟然是小公主的雪巴,趕忙把他們讓進帳篷。小公主已經ㄎㄧㄤ掉了,一進來就倒在阿果肚子上。這天她終於無氧登頂了Makalu,但總共花費28小時。這晚,我們帳篷塞了六個人,總共只有一條睡袋、兩個睡墊,全部人都抖得篩糠一樣,只有小公主累壞了睡得死人一般。

隔天六點,在陽光灑進帳篷前,唱秋哥的聲音先鑽了進來。接著帳篷門被拉開,只見唱秋哥笑笑進來幫剛睡醒的小公主按摩抓龍、燒水煮茶。小公主躺著不動一臉慵懶。

最後要走前,唱秋哥把她背包收好拿出去,把鞋子拿來讓她穿上。小公主腳抬著不動:「幫我穿。」

只見唱秋哥默默的把鞋子套上小公主的腳,把小公主攙扶出帳篷,背起小公主的背包,走了XD

我跟阿果嘆口氣,把營地我們的東西撤空,一路撤營把所有營地的東西扛下山。大福利在無線電答應我們要來二營幫忙撤營的,最後也沒出現。
------------------------------------------
這篇圖文不符,因為那天下撤最後真的快背到死掉了,我們最後只有用gopro錄了一段影片幹譙,但罵得不太好聽就不PO了。

放這張果爺遠望群山的假掰照擋一下XD

ff2ca6d65b89c85ee412f51a87f7aca8.jpg

系列文章: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