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巨峰】Makalu:一趟迂迂迴迴的試探 (四)

張元植 1,201次點閱
收藏

Makalu:一趟迂迂迴迴的試探 (四)

雪巴的各種面向(中)

我跟阿果擠蓋著一條睡袋,躺在聊勝於無的超扁發泡睡墊上,天色漸漸亮了。
有連身羽絨衣加持倒也不是挺冷,但絕沒有溫暖到可以好好睡著的地步,意識慢慢模糊之際,寒意總是像附骨之蛆那樣由底下慢慢的爬上全身。接著就是坐起來一陣搓揉全身,配上一陣幹譙。

大福利吸著氧氣倒是繼續睡得挺香。

我跟阿果煩惱著這下看來是要先把大福利送下山,下一波天氣窗口才能再上來了。眼看今天就是大隊人馬湧向頂峰的絕佳日子,我們卻要掉頭下山?怎個悶字了得!

正當發愁之際,隔壁帳篷傳來動靜,原來是昨天一個先行幫客戶上來搭帳篷的雪巴今天完成任務要下去了。霎時間一盞明燈在眼前亮了起來。談了幾句,打發大福利跟這位雪巴老兄下山,我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好像又賺到一次重生的機會,任何後悔的事情都能重來。我們今晚又能攻頂了!

這是在7400m以上的第三天,此前讀到的任何文獻都告訴我們,人體在這個高度那麼久,應該要越休越累最後變成一個廢人。不過目前看來還好,大概是昨晚沒耗掉多少力氣的關係,這個早晨我覺得神采奕奕。

5ec473af41b2339a90c71845cf274e16.jpg

正在享受晨間的陽光,Sanu那獨特的聲線在外面喊了起來:"Ago brother!!!How are you!!!"(圖/張元植)


正在享受晨間的陽光,Sanu那獨特的聲線在外面喊了起來:"Ago brother!!!How are you!!!"

Sanu今年42歲,是個身材不高不矮的精瘦漢子。他獨特的尖細聲線,加上那個瞇瞇眼,如果不認識這人,只會覺得這是個略為猥瑣的雪巴大叔。加上他毫無那種頂級雪巴普遍具備的強大氣場,所以要不是阿果早早跟我介紹這人,我根本不會知道這是個可怕的狠角色。

這要講到2016以及18的Nanga Parbat,作為如今已完成十四座的金未坤的御用雪巴,他與阿果相識在Nanga這座險峻大山。阿果第一次發現這人的恐怖,是某天阿果自第一營出發往第二營,他知道Sanu同一天從基地營出發。結果還沒到第二營,就看到遠遠的,Sanu的身影正快速接近。阿果不需要計算就嚇出一身冷汗,這速度他媽太鬼神了。

後來Sanu幾乎全憑一己之力,把整座Nanga Parbat送進金未坤的登頂名單。整條路線的固定繩4000多米,幾乎全是Sanu負責先鋒,阿果形容他就像坦克車一樣,一路不停的拖著繩子向上攀登、架設。連其他只負責背繩子送上去的雪巴都跟不上他。而他除了架繩,還得在深雪中開出步階!

如今,Sanu不包含重複攀登的山峰,已經完登了11座八千米。Makalu是他的第12。他雖然有了自己的公司,但今年還是被重金禮聘來,負責整座Makalu架繩隊的運作。他就是架繩隊的老大。雖然他毫無殺氣,但當他在基地營跟我們哈拉時笑呵呵地用破破的英文說出: "This year Makalu, 100% success!!!"時,我完全不會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攻頂週期從ABC出發那天,我們從起攀點跟Sanu走了一段。

這是超魔幻的一段路。面對這種傳說中的強者,我開了八九成力走,大概比拉爆大福利的速度快個兩成。但在Sanu的腳步前,一切都成了慢動作。眼角餘光去,Sanu步速不算頂快,節奏跟我差不多,但距離就這樣逐漸拉開拉開再拉開......仔細注意,他步距大概是我兩倍多,好可怕的腳力。我瞬間有一種我其實還是個廢物商業隊客戶的錯覺,覺得練了那麼久,自己爬山體力還是差得跟屎一樣......Sanu不時停下來等我們邊走邊聊天,阿果抽個空檔跟他說,我覺得他好猛走好快,他哈哈大笑 : "Today I feel super slow!!"
---------------------------------------------------
5/14早晨,Sanu率領架繩隊將最後的固定繩架上頂峰,也順便完成了他第十二座攀登。當天,他們回到基地營休息,準備下班。

不料5/16,又傳出印度陸軍登山隊全員登頂後,多人在第三第四營帳篷內力竭,一人於第四營死亡的事件。同一時間,另一名參加國際隊的印度登山者Dipankar,離奇失蹤於第四營以上。一時整個基地營愁雲慘霧。

當天半夜,Sanu與幾個架繩隊緊急整裝,一個早上攀登至C4,開始盡最大努力參與救援。燒水、餵食、送氧氣、協助搬運。據他說,那天若他沒上去,死亡人數絕對不只停留在一人。

5/18,Sanu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背包,離開基地營。他要從這走路,回到三天腳程以外的村子,回到他的家。夏天,他會去到巴基斯坦,再度開始他的冒險,也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的夢想。

系列文章: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