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巨峰】攀登前的心情-Makalu 心得part2

呂果果 556次點閱
收藏

攀登前的心情(Makalu 心得part2)

從四月上旬開始進入尼泊爾,健行走了進來已過了下旬,再從BC到ABC,看看氣象預報,我們沒多想什麼,在很快的速度的十天內,決定兩次搶攻好天氣時段,上七千一百米的適應下,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逐漸達到目標,接下來高地營強風吹襲,也獲得快十天的休息時間,較往常來說,這是不同的經驗下做的策略安排,感覺是不錯的一種選擇,但兩次都沒有把預計的糧食補給物資運上七千四百米,這是一個缺憾,只能看下一次的上升高度後再來決定接下來的安排,但在時間上我們取得機會!

這幾年攀登上我常喜歡主動出擊,不太會依賴商業模式的雪巴來攀登,有自己的登山態度,也對自己有走向探險的領域會更有信心。

在等了許多天不穩定的天氣後,我跟架繩隊的隊長Sanu 雪巴討論(我們是熟識了好幾年兄弟)今年的攀登上有很多不同的隊伍,在路線上,會有塞車的情況,我自己想要避免,尤其是我們獨立作業的國際隊,又加上我預計是無氧的方式攀登,不太想跟商業大隊伍模式一起走。往往在關鍵上的登頂拍照跟下撤,只會有塞車的風險。我們決定跟架設繩隊一起同天出發,避開人潮。

d8f7163281523906f9a9bcac12855801.jpg

(圖/呂果果)


前往攀登中

準備攻頂的期間,在基地營與大夥道別,並相約幾天後再見面,我們有說有笑的速度下攀登,在二營的夜晚,陣陣風的作浪中,結束歡樂氣氛,最終靜靜的躺著,這趟關鍵是二營上三營的時間跟混岩地形,我決定要以很短時間內爭取時間,而我們還沒有搭帳篷及把需要的物資,運上去三營,這會影響我們攻頂的小關鍵,我不希望元植跟我消耗大量體力。

分配著速度跟節奏,我僅用了四個半小時後到達三營,中間多等了我們的大福利雪巴半小時,大福利雪巴在七千公尺就開始使用氧氣,並協助運補,但沒想到攀登速度,還是被我拉開距離,這樣的情況,我知道我已經適應高度了。好不容易到達三營,當時風非常的大,也整個起霧,大福利雪巴跟我兩人好不容易搭好帳篷,也是今年三營的第一頂帳篷,趕緊往帳篷裏鑽進去休息時,眼前都是往年殘留著破碎帳篷,看的出來這裡的風可不常有停止的跡象。

三個小時後元植終於到了,能感受得到元植的身體適應還在調整中,不過狀態還能接受,但時候也不早了,只能在七千四(三營)決定停留一天,隔日再從三營出發攻頂了。另一方面天氣因素,也傳來架繩隊伍也因為風太大影響進度,必須延後一天再往前推進!

50a63610a5a1d3bf379b4211f4538e4f.jpg

(圖/呂果果)


關鍵時刻的來臨

隔天5/13昏睡的元植漸漸的回神了,我們振奮士氣,決定從三營出發攻頂,下午五點半出發,在四營之間我們沒看到路徑,只是抓個方向,這期間看到有竹竿插在雪中,這時卻面臨冰雪面的大福利雪巴,他不小心失足了四米的驚慌,足足籌措不前,我們看看地形及猜測的路徑,決定繼續前往,大福利雪巴則跟在我們後面,較危險地形上,我拿著登山杖讓他能抓住,帶領他渡過較硬的冰面。

將近兩個小時時間,我們來到了四營(七千六),陣風吹襲,我們趕緊塞進還沒出發的架繩隊帳篷,一共八個人擠在一起,還蠻歡樂的氣氛,大家聊著天,等待即將到來的時刻,八、九點架繩隊長Sanu 帶著三名雪巴陸陸續續出發,另有兩位雪巴在帳篷煮食等候出發,我們這組預計十點才出發,保持距離才不會因為等待架繩而讓身體冷掉。等到我們出發後,是個小風的環境,上升快一百米後,我們一直找不到架繩隊的路繩及路跡,暗夜裏只是看著前方的頭燈閃爍,我們大致抓方向前進,這時大福利雪巴,因為沒有明確的方向及路繩,開始不想走了,並且想撤退。

我知道這部份很難,難的地方不是現實的路徑,而是這七千之後,人心理層面,開始會有些戲劇效果,我知道每個人不只是雪巴人,當在自我面臨困境時,而想保護自己或有些自私的念頭總是會佔很大一部分,這是人心機轉也往往會是爭議所在,經過一番討論,我決定帶他回到,他覺得安全的地方(回到四營)之後讓我們再做決定,要下撤還是另有安排,但今晚勢必是將放棄一個好機會,也可能造成不同結果,我知道這是困難的問題,但我問心無愧,這是團隊合作的關係,共同必須承擔!

2efaabb467949224411864ccb78187eb.jpg

(圖/呂果果)


第四營

又回到了原點,我們只能靜待到早晨,試想著許多可能性。第一:退回基地營(ABC),重新調整狀態及評估攀登天氣、第二:期待架繩隊回來,跟我們報告路線現況,然後我們再往上衝一波,以這兩個為主奏。

但那是個不好熬的一夜,明知有機會我們卻折返回來四營,也是在七千四以上的整整第二天時間了,從一開始就沒有準備,任何食物及睡袋、睡墊要來到四營住,只能使用架繩隊留下的少許沖泡飲品,在沒有太多資源下,對身體的回復是沒有進展好處,更何況還要持續等到第三天傍晚,這風險管理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在那麼極限的地方,但我自己卻越來越謹慎態度在面對,沒有太大的心情起伏。

早上大福利雪巴已經從七千持續用氧到第三天了,用掉了一罐半的氧氣,早上的他,建議我們都下撤,等下次機會,這時我跟元植也想到沒辦法了,本想決定陪同他下撤,為了他我們再下到安全的地方三營以下。

往帳外想著問題發呆時,瞄到隔壁帳篷的一位雪巴也是要下撤,這讓希望出現了新的機會,我建議了,臨時決定讓他們一起下撤,另一方面我們就不用顧慮,我們的大福利雪巴上來四營時,那面對地形的不安全性,而我跟元植決定再試一次,就我們自己的攀登能力,是有機會自己來完成的!

c02fe62cf6a0ea0aa2b1ac9f8115b002.jpg

(圖/呂果果)


夥伴關係

目送大福利雪巴的離開有種樂趣。而我們在面對環境以及人的考驗,不斷找尋機會,好玩的事,這也是我喜歡的逆境中求成長,那會使我更加強壯。這次從適應及攀登上,我知道元植的努力跟進步,還有信心的成長,很多時候都在這過程中發現他做到了,我替他感到相當開心,那麼我就需要將他這份努力,繼續推向更好的領域去。

在這七千六的第四營,攀登上當然會是種牽絆關係,但我知道我們機會被創造出來,而別人可能會嚇一跳的,這兩個台灣人在上面待太久了,我想台灣人沒那麼脆弱及無知,我們有能力自主,展現自己的生命力,在面對越來越困境的自然環境下成長,我常說攀登夥伴是很難找的,那是需要不斷累積經驗跟長期的友誼一起攀登,尤其是在這高度的關鍵問題上,那最後的真誠信任關係。

6433649fe617180e92731e1872023ee8.jpg

(圖/呂果果)

55a4274cab8c7da3ea6828d2370a28da.jpg

(圖/呂果果)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