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心之痛的南湖圈谷完全巡禮 (文長 上輯)

發表於2018/06/18
689次點閱
  • 相關路線
    思原登山口~雲稜山莊~審馬陣山~南湖北山~南湖山屋~南湖下圈谷~南湖大山~南湖東峰~南湖上圈谷~南湖山屋~審馬陣山屋~思原登山口
  • 相關山岳
    審馬陣山南湖北山 、南湖山屋 、南湖大山東峰南湖大山北峰 、南湖下圈谷 、南湖上圈谷 、五岩峰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在一次的山友交流間, 在座的山界前輩提及台灣的山岳之中這輩子有機會一定要去造訪的地方, 就屬『南湖(圈谷)群峰』與『能高安東軍草原』, 在那次交流之後, 一走『南湖圈谷』便成為心頭的夢想.

事隔兩年, 當『樹哥』提議我倆自行走一趟北一段的構想時, 便幾乎在不假思索的亢奮中一拍即合!!

經過近兩個月的準備與行前訓練後, 終於在10月下旬的一個陰霾天候中啟程, 前往遠在東北隅的南湖圈谷….

上圖為原計劃的北一段行程, 自思源登山口連走審馬陣山, 南湖圈谷群峰與 巴巴山, 中央尖山等. (還想如果天候許可再考慮納入陶塞峰與馬比杉山)

北一段相關據點步程參考圖

【出發日:10/21】

那是個多雨的10下旬的傍晚, 我與樹哥兩人自高雄兼程北上攀登北一段, 約莫在當晚11點左右抵達清境農場的萊爾富停車場休息. 翌日(10/22)一早, 再自清境途經武嶺、大禹嶺、梨山以至思源登山口…

拂曉時分車行經合歡山莊時整個雲層在晨光下已漫過奇萊連峰稜線

第一天(10/22)天氣: 先陰後雨

在從大禹嶺前往梨山的風塵僕僕挺進間, 沿途數處坍方路段, 不僅山壁土石崩落, 就連路面也多呈階梯狀的陷落斷差, 車行其間顛簸不已夾雜著不去的晃蕩聲, 在轉折又沁心的重山林道間, 濕氣間透著泥土的鮮味, 游絲般的鳥語間望了望天際的雲層, 心頭不覺惦著往後行程可能會面臨的天候狀況!

約莫七點半左右車抵登南湖大山思源埡口的林道入口, 當我們整好裝備馱起背包步向林道入口時, 迎來的是啁啾的送爽微風與執行著攔阻山友入園的國家公園警察隊長官們….

呵…! 

原來, 是前些日子的風雨造成部分山林的水土破壞, 為了確保登山與園區內活動的安全考量, 斷然決定先封閉南湖至北一段的登山許可, 入園的活動區域僅限南湖圈谷區域, 當我們提出北一段的登山許可文件時, 便一再被打回票…

當時真的沒想到, 一趟自台灣西南隅往東北角的長征壯志就在登山口打住, 心情真是盪到谷底的悲嗆!

經過一再溝通與申訴無效之後, 我靈機一動, 反過頭來向國家公園警察隊員確認從登山口前往圈谷的狀況, 在得知路況OK且維持開放後, 便要求其放行讓我們進入前往圈谷, 結果依舊未被接受, 祗因我們的文件申請的是北一段縱走(包括南湖圈谷群峰、馬比杉山、巴巴山與中央尖山)…..

不放棄希望的我, 遂拿出登山步道圖鍥而不捨的溝通下, 勉強獲准當場簽具活動範圍不出南湖圈谷一帶的切結書, 方得以原北一段准文以附件方式放行入園, 是時已將近九點鐘…

心理些許疲憊的駝著沉重的背包步入已近荒蕪的步道, 放眼迎來的盡是滿地的蔓草與落葉, 淙淙流水間, 大步小蹬地越過毀壞殆盡的水道與司敏土構件….

一步步間, 逐漸進入寧靜的深山, 走在四周的環境間心跳聲益發明顯, 一早紛擾的情緒至此時心情才終於逐漸開朗, 可那天邊快速移動的翻騰雲層, 卻是心頭揮之不去的憂心…..

自思源登山口一路踢了近6.7公里, 這一路走來多半是寬敞的林蔭緩坡, 就是到登山口的距離長了一些! 途中要經過一條河流需跳行巨石間, 在數步伐的里程倒數遊戲間, 忽見一隻藍腹鷴漫步林間, 急忙拿出相機拍照, 可是數位相機搞不定卻切對焦的標的, 在往返對焦兼拍出來糊成一糰, 唉~!真是『傻瓜相機』無誤!

哇~!! 保育類鳥類~帝雉耶!  唉~! 這相機也太傻瓜了吧!

續行不久, 遇到河床嚴重崩塌地形只得利用路旁垂降的繩索先將背包吊上山壁後拉繩攀爬而上, 泥濘的山土搞的背包衣物一團黑, 還沒到登山口各種考驗已頻頻出現…

約莫11:45才抵達南湖大山的起登點 (海拔約2320m), 在登山口附近地勢空曠並有樹蔭遮, 是一處理想的營地!

南湖大山起登口, 廣大平地適休息紮營, 空地旁邊設有建有廁所乙座!  當天準備上山時巧遇一隊山友下山, 他們說昨天在南湖的天氣超棒, 羨煞我們!

踢過漫長林道休息補給一下!!

不要懷疑, 這就是傳統的南湖大山登山口一開始就是爬爬爬~~!

自登山口後即是一連串的之字陡上, 沒給些許放鬆的空檔, 踩著混雜著軟泥與厚厚的松葉步道, 感覺柔軟舒適, 但卻也相對抵消了一些爬升的力道, 背負沉甸甸的重裝, 這一路要陡升至支稜上的『松風嶺』才會變成起伏有致的地型.

當抵達『松風嶺』之後, 天空開始飄下雨水, 強勁的風勢產生風寒效應讓人渾身感覺冰凍, 而林木枝葉間的積水, 因風的吹拂而形成一陣陣的傾盆水, 自『松風嶺』以後的步程都是在強風寒雨中緩緩辛苦挺進.

過『松風嶺』後開始進入上下起伏的路段, 沿途筆直又縝密的松林佐以滿地厚實的松針, 心想這該是多棒的步徑吧!? 如果在好天氣的時候....

尤其, 在過了多加屯山之後, 沿途兩旁長滿茂密的箭竹, 滴滴答答的泥濘路又濕又滑, 有很多下切的路段將新砍除的箭竹就棄置在步道順向的斜坡上, 當渾身泥濘地背著重裝下切時, 頻頻摔倒在濕滑的爛泥與箭竹坡道上, 心裡正在嘀咕時, 說是遲那時快, 一個迅雷不及掩耳地滑跤, 軀體本能地弓起, 雙手急忙尋求周邊的支持點, 霎那間一陣椎心的刺痛, 在滿臉迷濛的雨水間, 不敢置信地看到一撮類似牙籤的東西, 血肉模糊地穿刺出整個左手虎口, 當時的我實在痛得沒有勇氣去拔出手上的箭竹, 只得拜託同行的樹哥先將看得到的部份拔去後, 暫以乾淨的手帕包裹後繼續前進往雲稜山莊, 當時黑暗的天空持續飄著細雨…..

(非常感謝樹哥的專業, 說好數到三要拔出箭竹的, 卻在數二時便拔出箭竹, 讓我沒經歷那最恐怖的高潮…)

路經木杆鞍部在雨中抵達雲稜山莊後, 山友見到手傷主動提供藥品(面速力達母)供傷部的初步處理(整個予以厚塗包覆), 並再三交待我要注意傷口的變化, 如果持續惡化要當心轉為蜂窩性組織炎.

是夜整晚傷口的疼痛與心跳成了同步的連動….!! >

第一天(10/22)行程時間:

剛到多加屯山時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滑倒受傷的意外...

第二天(10/23)天氣: 先陰後霧

今天刻意放慢腳步, 上午遲至所有山友都已下山才開始打點早餐, 山友臨走特別叮嚀小心傷口狀況, 心想先到審馬陣再看狀況吧!

設施完善的南湖雲稜山莊(回程拍攝)

07:10左右揹起背包開始在陡坡中穿越大片的黑森林, 高大的雲杉搭上低處茂盛的箭竹與灌木, 一幅原始森林的旺盛生命力呈現出眼前, 心跳砰砰然地大口喘息間感覺芬多精濃度超高, 再往上繼續攀爬, 高大的雲杉逐漸為二葉松與鐵杉林所取代, 沿途靜得只聽到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聲與山羌的低沉的『厚~ 厚!』吠叫聲, 伴隨著鬢角汨汨的汗水, 咬緊牙根一步一步的挺進, 終於在10:45抵達審馬陣山.

鑒於當時山頭沒有展望, 而於拍照後旋即轉審馬陣山屋休息, 時間11:20~12:10

自雲稜山莊在前往審馬陣山的森林爬升山道間, 樹哥下切溪谷取水以應前往南湖山屋的用水之需

走過雲杉林進入二葉松與冷杉林

過了這段碎石坡應該接近審馬陣草原了吧!?

終於到審馬陣草原了, 最苦的路段已過!!

往審馬陣岔路口

抵達審馬陣山時一片的迷濛毫無視野, 審馬陣山三角點 (扇型標示牌現已改成圓柱狀)

走過審馬陣山屋旁...  後來隔天我們下撤至此過夜....

12:10自審馬陣山屋經審馬陣草原向南湖北山出發, 此時前方雲層已籠罩五岩峰與南湖諸山頭, 心想今天又是難免要一路苦戰, 望著令人醉心的審馬陣草坡,心想要是好天氣該多好?? 手要是不受傷該多好…..??

但, 想也沒用, 不如轉念一想, 那些天氣好造訪的人就是體驗不到天氣差的情況, 受傷的人也無法體會堅忍前進的決志, 老天是公平的, 這方面少給總會在其它方面給予補償, 轉念之間身心全新武裝, 繼續挺進, 那怕前方五岩峰也在雲霧中!!

經過審馬陣山屋岔路口標示牌

步道右側的南湖大山見尾不見首

走過審馬陣後回首俯瞰審馬陣山屋, 今天有人在旁紮營過夜

一步接一步的前進, 我們兩人頗有走進雲深不知處的感覺...

穿越雲霧籠罩的審馬陣山頭, 南湖北山就在上頭了!

爬至雲霧交界處回首從審馬陣一路上來的美麗長路

順著審馬陣草原步道進入迷霧之中, 步行過一段緩坡後13:50 來到此行第二顆百岳南湖北山(巴油山) , 天氣好的時候可在此眺望蘭陽平原與太平洋, 可惜今天沒啥展望, 只有標牌與蘭陽溪源頭的標示石塊, 拍完照隨即續走五岩峰.

自審馬陣一路上來到高點即是南湖北山三角點

南湖北山又名巴油山, 是蘭陽溪的源頭, 這樣的天氣也只能拍拍石頭...

太管處於險峻的五岩峰岩壁沿線設有確保繩索, 使攀登五岩峰段的危險性降低不少, 但負重攀登時還是應步步為營, 尤其遇有強風或雪季時更要小心, 部份固定確保繩索的壁釘已有鬆脫的狀況, 要緊抓繩索藉力之前應先試拉確認一下, 此後的路段全在雲霧中頂風前進.

15:15攀過五岩峰!

途經五岩峰之一

途經五岩峰之二

途經五岩峰之三

途經五岩峰之四

途經五岩峰之五

途經五岩峰之六

抵達圈谷岔路口(南湖北峰)時遇濃霧狂風無法辨識方向, 由於體力也已近耗竭, 為避免走錯方向, 特在此找一稍避風處勘查比對地圖與指北針方位後, 方才急急下陡坡朝南湖山屋前進, 一路急切而下的亂石坡, 迎面的冷風如刀割一般地刮在臉上 , 在急促的下坡間凍得鼻頭發紅鼻涕直流, 由於這一大段陡下坡的能見度不出10公尺, 使得一路走得實在忐忑不安, 就擔心萬一走錯方向恐怕無餘力再回程, 就這麼的頂著強風一步一步的前進, 直到看到隱身濃霧中南湖山屋身影為止!

所幸圈谷底部沒有濃霧, 南湖山莊我來了!! 時已近16:00左右南湖圈谷冰斗地形發達, 數量多且完整, 身臨其境, 真是令人 感動 !!

第二天(10/23)行程時間: 

第三天(10/24)天氣: 多雲時晴

首次的南湖夜宿, 徹夜的圈谷強勁落山風吹得整個鐵皮山屋轟轟做響, 不得好眠!

約莫6點前後起身打點輕裝行囊, 45分左右整備出發, 一出走山屋, 映在眼前的是各山頭濃霧罩頂的影像, 心想都已經是第三天了怎麼天氣還沒好轉…. (唉~!)

走在南湖群峰環繞下圈谷之中, 像極在迷你盆地中行走一般, 左邊是整片長得挺拔的玉山圓柏, 粗壯而分佈鬆散的大圓柏恰似一個帝國的各個諸侯雄霸一方, 而右方則是這次行程的要角~『南湖大山』, 走在圈谷步道上, 幸福的感覺百分百, 不覺讓人想試著呼喊一聲看看是否有山谷的回音?? (結論是沒有回音!)

一出南湖山莊左手邊便有一處規模較小的圈谷(上圈谷)

碩大厚實的南湖大山座於山屋的前方

左方則是來自南湖大山東峰的尾稜, 南湖大山+東峰+北峰是構成南湖圈谷的主要山頭

自南湖山屋向前走便是圈谷的盡頭, 南湖主峰(往右)與東峰(往左)的叉路口!

隨著高度的爬升, 山屋與圈谷的位置與樣貌完整呈現

沿著(下)圈谷往南湖大山的右側有許多直挺挺的玉山圓柏

也有樹型特異迷人的單株

欲窮千里目嗎!??  往上爬就對了!

玉山(森氏)當歸

??..........

隨著高度的爬聲勢也越來越棒!  感謝老天爺讓天氣轉好...

望著那萬年的冰河遺跡眼睛有者到不出的亢奮

對面的南湖東峰是待會要去朝聖的山頭!

離開圈谷步到地形轉為片狀岩石, 差別只是美不可以很篤定的邁開, 但還是得往上爬

爬上南湖大山主體後前往三角點還有一段路

還有需要越過大石板的小考驗...

高山刺柏堅硬的枝葉常經過時刺得人哇哇叫...

造型各異的圓柏可以觸發人的想像力

高山的大溫差使得石塊在冷縮熱脹間逐漸破碎

行進間的右側浮現原計畫的北一段中央尖山頭

前方的樹哥振臂高呼~ 三角點到了!!

在南湖大山頂觀看聖稜線是這樣的... (雪山~北稜角.....  大小霸尖山)

樹哥每到新山頭總會讓他的風箏 (WELSON) 飛上天際放放風!

好一顆朝思暮想的三角點!

高山的天候總是潛藏風險的多變, 我的北一段大夢殘念了!!

不過, 殘念總比言而不行好, 畢竟都已努力的付諸行動了!

從南湖大山三角點再過去只剩一小段路

再過去就會....

在南湖主峰山頭逗留時總不經意的一再瞄向中央尖山...

倚身右側可觀賞南湖群峰(南湖北峰/南湖北山)與圈谷的雄偉

在山屋的後側有流自上圈谷的小山澗, 是主要水源!

值此之時才明白原來昨天迷霧中下切南湖圈谷的碎石坡竟是這麼的陡....

遙望陶賽峰與馬比杉山

一趟長路至此, 臨離去之前總令人不捨地多按下幾次快門!

看著一早自山屋一路走來的步徑, 心中真是百般感恩!  眺望著南湖山屋上方的南湖上圈谷, 期盼著稍後即將造訪的新體驗....

樹哥催促著往下一據點探險去了....

臨走前, 再次回首, 喔~!! 我的中央尖啊...

那天整個圈谷與周遭山頭上就只有我與樹哥兩人....

往南峰脈稜朝右彎而去(前)與後方東稜的馬比杉山方向, 處處山坳圈谷

經過南湖主峰與南峰岔路口時才十點左右的光景, 但雲霧早已漫開來了...

我們將在此轉向南湖東峰去了, 再會了 ,無緣的中央尖與南湖南峰...    (下篇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