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5-我的心還在巴博庫魯山

發表於2017/02/26
7,15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2017-02-25-巴博庫魯山
趁著連假第一天,特別去拜訪北橫第一高峰-巴博庫魯山。這是為了將來的「塔魔巴」(塔曼山-玫瑰西魔山-巴博庫魯山)之行做探路。很不巧,遇上強烈大陸冷氣團,濕冷是在預料中,做好準備準沒錯。

總長約15公里,爬升約1000公尺,個人感覺比南插天山還難行。今天全路只有五位訪客,沒有遇見其他山友,在接近零度的濕冷環境中,山幽靜從容地招待我們,尤其是在廢棄林道,慷慨地端出“大崩壁”來分享。

上山時,莫忘至明池派出所登記入山。雖然警察杯杯好像早上沒睡醒,不太高興,但我們還是很守法。

先把路線圖及高度圖奉上,我們走的是O形,近年有登山前輩們,辛苦於99年踏察出南稜路線,從林道的鐵皮工寮旁,開發出一條陡峭的捷徑,接上巴尖稜線。後有賴各登山社多勤加走動,今已成明顯路徑,可與傳統路線組成 O型走,避免原路來回的單調。

巴博庫魯山,又名馬望來山,是台灣雪山山脈主稜線上的一座山峰,位於新北市烏來區福山里、桃園市復興區華陵里、宜蘭縣大同鄉英士村交界處,標高2,101公尺,為新北市第二高峰(新北市第一高峰為塔曼山(2,130公尺)),附近有棲蘭山、尖山、玫瑰西魔山等。 雪山山脈主稜線在此地區係沿著棲蘭山-巴博庫魯山-尖山一線,在巴博庫魯山臨近一帶方向大致呈東-西走向,在巴博庫魯山分岔出向西北轉北至玫瑰西魔山的一條支稜線。巴博庫魯山東北側為南勢溪上游札孔溪流域,西北側為三光溪上游塔曼溪流域,南側則為蘭陽溪上游梵梵溪流域。(資料來源:wiki)

https://hiking.biji.co/?q=mountain&act=detail&id=249

出發,是從明池山莊的停車場開始,時間是早上0750,從台北開了2.5小時的車程抵達,地面溫度大約攝氏八度,小雨,還有幾位山友還未到,據說他們前一天已經住在明池附近,驗證了學生時期的一句話,就是住得越近的同學,越容易遲到。

由於雨勢不斷,根據氣象局資料研判,應該是不會放晴,因此穿著改為兩截式雨衣,並且做好防水的準備,下雨天不是不能登山,而是應該做好準備再登山,山沒有永遠是晴天的,只給準備好的人來拜訪。沒有準備就出發,是冒險的行為,不推薦。後方就是遊客常拍照的明池神木,是迎接我們的第一棵巨木,一般遊客絕無法想像,即將拜訪的巴博庫魯山,會有多麼壯觀,我心也將留在巴博庫魯山。

穿過明池山莊的餐廳、櫃台,沿著的小木屋往上行,很快就可以看到告示牌,準備進入登山口,也昭告著,即將短暫離開文明,迎接山林的熱烈擁抱。

開始的路,是有石階的,剛好可以做為熱身,同時也可以再整理一下裝備,調整登山杖、背帶長短以及修正一下服裝。

途中有一個小小的小山崖,可惜視野不佳,無法看清山崖風光。



後方有一片大石壁,可惜無法靠過去做比較,看不出石壁的大小來。


從標示"000"的里程數開始,就要左行,離開平坦的廢棄林道,轉往陡峭的路徑,真正進入了巴博庫魯山的前院。指標用三位數標示,真是令人惶恐不安,究竟會面對怎樣的路徑,不禁令人好奇起來。下山時,會再回到此處,回程時的心境,一定與此時截然不同。


沿路盡是美麗壯觀的樹木跟美麗的植披,除了感動,還是感動,人在此,只是比例尺,無論是體型還是壽命,都只是比例尺。


再多的照片,也無法說明內心的感覺,您需要親自來一趟。





有幾棵風倒樹的樹根形成的樹牆非常壯觀,曾經也出現在其他山友的紀錄中,特別留下影像。


登頂不代表旅途的結束,只是路程的中點,下山,才是考驗開始,體力、技術跟注意力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山上溫度約只有兩度,濕冷的環境使人的反應遲緩必須更加注意,巴博庫魯山不會客氣的。




下山路上仍有許多壯觀的枯立木,及不甚自然的倒木,倒木似乎是人為的,尤其是在指標39~40處,真擔心是山老鼠在作前置作業,但事後想想,似乎是林務局所為,因為折斷點都非常凌亂不整齊,強力甚至都把樹幹壓裂,樹皮剝離了,這使得剩下的木材,完全喪失經濟價值。如此一來,山老鼠根本不會想運下這些廢材。





看著GPS上記錄的軌跡進度,陡降的蝸速前進,令人擔心恐怕無法避免要大摸黑,疲憊、天冷加上濕滑,所有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此時,可以走出令人崩潰的陡坡,看到廢棄林道時,實在精神為之一振

但別以為後段可以用跑步了,殊不知,巴博庫魯山招待訪客,後面端出的甜點,實在會令人傻眼,務必要有心理準備,廢棄林道上一處處的坍塌、倒樹、跟崩壁,正迎向我們。

這盤飯後甜點,只能吃下去,不能回頭。


這是廢棄林道上的小崩塌,熱身而已。


壯觀的大崩塌到了,幸好今天雨勢不大,瀑布只是涓涓細流,否則應該更難度過。這邊要用三連拍。





低頭看看腳底下的懸崖,生命是如此脆弱與不堪一擊,但,心卻是這麼勇敢與堅強,我們沒有退路,只能前進。

回頭看看走過的路徑,確實令人心驚,看得出我們走過的路徑嗎?


幸好通過大崩壁時,天還亮著,山友們務必掌握時間通過大崩壁,在此處摸黑,就實在太不智了。

崩壁後面還有倒樹林款待,喘口氣,要提起精神繼續前進。

離開大崩壁後,天色漸漸灰沉,冬天天黑較早,上山前要上網去氣象局查一下日落時間,先把頭燈準備好再前進。


經過一番努力,終於在太陽下山後約十分鐘,抵達早上指標"000"分叉點。

出發跟抵達的心境是不同的,一個是好奇,一個是滿足;一個是無知,一個是充滿敬佩。我們回來了。


回到巴博庫魯山登山口,正式完成O形縱走,此趟行程,經歷低溫、下雨與各種崩塌險境,都一一克服,感謝山對我們的包容,感謝山教我們的謙虛。回到明池山莊時,正巧遇到一位遊客爸爸,瑟縮地帶著他的兒子要去山莊餐廳用晚餐,看見我們"奇裝異服"地走在路上,訝異的問我,這種惡劣天氣你們也去爬山呀??!!我笑笑告訴他,若沒有裝備跟準備是不適合上山的。我們不冒險,不求快,不逞強,我們是愛山的山友,我的心還在巴博庫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