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 白姑大山司宴池之夜~

發表於2014/08/30
3,52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白姑大山--  司宴池營地之夜~



話說
每次登山  打從 1個月前  就從領隊部落格上的 登山計劃書開始

計劃書中 除了前言 制式的 耳提面命叮嚀 
提醒大家 買保險 帶地圖 責任義務一定要做到

接下來就是  參加人員  預定行程  集合時間地點  公糧公裝分配
當然  
這其中 最引人矚目的  我想莫過於是  此行到底來了那些  " 新人"

不蠻你說  我也曾經當過 " 新人"
所以能夠充分體會出  這新人 在隊上特別受到的 " 關注 " 
也能完全 感受到 這隊上 "老人"  好奇的評估新人的 " 能耐 "

記得第一次以 新人之姿 參加隊上武陵四秀的百岳初體驗
在大夥列隊 踢林道時間
當時的硬漢 嚮導 阿信壓隊   
突然冷冷的從背後 問了我一句: " 啊你之前爬過那些百岳"...... 

" 啊這次 就是我第一次爬百岳啊"~  
不過學生時代爬過 太平山啦!   
當兵前還去過合歡山  不過是搭 公路局 上去的" (上個世紀 還叫公路局  現在改名叫 國光客運)

只記得當時的嚮導 阿信 面露青光  嘴角微微露出 詭異的微笑
之後接下來 " 慘劇" 接二連三的發生....   
全新登山鞋底 完全脫膠    腰部以下 不聽使喚   陡上 1.2K後 當場抽筋  倒地不起 
驚恐不醒人事 2~3天後    我才充分了解   這爬山可不是什麼 輕鬆浪漫之能事......


此次 白姑之行  
隊上也來了幾位 所謂的   " 新人"
踏上山路的同時
我也像 當年的 阿信 一樣  好奇的 品頭論足一下新人:    " 啊你之前爬過那些百岳阿 "......
" 北大武  志佳陽 奇萊南華 向陽 三叉 嘉明湖.........
 
山路依舊蜿蜒    陡峭不曾停歇
這 新人 曾經走過的山路  
卻讓我 墜入屬於他們  飛揚的想像......  和自個兒 初登百岳時  狼狽的模樣

狼狽已矣  來日可追
年輕人 初生之犢 湧現的活力   
老年人 附加價值 展現的資歷

這老幹新枝   枝盛葉茂
不同的人...
總能為 山旅之行  帶來不一樣的 爬山風情

山上認識的 新朋友    竭誠的歡迎您們....
 





春陽溫泉民宿--   來自  北 中 南 三地的山友們   陸續  匯集於此     登山之行的前一晚  總是讓人 興奮莫名~




一向禮數周到的 銘璋(右邊那位)  張羅了一些好酒小點  供大夥在民宿之夜   酒酣耳熱之際    能盡情的  閒話家常   吐故納新~



第二天晨起早餐後   智明(後方男  箭頭所指那位) 不慎將車鑰匙反鎖在車內  這下子歹擠大條   至少有4個人的登山裝備還放在他的車上    若車門沒法盡快打開     這出發時程  註定得延後   豪哥和大夥面色開始凝重了起來   用盡了各種拖吊工人對待車主的方式  還是沒法將車門打開~




多虧  蓮霧的特殊關係  從霧社派出所借了一種特殊的開鎖工具   居然在2秒鐘之內  就將車門打開   大夥一陣歡欣鼓舞    車主智明更是如釋重負  眉開眼笑了起來  ~



又到了 公裝公糧的分配時間   此次白姑大山之行   是抱持著無水源可取的計畫進行    所以每個人都得揹三公斤的公用水 以及三公升的自用水上山  這六公斤的基本消費    可讓大夥吃足了苦頭~   




往 "紅香部落"(1161m) 的路上   從車內望外去   依稀可以看到昨晚溼冷的雨滴遺留在擋風玻璃上的痕跡   這山上會是什麼樣的氣候呢    沒上山前  是沒人會知道滴~





車隊來到了登山口附近的  "最後農家"(1972m)    大夥下車後的第一件事   就是拿出相機 對著農場機具  拍照了起來~





三部車  將所有重裝備載到大水塔登山口(2022m)   下裝備後 大夥開始著裝   準備出發~ 





出發前 照慣例  由領隊豪哥(最右邊那一位)   下達出發指令~





你瞧--   這18個人的登山隊伍   一字排開    一個人捱著一個人的距離    這人龍般的隊伍  至少也有18公尺長~





在隊伍行進間伺機拍照   這得感謝隊友停下腳步配合演出   才能拍得如此 輕鬆愜意  笑容可菊的照片~





拍完照 馬上又得趕路   一旦遇到陡峭山坡  因為每個人的體能和攀爬方式的不同   這隊伍的距離就會逐漸拉大 ~ 





在經過一段山路的折騰之後  領隊豪哥 則會適時的停一下腳步    讓稍微落後的隊員一一跟上   並從最後一位隊員開始往前報數  確保所有人數正確無誤     這少一個不行    多一個  那可就很驚悚咧~




走著走著沒多久   這山路開始驚見倒樹     這之後的倒樹幾乎   族繁不及備載     難怪有山友開玩笑的說    建議帶一台 電鋸上來~





你瞧~~~   這是從樹下 哈腰穿過的畫面~




這是準備 躦狗洞的畫面~





這是從樹上翻過的景象    有點像 500 障礙   但看到了背包    這畫面    可就有點沉重了~





這是從樹幹上  直直走過的畫面~





乍看起來  像在走平衡木   背著重裝走平衡木~





遇到那種沒倒的樹阻擾   那當然只好用腰繞的方式閃過~





遇到那種沒倒   但又卡在垂直岩壁上的樹   那就黏著它  用爬的  是再輕鬆省力不過了~





沒倒而又垂掛岩壁的樹   還有一個好處   那就是提供絕佳的拍照道具     瞧瞧  ㄚ芳這般優雅的姿態    真的是 人比樹嬌啊~





當然    面對倒木  每個人的反應  也都不同~





有的人是  甘之如飴    談笑自若~





有人則是  完全放空  爬過再說 ~





當然  也有人則是高舉雙手   先投降了......再爬~ 





休息   是爬山過程中絕佳的福利   因為人數多   隊伍長    所以休息的地點總會選擇較為平緩之處    而下背包落腳的隊形總會以 "O" 字型的方式呈現    凡當過兵的男生都知道   這叫做  "長官訓話的隊形"~



在走山途中  會習慣性的低頭往下看  一方面確保腳踏的路徑位置安全無虞   避免踩到溜滑的樹根或青苔     我想一方面也是在低頭 調整一下呼吸  沉淺一下思緒~ 



思索一下  這般套早的休假日   可以窩在家中暖暖的被窩裡  起床可以喝杯熱咖啡  還可以躺在沙發上看HBO    幹嘛沒事跑來這窮山惡林的地方 虐待自己~



我想每個人都有他自個兒爬山的理由      不爬山的   一輩子不會來山上     喜歡爬山的   一輩子往山上爬   道理就這麼簡單~




說著走著   居然來到了地圖上所標示的  三錐山(2570m)      話說遇到這種只有三角點而四週叢林又比山頭還高的山   大夥可是 過站不停的~




下了山頭   來到一處原始沼澤地   乍看之下 還真有一點 " 阿凡達"的感覺    可惜 豪哥忙於拍照   不然請他扮一下 "納美人"   這畫面肯定FU  馬上就會上來~



這般 "阿凡達" 的景象   即使沒看過這部電影    光是看到眼前這般蓊蓊鬱鬱的景象    這心情也會不自由主的開懷起來~





看到地上這滿布秋黃的針葉林葉    已經悄悄告訴我們   現在 山徑的高度  以及 山上的溫度~






就在翻過眼前這塊 垂直陡坡後   豪哥大聲嚷起    營地  就快到囉~






畫面右側這株高聳入天的枯木   是我還未踏上 營地之前   記憶中最深刻的 空間印記~






大夥陸續登上陡坡    來到一塊空曠的山腰平台    這就是今晚準備在此紮營的   司宴池營地~





卸下背包  公裝  大夥開始忙碌了起來   豪哥叮嚀大家  趕緊把保暖羽絨衣或外套穿上   否則山上的低溫很容易就讓人 失溫~





選了一處平坦  四周有樹  且還能避風的角落  豪哥拿出天幕    大夥分站四邊  開始幫忙了起來~ 





這帳篷區  2頂大小帳    這地布才剛剛鋪好~





你瞧--  這是天幕搭建完成後的模樣   這裡可不是用來 瞌瓜子  打撲克牌的地方    這是今晚準備落腳睡覺的地方    這地上鋪的那3~4塊白色物 可不是什麼普通的白報紙   它叫 "泰維克地布" 一片要價 600~700元~





帳篷區   超弘帶的這頂3人帳   蓋上遮雨外帳後  就算搭建完成     旁邊  ㄚ芳帶的2人帳  目前還在地布階段~ 




大夥開始鋪搭   "床位"    先鋪先贏     但在還沒經過一晚試睡之前    沒人知道  那個床位夜間是否會有冷鋒過境     那個床位夜間  黃鼠狼會來拜年~



你瞧--  山友 信良的 "高檔貨"   素有山中席夢思之稱的   NEOAir  充氣睡墊   立刻成為眾人吸睛的焦點~




 當然   這  "中檔貨"  也比咱們家用一般打地舖的睡墊   硬是貴上好幾番~





豪哥帶來這塊天幕   原本計劃能躺上12個人    但當大夥的睡墊一一鋪上之後     這空間立刻變得有點  侷促不安了起來~





最後考量能睡的更 " 舒適一點"  還是移出2個床位   搬來我這塊天幕之下"陪睡"      在山上陪睡  指的是可以互相近距離 "取暖"的意思    請別想歪嘿~




天色漸暗    大廚 Jeff 已經開始為大夥張羅今晚的晚餐     大夥站在這 露天廚房的四周  無所適事就算了    還不停的直打寒瞻~





看著這 熱驣驣的白煮麵  淋上肉醬汁 配上宮保雞丁   這般山腰上的美食佳餚   每個人都帶上厚厚的手套    排隊撈麵~





這張照片是在晚上 6:23   晚飯之後拍的    刻度表上標示的溫度是  零下7度     入夜後還會多冷   就有勞各位自行去想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