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熱門排行

走向珠穆朗馬---PART3 島峰攀登篇

三條魚Fish Tri 2019-04-14 發表 3,552 次點閱
收藏
檢舉
  • 相關路線
    島峰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3/31

   漫漫長路也有盡頭,終於要抵達裂隙區,那也說明山頂不遠了。每個人對於高海拔的反應不同,我可以很明顯感覺土豆在過了大約五千七以上時,行動能力大幅下降許多。

    雖然前夜大雪,我們沿路都採在雪上,但冰爪是用在冰上的,並非有雪就適合穿,尤其是覆蓋松雪的碎石和石板地形更不適合。因此我們仍然直到將要踏上終年積雪的大雪波之前,我們才準備穿冰爪。這時土豆已經連穿冰爪的力氣都沒有,他一路碎碎念,我擔心他會放棄,但幸好他在怎麼唸,都從未說出放棄的字眼。我試著看後面隊員的頭燈,卻發現後幾個都是其他隊伍的人,IVY和小何被好幾隊狠狠超越,已經不知道淪落何方。

    今年的裂隙與去年相比是面目全非,我很驚訝原來財相隔一年可以有如此大差異的變化。去年那個挑戰我們膽量的,五個鋁梯接在一起才能通過的大裂隙不見了,或許因為季節甚早,大裂隙沒有出現,但小裂隙變多了,有的一跨就過,有些則是必須小心通過瘦長雪橋。長梯子還是有,但是從橫向變成直上,對於身為警消的隊員來說,這跟爬救災的梯子比或許還短上不少,根本難不倒。

ba3527e78b29cb39d86cf4a5cf871292.jpg

渡過所有裂隙,島峰最後一個難關聳立眼前,200米的冰壁。我遠遠的看過去,發現路線也跟去年完全不一樣,今年的路線前半段簡單,但後半段竟然近乎垂直,中間還有小OVER(岩壁外傾)。我看到許多攀登者和嚮導卡在中間塞車。我們第一個隊員,紅衣小男孩登頂的消息已經傳到我耳中,組長我想應該正在中途努力。我停在冰壁下休息,對我來說登頂不是我的目的,我只是來陪伴和確認每一個隊員的情況,於是我讓土豆單獨跟他麼嚮導繼續前進,而我等待後面的隊員。

6c589775793b68c25d42fce11bb40034.jpg

雖然太陽已經升起,但天氣還是有點霧,因此還是無法全然感受陽光的溫暖,不小心睡著幾次都被冷醒。我看到一個法國隊員也在此休息,他的背包露出結冰的水帶吸管,於是和他搭訕了一下。

「你第一次攀登六千多米的山峰嗎?」我問他

「是的。」

「我想也是」我指指他結冰的吸管,而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經驗嘛。」

「你需要喝水嗎?我有。」

「真的嗎?」他一聽到眼睛馬上放光,看起來是渴了一路了,我趕緊把我的保溫瓶拿給他。

  而後我們聊了一下,他覺得他自己上不去了,於是留在這裡等他的隊友。我鼓勵他試試,他卻問我怎麼不上去。我指了指上方塞車的狀況,說其實已經登過頂了,我只是來陪伴我的隊員,所以應該不需要上去跟著塞吧。

他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休息,我趕緊阻止他,「你不會冷嗎?」,邊說邊把Hanchor背包後面的短墊背板抽出來攤開讓他坐,他一臉驚奇說「你怎麼什麼都有阿?」。害我有點小得意,要偷懶,東西當然要準備齊阿,竟然忘了順便介紹一下這個為實用而設計的台灣品牌。

b1ce4a3c71d3bf37d20933b38325576e.jpg

    看相遠方,有兩個小藍點從雪坡後面慢慢出現。我興奮地站起來,那個是IVY~!由於IVY在去年跟我去雲南哈巴雪山雪訓,因為天候的因素沒能登頂5396的海拔,我加倍希望她這次能夠成功登頂。她打從出發開始,速度就非常緩慢,許多隊伍不斷超越她,原本擔心在行徑更高海拔之後,會像土豆一樣,速度更大幅下降。但從現在的步伐看起來,IVY是一致的慢。應該是鮮少有停下來休息,因此可以在八點左右度過所有裂隙,出現在這片大雪坡。她走到我面前時大約是八點半,我所在的位置海拔大約是5965公尺,走到這裡就代表只剩下島峰登頂的最後兩百米冰壁難關。

cba72bec9fa176de3d74b3201f9b81a6.jpg

    我欣喜地告訴她,她絕對可以登頂。雖然我看得出她非常疲累,但這樣的時間,只要不是過度的停滯,對僅僅兩百米的最後上升是足夠的。我和IVY的雪巴嚮導講了一下話,一方面是鼓勵他盡量能把她帶到頂,一方面是順便了解後面隊員狀況。

    通常介於成功邊緣的隊員,登頂成功與否往往會與嚮導做事方式或態度很有關聯。因為這樣體能較弱的隊員,對於嚮導來說是比較大的負擔,但又偏偏不是慢到很明顯無望登頂。這時候嚮導如果有比較負面的評斷(告知不可能登頂等),或表現出不耐煩,隊員會開始懷疑自己。而懷疑自己會讓動力減弱,疲勞感放大。這時候隊員選擇放棄的機率就會很大。

    反之如果嚮導完全沒有表現出退意,全程帶領並鼓勵隊員勇往直前,往往隊員就算筋疲力竭都能有超出預期的表現。因此我也默默祈禱IVY的嚮導不要萌生退意。

131a7cb846af6edc38ee4b46a873a0b3.jpg

    我被告知小何已經動用備用氧氣,但仍持續推進。因此IVY繼續前進之後,我遙望遠方等待小何身影。

    終於,又看到人影。小何的雪巴看到我之後,快速走來,而小何則是非常虛弱的搖擺緩慢向前,雖然已達平緩的雪坡,看他那擺晃的狀況,我都擔心他還是可能晃進旁邊裂隙。7d79f30e1fdcd676b22b345df9e7d9b0.jpg

    小何對於海拔的適應一向比其他隊員慢一些,行徑速度上也慢上一些,對於他能夠撐到這裡,我真的是無限佩服他的固執與毅力。他的嚮導跟我說了一下他吸氧的狀況,嚮導看他臉色各方面實在太糟糕,於是拿氧氣出來要他用。正常來說這氧氣是緊急急救備用的,並不能當作是攀登用氧氣,一但使用必須下撤。

    在嚮導的眼裡,這個攀登者不但不可能登頂,還已經虛弱到不行了。但小何卻用了五分鐘氧氣便拒絕使用,依然堅持一步步向喪屍一樣的往前邁進。「這個隊員真危險」,我心裡其實偷偷這樣想,這樣堅持不撤退,其實我們戰戰兢兢必須隨時準備面對突發的狀況,是因為仗著有氧氣,和足夠的人手,才敢這樣讓他一試。

    小何的嚮導大概是覺得他不可能再走了,到我旁邊之後就把裝備卸下休息。殊不知小何經過我身邊時候,雖然速度極為緩慢,但仍卻沒有停下步伐的意思。

    看著他的眼神,我可以感覺他不會輕易放棄。我告訴他,這樣的行徑狀況和時間,是不可能登頂的。他還要繼續嗎?他說”是的”,就算不能登頂,也想看看自己能走到哪。他跟我說他自身感覺還好,就是累。我看了看他的唇色,沒有之前血氧三十幾時那麼可怕,但是我可以想像他現在血氧也一定極低。評估他就算上冰壁,也爬不了幾步,我就答應再讓他試試向前,他的嚮導看到他持續向前非常驚訝,跟我說”他是不可能登頂的!”,我告訴他”我知道,但是讓他試試能走到哪吧。”並且告訴嚮導無論走到哪,時間一到就叫他回頭。

    後來小何其實也沒走多遠,在冰壁正下方就決定回頭了,這時候的IVY已經在冰壁正中間,山頂下方約100公尺左右,剩下最後一段垂直的拉繩就可以登頂。拖了這麼久時間,我們第一個登頂的紅衣小男孩卻遲遲沒有下來,可見塞車嚴重。

0851d1db458fb704a458c3261f7672b1.jpg

(隊員登頂照)

    終於等到紅衣小男孩,他說組長也在下來的途中。他沿路跟我抱怨他只是想在山頂睡覺,結果被嚮導拖下來,還有被嚮導罵確保什麼的…我告訴他,他倒在山頂,搞不好人家以為他高山症。我隨著他們慢慢往下走,也瞄到小何撤退往回走。於是我在換冰爪處等待小何。換冰爪處聚集了各隊伍人休息拖裝備,竟然有好幾個在吐,原來登頂後下山吐的人還不少。

    想說我下坡慢,也順便等候面隊員。拖冰爪後我也沒跟著小男孩走,等到小何到,看看他的狀況無礙之後,我慢慢往下移動。這時陽光出來正溫暖,我走一走覺得低頭走路肩緊痠痛,於是不時躺在路上睡覺。

622b78a9a08c9f3859dd838fb0e5e458.jpg

    後面跟上一個其他隊的雪巴-沙努,他是與阿果果一起攀登南加巴巴的嚮導,看我倒在路上馬上前來關心,問我是不是頭痛不舒服,還叫我不要在路上睡覺,風吹會頭痛。事實上他不知道,我衣服厚到如同把睡袋穿在身上,陽光照耀下實在溫暖,很難沒有睡意,而且其實我停下來其實也是在等待後方的隊員。但是他真的很關心,為了怕他擔心,只好起身繼續往下走,他帶的客人速度非常緩慢,沒多久就可以在拉開距離,大概看不見他之後,我又倒下來睡覺。一直睡到他再次站在我身旁,關心我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就這樣我沿路大概睡了四五次覺,每一次他都是我的鬧鐘。直到最後他還忍不住跟我說「如果有不舒服要說,像我也會頭痛的阿。」大概是覺得我可能因為面子不敢說,因此先說他自己也會頭痛,我會比較願意講,我感覺到他的貼心,真是好好人一個令人心暖,但是我真的沒有不舒服(除了肩頸痠痛?),我真的只是想睡覺,而且我所有的隊員,除了紅衣小男孩,一個都還沒看到人阿!

    最後快下到坡底,土豆終於跟上了,我很驚訝竟然不是組長。原來組長下山後,也是力氣放盡,反而是海拔降低後的土豆恢復得比較快。

    我們的小協作剛好提了熱飲上來找我們,於是我們就坐著喝茶。因為地勢較平緩,沙努讓他的客人稍微先往前走,他也坐下跟我們小聊了一下。這一次他也會跟阿果和元植一起去世界第五高峰馬卡魯,因此我們在馬卡魯還會見面。他告訴我他只剩下三座八千米,其中一座就是馬卡魯。我想這對他來說根本不是難事,看來他若要完成十四座,絕對不會太遙遠。

    聊一聊,終於我的隊員們一個個漸漸地出現了。可能登頂真的耗盡大家精力,下山的速度比我預計的慢上許多。看到最後一個下山的IVY身影也出現後,我才起身開始慢慢前往基地營。

    當天雖然時間晚了點,所有人也筋疲力盡。但我們還是趕回到曲貢休息,也和下撤到曲貢的沄芳會合。最後IVY竟然就差最後看到她的那100米沒有登頂,當然因為她自己非常疲累以外,也因為嚮導跟她說覺得時間不夠。我比她還失望,當時我有問她要不要陪她一起爬,她怕壓力拒絕了。我說,如果我跟在後面逼著她上去,她一定登頂,沒有時間問題。講一講她也覺得好像有點可惜,有時候放棄就在一念之間。

    可惜歸可惜,總之山還在,只要人士平安的,永遠都可以下次再來,這一趟有成功有失敗,但也都變成回憶和話題。所有有攀登的隊員都買了一頂島峰帽子,我們笑稱IVY應該要在標高下面寫-100,而且小何寫-200。直到雪恥的那一天,再把-100槓掉並繡上日期。

a09a232ad1d535c8123ef1d7781ece7a.jpg

(島峰隊員準備要從盧卡拉回加德滿都照~缺少紅衣小男孩)

    島峰行算成功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前往丁波切去等待期她EBC健行隊員的到來了~

待續…

967736153634a6475aea168f3489d2c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