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隆山.桶盤崛尖】台灣全紀錄之SM篇(上)

發表於2014/07/22
1,05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飛小魚/圖與文>

2006年6月18日,拍攝於台北縣與宜蘭縣交界的福隆山附近的產業道路。





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經驗。雖然說,我爬過的山屈指可數,百岳可是聊聊無幾(在2006年6月18日以前,就關山嶺山關山兩座啦,後者甚至沒有登頂!),可我發誓,這千真萬確是個一生僅有一次的慘痛回憶,所以即使時隔一個星期了(文章書寫於那年6月25日),我還是要把它給寫下來,記載下自己這難忘的「台灣全紀錄」經驗,而且還是有點驚世駭俗的,SM經驗!直到多年以後再回首,很慶幸當年有養成寫blog的好習慣,才會把這”畢生難忘”、且絕無僅有的郊山紀行詳實寫下來,不然,人的記憶終究會褪色,隨著時光的流轉,怕只怕依稀記得一個模糊的樣貌與輪廓。

這回的行程來得很突然,出發前三天,也就是6/15日晚上才收到的通知,而且竟然是手寫行程,事情的開端就是這麼地隨性。那是來自於開啟我爬山生涯的一個協會,由於歷史悠久,才短短不到一天,就號召了一大票人,隊長不得不從原本20人座的中型巴士,到最後換成了一台冷氣超強的公車,就這樣,一行數十人,全數誤上了賊車~~~~喔喔,我的意思是說,航向一個不可知的恐怖之旅。

出發前,聽說要走整整五個小時,坦白說,我有點兒小小的忐忑與不安,也有過一絲絲的掙扎,真的要去嗎?大概只有三秒鐘的時間,我就決定參加了,儘管前一天工作上有個任務,得去新竹風城跑一趟,中午過後就出發直到晚上11點多才回到家,也是夠疲憊了。可我仍毅然決然~~沒錯,就是如此堅決地參加了。因為,翌日早晨6:40就得集合,也就是說,我六點鐘就得起床!

因為東摸摸西搞搞,我到的時候幾乎全車的人都己經到達了,連買早餐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空腹出發了。約莫8點一刻抵達福隆火車站,整個行程就從8:30起展開,接下來就是長達8小時的行軍過程,我沒有當過兵,也不曉得行軍是怎樣的一種景致,不過從電視電影裡頭,不難理解,當天的活動大概跟戰地行軍差不多吧!

所有苦難的經過,前半場,就用這些僅有的照片來看圖說故事。




<飛小魚/圖與文>

開了一個多小時後,抵達福隆火車站。我很訝異,這個火車站整理得整齊美麗,當下立刻就有了好心情,多麼令人懷念的火車站呀,那曾經是我年輕歲月時,奔波了長達三年的地方,只不過是地點改成高雄火車站。





<飛小魚/圖與文>

據說,這是個有歷史遺跡的紀念碑,值得留影紀念。
不過字跡已經很斑駁了,無法清楚辨識上頭的刻痕。





<飛小魚/圖與文>

單單是產業道路,就走了一個半小時,高高掛著的太陽毫不留情地發揮它猛烈的攻勢,三十幾度的高溫,整個人都快要被曬到蒸發掉了。

我不斷碎碎唸著,為什麼要如此殘忍,走在這光禿禿毫無遮蔽的碎石子路上,為什麼車子不能把我們直接載到登山入口處,為什麼非得要走上這麼長長的一段路,才可以抵達祕境的入口。

明明熱得要死,身上那件淺紫色有著防紫外線抗UV功能的長袖上衣,說啥也不能脫下來,就算是汗流浹背,為了要「一白遮三醜」,我還是死也不脫!

然後,看到了這一大片石頭,隊長說這也是古蹟之一,可名字叫什麼來著,我通通忘光光了。只覺得它還挺壯觀的,當然就不能錯過囉。





<飛小魚/圖與文>

看得懂這是什麼符號嗎?當時只記得把它給拍下來,倒也沒有特別注意,上頭到底標示著什麼。直到書寫的此刻,我定睛一瞧,才注意到上頭畫的那個人,怎麼看起來有點像枯骨,而且又寫著「內止步」,莫非,是在警告遊客,這是步入地獄的起點?

好不容易,終於擺脫那看似沒有盡頭的產業道路,要進入令人雀躍的樹林了。

我以為,從此就踏進了每回去爬山時都會嘆嘆連連的桃花源裡,沒想到,這回卻掉進了一個慘絕人寰的人間煉獄裡,一旦進去,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你別無選擇,只能不斷向前走。





<飛小魚/圖與文>

才剛剛走進林子裡沒多久,就看到這一大片盤根錯節的千年松樹,猶入倒掛的大簾子般,煞是壯觀。

我的心裡湧上一股喜悅,很慶幸自己選擇離棄溫暖舒適的枕頭山,投入大自然的懷抱裡,呼吸著讓自己心曠神怡的新鮮空氣。

可這樣的喜悅,沒有三分鐘好光景,迎接我們的,是一連串的苦難與折磨,我的心一寸寸往下沈,第一次爬山爬到心底化成一聲聲無言的嘆息,以及深深的後悔。





<飛小魚/圖與文>

開始囉!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出發,往那密密麻麻的樹林裡,探險去!

這只是一個開端,從此,我們就步入了一個沒有路、也沒有路標的,而且佈滿陷井的大迷宮裡。







<飛小魚/圖與文>

哇~~~~好高大而且茂盛的芒草叢,很興奮,是吧?!如果這芒草只有那麼一小段路的話,或許你會覺得精彩又刺激,有種冒險患難的精神,油然升起。感覺自己就像個勇猛的拓荒女英雄般,在蠻荒的叢林裡,披荊斬棘,向前邁進。

可我錯了,這並非短暫性的刺激,而是,無止無盡的芒草叢,走過一叢之後,又出現一叢,你無處可逃,只能任由那芒草在你身上無情地,劃著。

走著走著,整個人就像個行屍走肉般,沒有了知覺,只知道除了前進之外還是前進,你根本無從閃躲起。





<飛小魚/圖與文>

從早上8點半開始,我們就一直走個不停,途中,找不到一個可以落腳歇息的地方。

眼看著已經過了中午12時了,大夥兒的體力已經耗損得差不多,必須停下來用餐。結果,竟然連一片像樣的地方也沒有,你別無選擇,只能席地而坐。

我兩腳一攤,就像洩了氣的汽球,往地上的草堆一坐,此時此刻,已完全顧不了草欉上有沾著水,地上有爛泥巴,我只想,讓自己那飽經折磨的雙腳,獲得抒解。







<飛小魚/圖與文>

瞧,這像不像一群逃難的難民?在福隆車站,隊長就發給每個人一個福隆便當,連同在車上發的那一罐舒跑,加上小魚自製的冰烏龍茶一罐,這就是我當天全部的糧食。原本就沒有吃早餐的我,卻毫無食慾,連把便當拿出來的慾望也沒有,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喝著水,小心翼翼喝了一口舒跑補充電解質,下回就交替喝著沒有甜度的烏龍茶,比較有止渴的功效。

因為才剛剛中午而已,兩罐水就已經去掉了一大半,不省吃儉用,只怕到最後連水都沒得喝,那才真的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呀!

有人坐著吃,有人卻寧可站著吃,很難理解,是嗎?一直到起身再出發時,我才曉得選擇站著吃便當的夥伴們,原來腳下是徹底的泥濘堆,壓根是,坐不下去!


(待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