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小校冬季南二段 撤退 檢討報告

發表於2018/02/16
35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行程簡述:

2/5上午在花蓮火車站和教練會合,分配公裝(醫療包、修補包、主繩、外帳),確認學生方並未攜帶帳篷,所以在火車上和楊姐(包車)租借4人帳兩頂;並在火車上確認因為向陽山屋有林務局和其他的工作單位,因此決議住在向陽森林遊樂區。抵達池上後又確認8名學生皆沒有攜帶太陽眼鏡,所以緊急到7-11一人購入一副。下午抵達向陽森林遊樂區後,天氣約5度、飄霧雨,確認入山公事後紮營。晚間開始飄冰霰,路面有為積雪。

2/6早上要出發前,東皓的身體發抖、無力,經過初步判斷為因裝備不足和早間吹風而失溫,當場給予增加保暖衣物、黑糖熱水等處理,但狀況依舊無法繼續前進,因此全隊開會決議東皓先行由楊姐載往池上撤退。眾人確認決議後出發,路面多處為積雪,抵達向陽山屋後稍微出太陽;至好好池之後幾乎全路面積雪,但天空明顯晴朗。通過向陽大崩壁後至向陽山登山口段落,積雪超過20公分,大風大霧無展望。抵達避難山屋後因發現山屋的門沒有鎖,所以教練決定今天止步避難山屋。晚間開始下雪。

2/7出發時室外溫度約2度,全日路線皆有雪,深雪處超過膝蓋,上下向陽北峰路段皆需要踢出步階才能前進。一路上風霧大有些路段下兵霰因此無法長時間休息,所以幾乎沒什麼休息的一直推進;但因為不熟悉雪地環境,語葳、姿尹2名隊員的下坡速度明顯受到影響,從南二岔至拉庫音溪山屋的路段耗時3個半小時,超出預計結果,並且2名隊員的身體狀況不佳,語葳有輕微頭痛;其他5名隊員的心情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團隊士氣低迷。晚間因為收到留守所給的氣象資訊,所以決議明日在山屋休息一整天。

2/8整日大雨使3000公尺以下的積雪大部分溶解,眾人除了上廁所、取水之外整日待在山屋修整,並以氣象推斷明日為好天氣,所以在說服語葳、姿尹2名隊員後決議明日前往轆轆谷,並由教練提出可在雲峰下三叉營地緊急避難,當作停損點。

2/9因起床時,天氣依舊霧雨交雜,所以決定在山屋多休息一天,明日從來路撤退,放棄繼續前進。原先設定用兩日的時間(中間宿避難山屋)出向陽森林遊樂區,但因為晚間有山友抵達,他們決定一日衝出去;同岳、冠辰、冠元的士氣受到鼓舞,因此提出一日衝出去的想法,與教練、定凡討論後,決定嘗試明日一日出向陽的行程。

2/10早上出發時天空在下霧雨,不過因為3100、3200以下已經沒有太多積雪,所以眾人一路穩定的爬升回南二岔,中途約在3000公尺左右時出太陽,回頭可見玉山群峰、秀馬、新康。不過翻為3200左右後,路面又出現積雪,少數區域雪深即腰。中途因為速度穩定因此在嘉明湖休息,之後一路急行抵達避難山屋,此時天氣稍微轉陰。眾人吃完午餐後便往山下移動,通過向陽大崩壁後積雪趨於沒有,團隊運度表現也還不錯,因此成功地於天黑前衝出向陽森林遊樂區。


檢討-行前準備:

此次撤退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在山下行前準備的部分,幾乎所有學生對於此行程的資訊量都是不足的,這個不足導致體訓、裝備的不足問題;而其他的次要問題也會在以下一一提到。

資訊不足:因為除了定凡以外的隊員皆沒有長天數縱走經驗,更是所有隊員都沒有雪地登山經驗。再加上因為這次再上山前沒有任何的登山課程,又是對教練要單一窗口(定凡),所以幾乎大家的資料都是個人蒐集。雖然在山下開會時,有要求每個人簡介一天的行程,但因為3名新手沒有做過資料蒐集、紀錄閱讀等訓練,還有這個報告並沒有明確的標準,所以大家對行程的熟悉度依然很低,而且大多停留在三季的情況下。

體訓不足:因為對行程的掌握度不高,所以在設計體訓菜單時,只是以滿足負重量和保持運動習慣為主軸。但因為訓練時間和學校期末呈現重疊,因此訓練中間有停止兩週,並且接下來的自主訓練更是以維持身體運動狀態為主,對於強度並無太多的要求。而在共同訓練菜單的部分,心肺的部分因為整體差距過大,又沒有適合的菜單,所以5公里長跑和500公尺間歇都是走個形式;負重的部分則是因為沒有適合的場地跟時間,因此只能每週2次約1~2小時的負重,而且因為考量此次行程輕量化的設計和學生身體強度無法適應的問題,訓練的負重量大多在20公斤以下,對於體能提升上並無明顯影響。最後更沒有設定一個體能標準,只是要求大家完成菜單,所以對體能的把關更是沒有。

裝備不足:更應該說成因為資訊不足,所以不清楚要帶什麼裝備。再加上採用彼此信任的制度,所以也沒有硬性的裝備檢查,造成後續大家上後出現種種問題。團隊的帳篷,所有人的太陽眼鏡、保溫瓶,東皓的保暖、綁腿,冠元的雨鞋,定凡、同岳、冠辰的登山鞋,同岳的綁腿,語葳的防水手套,姿尹的保暖;以上這些都是缺少或是有問題的裝備。

技術觀念不足:因為沒有預料到會遇到那些情況,所以沒有特別針對性地做訓練,導致在菜單部分(早餐的能量)、帳篷注意事項、踢踏步技巧,甚至下坡技巧等都在上山後出現明顯的問題。

團隊問題:因為採用彼此信任的制度,而且沒有考量到新手在觀念上的不足,所以雖然整個團隊常常開會,但都是處於一個各自準備的情況,對於彼此的體能身體況況、所攜帶的裝備都不甚清楚。再來因為準備期間和學校期末呈現重疊,因此大家的專注度都沒有放在這個行程上面,導致很多細節或是該注意的點被忽略掉,這也是造成資訊不足的一個很大的原因。


檢討-山上決策:

上山之後行前準備的問題一一爆發,使得很多預料之外的情況需要處理,但有些並沒有得到良好的解決,最後再加上天氣不佳的關係,才會引導出撤退的結果。

營地、早餐習慣:因為在森林遊樂區紮營時,大家把登山鞋放在內外帳之間、甚至外帳以外,導致鞋面有些結霜,所以隔天早上要出發前大家的腳都是處於一個冰冷的狀況。再來東皓、冠辰的早餐並沒有開火或飲用熱飲,這樣可能使身體無法暖身或能量不足,所以這也導致了東皓提前下撤。

分裝時間:大家在從拉庫音溪回程時,把語葳、姿尹的裝備分掉,使兩人的負重量皆壓低到10公斤以下,影響了回程時兩人的運動表現。但其實在避難山屋前就已經發現兩人都有負重量的問題,所以如果在前往拉庫音溪山屋那天就進行分裝,就可能提升團退的前進速度,使得明日可以依照計畫繼續前進。

行進休息:因為天氣長時間風霧大,又加上行進速度較預計更慢,所以休息的次數對於有些隊員來說是偏少的;而且因為氣溫較低,所以大家沒什麼吃行動糧的食慾更甚不想喝冰水,使得續航力在下半天都偏低落。

士氣:由於團隊內實力差距有些大,體能較弱的隊員可能會感覺壓力很大,而且因為行前準備的時候沒有建立明確的團體感,所以有些抱怨就會出現;又因為清水登山習慣較安靜,所以又會顯得整體士氣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