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鼠山。荒煙漫草尋古蹟

發表於2017/03/25
1,534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3/18
  • 回程日期
    2017/03/18
  • 相關路線
    花蓮海鼠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所謂的睡到自然醒,在山上跟平地是兩回事

在家裡,所謂的自然醒是早上9點以後的事情(說我自己)

在這裡,有野生動物環伺四周、遠方鳥叫蟲鳴不絕於耳

而且太陽公公一早就散發耀眼光芒照在臉上,像耳提面命你別再賴床了...

所以6點我就醒了,帳外也早有人已經醒來

這是我們要連睡兩晚的〝房間〞,好凌亂 XD

就是一頂天幕外帳,然後地上鋪些芒草,再鋪上睡墊

其實我很少在山上露營,而這是我第一次這麼用這麼簡單的方式睡覺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而且感覺很新奇

今天的行程主題是《發呆》

不過伍老師還會帶我們到附近找尋日本時代與國民政府初期的古蹟

才剛打上綁腿,突然小腿傳來一陣冰冰涼涼圓圓軟軟的感覺

心想不妙,拆開綁腿之後,果然發現不明血跡

可是我左顧右盼的,卻找不到螞蝗哥的蹤影,不知道牠躲哪兒去了

大家忙著準備早餐

這是伍老師專用的德軍腰鍋

德國在工業與武器的設計製造上一向很強,二次世界大戰時德軍更是所向披靡

這腰鍋看起來不是那麼輕巧方便攜帶,應該還是具備了多功能的用途

真想看看當年德軍當年怎麼帶上它四處行軍打仗

話說如果當初德國沒戰敗,這世界該會變成怎樣呢?

題外話:德國沒戰敗,日本當然也沒戰敗,所以台灣的命運...?

讓伍老師心懸十年的牛,雖然現在牠只剩下臭皮囊,不過老師決定把牠的蹄清洗乾淨

看起來真像古代的三寸金蓮鞋,說真的,洗乾淨了味道還是很重

這隻小蜜蜂一直在我的碗附近徘徊,可是我已經吃完了呀!

相見恨晚?

當初的居住在此的榮民遺留下來的生活用品

日據時代兩位陸軍的墓碑,官階分別是一等卒與二等卒,一位戰死一位病歿

伍老師說,他前幾次來海鼠山的時候,石碑被散落在四處

應該是當初的居住在此的榮民所丟棄,戰後初期,愛國情操與國仇家恨在所難免

後來老師一塊一塊的找出來並擺放回原地,這次來正好有位日本朋友曾根先生同行

老師也順便問他這樣的擺放是否符合日本的風俗,曾根先生表示完全正確

石碑上刻著星星,表示兩位是陸軍

海鼠,又名刺參、海參,這裡之所以命名為海鼠山,就是山頂平坦廣闊

當初日本軍警在此駐守,還有集合場、網球場、馬場...等,國民政府之後,也有榮民在此養牛

如今這裡一片荒煙漫草、蕨海叢生,當年的光景只能寄望從伍老師的著作而復活

不過當年可是有警備道路,並非我們昨天走的那種〝坎坷路〞

太魯閣戰役之後,在日本陸軍與花蓮港廳的商議之下,決定合作建設道路

共計工程費560日圓(聽說是總督一個月的薪水),只可惜警備道路都已經崩塌毀壞

蓄水槽?應該是...(我需要銀杏 XD)

當年來自鶯歌的磚窯

有偶像包袱的小隊長,無時不刻都要保持帥氣瀟灑的站姿

而且隨身配備蕃刀

酒瓶上寫著DNB,伍老師指示:就是 DaiNippon Beer 的縮寫,大日本麥酒株式會社

櫻花牌啤酒?不知道現在日本是否還有生產,想喝看看...

就愛亂拍

然後游過一陣箭竹林海

突然的,眼前又出現一座頗大的紀念碑,原來是道路建設紀念碑

紀念一位《二等主計正》與一位《技師》

曾根先生解釋,二等主計正就是會計師,技師當然就是工程師,我想他此趟一定感觸良多

那個年代跑到這深山野嶺來當會計師,可不是像現代,只要有智慧型手機跟筆電就能搞定

而且我發現海鼠山的收訊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因為旁邊下方就是中橫公路

本來以為來到這裡可以拋開世俗遠離塵囂,沒想到昨天正在舉步維艱的陡上時,還遭到奪命連環Call

原來是客戶打來要跟我議價,當下真想回答他:賀啦賀啦!你說多少就多少啦!(誤)

正是所謂...科技,始終來自於不人性!XD

路,是人走出來的

同行的一位植物專家說,這是森丑之助發現的台灣特有種,所以又叫森氏什麼的我忘了...XD

捲的好圓

遠方,看到我們的營地

海鼠山之體能訓練營

動物專家宗以哥說,這是牛的臥痕,大概就是牠生前的床吧!

野生動物打滾池?

這兩天總是逃不了被芒草包圍的命運

此躺因為有宗以哥同行,也學會辨識一些野生動物的腳印,不過我還是很菜

水鹿蹄印

麝香貓掌印(超可愛)

山羌腳印

然後伍老師又開始整理他心愛的牛蹄,準備拿它做更〝偉大〞的用途

那就是...將近酒。滿上...不多說

真男人,就乾了吧!

乾杯,是男人的事情,我呢...還是乖乖的吃我的櫻花蝦炒飯就好

感謝山野廚男的好手藝,讓我們在山上的這幾天還夠開心的祭拜五臟廟

伍老師的粉絲很多,每一個都想抱他的大腿

晚上,眾位專家大師等等齊聚一堂,聽他們聊天的內容收穫很多而且很有趣

今日晚餐的飯

意外造訪的小客人

晚上,有會師活動及餘興節目,我與同伴玫玲坐在遠處聊天

然後,夜深了,該睡了...因為楊大醉了 XD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