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消失的美景 - 水漾森林

發表於2014/09/16
3,08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前言 - 水漾森林湖中的柳杉因為長期泡水而死亡,腐壞,傾倒。這些年來湖中的柳杉一年比一年少,美景將不復見



民國八十八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台灣中部山林變的柔腸寸斷,其中南投杉林溪附近,石鼓盤溪上游的谷地出現四公頃大的堰塞湖。




地震過後幾年,林務局人員在鹿屈山附近發現這座堰塞湖,內部消息逐漸傳開,但外界對這座湖的切確位置仍然一無所知。直到西元2000年媒體首次揭露,豐山村民指出阿里山區石鼓盤溪源頭被巨石阻斷,出現完整的天然堰塞湖,並無崩塌危險。之後山界的探勘資料也陸續出現,並為它取了一個優美的名字 – 水漾森林。

 

水漾森林的登山口位於杉林溪遊樂區內的仁亭旁,由於上午七點到下午五點車輛管制禁止進入,所以如果要開車進來的話需要避開管制時間。

 

登山口可以選擇走右邊的杉林溪林道或是左邊的陡上山徑。

 

杉林溪林道過去為熱門的溪阿縱走路線,以前的林道寬大好走,一天即可走完全程,竹山詩人張達修先生的雜詠 "夾道杉松積霧濃,崎嶇已越嶺千重。何當眠月過阿里,快上蓬萊第一峰。即為描寫當時溪阿縱走的沿途景色。

 

如今這條林道經過多次風災,已經封閉十多年。

 

陡上的山徑其實為林道的捷徑,一共有三段,除了第三段可以省較多的路程外,其他的捷徑都只有一小段而已。

 

延著林道前行會先抵達鹿屈山登山口叉路,可以選擇先走鹿屈山或是沿著林道腰繞,兩條路徑最後都會在亞杉坪林道交會。

 

請注意鹿屈山的三角點並不在前往水漾森林的路徑上,而是距離路徑約5分鐘的路程,而上面這張地圖標示錯誤,容易讓人誤判經過鹿屈山三角點後繼續往前走,誤入前往獅子頭山的路徑,或許這也是造成許多山難事件的原因之一。

 

下面才是正確的路徑圖

 

接下來的林道就是一直在茂密的芒草間前行,同行的山友阿亮以對句 百萬芒草百萬軍,千刀外剮痛我心。來形容之。

 

過去寬大好走的林道,如今被茂密的芒草和崩壁取代,行進速度也因此緩慢了許多。

 

有水工寮,是杉林溪林道其中一個休息點。

 

行進至此,就要離開杉林溪林道,往右拉繩陡上至亞杉坪林道。


亞杉坪林道,比杉林溪林道寬大好走多了。

 

延著林道行進至此,就要往右下切至水漾森林的谷地。

 

本來預計在午後雷陣雨來臨前會抵達營地,搭好帳篷,並躲帳篷裡泡茶聊天睡午覺,但是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就是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山壁,讓我們等了一個小時,因為前面一大票走的慢山友一邊嘻鬧一邊拍照的通過,害我們來不及抵達營地就淋了一身濕。

 

大雨來的快且急,打溼了內外帳,結果內外帳都貼在一起,造成帳外下大雨,帳內下小雨的慘況。有人乾脆不進帳內,直接在外面淋雨,因為感覺起來好像差不多。

 

柔軟的河灘沙地都已被前面走的慢的山友請Porter先趕來搭好帳篷,我們只好在湖邊的石頭地搭營,沒想到這裏卻變成當地價格最高的房地產。


打開篷門,直接觀賞湖光山色,不亦樂乎。結果得了便宜還賣乖的” 走的慢山友,竟然跑來說這裡是用來拍照的地方,不能搭帳篷。

 

不然你要我睡哪?湖中還是樹上?

 

第一批陣雨過後,把濕衣服拿出來晾乾,並排除帳篷內的積水,沒想到還沒清理完畢,第二批陣雨又來了。

 

渾濁的湖水,濃密的雲霧,雨中的水漾森林。


 

整個下午暴漲的溪水,從中阻斷了我們的營地,我們像在孤島般,隔開了紛擾的人群,讓我們得以清靜。

對面” 走的慢的山友竟然燒杉木升起營火來了,造成了圖中的煙霧。

 

營火對環境的衝擊不只是表面難看的焦黑痕跡而已,對於土層下的影響更是難以恢復。而這群人,事後不但沒有滅跡,更誇張的是連火都沒澆熄就離開了,旁邊還留著沒燒完的垃圾。

 

這些職業山社的作為,還有更多狗屁倒灶的事情,同樣也是嚮導的我們全都看在眼裡。身為嚮導應該多充實自己的保育知識與愛山心態,而不是只有"很會爬山"和"賺錢"而已,否則如何帶領和教育自己的下一代?

 

台灣的山界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空間。

 

第二批陣雨過後,天色已晚,拿出食材開始料理晚餐,結果第三批陣雨又來了。

 

匆匆忙忙的在雨中煮晚餐,今天的晚餐是咖哩麵,只要煮軟紅蘿蔔、馬鈴薯、洋蔥等蔬菜後,加入麵條和火鍋料,最後加入咖哩塊調味。結果說時遲那時快,強風突然吹倒支撐天幕的登山杖,打翻了旁邊一鍋開水,那鍋開水像骨牌一樣再打翻了這鍋香噴噴的咖哩麵!


當時正在大雨中搶救食物,照片下方還有未溶化的咖哩塊。

 

幸好過了晚上七點,雨停了,雲散了。將剩下的食物煮一煮,勉強充饑。

 

當晚滿天星斗,陰錯陽差讓我們佔了最前排的位置,無論夜晚或晨昏,得以欣賞水漾森林最美的面貌。







無敵湖景豪華套房,含中間的公設,無價。









 

這兩位山友為何要泡在水裡拍攝?本以為有什麼特殊的取景角度,詢問之後才知道他們沒帶拖鞋,打赤腳怕受傷,所以沿著溪走水路過來。


他們是攝影的愛好者,是跟"走的慢"登山隊伍一起來的,早上八點就要跟著隊伍離開。當他們知道我們要在這裡呆到十點才走,都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自己爬山的好處就是,自由。



 

碰巧遇到來此拍婚紗的新人,造成了一陣騷動,原本拍攝湖水的人們,都把鏡頭轉向這對矚目的新人。

 

 

趁著上午天晴的空閒,把淋溼的裝備拿出來曬。

 

我們十點離開水漾森林,也是最後離開此地的隊伍,少了人群的紛擾,可以讓我們更快意的取景。回程走鹿屈山路線,大概下午三點多回到登山口。當然,回程也是一路淋雨下山。



 

爬山,狼狽也不過如此,美景的背後,總是有辛苦的一面,但最後回憶起來,總是令人不斷回味。

 

2010,水漾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