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南三段-斷稜西山大崩壁

發表於2017/06/10
93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_DSC8701.JPG - 南三段-3

斷稜西山大崩壁


南三段同行的山友  家妤說 :  在台灣爬山   真的是拿命來換 --
你如果又沒有錢   那你的命   也就不值錢 ( Kidding~  這段話  純屬電影對白  請打上馬賽克 )
是的
看看樓上開版圖那張 斷稜西山   崩壁斷崖的畫面
身處在當下  看到眼前這一幕
你很難用一句話來形容  當時的 " 爬山心境 " ~

_DSC8687.JPG - 南三段-3

勇者無懼--  這好像有點在膨風
視死如歸--  自己實在擔當不起先烈
但就在當下  不想考慮太多
就是一種  抵死不退  
不想轉身   再走回頭路的   放浪情懷~ 

_DSC8689.JPG - 南三段-3

人的記憶   是個很奇妙的東西
大腦似乎會自發性的   去選擇性的記憶
那種只花不到幾分鐘
頭也不回  就快步閃過的  斷崖險境通常不會留下  太多的記憶~

_DSC9352.JPG - 南三段-3

山頭的記憶  隨著歲月的更替
你幾乎要拿出地圖
才能喚醒  當時曾經走過山頭的   所有山名
但你一定不會忘記  
曾經跟了哪些人一起  
完成了哪些遠征山頭的  瘋癲夢想~ 

_DSC8523.JPG - 南三段-3

2015年4月1日上午6:10  三叉路營地的晨起時刻  昨夜的杯盤狼藉  一直是營地景觀生活的一部分    


今天一早起來  知道待會準備順撿的百岳山頭--  內嶺爾山    只需要不到20分鐘的路程    讓所有晨起的爬山準備動作  變得從容而優雅~    

_DSC8473.JPG - 南三段-3

上午 6:19--  其實我們早就已經站在  內嶺爾山的管區範圍內   現在只是要往它的三角點   親近一點而已~

_DSC8478.JPG - 南三段-3

攝影人 終其一身所要追尋的  原來是拍照拍的  甘之如飴~

_DSC8485.JPG - 南三段-3

攝影人  終其一身所要追尋的   原來是拍照拍的  你情我願~ 

_DSC8488.JPG - 南三段-3

不需要太多的爬昇   信步就可以到達的百岳   記憶中著實不多~    

_DSC8490.JPG - 南三段-3

內嶺爾山   就是最近  最記憶猶新的一顆~

_DSC8508.JPG - 南三段-3

_DSC8509.JPG - 南三段-3 

_DSC8514.JPG - 南三段-3

上到山頂的過程  無論是很艱辛  還是很容易     到了山頂     每個人總有他自己忙不完的儀式要進行~ 

_DSC8518.JPG - 南三段-3

能靜靜的像這樣   遠眺三角點以外的良辰美景     總是在儀式忙完之後    才能徹底放鬆   自在地放下~

_DSC8520.JPG - 南三段-3

上午  7:18   1個小時來回  輕車簡從  又回到了  陽光即將曬到帳篷的三叉營地~    

_DSC8522.JPG - 南三段-3

清明時節的夜晚   還是不免有些寒意    記的去年這個時候的馬博橫斷     馬博拉斯山 屋的門前   還下起了為數不小的白色春雪~

_DSC8526.JPG - 南三段-3

在營地  拆帳 收帳  打包 背包上肩    開始出發   已經是1個小時以後的事     上午 8:35   重裝出發~

_DSC8540.JPG - 南三段-3

今天的重頭戲碼   將要在一天之內   累計重裝爬昇將近 1500公尺   下降高度將近 1200公尺  
是南三段 9天行程當中   最累的一天
除了一早  輕車簡從的  內嶺爾山不算  
之後陸續會走過   馬路巴拉讓山   馬路巴拉讓山西峰   義西請馬至山  
斷稜東山   斷稜西山   禮門山   最後會在美麗的   丹大溪源營地  落腳夜宿~

_DSC8541.JPG - 南三段-3

上午 9:38  說著走著    這傳說中的   馬路巴拉讓山   居然就在路過的腳下~

_DSC8543.JPG - 南三段-3

_DSC8545.JPG - 南三段-3

_DSC8548.JPG - 南三段-3

馬路巴拉讓山上   遠眺遠方  不知名的山頭~

_DSC8554.JPG - 南三段-3

不是百岳俱樂部的山頭   通常不會有太多的留戀     因為今天陸續要登場的山頭    後頭排隊的還很多~

_DSC8567.JPG - 南三段-3

不知名的營地  就地取材   看的出來   這是獵人的行徑~ 

_DSC8568.JPG - 南三段-3

這眼前的山路  一下子在 開闊的草原上前行~ 

_DSC8570.JPG - 南三段-3

這一下子  又遁入林間~

_DSC8572.JPG - 南三段-3

多虧了  賴神從山下帶了一個 會唱歌 而且吃電少的神祕裝置    在一路上單調乏味的走山過程中   消磨了許多百般聊賴的時光~

_DSC8578.JPG - 南三段-3

話說這爬山過程中  百般聊賴的時光其實也並不多~

_DSC8595.JPG - 南三段-3

在一會兒上  一會兒下的稜線走山過程中    你不時得專心盯著腳下兩側  可能出現的斷崖    只要不是躺著   你幾乎沒有時間去聊賴~

_DSC8589.JPG - 南三段-3

_DSC8596.JPG - 南三段-3

當然休息 就另當別論了   但也不宜太聊賴    摸摸裝備   補充一下能量飲   只要是清醒狀態下    時間其實很容易就打發--  

中午 12:00--   林間營地的   放飯時間~

_DSC8597.JPG - 南三段-3

下午 12:45--    單日累計下切 1200公尺   眼前看到的   只是牛刀小試~

_DSC8600.JPG - 南三段-3

_DSC8602.JPG - 南三段-3 

_DSC8606.JPG - 南三段-3

下午 1:26    下切至最低點     至此開始要連續陡上    單日累計爬昇 1500公尺   眼前才正要開始~ 

_DSC8614.JPG - 南三段-3

當你抬頭往上瞧   居然能清楚看到上方山友的屁股   你就能知曉   這眼前陡峭的程度~

_DSC8622.JPG - 南三段-3

在陡上過程中     抽空  遠眺遠方    不知名的山頭~ 

_DSC8624.JPG - 南三段-3

這一段爬昇至 義西請馬至山的過程   著實艱辛    連續1個多小時的陡上  揮汗如雨   一氣呵成  
人肥則氣短   馬肥則氣喘      連小口深呼吸的時間   都在不停的喘氣~  

_DSC8626.JPG - 南三段-3

下午  2:26   在艱辛的踏上最後一處連續陡坡之後   抬頭一望    這 義西請馬至山的三角點  居然就這樣 匪夷所思的出現在眼前~ 

_DSC8631.JPG - 南三段-3

從山頭往下望    只要上到山頂    很快就忘了艱辛~

_DSC8632.JPG - 南三段-3

南三段的山頭    幾乎都是這般  亮的發光的不銹鋼金屬殼  包覆著原始石質的三角點   有一種看了讓人刺眼  但還算煥然一新的   清新感受~

_DSC8638.JPG - 南三段-3

站在台灣山岳界中  最荒最遠的山頭  倒是沒有太多的眷戀   各自拍下登頂山頭照  各自忙些跟登頂有關或無關的事宜~

_DSC8640.JPG - 南三段-3

在山頭上待不到20分鐘    下午 2:44   迅速下撤~    

_DSC8643.JPG - 南三段-3

下午 2:52   不經意的越過了   斷稜東山~

_DSC8647.JPG - 南三段-3

走過眼前這一片 鞍部之後   山徑開始在  展望遼闊的山頭稜線上續行~

_DSC8666.JPG - 南三段-3

_DSC8661.JPG - 南三段-3

三個人  三種顏色的背包套   在綠色又帶點土質的山叢間  緩慢攀行    格外顯得  醒目而耀眼~

_DSC8668.JPG - 南三段-3

彷彿石器時代  況味十足的原始山林    這一刻  因為背包顏色的妝點   突然變的文明了起來~

_DSC8672.JPG - 南三段-3

40分鐘後  又再次遁入林間   但眼前的經過   只是短暫的林間  輕鬆續行~  

_DSC8677.JPG - 南三段-3

接下來的  重頭戲碼    將是此行  最令人髮指   你非得腰繞經過的   斷稜西山大崩壁~

_DSC8680.JPG - 南三段-3

下午 4:21--    四個人陸續來到 斷稜西山大崩壁  
看到眼前這一幕斷崖殘壁的景致   四個人幾乎完全靜默不語
此時  錦煌獨自一人  低著頭  拎了登山杖   逕自往右側碎石坡  高遶而上~ 

_DSC8682.JPG - 南三段-3

20秒後   右下方的  家妤  二話不說   抬頭挺胸    大跨步  隨後跟進~

_DSC8687.JPG - 南三段-3

_DSC8689.JPG - 南三段-3

這現場唯一出現有繩可拉的地方  就在左側岩壁轉彎處     但你可沒法直接就大辣辣地橫移走過去拉    你必須先從右側       將近60~70度的碎石坡緩步而上   這緩步而上的過程   完全無繩可拉 ~ 

_DSC8696.JPG - 南三段-3

你瞧--  這崩壁上的拉繩  是捆綁在右側一塊大石頭上   而這大石  是斜靠在崩壁的傾斜坡上    言下之意就是   這拉繩只能僅供參考   給你過崩壁的時候   當平衡身體的重心使用--    而不是使盡力氣  拉著身體的重量使用    

請參考圖中 身穿紅衣  頭戴黃帽的  賴神   矯健的身手--  
將重心放在腳下   手輕鬆放的標準動作   就對了~     

_DSC8699.JPG - 南三段-3

從這張全景的畫面可以看出   這崩壁下方拍不到的斷崖     始終是 深不可測    而且你也  不想去測~

_DSC8701.JPG - 南三段-3

從崩壁的中段   依稀還可以勉強看到一條脈絡可循的山徑   從右下  往左上 蜿蜒而上--   只是因為經年累月氣候雨水的沖刷   導致這蜿蜒的山徑   已經漸漸地融在山壁裡面了--

從這張畫面可以看出右側 沿著岩壁而上  傾斜將近 60~70度的碎石坡  
在完全無繩可拉的情況下   危險指數   從這就已經開始算起~    

_DSC8705.JPG - 南三段-3

說著  說著   這左側的  賴神    已經安然橫度過了最危險的路段    右側的 家妤  挑戰賽才正要開始~

_DSC8708.JPG - 南三段-3

最右側的 豪哥  彎下腰   二話不說  立刻也加入了挑戰賽的行列    
前人的一馬當先   留給後人的  就是精神上最佳的鼓舞~

_DSC8710.JPG - 南三段-3

之前的隔空遠看  實在不足以訴說現場近距離的真實    
親眼目睹  才清楚看到這眼前準備拐彎的山徑   幾乎已經變成山壁的一部分~

_DSC8722.JPG - 南三段-3

眼前碎石坡上的碎石   因為是踩在 60~70度的傾斜坡上  
其實整體是呈往下滑動的 動能狀態     就像採石場輸送帶上滾滾流動的碎石  
載著你空手滑向前方  V型下  高不可測的斷崖~

_DSC8723.JPG - 南三段-3

看這腳下的碎石 嘩啦嘩啦不斷的往下滑落   激起一陣陣如煙幕般塵土飛揚    
眼前的這一刻   你心裡知曉  正在跟死神交手   只有在親手抓到了右側岩壁上的拉繩    
死神才會放手   離你遠去~

_DSC8726.JPG - 南三段-3

已經安然橫渡到彼岸的三位夥伴們    此時拿起相機  互相拍照    
我想這一刻的心理   只是為掩飾一下剛才與死神交手時的 心有餘悸吧~  哈哈!

_DSC8728.JPG - 南三段-3

心有餘悸的時間  其實過得很快    因為每天每刻  在山路上給你的驚奇和磨難     始終不斷 ~   

_DSC8731.JPG - 南三段-3

常常只要眼前換了一個景   這心緒馬上就是180度的翻轉改變    提醒你得趕緊去 因地制宜的應變~

_DSC8737.JPG - 南三段-3

崩壁依舊是崩壁    但是你會用更  從容篤定的步伐   輕鬆以對~

_DSC8739.JPG - 南三段-3

_DSC8742.JPG - 南三段-3

單日累計爬昇將近1500公尺  至此終於將接近尾聲~ 

_DSC8765.JPG - 南三段-3

傍晚 5:45  在經過一陣連續陡上之後   山徑引領我們來到了一處久違的  金黃草坡山間平台

_DSC8775.JPG - 南三段-3

在最後夕陽餘暉照耀之下的向陽面       緩步而行    
有時候不趕路的時候    你會想停下腳步   親眼目睹這山中大地  
從金黃色的暖色調   瞬間轉換成冷峻的藍色調    
這樣的等待不花你太多的時間    但這樣的景緻一天就只有這麼一次  而且不見得每天都有~

_DSC8778.JPG - 南三段-3

都還來不及夕陽餘暉下的等待    山徑已經客氣的引領我們  
來到山的背陽面    提早目睹了山中大地   在黑夜即將降臨之前的 冷峻寒色調--    
山中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的勞動艱辛    
此刻  已經幻化成 奮力後的舒緩和閑散   那是一種  長日將盡後的  嫣然感受~

_DSC8787.JPG - 南三段-3

傍晚 6:21  在冷峻藍色調的覬覦之下    看到了今晚落腳睡覺的地方   丹大溪源營地--    
此刻   家妤提議    根據前輩的紀錄   再往上走個幾十分鐘   可以到達 丹大溪源內營地
那裡一方面避風   一方面晨起的時候還有美麗的湖畔景色可以賞景--  
但考量到 已經疲憊不堪  還要摸黑找營地  實非明智之舉  
湖畔美景明天晨起一樣可以賞    
爬山教戰守則上載明的    
只要搭營地點的條件不是很懸殊
能早搭營  就不宜晚搭  
最後四個人   就以民主的方式  
決定了今晚落腳睡覺的地方   -- 丹大溪源營地
對比今天  斷稜西山下的 驚魂未定
明天 可樂可樂安山下的  輕鬆悠閒  
那將是  南三段 6天以來  
最令人  選擇性記憶的  動容時刻    (待續 ~)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