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與環境】你所不知道的巡山員(下)-常見危險及一日工作紀實

發表於2018/01/22
2,56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多數人對巡山員的工作內容不甚了解,以為就是林地巡視、跟山老鼠抗戰,但光是想到每位巡山員需巡視的範圍之大,就已足夠令一般人驚嘆。(以羅東林管處為例,轄管19萬6千餘公頃林地,目前實際從事巡視工作人員86名,每人巡護面積2,200餘公頃林地)

但其實巡山員做的事,遠比你想像的還更多!他們的工作內容跟薪資待遇究竟如何?在山裡容易遇到什麼狀況?巡山員的一日都是怎麼過的呢?健行筆記邀請目前正在線上的巡山員,第一手為大家解答疑惑!


健行筆記問(以下簡稱問):巡山員最常遇到的野外狀況有哪些呢?

巡山員答(以下簡稱答):

雖然我還沒有進行過深山特遣或資源調查,但我所負責的林班是屬於造林地偏多的區域,所以仍然會碰到一些野外環境的問題。

  • 夏季的午後雷陣雨

我所屬的工作站管區,屬於中午以前是晴天、下午就開始午後雷陣雨,氣候變化非常明顯的區域。我得分配一週的工作項目,評估看看哪幾天可以快速完成當日進度,哪幾天非得帶雨衣凹過雷陣雨不可。午後雷陣雨出現的時候,行車必須額外謹慎,因為大雨時能見度會變的非常差,進入造林地現場時,立足點的穩定性也會大打折扣,特別是上坡的行進效率會大受影響。

若時間沒有算好,出現午後雷陣雨時,不管你體能有多好,就算工作進度已經快完成,大雨都會大幅降低工作效率。通常等到雨停的時候都快下午四點,這時候若還有工作沒完成,就只能延一天執行了。要怎樣才能減少在暴雨中工作的時間,需要經驗跟調整。總而言之,下雨天在各方面都不適合走山路跟執行勤務,能避開就避開。

(圖/123rf)

  • 深草中的立足點

造林標案工程開工前,森林護管員要進入現場拍攝開工前相片,工程施作中要拍施作相片,完工後要拍完工相片。其中開工與完工相片絕對要出現在監工日誌上,所以不能有任何閃失。換句話說,一次的工期最少有兩次要走完造林地現場,現場有幾塊地就要去幾塊地;現場離道路多遠就要去多遠。

拍攝開工相片時最讓我困擾的就是草太長(特別是一年當中的第一次工期),草長不只導致視線受阻,各式各樣帶刺的懸鉤子植物也四處叢生,如果跌倒了有可能被懸鉤子纏住雙腳,想再站起來或恢復平衡會變得很困難,唯一的辦法就是一開始就不要跌倒。

(圖/123rf)

而單純只靠腳下技術不跌倒是不可能的,一定會用到手,所以手套是不可或缺的。我的做法是先在現場入口稍做停留,將視野內能看到的環境都看過一遍,確定原先的路徑在哪裡後再走入現場。途中遇上芒草就用手扳開,如果單叢芒花數量夠多,也可以直接踩在芒草上行進。而懸鉤子屬植物則最好避開,因為就算用刀子劈斷,對路況也不會造成多大的改變。而且懸鉤子有刺,斷了以後會掛在枝葉之間,反而不好清理。

到了拍攝完工相片的時候,環境就單純很多,只需注意地上乾掉的芒草堆即可。針對乾掉的芒草堆,我的建議是如果沒有把握能保持平衡、或不曉得草堆底下有什麼,就別貿然踩上去。乾掉的芒草並不是單一層而是複數層,通常鞋子踩上去都會滑的很慘。

以上並未特別說明踩踏的方式,是因為像這種草本與藤本植物過多的地方,並沒有最佳的踩踏點及步法,只要可以站立、不會失去平衡、不會受傷就是可以用的踩踏點,但倘若這三點有一點不能確定,必須以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原則,反覆試探下一個落腳點。

(圖/123rf)

  • 秋季和冬季的危險蜂群

秋季和冬季是一年當中所有蜂類活動最旺盛的時候,也是攻擊性最強的時候。去年秋季,我在巡山的時候下著小雨,途中經過一塊還沒刈草的林班地,突然間,有一隻體型偏大的蜂種撞在我臉上,還來不及看清種類,牠就迅速不見蹤影,然後在下一秒用很快的速度直接螫上右手中指。那是我第一次被蜂螫,前5秒還沒有特殊感覺,5秒後痛到完全不能理解是怎麼痛的,好不容易回到馬路,頭卻已經開始暈了,只能勉強騎車到衛生所看完再回站。

隔天除了整個右手掌腫成像麵龜、手指無法彎曲以外,渾身無力,一整天什麼事都做不了,結果只能請假;那樣的痛法讓我很確定攻擊我的一定是惡名昭彰的虎頭蜂。而我之所以被螫,是因為我沒有觀察周遭環境,完全沒察覺到哪些東西對於我的行動產生反應。我知道有人會說,蜂類只要你沒有去惹它,牠就不會攻擊你;但在我認知裡,這個觀念非常錯誤。只要是蜂類就會拒絕生物進入牠們認知的領域,而且虎頭蜂的敏感度遠超過台灣所有的蜂種,只要你踏進牠的領域,牠是所有蜂種當中最具攻擊性的。

(圖/123rf)

在秋季和冬季碰到所有的蜂類的唯一做法,就是穿淺色系的衣服、身上不可塗抹任何明顯氣味的東西、一律等蜂飛遠再前進。如果蜂往自己飛來則必須後退或避開,有必要的話可能要以撥草方式讓草回彈擾亂蜂的判斷。如果你才剛到現場,就發現已經被鎖定的話,請不要懷疑…跑就對了。如果中間沒有撥草,它們過一段時間會找到你這邊,到時候繼續跑一邊抓時間,現場作業完事後建議盡快離開。


  • 冬季的行車安全

低海拔地區或許沒有影響,但接近高海拔地區時一定要留意路面結冰的問題。道路會結冰的地方有兩種,一是水氣易停留的避風區(路面水慢慢結成冰);二是水氣難以停留的強風區(路面水來不及被風帶走快速結冰),而面對結冰的路面唯一做法,是將車速大幅下降,微控剎車以調整行進方向和速度。最重要的是,行車絕對不要吃中線,這道理在任何時節上完全通用。

由於我所管轄的林班每到週末常有車隊上山,絕大多數的車隊既不注重山路的行車規矩亦不注重安全,其行車觀念已到達讓我無言的程度,冬春時節遇上兩三場車禍是家常便飯,所以在此特別提出,希望能減少意外發生。

(圖/123rf)


問:我們很容易想像一般人的工作日常,但常常以為巡山員的工作,就是整天在山林裡與美景為伍,能不能跟大家分享您的一日工作紀實呢?

答:我們其實也有許多文書跟瑣碎的雜事要處理,不介意的話,就請大家看看最近一日的流水帳好了。

  • 早上8:00

抵達辦公室,打個電話和造林廠商聯絡詢問最近的施作進度。

  • 早上8:40

出門,今天計劃簽到三個巡視卡箱、記錄兩筆整地與補間植工程逾期現況、兩筆刈草工程開工前相片記錄、前往廠商正在施作整地與新植作業的造林地進行監督。

  • 早上10點多

巡視卡全部簽到完畢,將兩筆整地與補間植工程逾期的造林地現場記錄完,再記錄完一筆刈草開工前現場相片。

  • 早上11點半

決定先吃午餐。依照以往經驗,若是等到正中午吃中餐,常會因為日照和氣溫讓之後的行動變得遲緩而無效率,提早吃就不會出現那樣的問題。

  • 下午1點半

午餐吃到12:15,之後將最後一筆刈草開工前造林地現況記錄完畢,準備進入廠商今天正在施作整地與新植作業的造林地現場。那塊造林地可以說是我所管理的所有造林地內最難走的區域,從馬路到現場直線距離不過200~300公尺,但是下切高度卻超過350公尺,還生長海量的懸鉤子屬及某幾種不知名的藤本植物,要是不小心腳滑,想用手支撐就一定會被刺傷。我用最佳的行進效率走到今日施作位置與廠商會合。

  • 下午2點

結果到現場不過10分鐘,廠商工頭及工人們竟然打算要撤離了。原因除了工頭和工人從早上做到下午實在太累了以外,作業用機具的汽油也用完了,所以要到明天才能完成施作。我查看GPS點位座標,發現這次的施作進度未達造林契約指定的範圍。紀錄現場狀況後,開始上行離開造林地。

  • 下午3點

回到路面,再花半小時回到工作站後,填寫今日的護管日報表,提醒廠商工頭尚未施作至契約指定區域。

  • 下午5點

一天的上班日結束。

由於工作需要大量的體力,我通常在晚上9~10點左右就寢,在下班後還有幾個小時的休閒時光,然後就該好好睡個覺,儲備明天的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