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 - 北大武山

發表於2014/08/05
2,13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IMG_4211  

夢想從北大武山頭看著我的故鄉 - 屏東平原的夜景, 在邁入中年後的四十歲才實現, 現在心裡頭有一絲絲

的感動 ~~

 


 

『喂!快起床, 要吃早餐了!』突然被一陣騷動所驚醒, 張開眼四週一片漆黑, 有短暫的時間無法意識我身

在何處? 但周圍冷冽的空氣立刻讓我驚覺目前是身處在海拔 2314M 的檜谷營地, 我是來爬大武山的!看看

時間, 零晨四點, 『原來 Phil 說的不是在開玩笑!』, 我心裡咒罵著。上次看時間時是零晨兩點半, 被隔壁營

位要看日出『指揮官』大聲嚷嚷所吵, 心裡想, 本來頭痛欲裂吃了感冒藥外加安眠藥好不容易才入睡的, 現在

被這個沒公德心的人所吵醒, 這下可睡不著了, 但可能前一天被從 1789M 鞍部到 2124M 的光明頂的陡坡給操

到了, 迷迷糊糊的還是睡著了, 直到四點被叫醒, 慌亂中急忙起身收拾東西, 心想, 真是自己找罪受。

 


 

屏東人很難不住意到大武山的吧?在屏東平原視野良好處往東南方看去, 就會看到北大武及南大武魁偉的矗

立在遠方, 小時候對這景像已習以為常,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一直到當完兵腳開刀後到屏科大打工兼休養

的這段期間, 心裡一直很不踏實, 對未來總是摸不著方向, 但每當夏季午後雷陣雨過後, 空氣特別清晰, 在屏科大

往後一看, 就可看到北大武山像是慈祥的母親, 彷彿看著我在說:『不要急!船到橋頭自然直..』而當聽到屏科

大的學生描述, 爬到北大武山整個屏東平原就在你腳下, 甚至天氣好時還可看到屏東科技大學, 心裡就無限神往, 

想著總有一天我也要爬上北大武山, 這顆小小的種子直到二十年後才開花結果。

 


 

 吃完早餐後摸黑出發, 在檜谷山莊叉路口拐個彎就是連續的之字型陡上, 連一個調整氣息及步伐的機會都沒有, 

只能籍著手中微弱的手電筒光線, 照著前方的山徑, 踩著樹根、石頭奮力向山頂邁進。


看來近兩個月的體力訓練有收到效果, 太早起床的不適感已逐漸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彷彿如現在初昇的太陽一般

有朝氣, 雖然開刀的腳依舊酸痛, 至少不會喘不過氣來, 但後方沙皮喘息聲就有點大聲了。也真是難為他了, 工作

這麼忙碌還被我硬拖過來, 疏於運動的結果體力就有點應付不來, 但大哥就是大哥, 過了神木之後就看到他健步如

飛了!


初看到神木之時真是會被其龐大的身軀所震攝住, 站在其腳下彷彿聽到它在嘲笑我們這些渺小的人類還妄想要登天, 

而它已住在天際千年了!不免俗的在此留下到此一遊照, 繼續趕路。


鐵杉林的出現代表海拔愈來愈高, 但無心佇足欣賞, 因為好像聽到再爬昇 400 公尺就可上陵線了, 結束這不斷陡上的

折磨。隨著山徑兩旁箭竹林的出現似乎在預告著, 陵線就在不遠的前方, 更加努力的向前。但就在此時, 後方的祖突

然傳來一聲:『你的鞋底好像壞掉了!?』心頭一震, 停下腳步回頭一看, 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登山鞋後方鞋根

的橡膠一開一合的彷彿在嘲笑我的命運(註1), 心裡頭一陣慌亂, 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繼續往前走。沙皮提醒我要先處

理鞋底, 但狹窄的山徑人來人往的不容許我隨意停下, 走到有較大空處我們才停下來詳細檢查鞋子的狀況。


我從背包拿出事先準備的鐵線, 當初在家準備鐵線時, 6 歲的兒子還問我這要作什麼, 我費了好一番功夫解釋他似乎也

聽不懂, 想不到真的要派上用場了。我小心的用鐵線將腳根的鞋底纏繞在鞋子上, 期望傷害不會繼續擴大, 起身走個幾

步, 似乎固定的不錯就繼續往前, 但走沒幾分鐘就發現鐵線鬆脫了, 接下來沙皮發現不只是鞋根, 連前端的鞋底也快掉了, 

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說:『我不上去了, 你追上去跟其他隊員說一聲。』 沙皮:『你確定?』

『確定!』 我說:『我要回營地了』。『喂!沙皮, 你有沒有帶鍋爐啊?』『有啦..』, 聽到沙皮的聲音消失在箭竹林

中, 我默默的轉身開始往山下走去。


四週圍一片寂寥, 只有偶爾樹稍傳來:『呼 ~ 呼 ~』的鳥叫聲。我坐在路邊的倒木上, 呆若木雞般的看著我的鞋子, 想到

近兩個月的辛苦準備在此宣告結束, 心裡不禁一陣酸楚, 開始咒罵起內湖登山店的店員, 當初是她一再跟我保證不會掉底

我才用高價將它們買下, 而我才用它們爬過浸水營及阿塱壹而已, 平常上班也都穿著它們, 竟然在兩年後就給我無預期掉

底!


穩定一下混亂的情緒, 冷靜想想目前的處境, 我現在大約在 2600M 多的高度, 離登山口還有近 10K 的距離, 所以無論

如何要將我的鞋底留住。開始仔細的重新將鐵線綁好固定鞋根的鞋底, 另外再取下原本用來固定相機背包的扣帶, 小

心的將前端的鞋底也固定好, 繼續往山下走去。


下山的途中不斷的與成年禮的學員(註2)交身而過, 看著這些年輕的臉龐, 以十七八歲的年紀就來接受大武山的歷練, 相

信他們未來的人生, 也能通過任何的考驗。


走了一陣不斷注意腳底的狀況, 看來固定的還不錯, 原本緊繃的心也放得比較輕鬆, 看看時間才近十點而已, 原本我們預

計十二點到達三角點, 五點才回營地, 看來我的時間多得是, 就放慢腳步, 好好欣賞周遭的景色。


此時雲霧已逐漸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陽光灑曳在林間, 形成一道道帶有綠意的金黃色檜木林, 謀殺了我不少相機的記憶體

。不少的登山客與我擦身而過, 他們都好奇我已經登頂下山?我只好告知鞋底壞掉提早下山, 有些還好心的告訴我在那

修理鞋底的師傅, 甚至還有一位提早下山的登山客, 表示要幫我將背包背回山莊, 當我謝謝他的好意時還有點倖倖然

也!登山客就是這麼可愛。


既然有的是時間, 還不如找個適當的地方, 卸下背包, 泡個咖啡, 好好享受一下, 難得的一個人的悠閒。哇!好難喝, 又酸

苦的, 還是老婆泡的咖啡比較好喝, 只能用花生糖勉強讓咖啡能夠入喉。不知在山下的兩個兒子在幹什麼?看看現在

時間, 也不過十點多, 他們該不會一起床就吵著要玩 Wii 了吧?等他們長大之後, 會跟他們老爸一樣愛爬山嗎?還是會跟

我完全不一樣的個性?時間就在胡思亂想之中, 竟也過了一小時!趕緊收拾東西, 繼續往營地走去。


但接下來鐵絲鬆脫的惡夢不斷的上演, 我只得停下來重新綁緊, 在經過十幾次失敗之後, 我終於宣告放棄, 更加小心的往

走去, 深怕鞋底在我一不注意的時候跟我說 Bye Bye!在不斷懷疑自己是否有走那麼遠?是否走錯了路?自問自答

中, 還是在近兩點時回到了營地。


下午四點, 登頂的隊友也回到營地。領隊問明了我鞋子的狀況之後, 拿出了束線帶給我, 我小心翼翼將鞋底固定好, 發現

帶比鐵線好用的多, 對我明天的下山信心大增, 以後必將束線帶列為我爬山的必備用品。


用過晚餐之後, 時間不過是五點而已, 從營地樹林間望向遠方的天空, 隱約間看見今天的夕陽及雲海應該不錯, 約了 Phil 

快馬加鞭的往光明頂趕去。


不過 10 多分鐘時間趕到了光明頂, 崖上早已人聲鼎沸, 大家都被眼前的美景發出不絶於耳的讚嘆聲, 此時雖然夕陽已逐

被雲層吞沒, 但無邊無際的雲海就像一張大棉被般的鋪灑在我們眼前, 聽說有人爬了好幾次的大武山也不曾看到雲海, 

而我郤在第一次爬大武山時就看到美麗的雲海, 雖然今天未能登頂成功, 但上天畢竟待我不薄。


天色漸暗, 同伴都已回程, 崖上獨留我, 找個舒服的位置坐下, 享受雙魚座特愛的孤獨感。左方的五座山崖, 由近至遠, 由

小往天邊排列, 為什麼叫做透視感, 作了最佳的範例, 而雲海就像溫柔的浪花, 輕輕的觸摸著山崖, 彷彿在撫慰著山

神, 萬年來聳立在屏東平原的辛勞。我不愛住大飯店, 也無謂豪華料理, 眼前壯麗的景色就是我五星級的最高享受!


無邊的黑夜終於像謝幕般的籠罩在整個山頭, 我心滿意足的起身, 點起我的手電筒, 依著微弱的光線, 慢慢的踱回營地, 營

還有半瓶的高梁等待我們去小酌呢。

IMG_4326  

 

註1:2006/12/31 日, 與沙皮從北插天山下山時我最後一隻登山鞋鞋底也掉了(另一隻掉在上山時), 失去鞋底磨擦力的結

果讓我下山的過程舉步維艱, 再怎麼小心還是走五步就要摔一次跤, 那次我們直走到半夜十二點才下山, 而且還是聽到山

下傳來的鞭炮聲才知已經跨年了!那是我最難忘的登山回憶。


註2:我們在大武山的 3 天, 剛好也在舉辦大武山成年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