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山遍野杜鵑花 合歡山群峰健行之旅

謝依均 679 次點閱 2 次拍手
拍個手吧
收藏
檢舉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讀著太魯閣國家公園網頁的介紹:北合歡山俗稱合歡山北峰,海拔為3422公尺,是合歡群峰中的最高山,山形圓潤平緩;接近山頂的稜線上,豎立一座巨型的反射板;山中遍布蒼翠的冷杉森林,春夏時分則無處不是繽紛的花海……。


啟程

我此次出遊,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最要感謝的是結伴同行的友人從旁鼓勵。若非身為登山行家的他提供資訊,我可能就此錯過今年觀賞紅毛杜鵑花海的最後機會,亦虛度一次難得的假期了。這次的登山行,在友人的行程規劃下,也順利於兩天之內,拿下了三座百岳:合歡北峰、合歡東峰與石門山。我一則開心一則感動,更重要的是,增強了我走向山林的經驗與信心!

合歡山的紅毛杜鵑,花期在每年的五月至六月,六月底花期結束。此行出發前簡單做了功課,驚喜地發現竟有機會趕上紅毛杜鵑花期的尾聲!然而行前一周連綿大雨,往合歡山的台十四甲線道路坍方,部分路段的路基被掏空,能否成行,一直到了行前三天都還是未知數,只能默默等待。還好天公作美,不但雨停了,給予搶修的機會,再次查詢時,無論是縣道和此行要走的步道都順利開放。

前往合歡山北峰需要辦理入山申請,我們來不及線上申請,就在途經霧社的南投縣仁愛分局辦理入山,然後再將入山申請投遞至翠峰派出所即完成。

出發前再次查詢氣象,實在太幸運,兩天的旅程剛好是夏至時分,全台灣氣溫飆升至最高37度,而我們恰好上山避暑!合歡山的天氣則界在陰天至陣雨之間,並沒有遭遇大雨的可能性。

從酷暑難耐的平地,循著公路蜿蜒而上;搖開車窗,冰涼的空氣鑽進車內,瞬間暑意全消,還不時覺得,哇,好冷喔!來到了熱門的打卡點武嶺,與前來的觀光客一同排隊,拍照留念。 

2019年6月21日在武嶺留影

  

此行入住滑雪山莊,在松雪樓辦好入住後,時間大約下午四點,距離晚餐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們決定在晚餐前走一趟合歡山東峰。


東峰

上過一次高山但沒有高山症症狀的我,原以為能立刻適應高海拔的氣壓。走上東峰階梯步道,才沒幾步卻氣喘吁吁,直覺得不可思議。友人教我放慢步伐,喘時即停下腳步稍作休息,又替我揹水袋減輕負擔,如此一步一步,我調勻呼吸,漸入佳境。路上偶遇下山的山友,互相打招呼,我不免心想,這階梯彷如天梯,抬頭望不到盡頭,我能攀上頂峰嗎?專注在呼吸上一會兒後,我忘了這種自我懷疑的想法,心情漸漸輕鬆,就這樣,成功征服了無止盡的階梯步道,登上了東峰。起霧的山上視線被阻擋,在一片灰白的雲霧背景之前,留影紀念。

此行第一座百岳:合歡山東峰


從東峰下山,行走於霧氣瀰漫的玉山箭竹之間


望向下山之路,心情頓時輕鬆起來。下山時約五點,路上巧遇出來覓食晚餐的台灣噪眉和酒紅杜鵑,皆為台灣特有種鳥類;牠們似乎不怎麼懼怕人類,專心覓食。台灣噪眉頭上有白色線條,背部羽毛是灰色與藍色,身材比鴿子稍小,而酒紅朱雀的身材比麻雀小,母鳥是褐色的,較怕人,繞過我們,飛向旁邊的箭竹林,公鳥則是一身艷麗的酒紅色,絲毫不懼怕人類,從我們的腳邊,不以為意地三兩步跳上階梯,與母鳥會合。  

  • 台灣噪眉(攝於合歡山東峰)

酒紅朱雀(攝於合歡山東峰)


過夜

在松雪樓用過晚餐,回到滑雪山莊。山莊裡入住了一團長輩山友,熱鬧滾滾。我們抵達山莊時,其中的阿公團員們在二樓放置氧氣機的休息區,正忘情地喝個開懷,酒酣耳熱,滿臉通紅。我心想:「他們明天真的有精神爬山嗎?老人家的生理跟我們年輕人不太一樣呀!」稍作休息後,因滑雪山莊的熱水器溫度始終達不到65度C,再加上氣溫低,我決定放棄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和友人到山莊外觀賞星空。合歡山光害少,夜晚天空晴朗,星斗滿天,山莊外此時抬頭正見射手座、天蠍座、天秤座,往另一個方向可見熟悉的大熊星座。「再晚一些,半夜兩三點出來,一定會看到清晰的銀河」我說。一夜很快過去了,在鬧鐘還未響之前我們已甦醒,關掉電毯電源,開始為本日的登山行做準備。 

  

北峰

前一天我們已稍微研究過有關西峰是否可成行。海拔圖、步道圖、路程估計、天候,在在顯示要往返西峰有很大的難度,尤其我這個登山初手,本不該有此奢望。去程的陡下等同於回程的陡上,高度相差三百公尺,途經原始林地,上上下下,非常不好走啊。所以我心裡只盤算完成北峰任務,頂多能一望西峰的入口過過癮就滿足了。

車停在小風口的停機坪,前往北峰健行的車輛多半都停在這裡。車上多了三名搭便車的乘客,是昨晚與我們同一間通鋪寢室的年輕女山友,她們揹著重裝,打算到小溪營地去紮營,看來是要挑戰西峰了,不做一日單攻,在山上露營過夜,然而其中有兩個人身體狀況不佳,我們後來在北峰路上都沒有遇到她們,是不是撤退了呢?

從小風口步行到北峰登山口,山頭已被杜鵑花染紅。


本日並不算大好天氣,於登山口與友人合影後,開始邁開步伐,我揹著自己的水袋,行動糧則是友人幫忙揹。陰天,雲霧籠罩著山頭,海拔較低處視野較佳,愈往高處、愈接近山頂,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視線都被雲霧所遮蔽。前行抑或著原地踏步?還未抵達山頂,腳步就不能停歇。 


與友人在北峰、西峰登山口前合影

在距離登山口不遠的步道兩旁,即可見到大片的紅毛杜鵑,登山客與遊客們忍不住拿起相機拍照,霎時路上就塞車了。不一會兒,步道開始爬升,石階梯愈形促狹,兩旁的玉山箭竹茂密地向步道中央刺出它的枝葉,冷杉、紅毛杜鵑,以及其他各種高山植物花卉夾道而生。走在這裡,與迎面而來的回程旅客錯身不易,所以不能暫歇,只有調整呼吸,往上,再往上。隨著我們的腳步,步道兩旁的地形逐漸開闊,仍是箭竹、杜鵑與冷杉交錯的自然景觀。一路上升,則逐漸不見杜鵑,冷杉也變得矮小 。


  • 進入登山口不久後即可見到步道兩旁開滿紅毛杜鵑


  • 走在冷杉、箭竹林與紅毛杜鵑之間的促狹步道


從登山口走到1K的位置時,感覺已過了很久的時間,特別是,我記得才走到0.2K,我就覺得走了好久;這種感受,究竟是因為前面的路段特別陡,還是因為剛啟程,身體仍在調適當中,我自己也不得而知。北峰從登山口的2950M,抵達山頂的3422M,共爬升了將近500M,但實際上走起來並不十分辛苦;時而需要走階梯,而大多時候是走在土石步道上,兩旁生長著一大片、高度在膝蓋以下、一叢一叢翠綠的玉山箭竹。較陡的路段則經常是踏在片岩上或著粗大如大地的血脈的樹根上。保持著順暢的節奏,往片岩上一蹬,就能輕鬆抬起身體;相較於東峰走也走不完的人造階梯,委實輕鬆許多。

出現在眼前的指標寫著著名的地標「反射板」到了。「反射板在哪兒?」我的視線跟隨著友人的指尖望去,在濃濃的灰色雲霧裡,看見反射板露出它珍貴的一角,隨即又隱沒雲中。我以為,這神秘的反射板是只可遠觀,旅途結束回到家查了資料,才曉得根本是濃雲密布完全遮住了它的身影,使得我站在它面前卻也完全看不見它。 


  • 海拔較高處已見不到紅毛杜鵑和冷杉,只剩玉山箭竹。登山客於此留影。

  

風,愈發強勁了;雲霧不停流動越過稜線,掠過我們的頭頂。難以想像,台灣平地此時是30度的高溫,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我們,正處在約攝氏10度的環境;加上陰天,強勁、夾帶溼氣的冷風不停吹拂,體感溫度約是7度。我與友人從頭包裹到腳,頭巾、包住臉頰與鼻子的圍巾、帽子、裡外共三層衣著、手套,如此才能保持頭頸不受風寒,降低感冒和高山症的機會,而路上則見到不少遊客對高山環境不甚了解便上山,頭部裸露任憑冷風吹,這樣是非常容易受風寒生病的。

在即將抵達北峰之前的指標往天鑾池與北峰的岔路口,我們稍作休息,補充些水分和行動糧。北峰的山頂開闊,此時如織的登山客錯落在這一片平緩的山頭,瞬間熱鬧起來。只是風仍強勁,要找到暫時無風之處並不容易,大家都躲在箭竹叢邊。說來這風也是善變得可以,本來此處無風,坐不到五分鐘便感覺風又吹來了,逼得人不得不起身離開。在此補給水與糧是個好決定,剩下的0.2K彷彿身旁吹過的雲一樣,咻一下就過去了。我們抵達北峰了! 

  

登頂

來到山頂,看到什麼了呢?最明顯的無非是那塊牌子了,寫著「合歡北峰3422M」;另有一塊小型的牌子也鏤刻著同樣的字,可手持。我與友人各單獨拍了一張,另合影一張。此外?雲霧籠罩,四周的景色是看不見的啊,也因此拍出來的照片是以灰白色的天空作背景。至此,心情大感舒暢,成就感十足,臉上的笑容是真的,用自己的體力、汗水換來的,怎假得了!



  • 我與友人在合歡北峰合影留念


躊躇著是否往西峰去,我們與其他登山客一樣,一邊稍作休憩,放鬆心情,補充飲食,一邊也內心擺盪不定,時而彷彿聽見從別人口中傳來:「要不要去西峰……」這樣的話語在冷空氣中迴盪。眼見著往西峰的路上有一對情侶輕裝走回來,友人上前詢問得知,再往前約0.4K處即可見到西峰陡下的入口,以及可怖的峭壁。我們看時間尚早,此時約上午10點40分,「不去西峰,但看一下入口總無妨吧。」在我們朝西峰前行約莫數步的距離,一名團體的嚮導便追上來,告知我們現在去西峰為時已晚,勸我們不要前往,再怎麼樣最晚12點一定要返回。在山上,山友們彼此留意照應,令人倍覺溫暖。 


  • 所有的登山客都在山頂休息補給


往西峰,我知道只能看看不能走,腳步便有些個沉重,除了情緒作用,另有一點是,我有些餓了。眼前的景象是一片帶黑的灰雲,綠色的植被反射著土褐色與墨綠色。我們向前走了幾十公尺,右手邊來到峭壁處,一個鋪著鱗片般石礫的坑,跌下去必死無疑,與左手邊如鋪著一張綠色的玉山箭竹地毯的山坡相較,顯得驚險可怖。狂風不停把雲霧從峭壁洞口捲上來,看上去好比惡魔族或地獄族的入口,冒出可怕的煙。再往前走幾步,終於來到了西峰的入口,「好陡的坡啊!」不免驚嘆。地上釘著繩索,必要時得拉繩索下去,我在此處拍了一張照,心想:「來日一定要挑戰你。」剛才那位好心的嚮導此時帶領團員抵達,他們陸續從陡坡走下去,不知他們會紮營嗎?從另一頭出去再搭接駁車嗎?還是下去立刻返回呢?他們精神飽滿,一個個,兩三步走下陡坡,好像撲通跳進水裡那樣,不見了。我們返回,漸漸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 


  • 西峰入口不遠處的斷崖峭壁


  • 下去就通往西峰

  

神的花園

此行最值得的,莫過於見識到何謂神之花園:北峰的紅毛杜鵑。上山時,我們曾駐足拍攝,而下山時,由於步履輕盈,心情愉快,加上光線視角的不同,分外覺得這杜鵑花開得滿山滿谷,令人讚嘆。再次補充行動糧和能量飲,感覺飽足後,我們便數次停下腳步,走入花叢間,拍照,或坐著好好欣賞。放眼望去,粉紅花叢,一團一團的,依偎在山谷的懷抱中。綠色的箭竹和嬌小的冷杉與她為伴,遍布山坡。白色雲霧繚繞,風吹拂,花影若隱若現。朝近看,一小朵一小朵的杜鵑花,彼此緊緊相依,開滿了一樹。尖形的花瓣朝外綻放,花蕊挺挺地向外吐露。凋萎的花朵皺縮成褐色的一小撮,與豔麗盛開的紫紅花形成對比,使得山間的花海或粉、或紫、或橘、或褐,顏色豐富,目不暇給,一大片多彩多姿的自然美景。矇矓的雲霧像彩帶一樣偶爾飛過,景色更加活潑多變。濃密的花叢以她族群的生命力,在此恣意生長。來到這神之花園才明白何謂大自然旺盛的生命力! 


  • 下山前補充能量飲再上路



  • 我站在滿山遍野的杜鵑花海裡


  • 站在高處的友人也被粉紅色的杜鵑花簇擁


  • 山間的花海顏色豐富,目不暇給


  • 紅毛杜鵑近照


下山

霧愈來愈濃,風愈來愈大,也開始飄起了小雨。見著了紅毛杜鵑,撿到了百岳山頭,為著健康著想,我們就不再依依不捨逗留了。再說,北峰走完,還有此行最後一座──石門山──等著我們去爬呢!


石門山

完成了北峰!現在就剩下平坦好走的石門山了。為了停車的問題,我們在石門山登山口耽擱了些許時間。潮濕的風逐漸增強,令人擔憂,這一趟路想必將不會如預期的那麼輕鬆!果真,上山後好像颳颱風一樣,強勁的風不停吹拂。走在稜線階梯上,我有兩次腳步站不穩,身體被風吹得移動,而左手邊下方就是公路,橫切一條路上來便能直接登頂,因而心情十分矛盾,心想:「何必呢?」原來當初公路尚未修建之前,石門山也算得上是一座不容易爬的山,因此得入百岳之列。快快撿完山頭,快快下山避風,抱著這樣的心情催促自己,腳步跨大,速度加快,總算見到山頂了,合影一張便下山。


  • 完成了此行的最後一座百岳:石門山

  

尾聲

此行圓滿達成。我這個初生之犢得到了人生的三座百岳:石門山、北峰、東峰。凡事都有第一次,我的第一次百岳健行十分圓滿,山爬到了,花看到了,好不開心!若問下次何時再來?為了美麗的紅毛杜鵑,明年我會再來造訪──更早些來,還能看見玉山杜鵑。百花齊放,諸神的花園想必更瑰麗呢!

此行北峰沿途,還見到了高山天池,其中有一座因形狀相似,被稱為「台灣池」;以及各種高山植物,包括刺柏、台灣冷杉、二葉松、假繡線菊、玉山小蘗、阿里山龍膽、高山薔薇、玉山苦水賈、高山毛蓮菜、法國菊、高山百合,相當於上了一堂高山生態課。


  • 高山天池。圖片中央隱約可見一條細細的獸徑連到天池。

  • 台灣池

  • 豐富多樣的高山開花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