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槍表銀座縱走(4)--上槍歸來

發表於2015/08/17
2,607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5/07/25
  • 回程日期
    2015/07/28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就在槍岳山莊旁的槍岳

就在槍岳山莊旁的槍岳

 

「怕不怕? 」「怕~~」  

「上不上?」  「上啊!!!」「上!!!」

 

大大的一聲「上!!!」,我很清楚的知道是喊給自己聽的!!! 抬頭望著高聳的槍尖,即便沒有懼高,仍然可以感受到心跳的加速...是緊張?興奮?害怕?還是倔強?似乎很難用一個簡單的形容詞去概括論定。只知道槍在前,不上腳會很癢!!! 對於爬山的人而言,奮力登頂有時候就是種任性的固執,似乎非得如此,才表示真正完成跟這座山的相遇與邂逅;而這種近似痴心的追逐,絕非瘋狂的罔顧生命,在那每一步命懸一線的瞬間,牢牢地抓著,因為--我要活下去!!!

準備上槍!!! 胖哥攝

準備上槍!!! 胖哥攝

 

槍岳當然沒有那麼的可怕,或許當站在山腳,望向一個個在山壁近似攀懸的人兒,會有種頭皮發麻的難以置信;但,一旦踏出腳步往上爬,一切就變得既純粹又專注了。剛開始的五分鐘暖身,我們手腳並用的攀著岩塊向上,在一個小平台稍作整理,只記得領隊大樹叮嚀著:「等一下慢慢來,記得就是三點不動、一點動。」非常簡單明瞭的提醒,卻有如啟動身體防衛機制一般繃緊神經。

攀上小平台, 路線更加陡峻

攀上小平台, 路線更加陡峻

 

槍岳雖說是攀岩向上,但路基踩點都相當明顯穩固,岩壁上多有鐵鍊輔助,三段較為禿出的大岩塊也已架設鐵梯,每段鐵梯長約5-6公尺,只要手抓緊、腳踏好,既便是90度垂直的岩壁,倒也不至於會有危險。

攀爬第一段鐵梯,還可看到山莊, 大樹攝

攀爬第一段鐵梯,還可看到山莊, 大樹攝

 

此外,上下山頂的路線已有明顯區隔分流,不用在峭壁上會車,真的是非常貼心的設計。從山腳登頂約30分鐘的路程,對於喜歡攀爬地形的蜘蛛人來說,可能體內的冒險因子才被喚醒,就已到達山頂而意猶未竟;但對於比較少接觸如此裸露地形的人而言,好不容易到達山頂,真的會五體投地的讚嘆「活著!!! 真好!!!」

登頂前的鐵梯, 大樹攝

登頂前的鐵梯, 大樹攝

 

槍岳高3180公尺,是日本的第五高峰,因為山型尖聳巍峨有「日本馬特洪峰」之稱,山頂像是由石塊堆疊的小平台,平台的末端有間小小的神社。對於才剛經歷膽戰心驚登頂而來的山友來說,看到神社那刻,一種安心定魂的踏實感油然而生,非常切實地感受到山神的庇護,虔誠地合十敬拜,祈求山神繼續保佑山裡一切平安。

槍頂神社拍不停

槍頂神社拍不停

 

山上的風雲變化快速,我們在攀爬的時候天氣尚晴,但可惜在登頂之後,雲霧遮蓋了視野;即便如此,大家擠在小小的山頂尖,只想多待一刻享受這登頂的暢快,想像著騰雲駕霧、御風而行的飄飄然。

槍岳頂, 胖哥攝

槍岳頂團拍, 胖哥攝

 

抓著在雲霧中的鐵梯面壁下階的那一刻,心跳又加速了!!!  對我而言,面對這樣的岩壁,常常就是上攀OK、下切難,怕看不到踏點,怕蹬不到踩點,或許心裡的恐懼才是最大的障礙。下山的路線一樣會先經過三段鐵梯,最後一段鐵梯在一個小落差前就結束了,先下的右腳試探著,終於找到落腳處,順利過關,鬆了口氣。慢慢沿著箭頭回到山腳,再抬頭回望槍岳,原本尖聳高大的令人心生敬畏,現在有點覺得像是個面惡心善的巨人,心胸寬大的任由我們在他的頭頸肩來去穿梭的騷動著。

梯子咧...差點卡關, 胖哥攝

梯子咧...差點卡關, 胖哥攝

 

彷彿完成此行最重要的任務般,回到了槍岳山莊就是完全放鬆的慶祝餐會了。大家圍坐在一樓的食堂吃吃喝喝,這裡除了生啤外,還有貼有槍岳標籤的紅白酒!!!可以一起舉著高腳杯,盛著金黃色的美酒,清脆響亮的敲著~Cheers!!! 這一刻,一切的辛苦都化為甘甜!!!

槍岳山莊小食堂

槍岳山莊小食堂

 

槍岳山莊的賣店更是一個讓人不斷掏出日幣的地方,在這購買的登頂證明,親切的店員還會很認真的幫你寫上姓名跟日期。

店員很認真的幫忙寫登頂證明喔

店員很認真的幫忙寫登頂證明喔

 

此外,鈴木智子還特別為槍岳山莊繪製各式各樣的限定商品,像是Tshirt、手巾、杯子等,再加上店裡琳瑯滿目的各式山小物,真的是讓人必須很努力的內心交戰與取捨。 槍岳山屋的二樓還有一個交誼廳,塌塌米的房間有電視,還有山岳相關的書籍、小說、雜誌跟漫畫,或坐或臥的在這翻著整套的「岳」,真的有種很特殊的臨場感。

鈴木智子為槍岳山莊畫的限定商品!!!

鈴木智子為槍岳山莊畫的限定商品!!!

 

坐在山莊外的露台,可以靜靜的看著一路走來蜿蜒的山徑與山屋,而向下延伸的圈谷則是我們下一段回家的路。五點晚餐後,大家到山屋外到處走走、靜靜的看著群山中的雲海繚繞,這天雲層較厚,雖然沒能看到美麗璀璨的夕陽,但一起排排站在山巔,看著以山為舞台的光影風雲,隨著黑幕緩緩的降下,心裡的不捨也開始慢慢的醞釀著了。

戶外露台俯瞰圈谷

戶外露台俯瞰圈谷

 

下山的清晨一陣大雨後,飄著細細的霧雨,似乎連槍岳都蒙上些許淡淡的離愁。沿著碎石之字坡靜靜的走著,霧濛濛的天空隨著陽光灑落而開展,就好像劇終的安可加碼,大家又被這樣的景色給鼓舞了!!! 遠方白茫茫的路是厚實的雪地,中間已經被溪流縱貫,夾雜著些逐漸融化崩解的大雪塊,這樣特殊的景觀就是所謂的「雪溪」。

雪溪

雪溪

 

第一次沿著雪溪健行,名符其實的天山雪水順著山勢奔流,雪地在陽光的照耀下霧氣瀰漫,有種如夢似真的迷幻感,又有些千山獨行的蒼茫,或許槍岳以此方式與我們道別。

雪溪健行

雪溪健行

 

經過雪溪的路段後,將近15公里的林道,隨著高度緩緩下降,好像是老天爺特意用周圍的空氣與溫度,讓我們可以慢慢地適應調整回到都市的狀態。只是所有的感官早已被這幾天的山行填滿,而心也像留在山上一樣的茫茫無神,等待下一趟山行的召喚,或許這是無藥可醫的「低山症」吧!!!

 

山水有相逢,每一段的相逢都是觸動

也許正因這樣

下山了繼續走著,向下一座山,步步行行...

而留在山上的心,向下一座山,尋尋覓覓...

Pan攝

Pan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