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le wide world-玉山前峰

發表於2015/07/12
5,46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第一次加入登山社參加登山活動的時候,我沒有登山鞋只有之前打工(工地)時穿的鋼頭鞋,美麗的學姊說再轉一個彎就到了,所以我也只好低著頭咬著牙默默忍耐著,沒有開口為什麼那麼多彎過了還是沒看到目的地?不懷好意的學長說山上有便利商店可以買東西吃買飲料喝,準備好零錢鈔票等一下就可以痛快吃喝,於是原本沈重艱酸的每一步,逐漸加入了滿滿的憧憬與希望。終於到了山頂的時候,只有濃密的芒草葉子隨風飄蕩,而我的淚水終於和宜蘭的雨一樣滂沱的滴落。

 

第一次加入山區探勘隊伍的時候,好不容易學長終於讓我參加活動,出發前躊躇滿志地要一舉奪下社內甚至岳界首登的榮譽而歸,等跨上機車在林道中穿梭,還來不及豪氣的踏上山頂基點,卻醉倒在工寮裡。上山工作的原住民們揮手說再見的時候,不忘叮嚀把照片寄到寫在筆記裡的地址。在山下的雜貨店把筆記本攤開,那記載者目標山峰附近的古道系統、泰雅族語對照的各式地形地物的名稱、工寮請喝酒時寫下的照片收件地址早就被濺灑而出的酒液染濕暈開,模糊的再也看不清楚。

 

第一次溯溪的時候,開隊的目標雄心壯志的說是要勘查宜蘭大濁水流域的比亞毫古道系統……巴啦巴啦之類的,事實上說穿了不過就是幾個大男孩在暑假到深山野溪裡盡情的玩耍,每天從早餐吃完開始玩水,一直到傍晚紮營為止,入睡時帳棚外盡是轟隆隆的激流聲、或是接近源頭時嘩啦啦的細緻溫柔水聲。每一天晚上夜空慷慨的把明亮璀璨的星星毫不保留的攤開讓我看傻了眼,水流也大方的把收集的流木放在旁邊提供我撿拾升起篝火。那無憂無慮、大把大把盡情享受時間的年少時光,讓我就這樣愛上走入山林,深深地。

 

左側下方楠梓仙溪的風從山谷中吹拂而上,楠溪林道像條白色的血管從綠海般蒼鬱的山體蜿蜒迤邐貫切而下。前方麟趾山下的低處平台就是塔塔加鞍部(玉山登山口),我才剛從玉山前峰下來,同行的夥伴們還在身後離我1分鐘的距離。

 

一整天的庸碌倥傯,整個活動行程即使到現在心情都仍處於緊繃狀態,每一次開隊爬山,非得要到確認每一個人都回到家躺在床上我的心情才會放鬆,這個時刻活動才真正算是結束。

 

但現在我就站在這裡,享受著一個人的空靈。樹梢針葉劃破微風的聲音、溪谷奔騰喧囂的流水聲、大塊流雲遮蓋天空一角如按下熄燈開關的聲音,我站定在一處轉彎,前面沒有不懷好意的學長騙我說等一下有便利商店、後面沒有美麗的學姊溫柔的對我說再轉一個彎就到了。

 

情不自禁地從心底響起一首歌的旋律,那是 Eric Goulden1978年的『Whole Wide World』。

 


 

~『When I was a young boy 當我還是一個年輕男孩的時候

My mama said to me 我媽對我說

Theres only one girl in the world for you 在這世上只有一個女孩適合你

And she probably lives in Tahiti 還有她或許居住在大溪地

 

Id go the whole wide world 我將走遍整個廣闊的世界

Id go the whole wide world 我將走遍整個廣闊的世界

Just to find her 只為了找到她……

 

等到2007The Proclaimers普羅克萊門兄弟收錄這首歌的時候,我早已經結婚。目前為止我還沒到過大溪地,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到底有一個女孩在那邊等待著我,而且是全世界只適合我的那一個。但我現在已經不想去大溪地,我已經找到只屬於我的那一個女孩,只是我始終沒辦法確定,確定她到底在哪一個山頂等我。

 

 

 

背包上肩,我會繼續走下去。

 

-------------------------------------------------------------------------------

 

619日,天氣晴

 

0815上東埔山莊停車場出發。

 

8點不到停好車之後大家下車整裝預定10 分鐘後出發,我大動作忙亂的東翻西掀引起了雅晴的注意。

 

『你在幹嘛?』她問。

 

『在找相機啦,慘了好像沒帶到。』說著我拿出……電動刮鬍刀。

 

『你帶那東西來幹嘛?』她又問。我暗想這個20歲的年輕人問題怎會那麼多。

 

『帶來刮鬍子妳覺得怎樣?』我按下電源開關,開始順著臉頰的弧度刮著鬍子。我看著她,『嘿,妳要刮嗎?我可以借妳。』

 

健步走到塔塔加小隊以及隔鄰的登山服務中心依序核對好入山、入園証之後繼續上行沿著寬敞平整的柏油路往塔塔加鞍部前進。這裡可以事先連絡上東埔山莊安排接駁車往返,但我想今天的行程只有玉山前峰罷了,好不容易出門玩耍還巴不得可以在山區多徘徊一點時間呢。所以當初就和隊員說好不搭乘接駁車,就先悠閒的暖身調整心情吧。

 

按照這兩年的習慣,馬拉松賽事最遲5月初就告一段落,夏天前後我盡量把假日都填滿活動,家庭旅遊帶家人爬比較容易親近的高山、露營、玩水,自己安排的登山活動則依序增加強度。隊員實力落差或許參差不齊,可玉山前峰是如此的和藹可親,謹慎小心即可輕鬆完成。

 

上行1.4公里來到大鐵杉處,道路分岔右行可往麟趾山西側步道登山口。在此處的公廁旁和出遊的一家人閒聊,和樂而愉悅的氣氛洋溢在林間。我們的行程不趕,所以好整以暇地拍照休息。

 

 

 

左行,下坡約1.4公里後即抵達塔塔加鞍部,以及麟趾山東側入口。盛暑的高山氣溫陰涼,此地步道系統建構完善,相當適合親子出遊,也許挑個假日安排家庭旅遊吧。

 

0924抵達塔塔加鞍部,亦即玉山線步道入口,當下山客如織川流不息,簡單拍照後便往山徑而去。


玉山群峰路線共計有11座山峰,其中有9座入列百岳。近年登頂玉山主峰蔚為國內戶外運動之小潮流,玉山本就名聞中外,這下山屋中籤率更低。雖然不滿意但基本上仍是贊成容量管制,舊日各處山脈山屋之髒亂與污染由歷歷在目,今日若干補正措施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多了。

 

我本就暫時沒打算攀登玉山主峰,抽不到要單攻,以我規劃預計8月體能才會有更高水平(9月初馬拉松開始),此路線適合單攻輕鬆往返的對我只有前峰與西峰。柿子我喜歡專挑硬的來吃,只有談戀愛喜歡挑軟的……。前峰算起來剛好,真要說有什麼剛好,就只是綜合算計考量後的直覺吧。不搭接駁車,整個行程大約67小時完成,雖然從新竹很早出發(凌晨2點),但可以趕在家人還沒入睡前返家,還來得及哄太太及小孩們,怎麼說都是很輕鬆愉快的戶外踏青啊(隊伍其他兩位Lady卻不這樣想)。


數百公尺之後,一小段路的右側山壁岩石裸露崩坍嚴重,忽然覺得身後靜默無聲,回頭只見兩位Lady危危顫顫的緩行,見此氣氛,我一邊說著無邊無際的話緩和緊繃凝固的氛圍,一邊用怡然自得的態度繼續向前走。

 

 

 

事後兩位Lady對我說這輩子從來沒有走過這種危險路段,沒想到能活著回來,真是從此大開眼界。

 

漫步山徑,好不愜意。高海拔冷冽的空氣夾帶著針葉林特有的新鮮與芬芳,讓我神清氣爽。偶爾間夾有Lady的銀鈴笑語以及男士的爽朗豪邁,步伐開邁特別俐落有勁。這就是包含在爬山所擁有的眾多迷人美麗的特點啊。

 

前方大隊伍殿後壓陣的女領隊在我眼前指點隊員山林點滴知識,相談甚歡之下,於前峰登山口歇息時請我一片自製的香水檸檬乾,美味而口齒生津,難忘的旅途人情。

 

 

 

1052抵達玉山前峰登山口,路邊里程標示為第2.7公里。正準備上行,偶遇已經結束行程的Sky兄與友人,網路相識很簡單,滑鼠點一點鍵盤按一按即可,忽然相對面,好像撕開那如螢幕般的布幕走到眼前,竟然不知該說什麼。倒是希望當下有滑鼠或鍵盤或許比較自在,哈哈。

 

 

 

登山口上至西峰山頂,上攀距離約800公尺,後半段為石塊壘壘的石瀑區,同行較為資淺的隊員甚感頭痛。此處石瀑集中處石塊不難踩踏,反倒是接近峰頂前有幾處大石間隙,上行費力下行需要注意。不過基本上不難走,起碼對我來說如此,不過對兩位初登山的Lady來說就辛苦許多。楊老師要克服的比較偏重心理方面~初次和毫無準備的衝擊面對面。雅晴則是純粹身體尚未適應,心理上那些青春時期源源不絕的熱情與衝勁可以很快的把比較負面的感知比如恐懼與壓迫掩蓋過去。

 

 

 

孔雀則看不出來有困擾的感覺,輕鬆自如。Adam則是一慣的沉默低調。其實登山就是這樣囉,就算我看起來比他們輕鬆一點,但真相不過就是因為參加的活動次數多,經歷與經驗讓身心理對於各式各樣的地形地貌適應範圍略廣,假若持續地累積經驗,我想眼下這段石瀑上坡,到那時也算不上什麼了。

 

 

 

1206玉山前峰登頂,這裡擠滿了其他的登山隊伍,擁擠但也充滿洋溢著歡樂的氣氛,來自台中大隊伍的大哥大姊說不想揹下去所以請我們吃切片水果,然後我們和所有人一樣取景拍照。

 

 

 

1220所有人陸續下撤,原本侷促熱鬧的山頂頓時顯得冷清許多,我們把熱鬧打包裝填入背包帶走,讓原本的寧靜回歸大地。回頭看了一眼主峰的方向,思量著什麼時候能夠登臨石榴裙下,滿足一親芳澤的宿願。

 

踩過一塊又一塊的石頭,1322抵達前峰登山口,和剛才下坡一路閒聊初識的雅雯姊交換聯絡訊息,接著互道珍重再見。

 

我走在隊伍最前端,轉過山徑的彎道,泰半時刻只有我一個人這樣走著,維持某種節奏的呼吸和步履,心神也落入了平靜幽寂的頻率。一路走來心事重重,我已經很久沒有帶上新手爬山,一直以來都習慣只有兩、三個體力、技術以及理念相近的好友出隊。人越多繁瑣的事情越多,好比保險(從以前出隊就有保險的習慣,開車危險性更大於登山,但現在有專類的登山險,保障更明確。)、伙食(個人出隊食物焦點都是輕便營養簡單)、交通(朋友散居南北)……等等。



此時此刻,我享受著心靈上片刻的靜謐祥和,一直到塔塔加鞍部、隊員都會合聚集為止。

 

 

下午3點多在上東埔停車場準備開車返家,一邊收拾裝備更衣,一邊等著後續的旅程。避開施工管制時間看來是沒問題了,但下山後晚餐?上高速公路之後會不會塞車?

 

身邊某個人喊著合照,若有所思的我迷迷糊糊的從背包裡拿出相機。

 

『吼,你又拿電動刮鬍刀出來幹嘛?』他們一起大喊著。

 

一向伶牙利嘴的我一時之間無法回應,卻見濃霧中的雨滴逐漸飄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