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公里我都走了,那你呢》DAY6:殺夫女維多利亞的秘密

餅乾先生 759 次點閱 7 次拍手
拍個手吧
收藏
檢舉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0f72ff442cc11e8f7ca1ae7b5228aaa3.jpg

a40b0487022511c9aa90bf0fa5db8e20.jpg

入夜的餐廳如廟會般吵不隆咚。

一方面老面孔不斷的擴大隊伍,從兩個到四個再到八個,組成了強大的朝聖者聯盟;一方面新面孔不斷地出現,也想往聯盟靠攏。不論熟不熟,大家約定好一起買菜、由有廚師經驗的人下廚、蹭飯蹭酒,猶如大人版的暑期夏令營。

在四四方方的食堂,桌椅的擺設如太極般分成了兩邊,中間隔了巨大的太平洋,不同人種很自然地分成了兩邊。鄰接廚房那端多是外國臉孔,金髮碧眼、藍色綠色灰色眼珠、過曬的皮膚上浮出的咖啡色雀斑、茂密捲曲又粗糙的毛髮;另一端的亞洲臉孔,黃皮膚、黑髮色、輕盈嬌小身材、講話語氣柔順、也沒有過度誇張的大動作。

不同種族有著天南地北的文化差異,對面的外國人大口喝酒大聲交談,而亞洲人則慢慢品嘗美酒也輕聲細語。外國人是以毒梟當作中心,舉手投足都流露出領袖的特質,以至所有人都圍繞著他談話;亞洲人則是三三兩兩各自享受在自己的小圈子裡,時而滑滑手機,時而進餐。

這之中也不乏許多特色人物:全身藝術刺青,將紅色朝牌帽反戴、活像流落街頭的小屁孩混混;一名全身深黑套裝,像是高階主管的女人,拖著一卡LV高貴登機箱,專注敲打著眼前的金色輕薄筆電,不禁讓人懷疑是來工作還是來走朝聖之路的;一對同進同出到哪都黏在一起的情侶,男生只要一喝酒就會臉紅不斷發牢騷,女生倒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

朝聖之路走了將近一個星期,與多數朝聖者沒有交集、有些甚至讓人反感,但酒過三巡之後,反倒少了一分討厭,我甚至會開始好奇,他們都是為了什麼原因而來走朝聖之路的呢?

「現代人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我試著引起LV女的注意。

她雙手懸停在鍵盤上,朝我瞥了一眼,冷冷的說。

「就是一些雜事。」

她刻意低調,遠離人群,但她的LV行李箱實在太過顯眼。

「如果只是雜事,丟給同事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

「實在不放心交給沒從頭跟到尾的同事,我在這邊也能一邊走路一邊工作。」

她看起來不太相信別人。

「我很好奇......拖著行李箱怎麼走?」

她再度停下手邊的作業,看我不死心,立馬將筆電闔上想轉移陣地,但完全沒感受到些許不悅。

「那只是拿來放一些......不太重要的東西。」

「想必是相當厲害的健行工具。」我用手指比了個LV,試著展現洋派的幽默感。

「裡面可全都是女人的秘密。」

她有一種穩重的自信,充滿幽默,只是談話過程中她不時盯著自己的行李箱,感覺裡面真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說不定。

「我叫維多利亞,很高興跟你談話。」

她朝我輕輕點頭,夾好筆電,婀娜柔美地拉著LV行李箱離開。

27962037e3e21d54c5025087ef1077a3.jpg

因為住宿被分配在一樓餐廳旁的關係,晚上大家吵吵鬧鬧一直到接近凌晨十二點,睡不飽這一點真的踩到我的雷了。

第二天我們習慣性七點就起床了,把散落一地的裝備一股腦兒裝到背包裡,再拉餐廳整理。大概是睡不好的關係,我們三個都抹上黑眼圈,口氣也不太好。

「昨天真的很吵耶!」我臭臉,像是哥吉拉。

「大家每天都像在開趴一樣,朝聖之路不是應該是神聖虔誠的嗎?怎麼每天喝酒像是跑夜店隔天還宿醉呢?」

「外國人有的只走幾天當然是爽爽過啊!我們亞洲人存錢存好久,假也請不到當然會戰戰兢兢認認真真的走完。」魚王又開始幹話,「我們一定要趁她們離開之前讓她們嚐嚐看亞洲大香腸的威力!」

「那你昨天怎麼不趁她們酒酣耳熟之際,跳上她們的床來證明你不是東亞病夫?」

「不、不、不!趁人之危是不對的,而且我真的怕她們酒醉了太狂野把我吃掉,塞得滿嘴都是。」魚王趁勢拉了一下褲頭,挑逗地整裝。

「你應該怕的是鑫鑫腸太迷你可能不夠吃?」我虧他。

雖是滿嘴幹話,但卻意外地療癒。也許對於外國人而言,酒是辛苦一日最好的慰藉;那麼,對於四十歲的北北們來說,幹話就是壓力最好的出口。

「魚王你需要套套嗎?我有幫你們帶喔。」

我跟魚王、還有隔壁桌聽得懂中文的亞洲人不約而同望向酒鬼。他的百寶箱總是能帶給我們驚喜,堪稱萬能呀!

「這麼珍貴的東西,你還是留給韓香香就好。」

背上裝備,準備出發。

dddad2ef06fc3da15884d3a486c372f8.jpg

be73ef88194d833e72559cf898e5b34a.jpg

93426608479a62ba0b344ff426a8e68a.jpg

今天沿路地勢相當平緩,走在小徑上,映入眼簾的是綠意盎然的小丘陵。站在較高的地點,遠遠就能看見下一個城鎮,路線算是滿好走的。

今日正式走了一百公里,像我們這種長期坐辦公室的北北能走到這裡,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縮短一百公里了,距離聖地牙哥還有六百七十公里。

一百公里處特殊的木頭標示,插在一個小型實驗農場內。低矮果樹種植著有機水果,可以用斗內捐獻的方式兌換飲料、新鮮農產品、小點心。

我們在此地休息,兼拍照錄影做些記錄。只見酒鬼心不在焉,不斷轉頭往後瞧看。

「在等誰?」魚王問。

「......」酒鬼笑而不答,神祕兮兮的。

「韓香香?」

「......對。」真容易猜。

「想用套子?」

「......」

「那我問你喔,A罩杯的韓香香,跟昨天那位D罩杯的維多利亞,如果她們同時貼上來,但你只剩最後一個套套了,你會用在誰身上?」

酒鬼皺起眉梢,沒想到他這個古意人居然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

「......」

見酒鬼沉思許多,魚王忍不住開口自問自答。

「兩個人都貼上來,當然三個人大戰一場就好啦,你傻子喔。不過我很好奇你是選A罩杯還D罩杯?」

「......」

「A還D?」

「......小的就夠了吧。」酒鬼應該是選韓香香。

「那我再問你,A罩杯的韓香香,跟D罩杯的韓香香你選哪一個?」

「......」酒鬼再度陷入沉思之中,也許他在腦中模擬?

魚王瞄了我一眼,想聽聽我的答案。

「D吧,問十個男人應該九個都選D吧,剩下那一個明明想選D卻愛裝模作樣。」我趁機調侃酒鬼。

「沒錯啊!正常男人一定選D的啊,勇者都是喜歡巨乳的!」只見他仰天長嘯,「喜歡巨乳有錯嗎!!!」方圓百里都聽到他的吶喊了。

38635d450e6594d3a7c800cb373ad69e.jpg

78897bea9aae5de1aef0e5c8fa356d89.jpg

「不過我是真的好奇,維多利亞的那個箱子到底裝了什麼,為什麼走朝聖之路要拖一個LV行李箱過來。我昨天跟她搭訕的時候,她有意無意就往行李箱瞄。」我話鋒一轉,聊起了維多利亞。

「裡面會不會是......屍體?!」魚王摸了摸下巴的鬍子。

「難怪......我一直覺得哪邊怪怪的,如果是裝健行工具的話,放在床舖旁就好了啊,幹嘛形影不離?」我答腔。

我們開始繪聲繪影。

「該不會昨天用電腦聯絡那個殺手,正在線上轉帳,看我走過去立馬把電腦闔起來,肯定有鬼。」

「她該不會還跟毒梟聯手起來,毒梟出殺手,維多利亞出錢。」

魚王愈說愈誇張了。

「這麼說起來,維多利亞走朝聖之路的原因,就是為了贖罪?帶著老公的屍體走完八百公里。」

「不是啊,她為什麼要殺掉老公?動機呢?」

「外遇吧。維多利亞一直投身在工作之中,早出晚歸滿腦子裡只有工作,當然老公會外遇啊。」

雖然過程聽起來獵奇,但不無幾分道理。

「不然下次抓到機會,偷偷打開她的箱子吧。」

酒鬼冒出的這句話,讓我不寒而慄。為了安全起見,我們給了維多利亞一個別名:殺夫女。

a1519015f83db2ea98bb24202048ff0d.jpg

f7b78f010b4adae70b0f88dedfe198c3.jpg

留言

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