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熱門排行

走向珠穆朗瑪---Part4 渾渾噩噩的休息日

三條魚Fish Tri 2019-04-16 發表 1,953 次點閱
收藏
檢舉
  • 相關路線
    島峰 、EBC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4/1~4/4

7da5f24d8cb79cff8338070eefdf7033.jpg

    島峰組階段性任務已了,心情輕鬆的前往丁波切修整,我們全隊唯一的大陸隊員---郭醫師,也在這時抵達會合。郭醫師也真是一個奇耙的老人家,他從2017年才第一次開始登山,第一座山選擇的是慕士塔格峰,我們就在那時候認識。想當然,一個從未登山,也沒有其他運動嗜好的62歲老人家,一口氣要登慕峰,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那一年直到他撤退,說實在我還沒真正有機會好好了解他老人家,只是鼓勵他這種事情需要鍛鍊,山永遠都在。

    沒想到他因此真正愛上登山,2018年慕峰我竟然又看見他,而且真真切切深刻感受到他的毅力。他體能依然不慎好,但是他偏偏就是可以早其他隊員出發,晚其他隊員抵達。即使從一個營地到下一個營地,走了11小時(我走4小時抵達),仍不放棄。這種毅力讓我們覺得他真正有可能,只是需要不一樣的登山規劃和更多的輔助。

9e81be9c29776a698b1120ab4a8ce5a9.jpg

    這種毅力我在馬納斯魯(MANASLU)時又看見一次,他可以遵從安排,比我們早兩個半小時出發,即使緩慢,卻不放棄挺進。雖然最後仍舊沒登頂,但還真的就這樣讓他突破了7500公尺的海拔。老實說我每次都會自問,如果是我自己,以這樣漫長的時間行徑,我會不會放棄?我真的沒有那個信心。

    我這次邀他來走EBC健行,是因為想說這次隊伍中有不少他這年齡層的隊員,可以交朋友,也可以互相激勵。只是可能水土不服,從他一抵達,就腸胃不太舒適,後來更是不斷拉肚子,拉到根本無法前進。後來在LOBOCHE撤退。

    剛從曲貢回來的第一天,我們回到上來時住過的”珠穆朗瑪旅館”,當初會訂這一家是因為今年新蓋,想說各種設施都是新的所已有所期待,沒想到不如預期,大家決定換旅館。

    看起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或許說一個失誤,常常蘊含某種緣分。在這家不慎滿意的旅館之時,我們遇到了一個中國的遊客---晨陽,他單獨一人準備花一年的時間到處走走,很酷的是他跟他老婆是分開各自旅遊。因為與我們年紀也未相差太多,一開始很不熟的先是有一句沒一句的隨意聊天,而後我們邀他一起打桌遊,他的邏輯清晰,玩起牌來非常犀利,也讓所有人都能因此更投入遊戲。原以為隔天他前往曲貢後我們會就此錯開,但沒想到竟是從此整路行程中,我們多了一個不時會出現打牌的隱藏版隊員。

a12c72076aabfdfdbd0652e1f2ab7f69.jpg

(半夜蹲房間打牌)

    4/1這天,原本該是我們倆隊在丁波切會合的時間,但健行組卻一早才剛抵達盧卡拉,這中間不少曲折。

    還在島峰大本營的時候,就聽說3/30預計從加德滿都飛往盧卡拉的健行組12+1人,沒有飛成。當時很想傳訊息告訴他們不要猶豫,直接換直升機,但可惜網路不通。其實就算網路通,我想他們也不會想多花錢換直升機吧。結果沒想到3/31小飛機飛了,但卻也沒飛到盧卡拉,迫降在其他機場。聽說飛機在空中一路顛簸,非常可怕,降落後唯韌(LAKPA)還特別打給我說他還活著。

    而4/1當天終於降落在盧卡拉後,健行組為了趕回浪費掉的時間,一路殺到南切巴札,也有些體能弱的隊員開始覺得不適。一個飛機飛了三天才到,整個行程足足被砍了兩天整的時間,行程縮短真的不是一般的累,甚至有人責怪我說”不是說EBC健行很簡單嗎?”。

    而我真是我有苦難言,事實上以原本我規劃的行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但是因為出發前隊員覺得我安排得太墮落,排的走太慢,休息太多浪費時間,主動要求我刪掉其中兩天休息日,其中某些行程兩天併一天,再加上GOKYO行程。原本的休息日本來就也是做為預備日使用,結果現在已經是加行程不加價了,還要被嫌棄與當初廣告不符。

    出來旅行本來就會有許多變數,而尼泊爾更甚之。尤其是飛往返盧卡拉機場的機率,真的不是身為人類可以掌控。從我去年洛子下山後,被困在盧卡拉長達一個禮拜就可以見得。雖然這件事從出發前就再三強調過,要換直升機要當機立斷,不然會影響整體行程,尤其在我們行程中南切的休息日已經被刪除,沒有緩衝空間的情況下。但通常要多掏錢的時候,大部分人一定猶豫,還有可能意見不合。

    這是一次經驗,隊員也真心建議我未來一開始就收取直升機費用。因為對於消費者而言,就算最後付出的總數一樣,如果之前付過一筆錢,要再讓他們掏出一筆錢,通常會千百個不願意。但是如果所有前是先收齊,即使比較貴,花錢的時候不是再從消費者口袋中掏,就通常不會有異議。因此這次也讓我認真思考下次直接是先收取直升機費用,該換就換,讓大家沒有猶豫的空間。避免影響行程。

274826ecf326cd74aa3511ce6d9df1eb.jpg

    直到4/3兩隊才得以會合,島峰的隊員已經耐不住無聊,跑去”阿嬤達不到”大本營觀光。我沒有跟他們去,原本是想稱著空檔時間趕一下積欠如山的稿,但沒想到當大家遠去,我稍做整理後前往櫃檯領我充了一整晚電的電腦,一打開才發現竟然只有3%電。不知道是電壓不足還是如何沒能充進去,這樣的電力完全無法工作啊。被迫休息成了唯一選擇,但心裡卻總覺得有點不踏實感。我們旅館剛好有幾個其他隊伍台灣的老人家,就隨意稍微聊了一下,這時餐廳門口竟然出現一個好像有點熟悉的身影,左顧右盼似乎到處搜尋什麼,直到他看見我。

    原來是晨陽從曲貢回來了,並且竟然還找到了我們換的旅館,來找大家打牌了,只是很不巧所有人都不在。我算算時間,健行組應該沒有那麼快抵達,因此跟他提議去咖啡廳吃蛋糕,我們就跑去下方比較遠的一家”喜馬拉雅咖啡廳”。我喜歡這家咖啡廳不只因為蛋糕好吃,整個室內布置氛圍都很好,定時會播放雪巴潘聖母峰的紀錄片,餐廳內還有擺放許多書籍,和一些西洋棋、小遊戲。

b8215a34a12ec9e293ee5afcdeac6364.jpg

    因為遊戲的選擇不多,有些遊戲要多人才好玩,於是晨陽教我下西洋棋。西洋棋的走法不向中國象棋那麼規範,因此要顧前顧後注意的更全面。像我這種老是丟三落四的人,可想而知,即使每一步都絞盡腦汁,還是常常漏洞百出,連輸兩場。輸歸輸,我卻喜歡上這個遊戲,是訓練腦力的好遊戲。

    在下棋的同時,我還是不時注意手機訊息,奇怪他們應該是差不多該抵達的時間了,怎麼唯韌都還沒傳訊息給我。會到旅館,原來他們已經到了,都正在房間修整。看我們似乎要忙,晨陽默默地離開,回到他的旅館吃晚餐。

    健行組的人真的不容易,三天無適應走到丁波切來,每個人都很疲累。其中一個隊員---花不完,在南切就已經嘔吐了,唐波切的時候更是一整晚吐,讓小五教練整晚無法就寢,連唯韌都跟我說,他擔心到睡不著。小五教練問我會怎麼處理,我說這必須得下去,就算尼泊爾救援機制發達,也不可能所有緊急事故都能及時救援。

    但是花不完還是希望我們在給她一點機會,她說她現在不想吐了,只是不想吃。小五教練也是表示,今天行徑的狀況其實還算不錯,希望明天的適應日可以給她機會。因此最後決定看她明天適應日的表現了。

    已經在此適應多日的島峰隊員,每個活蹦亂跳,與健行組呈現強烈對比,看他們現在活力的樣子,很難想像當初剛抵達的島峰隊員,其實也有人血氧極低到令人擔心。總之,我們所有人終於到齊了,當晚我炒了泡菜牛肉跟紫高麗菜蝦仁,要感謝唯韌還特別用直升機載上來新鮮食材,讓大家懷念一下家鄉味。

5e73d77335243a2006a575237e31743f.jpg

    晚餐後隱藏版隊員晨陽再度出現,年輕人又開始打阿瓦隆打到餐廳關燈依然不過癮,一群人擠在小房間裡打到有人直接開始瞌睡才罷手。

4/4這是健行組的適應日,小嚮導拉庫瑪(Lalkumar)帶領大家往海拔5040的Nagarjung小山丘前進。島峰隊員精力旺盛,除了組長留守,其他人也全都跟去了。我原本已經換裝準備跟上,結果跟郭醫師講了會話後,還沒整理好,所有人已經不見人影,我只好留下來幫唯韌清點他直升機運送上來的物資,這些物資大部分是要送往基地營的。當時直升機運送上來的時候沒有聯繫好在丁波切的嚮導,導致有些物資不知道被誰搬到哪裡去了,在這裡每一箱物資都是很重要的資源。唯韌跑片了整個丁波切,終於找回了其他流落的物資。只是蔬菜和水果的箱子打開來卻發現,因為沒有幫裝好,爛了一堆,不要說在山上物資缺乏,就算在平地,看到好好的新鮮水果和蔬菜爛成這樣,一樣覺得心疼。我們把壓爛的蔡拿出來挑一挑,等著中午晚上先炒來吃,也把還可以的香蕉蘋果拿出來,準備等高度適應的隊員回來享用。

d544373716141521870fbcf209a79ffc.jpg

可能是出發前溝通沒有講清楚,原本預計中午隊員就該回來。在我與唯韌的認知裡,高度適應不需要一定要走到頂,只要有慢慢在海拔較高的地方活動即可。當然體力好的人,中午前登頂下來絕對沒問題,但是大多數隊員,尤其剛到高海拔,走到頂是比較吃力的。結果時間過了中午,竟然還沒有人回來,整個廚房已經把大家的午餐食材備好準備下鍋,而我也已經把中午的加菜都準備好了,看山坡上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714ddbca632497f66e0c7a777c5a3d3e.jpg

    後來想想,有嚴格的小五教練在,八成是讓所有隊員都登頂去了,也就沒任何狀況。

中午一過,島峰的隊員先回來了。我原本以為後面其他隊員會跟上,沒有想到最後一個隊員回來時間落差極大,已經都下午四點多才抵達。

花不完回來後看起來筋疲力竭,但她說反而沒有頭痛沒有想吐,只是太累,馬上回房間休息去了。老人家各個想到明天要再度出發,真不知道這群健行組的老人家們,能不能應付。

    另一隊台灣隊伍也到了,是正妹庭安登島峰三人組和健行正妹三人組,共六人(完全忽略男性)的組合。在海外相見的感覺特別不一樣,我和雪巴們介紹庭安是我女朋友,這是因為以前每當唯韌打視訊電話給我,庭安在我身邊的時候,我都會這樣說,久而久之也就忘了介紹名字,而是用”my girlfriend”代替。沒想到這回當我這樣跟大家介紹的時候,唯韌竟然很可愛的問”那我是什麼?”。(恩恩~不可以吵架唷~)

ec9ebbca35835fe2abba71a0a6c6a0ac.jpg

97469cf64c51e70f37eaecf624a4c24e.jpg

(庭安幫我綁頭髮)

他們這個隊伍原本成行是因為島峰,結果其中一個隊員的老婆---小辣椒,也因此想說組一團走EBC順便跟來因而成行。原本我們兩組人馬的行程是遇不上的,但因為健行組飛機延誤,反倒是還因此見到了面。小辣椒是原本只有在網路上聯繫的幾個英文字,突然變成真人出現在面前,原來手機的背後就是你呀~突然親切了許多。

這一趟行程,他在在高度適應上似乎也是有點辛苦,但幸好最後也走得很順利。

離晚餐沒剩多久,島峰組的年輕人又全都不見了,我和唯韌跑去咖啡廳看看,果然所有人都在那而玩牌。

63df160d55ea0dd22d5a46d617f07d1e.jpg

於是我們也找了個椅子坐下,我告訴唯韌前一天剛學會西洋棋這件事,他說他沒玩過,但是看別人下過,知道怎麼下。於是我們又開始玩了兩盤。老樣子,兩盤皆輸。但是輸給第一次玩的唯韌心理上總是那麼不平衡,但又不得不承認他腦袋比我好(到底有誰比我差…?)。

d0c1ee2530ea8aaae5b789f54c6cc626.jpg

休息日就這樣渾渾噩噩的結束了,明天新的行程即將展開。兩隊併在一起後出現許多意料之外的問題,有樂趣也有煩惱,就跟登山的路程一樣,總是有高低起伏,有晴天也有風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