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卑斯男孩的馬博橫斷》

發表於2019/01/27
287次點閱
檢舉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台灣讓我最震驚的是整個城市幾乎找不到公共垃圾桶,但卻還可以維持的這麼乾淨,這在歐洲幾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半年前應Max之邀去攀登了他上奧地利家鄉的阿爾卑斯東稜地區,這次回敬他一段台灣四大障礙:馬博橫斷逆走。互相交流台奧的登山知識與經驗。

現在坐在維也納的舒適公寓中回想起來,整段行程的安排除了精彩和好運以外,也真心覺得全隊心理素質之堅強,實在是登山活動中最重要的關鍵。在第一天從天氣惡劣的中平林道出發沒半小時就小迷路、全身濕透、鞋子泡水和遭遇大批螞蝗的襲擊卻沒有撤退。35K工寮那比恐怖鬼屋還要驚人的存在到後來太平谷廣褒的柔美草原與松林的巨大心靈衝擊,真的是很讓人感動。如果大家有機會一定要試試看逆走一次馬博橫斷,那種一步一步朝向台灣心臟地區前進的震撼絕對是永生難忘。

回到主題,一位出生在阿爾卑斯山的男孩怎麼看台灣的大山大海呢?這次的交流激起了非常多的火花,Max非常熱愛台灣的山海,這是他第一次從熱帶雨林起登大山,被螞蝗咬、被虎頭蜂騷擾還有各種水鹿山羌猴子盯著他看。在過度開發的歐洲,這些野生動物的畫面對他來說是無比的震撼。中高海拔地區的巨型神木;喀西帕南山頂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塔比拉、馬利加南和烏拉孟斷崖;馬博拉斯山頂的日出和秀姑巒山的雲海;然後穿越卑亞南構造帶的八通關橫斷山脈接上日治八通關古道。地質上從大南澳變質帶的大理石結晶岩地形進入到畢祿山層的中央山脈破碎黏板岩地質再經過卑亞南構造帶進入玉山山脈;歷史上則從民國大伐木時代的玉里林道遺跡一直到日治時期八通關古道的遺址。在在都是台灣之心無比豐富的寶藏,也讓他驚嘆這樣一座與奧地利差不多大小的島嶼居然可以有如此巨大的多樣性,從低海拔到高海拔就經歷了四季變化,而東到西就可以橫越數百年的歷史。

Max說道:他一定會再回來爬台灣的山的,他也會跟他父母和阿爾卑斯山協的朋友好好介紹台灣的山,實在是太美了。

當然,交流就是截長補短,也會互相看到缺點。整段行程其實也讓我們看到了玉管處的許多不足。Max擁有歐洲繩結架設的證書,他把幾段困難地形綁繩的繩結拍照下來要帶回去給他父親看,他說這種綁法在奧地利是要坐牢的,尤其是幾段危險斷崖只有用細細的童軍繩確保,他不斷叮嚀我們不要去抓那些繩子,非常危險。在奧地利有規定,繩索必須要有兩條,左右手各一,並且要確實固定在岩壁上而非任其雖風飄逸;繩結的使用也有規定,必須要由認證的專業架繩手搭建以確保通行安全。我當然相信這些繩索絕對是有愛的山友擔心後人的安危而緊急架設的繩索,受限於材料和時間可能無法專業的架設。但是身為管理機構的玉管處其實更應該要住種這方面的問題,派雇用專業人士使用強度足夠的爬山繩或扁帶來確保困難地形的通行。馬博橫斷除了沿線的山屋以外,玉管處的管理作為幾乎是少得可憐,每公里一座告示牌,上面還被山友塗鴉。反倒是不時可以看到玉管處張貼的告示:馬博橫斷為非經常性維持的路線,請小心。玉管處擺明就告訴山友他們沒有經常在維護。整段路上滿滿的有刺植物就算了,在烏拉孟斷崖區,非常多段危險瘦稜上也長滿了玉山小蘗和刺柏卻沒有人清理。我們通過的時候只能忍痛給他刺下去,不然就是直接墜崖。在奧地利,步道的維護是靠山岳協會和國家公園共同努力,對於架繩架梯和處理崩塌路段都是協會出錢出力。這一點值得台灣仿效,然而在台灣卻因為有國家公園和警政署這種擁有管制權利得以封山封路的機構使得人民無法任意進出山林,最後只能寄託希望於國家公園,但往往最後只有熱門路線可以得到國家公園重金維護,冷門路線則幾乎毫無保障。

最後一點則是山友素質的問題,台灣都市的乾淨程度讓Max驚嘆,然而在山屋附近的髒亂程度也同樣讓人驚嘆。除了在馬博山屋遇到一隊伍當場在山屋外焚燒塑膠垃圾以外,在各山屋附近都可以找到隊伍把垃圾藏在箭竹叢內或倒在山屋後方的谷地中。驚人的垃圾量訴說著人心的惡毒,認為冷門路線反正沒人管,因此可以恣意地焚燒和丟棄。很遺憾的,你們這種人素質低下的行為不會只有被台灣人自己看到,也會偶爾被外國人看到,也讓多數山友努力堅持的LNT無痕山林化為泡影。如果覺得台灣的山很美,請努力一起維持,而非留下擦完屁股的衛生紙就走了。

行程最後一天在快抵達雲龍瀑布時,猛然一轉彎看見一位大嬸光著屁股蹲在前方步道上小便,隨後直接把衛生紙丟在步道上。通過時一股強烈的尿騷味和糞便味衝鼻,才知道已經抵達了步道4K處滿是一般遊客的雲龍瀑布,而我們所經過的古道處早已成為遊客們的公共廁所,滿地沾滿糞尿的衛生紙,當下真的讓我們台灣人覺得羞愧,難以想像要帶外國朋友走過這樣滿坑屎尿的歷史古道。

如果說城市的乾淨是因為社會集體的壓力要求而非出自內心的公德心而讓人不得不去維持的話,那這種乾淨也只是虛偽的假象。如果因為沒有人管沒有人罰就可以恣意汙染環境,那我們距離真正的文明世界還是很有一段距離的呢。

但是無論最後如何批判,這次台灣行還是給Max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他也答應以後只要有機會,他一定會再來拜訪台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