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的祝福

發表於2019/01/25
29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溫和柔暖的曙光在6:45分時穿過了重重雲海,掃去了馬博拉斯山頂的夜,大地漸漸甦醒。叉路旁是通往駒盆山的山路,不過我們因為時間的關係決定下次再去。也許下次是幾年後,或者是幾十年後,誰說得準呢。到時後也許可以跟隨鹿野忠雄的腳步順便一探當年布農族部落滿布的郡大溪中之線警備道再沿駒盆尾稜上駒盆山縱走南二段呢。
沒想到才一個月,駒盆尾稜就這樣收走了一位岳界的超級菁英。鋪天蓋地的混亂風向也讓這段路線蒙上陰影。是黑山、無步徑、不該去。
實在非常的悲哀,多數的登山客可能不曉得,在鹿野忠雄的時代,沒有八通關古道、郡大林道和玉山西稜塔塔加登山路線時,從無雙社出發是最早登玉山的方式。在楊南郡老師翻譯鹿野所著的[山、雲、與蕃人]一書中,鹿野曾經在無雙社待過52天,由無雙社為基地輻射攀登過玉山群峰(最遠達南玉山)、東郡山彙下無雙山、縱走駒盆、馬博、秀姑巒到大水窟、探勘郡大溪登黃當擴山再繞過烏拉孟斷崖迂迴首登馬力加南山。對於現在的我們面對郡大溪谷深邃又冷僻的荒谷時,極難想像當年鹿野的行程。
郡大溪流域的荒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布農舊社的外移以及中之線警備道的荒廢。中之線警備道北起雙龍一帶,再經濁水溪與郡大溪匯流處轉往郡大溪流域向南延伸,途經布農族的傳統領域如著名的伊巴厚社和無雙社兩大社,沿途設有駐在所駐警。在經過無雙社後繼續往南上升至今天的觀高越嶺進入八通關草原為止併入清八通關古道,而由此沿荖濃溪上源谷地上升到新高山駐在所(今荖濃溪營地)是為當年攀登玉山的傳統路線。

 說來諷刺,在當年日治時代四通八達的無雙社與八通關如今幾乎已經成為了僅有登山客能造訪的惡地。中之線警備道荒廢破碎,在國民政府大伐木時期所開通全台灣最長的郡大林道最終也未能好好經營這一代的山區,在將郡大山列到馬博拉斯山腹的珍貴林木大肆開伐一空之後也任由林道廢棄。

 路永遠都是人走出來的,今天G哥不是闖入什麼化外野地而遇難,反而是實實在在地走在極具歷史意義的中之線警備道上。在這個不重視歷史、不親近山林、不鼓勵戶外冒險活動的這個社會讓日治時代好好的一條古道荒廢破碎,讓一條總長近百公里的郡大林道荒廢。現在玉管處出來講說"駒盆下無雙根本沒有路"完全就是荒謬,身為管理的玉管處居然連自己國家公園的歷史都如此生疏,也完全凸顯我們對自己國家歷史教育的選擇性忽視。

 希望G哥從此之後可以與鹿野一起馳騁在這片壯闊的郡大溪谷地,逍遙在黃當擴的山頂,探索馬利加南山北稜。對登山客不友善的是這個社會的人心,是保守和封閉的思想。

 無限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