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稜線小O (雪山北峰+翠池)遊-D3

發表於2019/01/21
142次點閱
檢舉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十、強風細雨走聖稜

第三天氣候不佳,山屋外有濃濃的霧雨,屋簷滴答水聲,使我們整個心情沉重起來;幸好昨日已先完登雪山北峰,感謝隊長英明。以這種天氣在稜線上步行,不僅濕冷,也易失足,何況我們還要重裝上肩。慶幸的是雨勢不大,紛飛細雨不致嚴重影響視線,也不會瞬間讓身體行囊潮濕。隊友紛紛穿上雨衣褲,我則因所穿外套號稱可防暴雨,褲子也有防潑水功能,故懶得再加穿雨衣。一行人簡單料理早餐後,約與昨日相同時間出發往來時路前進。矮木上的雨珠成為最大水患,處處得迴避,以免把褲子沾濕;上衣確有防水功能,滴水即落。頂著寒風細雨,慢步在稜線上,確實別有一番滋味,但那味兒並不好嚐!因風寒雨凍,步道又是上下顛簸,讓隊長夫人頗感不適;可能一晚也沒睡好,走著漸漸氣色不佳,越來越慢,停下休息的次數更見頻繁。問她是否還行,卻只說讓我先走!又是3K處,雨勢加大,隨著風勢,讓我不得不穿上雨褲;懶於把鞋脫下,直接套入,竟搞得東倒西歪,差點摔下邊坡。一番折騰已落後隊友50公尺有餘!

再經一段路,肥玲要我先走,要求隊長陪她,夫妻倆同行天經地義,我樂得輕鬆往前。風雨中,各個埋頭苦行,寂靜無聲,只聽得雨打圓柏、風吹樹梢,另有意境。忘記甚麼情況,我竟能超越到俠女前面;通過一個斷崖轉彎(下圖左)之後,想請她超前,回頭一望,隊長夫婦兩人竟趴在土坡上,頭兩相對、各自一手往前伸出,狀似互相拉拔,才想開口:"老吳,你在幹啥?在揀甚麼?",猛然一驚,肥玲兩腿掛在土坡下,正辛苦地慢慢地挪移到路徑上。只聽俠女大喊一聲:"老吳,幹嘛!?",他回應"沒事了!"。我們不約而同往回奔去,到達時肥玲已起身端坐路徑,正在收驚定神。我們也嚇出一身冷汗,若非回頭,還真不知道他倆經歷一場天崩地裂的險境!原來,肥玲不慎一腳滑落崖邊,老吳飛身撲救~!奇怪的是,怎都沒聽到他們的驚呼求救聲!?此後,我們更小心翼翼的行進,想到前方北稜角下鞍部時90度的垂直攀爬,突感背脊發涼;她是否可安然降落?

ccb49ed3b85be4a82ccd79383b66d49e.jpg

cbf50be5d41bc080b4abee9c7cd06690.jpg

雨勢仍未稍歇,隊長突說他家的女人要在1.9K處下撤回369山屋,放棄後續行程,隔天再與我們會合,要我們繼續往翠池邁進,一時大夥兒不知所措。我極力勸說別輕言放棄,似乎她心意已決。俠女聞之,神色難看。待行至1.9K巳時已過,不論前行抑或下撤,都需要補充體能,三人先卸裝準備休息。身為領隊,心想:若他倆下撤,等著的正是碎石陡坡,濕滑難行,萬不能讓他們自行下山。便上前告知執行長、俠女說我們也一起撤退,做到全隊同進同出,以策安全。俠女臉色大變,瞪我一眼,轉身就去找還在後面的肥玲。沒幾時,帶著微微滿意的淺笑(還故作有氣未消),說:她要繼續走去翠池。此刻,似乎除了隊長夫人之外,大家都精神振奮;而我…還有滿臉豆花!

簡單用餐後,繼續那七上八下的前途~。 前日上來,回望主峰,二號圈谷讓人嘆為觀止,回程濃霧中卻看不見他的莊嚴。短暫時間雲霧略散,遠處可見369山屋,竊喜北稜角不遠了。可是,短短幾百公尺距離,卻又是上下幾個假山頭,在寒冷的強風細雨中,走來百般艱辛。想到待會兒過北稜角後要垂降的事,心裡開始發毛,她需要怎樣的協助?會耗費很多時間嗎?是否可安然度過?一連串的問號湧上腦門!直到登上北稜角那一刻才暫時放下。

22b36894f8e96b2c0ed24d06f63774cd.jpg

aaf4ced67833dddf9a0148453d1d9126.jpg

c042364145354d85705fcbb256b4d079.jpg

a2bdec5a49c0bb20cb89c78f45809193.jpg

十一、北稜角

北稜角,為主峰北邊的山塊,海拔高度3,880公尺,與主峰相距甚近,高度相仿,因此普遍不以副峰視之。北稜角與主峰間隔著一處埡口,由主峰望之,如一尊坐立大佛高聳雲端。也是一座登山者敬畏又想親臨的山岳,雖未入百岳之列,仍常流傳於山友口耳間。風雨中登臨,隊長似乎無心流連,急著探勘下降之路,想速速離開這淒風苦雨之境。我和俠女雖很想再多停留,享受那難得登臨時的興奮與愉悅,飆玩跳躍的例行公事;可惜,都沒能阻擋隊長急於下行之舉!只好悻悻然往斷崖走去。

俠女~果然是俠女!在垂降崖邊,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她一"豬(珠)"當先,抓了繩索即迅速滑溜下降,很快地到達下方平台,功力真非同凡響!執行長、隊長相繼垂降,我墊後看著 肥玲緩慢、小心又小心地隨繩而下,心頭不時撲通撲通響著,真怕她瞬時抓不住繩索,雙手一放就快速摔落……。然,終究不得不佩服隊長夫人的堅強毅力,如此艱難攀爬垂降的崖壁,她仍順利完成。回想過程,大夥兒都專注在如何踩點、如何抓繩、如何移動?以讓自己安全順利地到達平台,當下心中確實沒有恐懼害怕的感覺;即便有,在決心要走的強烈意識下,似乎也無從感受那股恐懼心境。(附記:前日另一隊伍的傷者可能就是在此處摔斷手的)

9feff06bd74480db7023e48468e136aa.jpg

93364d6a66090e396785b1d7f8556d12.jpg

十二、翠池

全員到達與主峰之間的啞口,回頭仰望,只見整片白霧,已不見高聳的北稜角山壁。在背風面稍事喘息後,隨即往翠池的碎石坡下滑。說下滑,是因為這碎石坡跟前日上來時會讓你走兩步滑一步的的碎石坡雷同,差別在石塊稍微大一些。在雪季時,要前往翠池,若路徑邊的標示桿流失,一片白色雪地中,初次行走的人,可能就會迷路。薄霧裡,我們隨著已損壞的路標,越過碎石坡再進入遍佈圓柏的山徑,轉眼出現一個約可搭建兩個營帳的空地,以為翠池到了。隊長說:非也!隨即消失。美麗的景色因手機受凍當機、相機潮濕不敢用,未能留下緬懷。隊長、俠女腳程快速,瞬間不見人影;我與執行長、肥玲在圓柏小徑左轉右鑽,隨後猛追,大聲呼喚,卻不聞回應。短短約一公里的路程,竟讓我們走得心煩意亂、滿腹火氣!看到紅頂翠池山屋的瞬間,所有疲憊、煩亂與火氣才全部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歡欣與雀躍~終於來到朝思夜想的翠池!

f01c5c07a488683d3201129d9334eb3b.jpg

4879098a278f62bde33caffd1a268185.jpg

進入山屋,放下裝備,首要之務是把快被汗水或雨滴濕透的衣物換下。我那從掏寶平價購得,號稱可以防暴雨的藍色衝鋒外套,已重得如被水洗過一般。褲子也因悶在雨褲內,早已分不清是汗濕還是雨濕?山屋內僅12床位,外加兩個志工專用。我們到達前,已進來一對背負重裝的夫妻,他們是由登山口出發越過主峰直達山屋,交談後得知這已是第九次來訪。因喜歡這裡的景緻、清新的空氣及寧靜的天地,把這列為度假修心的首要選項。這種風雨天也會不辭萬苦,身負重裝、帶著帳篷(即使有申請到床位也會帶著,說是途中隨時應變使用),越嶺而來。

原計畫在午後三點前到達山屋,即可輕鬆浪漫地享受下午茶時光,這一切都被這場風雨破壞了!不僅時間延誤,山屋前的桌面潮濕,氣溫也僅六度,還略飄著細雨,如此光景,根本無法有悠閒的午茶。換下濕的衣物,整好裝備,打點完床舖,已四點半。雨勢暫停,寒冷的山林裡,不想天黑後還在溼答答的戶外張羅晚餐,所以就趕快料理各自的肚皮。有別於前兩天的乾燥飯,這晚給自己來份麻油雞麵線,外加肥玲辛苦背上山的一大片鮭魚,可說色香味俱全,只差沒有青果蔬菜。睡前少不了小酌片刻,這回跟隊長各帶500毫升的高粱酒,四天三夜的行程,竟然消化不完,還剩一壺。看來,我們都已進化到不必靠酒精取暖及入眠了!

半夜~沒看是甚麼時分,只聽得外面強風吹得背包防水套唏唏嗦嗦,那聲音讓人感受到風勢極為強勁。擔心害怕防水套會被吹走,偏偏在可能是氣溫零度的夜裡,根本沒有起身去把背包套收起來的動力,煎熬良久,竟又懵懵懂懂的睡去。一夜持續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不知反覆多少次,就是被這風吹背包套的聲音攪和得難以一覺到天亮。終於捱到起床時刻,天雖未亮,仍必須起來,準備最後一天的行程。這才知道,讓我一夜無法安眠的風聲,竟是隊長使用PET材質的登山急救毯保溫取暖,所製造出來的特效。真不知是該怒還是該笑……!


請繼續閱覽 聖稜線小O (雪山北峰+翠池)感恩遊-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