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爬山?

發表於2015/08/11
8,942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5/04/03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從劍南尖山回望, 油婆蘭營地連峰延伸到佳陽山跟劍山

 

為什麼要爬山?

 

感受著全身僵硬疼痛昏昏沉沉,腫脹的雙腿掛著大大小小瘀青擦傷...

我不斷問我自己

不過...我知道,即便...沒有一定的答案

下回...我還是會上山!!!   

 

百岳...對台灣的山友,是種目標、是種榮耀、   

是種當你從沒想過,但一旦開始卻停不下來的自我競逐。

我、從來沒想也不敢想加入這樣追求的行列,

但不自覺間,竟也落入數字的迷思,開始一座座的收集著。

 

然而,爬山這事,絕不是所謂高度與里程,這些數字所能概括而論的!  

這道理我懂,但當我到達山頂,看著下一個目標,

總會過於自信的以為自己不比別人弱,有何不可?!

而這樣的任性與自負,謝謝老天爺給了我一個生死交界的深刻提醒。

 

出發前幾週,才看完「聖母峰之死」。

對所謂商業團,帶著一群人去征服挑戰世界最高的頂尖,心中有許多的省思與爭辯。

我不認為世界頂尖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去證明所謂的人定勝天;

更不認為,參加了商業團,就可以自以為加入保證班,將所有的準備就交付給領隊嚮導。

看著別人的故事.總可以很客觀理性的批判撻伐。

然而,自己在這次的爬山經驗中,卻也如此的自以為是...

自以為能登頂,下山不過就是回程而已。

我完全可以理解「聖母峰之死」的作者,試圖透過文字的抒發自我療癒;主觀的自我對話,不是旁人可多加置喙。

我也嘗試用文字自我省思,只希望這樣一次深刻的經驗,可以讓自己更強壯、也更謙卑。

 

這次的大小劍行程四天三夜,其實時間相當充裕。 

仗著過往能吃能睡的優勢,即便知道第三天往返佳陽小劍會是最艱鉅的路程,

心中仍是「別人能、我有何不可?」的自負。   

吃得少、睡不好,導致體力回補不及;終於在第三天劍山登頂完全耗盡,成為此行最關鍵的轉捩點!

 

出發前自以為第2晚可以在油婆藍營地一邊看著月全食,一邊吃晚餐,飯後早早睡補足體力。

然而4月4日當晚,頭痛想吐,只喝了碗湯,勉強吃了口飯,吞了止痛藥就窩進睡袋,希望快快入睡~

怎奈、身心疲累,卻一直無法入眠。迷迷濛濛間告訴自己快睡快睡,卻有種沒法充電的感覺。

原來這就叫輾轉難眠阿~~~~  

隨著半夜兩點的起床時刻越來越近,緊張擔心也喚醒腎上腺素分泌。

凌晨3點、我們似乎是營地最早出發的隊伍,

在約40分緩坡上下的路段後,進入第一段,也是最危險的裸岩峭壁橫切。

剛出發即便體力並未補足,但仍然可以集中精神安然度過。

上午7點40登上佳陽山,似乎一切並未脫離預計行程,   

看著近在咫尺的劍山,即便知道又將是上上下下好幾個山頭,還是決定繼續向前。

佳陽山頂展望-右方即為劍山 PS.這時山下竟也開始竄出濃煙~

 

接下來的路程.腳步越來越慢,明顯感覺隨著體力的耗損,精神也有點無法集中的渙散。

我只能一直跟自己說:「不能停!不能停!一定要撐到劍山再說。」

或許這樣的任性,本身就充滿了不理性。

11點30分終於抵達劍山,手腳開始冰冷,體力的耗盡,從體內開始顫抖。

我不知道,我要怎麼往回走...幸好領隊提供的救命能量膠,慢慢恢復一點點體力。

 

回家的路就這一條,我只能撐住自己慢慢走回去,謝謝隊友願意留下來押隊。   

三男二女的組合,我想是這次可以化險為夷的重要關鍵。 

若是只留一個或兩個男生陪兩個女生走...說真的,我不知道狀況會是如何...

 

12點離開了劍山,一路上走得很慢,卻也不敢有太多的停歇。畢竟這路最難的挑戰,就在最後那段的峭壁。

來時雖是摸黑,但體力精神狀態最好,安然通過並非難事;但回程,若再摸黑... 自己都不敢再多想。

這天最大的幸運是,老天爺給我們非常好的天氣-沒有起霧、沒有下雨。

6點天黑前,我們也希望可以盡快通過危險地形!

領隊先走前的叮嚀:要我們走快點、不要耽擱、不可以落單、一定要在天黑前通過危險地形!

這些話,我們都牢牢記著!任誰都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任誰也沒有心情想多耽擱。

回程一路我們的對講機都有打開,無奈山谷上下起伏的地形,導致收訊不良。

 

下午3點回到佳陽山,這樣的進度,應該都還在控制範圍內。 

在佳陽山頂,硬吞了第2包能量膠,心想應該可以好好撐回營地。

再次用對講機試圖回報我們的狀況,卻仍無回音,當時覺得應該還好,調整一下繼續趕路~

 

然而,回程的陡上地形,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

隊伍行進的速度越來越慢,估計是很難在天黑前通過危險地形。

無線電無法回報的情況下,幸好我隨身帶著手機。

因為不確定會在山裡面走多久,  傍晚5點向留守人員回報了我們的狀況,我繼續關成飛航模式。    

畢竟只有我一支手機,山裡收訊差,實在沒理由開機耗電。

天色漸黑...我們盤點了糧食、飲水,都還不至於匱乏,頭燈保暖衣服也還堪用。

所以,當下最高的指導原則-便是 5人走在一起。慢沒關係,但絕對不能偏離正確的山徑。

「不偏離正確山徑」對任何登山客而言,根本就是理所當然之事!       

但當身處全黑的山林,還要面對陡峭的岩壁跟茂密的箭竹林,極有可能迷路或是失足的情況下,走在正途並非輕而易舉!

 

晚上7點40,我們慢慢地走到了布伏奇寒山。無線電仍然沒有回應,我再度向留守人員回報我們的狀況。  

心想,至少讓山下的人知道我們在哪;只要我們在正確的山徑,就不會有問題。

還記得剛通話完,從樹梢仰望遠方的月亮,竟是又圓又亮的紅色滿月!

雖然戲稱,剛好把昨晚沒看到的月全食補回來,但心裡還是很感謝老天爺!!

畢竟「天氣」是很大的關鍵,沒有起霧,還有明月照路,我深信這是吉兆!

另一個關鍵的因素, 我非常確信,另一隊的山友領隊,即便我們是第一次在山裡相見歡,他一定會察覺我還沒回去!!!

 

在山上,一種非常自然純粹的環境裡,反而可以清楚,人與人之間交流互動的真心或自私。

即便如此,要繼續爬山,唯有讓自己更強,才是根本之道!!!   

追著山頭的數目,若只剩驚恐疲累,失去享受山林之美,甚至讓山背負讓人喪命危險的汙名,那才是真正的不該!!!

 

謝謝老天爺,讓我踩在生命的邊緣,深刻的感受自己的不足與自大,卻也同時派出了天使守護我們平安返達。

這一夜,在懸崖邊,手腳的無力發軟、呼吸的急促、眼神的渙散,我牢牢記住了!  

 

隔天清晨,山上的風景撫慰了前一夜的驚恐     

我還是喜歡山上的一切       

那燦爛的陽光、那朵朵輕飄的白雲、那清新的空氣與微風

那層巒疊翠的山峰、那高聳的樹林、那路邊低調綻放的小花     

我還是會爬山    只為享受 這一切         

清晨油婆蘭營地眺望佳陽峭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