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台灣獼猴

發表於2018/10/30
136次點閱
檢舉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下雨的季節,健行意外的收穫是不期而遇的台灣獼猴.

這貼身而過的經歷,剛好在看完一篇京都大學校長 山極壽一先生 所寫的文章[非洲森林的大猩猩(類人猿)的觀點 探索 人類家族的起源]與台灣獼猴已從保育類名單中刪除的時刻,讓人想起為何一間大學 選擇了研究猩猩的教授 成為校長.

也為何,一次的不期而遇會莫名的感動,

在人類一直探究著人類起源的秘密時,更重要的除了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外,是同樣身為動物的人類

該怎樣真正成為大自然的一份子.

非洲森林的大猩猩(類人猿)的觀點 探索 人類家族的起源(翻譯至下列文章)

文章出處:http://toshin-sekai.com/interview/24/?fbclid=IwAR1tKGD2mHdVZ-eN3Fq7IZYLmBaZa0KciUHZ94IWTu3CPE3wwfpNNVEitX8

標題:從非洲森林中的大猩猩 用 類人猿的觀點 探索 人類家族的起源

對大猩猩有何印象?強壯?恐怖?還是很帥氣?
多數人應該只有在動物園中看過大猩猩,很難去想像在自然環境中 大猩猩的姿態吧。學生時期的 山極壽一 先生,一開始也是這樣。

不過,意外地開始從事 大猩猩研究後,開始接近在非洲自然環境生存的大猩猩,成了日本第一個 研究大猩猩的人。
在貼身觀察的時間中,觀察了 大猩猩的家族 與社會性脈絡。特過這些觀察,嘗試 解釋 從 類人猿 到 人類家族起源之間的關聯性。
長期在貼近 大猩猩生活中,也曾經有過被 大猩猩 咬到的經驗,透過這些同 大猩猩 生存環境中的生活,追問著 關於 人的 社會形態。

在雪山中一次偶然的相遇

山極先生~不好意思,突然出現在您面前 (感覺到 大猩猩的嘴脣在震動)gufu~mu的聲音

山極先生?? 啊~這是或許是大猩猩的 招呼方式。發聲的方式真的有點不同。即使嘴脣無振動,可以感覺到 比肚子發出的聲響再更低沈。
gufu~mu(重低音)
同大猩猩 一起生活時,就是這樣的招呼方式,其他時候 若大猩猩在求偶時 會發出 horo horo horo的聲音,好像是用高音在歌唱似的聲音。

這是真實的 大猩猩語言!山極先生 1978年開始,在非洲的森林中,同大猩猩 的生活環境一起,貼身研究。

山極:恩當時是這樣子。回想當時,在我研究 大猩猩前,非洲正在 獨立運動與內戰中,在這一個期間,日本的大猩猩研究 從這裡開始。
不過,非洲與英國的研究者,同時也在當地進行調查研究。其中,Dian Fossey(美國動物學家)也貼近 大猩猩 進行研究,一個一個的取名字,記錄 大猩猩的行動,開始了描繪 大猩猩 的社會樣態。而我,1978年26歲時 在剛果共和國(當時的Republic of Zaire 薩伊共和國)開始 大猩猩的 研究。1980年在Dian Fossey 於盧安達(Rwandan Genocide)火山國家公園 設立的 karisoke 研究中心中,以同樣的方式開始調查研究。

為何選擇了 這一個在日本 並不流行的 大猩猩研究?

山極:年輕的時候,對於 大猩猩 或動物本身 並無特別感興趣。不過,關於 未知的世界 總是想更加了解的,中小學時期夢想成為探險家。像是 愛麗絲夢遊仙境(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杜立德醫生(Doctor Dolittle)等可以跟動物對話的故事,相當喜愛。不過,現在卻忘了一乾二淨~~

國高中學生時期,在 越南戰爭 日本高校 大學紛爭的時代氛圍下,開始 閱讀書籍與電影,也參加大學的研討會,就這樣 開始思考起 所謂的 人類(人的社會)為何。就這樣不斷思索中,後來進了 京都大學。

大學時代,參加了滑雪社團,開始越野滑雪,開始在雪山中訓練,某日,在看不到清楚的滑學鏡 中 看到一個人:理工科的學長。那時,這位學長,在觀察 雪山上的 日本 猴子。我雖然也是 理工科的,當時大二的我 一點也不知道 所謂的專門_專功的是什麼,竟然 理工科 也可以做這樣子的事。就這樣開始,對 猴子 有點感興趣。

當時,也喜歡各式的類別,宇宙 物理 自然科學,也被文學 電影 演劇 吸引。不過 聽了學長的分享,知道理工學科中也有進行「自然人類学」研究。那時開始被, 透過日本猴子的觀察來 從外面回看 人類社會的 新發想的研究吸引。在雪地上~追猴子~不也是很有趣。

因此,大學時期的研究,就是針對雪上上的日本猴子。記錄著數百隻猴子的名字,開始 猴子_社會觀察,幾乎在睡夢中都快出現猴子的臉。同時,回想起 可以跟動物對話 成為夢險家的夢想,就在這有趣的相遇中,研究所時期開始 認真 從事研究。

最初的研究對象是 猴子,為何轉到 大猩猩上

山極:博班後,當時的指導老師,人類學家 伊谷純一郎 先生 說 「你那麼大一隻 何不研究 大猩猩」

雖然是老師開的玩笑,在研究室偶爾有會去居酒屋,研討會 在其他大學工作的 學長回京都大學時,大家一起喝酒,一起邀約參加研究會。學長說「這次 我當隊長,帶隊 山極君 以也一起參加吧」從那時開始,山極=大猩猩 成了大家的話題,當時日本無人研究 大猩猩,而我就成了順利成章的起頭~

最初的田野調查 是在1978年的薩伊共和國(現在的剛果共和國)的卡胡茲-別加國家公園(Kahuzi-Biega National Park),當時跟著研究(跟黑猩猩Pan troglodytes相近的倭黑猩猩Pan paniscus ) 類人猿的調查隊,中途就自行開始了 田野調查。

在田野調查中 開始觀察 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graueri)
不過當時 自然環境中的 大猩猩 不喜歡人類打擾,1980年換到盧安達的karisoke 研究中心,在 Dian Fossey 的帶領下,研究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graueri),也因此 Dian Fossey 成為我 田野調查的老師。

加彭共和國(République Gabonaise)事件的啓發
(確實是這樣的經過)那麼 山極先生 在這麼長期研究 大猩猩中,存在什麼樣的魅力。

山極:現在 非洲確實存在 數萬的大猩猩 生態,不過其中的大猩猩 偌大致來分類,可以分成 西部大猩猩Gorilla gorilla與 東部大猩猩Gorilla beringei。
西部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中有西部低地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gorilla 克羅斯河大猩猩 Gorilla gorilla,東部大猩猩Gorilla beringei 有 Gorilla beringei beringei 和Gorilla gorilla graueri。現在的Gorilla gorilla graueri 有數千隻,Gorilla beringei beringei 大約800隻 ,而 東部大猩猩僅剩下約200隻。

在這四個種類中,我在1980年開始盧安達 貼身觀察 Gorilla gorilla graueri ,在 一個一個取名,記錄大猩猩行動 的研究方法中,試著開始 追尋 類人猿 到 人類家族 起源的答案。1985年我的田野調查 老師 Dian Fossey 被暗殺後 ,
在 剛國 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graueri)及 加彭 共和國(Gorilla gorilla gorilla)繼續這兩種大猩猩的研究。因為 大猩猩900萬年前 與人類共同的祖先同類的 學說(900萬年前 後各自發展),支持著大猩猩與人類有許多相似的特徵,因此 出現 從 觀察 大猩猩 家族性集團的方式 來思考 人類家族起源 的 試行研究。

在盧安達 過著 起床後太陽下山前貼近觀察大猩猩的日子,只要知道 大猩猩的棲息地 就一個人前往,一直以個體與大猩猩接觸。雖然最初相遇的時候 非常緊張,不過在獲得大猩猩 認可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大猩猩開始將厚厚的手放在 我的膝蓋上,這個 和 日本猴子的交流,雖然 無法心靈交流,對日本猴子(我)來說 卻十分的新鮮。在人類所謂金字塔的社會階層中,拭目相望 或許容易成為一種威嚇的方式,不過在 與大猩猩 的時候,簡直成了一種 開啓對話的模式,企圖在 這 拭目相望中 確認彼此 當下的情況,試著溝通。

經歷 貼身與大猩猩(交流),有印象特別深刻的嗎

山極:1980年開始後的兩年間,與大猩猩 Titus經常近身接觸相處。
Titus 1974年出生,與我相遇的時候是在六個大猩猩的群體生態中,而大猩猩 Titus是最常邀約我一同玩耍的。也曾經在大雨時,躲雨在大樹洞中躲雨,互相依靠睡著的經驗。
2008年,過了26年後再次相遇時,驚訝的是 大猩猩 Titus對我的還有記憶。然而,這次再去找尋 Titus是有原因的。

同年2008 ,我在非洲的加彭共和國,進行 西部低地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gorilla 調查,被兩個 雌猩猩攻擊,咬傷腳與頭,於是立即下山 搭船回到 村落的診療所,找加彭的獸醫縫合傷口。雖然 頭部5針 腳17針並非致命的傷,但卻思考已與大猩猩 貼身觀察生活一陣子,為何還是會被攻擊,是一個很大的驚嚇。
於是 事件一個月後,特地再回去 找大猩猩 Titus 確認自己在被攻擊期間所進行的行動,是否正確。回到原點 再次確認。

在這樣的事件下,跟大猩猩 Titus 相遇有何感受?

山極:我想並不是有誤解。

在觀察 大猩猩 Titus 與其他 大猩猩的反應後,發現 盧安達的Gorilla gorilla beringei 大猩猩與 加彭的 Gorilla gorilla gorilla 西部低地大猩猩在文化與活動方式上有所不同。將與Gorilla gorilla beringei 大猩猩 相處的方式,放在 Gorilla gorilla gorilla 西部低地大猩猩上 是無法融入的。

與 大猩猩 Titus 相遇後,讓我不得不想起在盧安達 營地的攝影師 星野道夫 先生。雖然他和我同年紀,不過他卻已熟悉了 在 阿拉斯加 拍攝 熊的所有自身行動,想必 有著 張開帳篷 絕不會被 熊 攻擊的自信心。不過,他卻在俄羅斯 嘗試用相同行為模式後,卻被熊 襲擊而身亡。我想起 這些關於星野道夫 先生 的事情,我想我也犯了相同的錯誤。雖然是後來才察覺,同我被咬的頭部,雄性的 大猩猩因為被脂肪包圍,是牙齒無法咬到骨頭的地方。因此,在全然地理解下,當時的熊 非至我於死地,稍微喘了口氣。


人類社會的形成與當代的危機
請說明一些 長期觀察後 所謂的「人類家族 起源」

山極:包含複數家族的社群,在猴子與大猩猩 等其他類人猿的生態中是看不到的。這也引起我 一直思考著關於 只存在於 人社會中的特有現象。
人類 因 在認知能力漸漸發展上,擁有了「共感」與「同情」的能力,可以拼命 在大範圍上 操作 複雜的人際關係。

「共感」與「同情」的能力出現,其功用在於 共同育兒。
在長期的進化歷史中,人類從 同 類人猿與猴子棲息的森林
移動至 容易捕食動物的草原上。人類 因為 幼兒死亡率高的 原因下,出現 多生小孩的現象。另外,因為要供給 腦部發育所需要能量,身體的成長速度是相對慢的。因為有許多等待發育完成的幼兒,所以人類會一同協助 開始了 共同育兒。
我想,在這樣的原因下,處理其他事情與能力的人,為了在育兒的共同目標下 共同分擔,因此出現了 「共感」能力的快速進展。

「食物的分配與共享」也是在這個「共感」能力上,出現的人類的特有現象。人類,在這相互分享分配食物的過程中(考量夥伴的食物需求),促成了 「共感」能力。
猴子,不會一起覓食,大猩猩和黑猩猩 有時會分配食物,不過不會將食物帶去給夥伴一起進食。糧食安全且豐富的場所,必須透過搬運。因此我想,面對面 共享一同吃飯的經驗,讓人類的祖先 相較於 類人猿 有更複雜的運作社會的方式。

因為在較危險的草原地帶生存,出現了人類社會的家族 語社回原形。

山極:是的,人類開始將「身體與腦」當作「共同作業 與 語言」連接使用。
不過,當代社會 溝通的方式已改變,在通訊器材與網路發達下,身體逐漸被脫離,僅剩下使用 腦。且,社會的範圍是如此的廣大,與腦 連接的歷史 卻無那麼久,信賴關係與共感 經驗,無法僅靠 腦而達成。現在遇到 所謂的斷裂困境 正是因為缺少 一同做些什麼 的 經驗所帶來的信賴關係。
在這種不安定的情況下,不特定多數無信賴關係的人,為了避免問題出現,制定了許多 規則。也因為 少子化 一個人吃飯 的現象下家族 或 共同體漸漸弱化,只好 在自身 自我防衛中, 出現許多 僅規則化的社會。
加上,原本為了要 社會變好的 卻成 僅單向著重個人欲望 的資本經濟 劇烈發展,忘卻了 「社会」。因此 變成孤立,僅 遵從 規定的人,遺失了 人的思考 與決斷力。小孩子們就曝曬於這樣的 危險狀態中。

了這樣的危機感訊息,那當下與未來的時代,可以有什麼不同嗎?

山極:人 為何?雖然在 高中時間一直詢問自己,不過現在又以內在 與 外在的方式重新 反問著我。

所謂的 內在 在人體上, 當下已出現 可透過 DNA自体 改變遺傳因子。 外在,隨著人工智慧 資訊通技術出現,加速 溝通方式的改變, 社會也一直在變化中。

我想 所謂 人類歷史的 生命歷史 在人類進化的700萬年 或 包含 大猩猩與黑猩猩 進化時間上的1000萬年中,必須回頭看 人類身體與心靈是如何一同出現的,從這裡開始,思考人類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