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勇闖死亡稜線

發表於2015/03/09
16,64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元月初,從一張借來的上河高山全覽圖上,我看到地圖的主人在每一座列名台灣百岳的山峰上,都會特別用原子筆圈選起來,這個舉動讓我再一次深刻的體會到,一直以來其實山行者對於登山這檔事,向來都有自己的詮釋和主張,尤其又是以完成登頂台灣百岳的三角點,應該是屬於最多山友喜愛的一種登山方式。不過對我而言,三角點卻從來不是吸引我每次想要再上山的原動力,因為攻頂之路經常需要原路來回,老實講,除了遇到不可抗力之因素,需要撤退走回頭路外,我還真不喜歡重複已經走過的路徑,因此從A點走到B點的縱走或橫斷路線才是我的最愛,當然如果可以搭配大雪紛飛的季節那就更棒了。


不過,自從2007年在農曆大寒的雪季,我以四天四夜的時間完成了大霸北稜聖稜線之後,似乎一直找不到一條能夠媲美雪季聖稜線的縱走路線,直到這兩年在登山補給站上,看到有人po出了在銜接中央山脈北一段和北二段的死亡稜線上,有一個視野壯闊的天空營地上紮營紀錄時,這才真正引起了我高度的興趣。恰巧元旦假期去爬南湖大山在下山的路上,又遇到一對成功雪攀中央尖山的年輕夫妻,沿途除了分享到他們攻頂的喜悅外,在我心中似乎也默默燃起了一股蠢蠢欲動的想望,這一條幾乎和聖稜線平行的縱走路線,難度絕對不在話下,沿途除了有少人行走的死亡稜線外,北二段上的鬼門關斷崖,無明斷崖,從所有的登山紀錄上看來,全部都不好招惹,因此我認為如果要在今年228連續假期的雪季結束之前,完成這項充滿挑戰性的登山路線,我想得要好好從長計議一番才是了…


只是想要完成這項挑戰並不容易,在人、事、時、地、物這五項因素之中,人依舊是扮演著成事最重要的關鍵,因此如何短時間找到合適的山友,應該才是我最優先必須處理的課題。小賴是我輪轉中尼公路認識的同伴,在西藏和尼泊爾21天的自行車旅程中,我知道他對登山有著一股熱情,才短短兩年山齡的他就已經累積了北一段、北二段、北三段、南一段、南二段、南三段、新康橫段...等將近75座的台灣百岳,重要的是在5200米高海拔的西藏公路上,我更領教他驚人的體力和耐力。對於有爬過中央尖和甘薯峰的他,當然是我的首要徵詢的對象之一,沒想到他竟然一口爽快的就答應了,果然他也是覬覦死亡稜線很久了,哈哈!另外一位就是溯溪、冰攀和攀岩的好手,我的前同事Petzl Yang,他因為孩子還小,近期的登山活動又一個接一個,所以遲遲一直等到2月初,他才說服老婆順利取得登山許可證。


228死亡稜線縱走北二段確定成行了,能夠和兩位好手一起上山,我的心情第一次有雀躍的悸動,真是要感謝天...Orz。後來我們便在Facebook開了一個行前會議的討論群組,把對行程日期、確保裝備和林道接駁的事宜在這裡交換意見,然後過年後開工的第一天晚上,我們三個人就約在台北車站二樓的微風廣場見面,舉行了一場僅有的行前會議,便大勢底定...


Day0 02/26(四) 台北 > 礁溪 > 勝光 (C0)


下班後,19:30小賴先開車來接我,20:00再去接Petzl就直接上國道五號,到了宜蘭後,小賴先帶我們去礁溪老將自助餐飽餐一頓,感覺好像是在吃著最後的晚餐,哈哈! 接著在員山的7-11補給,還遇到一支好多人的登山團體,他們應該是要去雪山的吧! 我們一路殺上了勝光停車場已經將近24:00了。我和Petzl就在停車場入口的鐵皮屋簷下露宿,小賴則是在他的車上補眠,隔天一早05:00小賴便來叫起床,但我們終究還是拖到了06:40才出發....


Day1 02/27(五) 勝光登山口 > 木杆鞍部 > 南湖溪山屋 > 香菇寮 > 中央尖溪山屋 (C1)


06:40 勝光登山口出發


08:20 林道6.7登山口小憩


10:50 木杆鞍部小憩,在樹枝上叉著兩盒穿著清涼惹火的美女檳榔盒,看到她們兩位檳榔姐妹花真是振奮人心,只是我們絕不容許任何不屬於大自然的東西留在這裡,因為岳界有一句登山名言 :【除了足跡,什麼都不留;除了攝影,什麼都不取】,於是Petzl便見義勇為的幫忙帶走其中一盒,至於他是帶走的是哪一盒呢? 這裡就要請大家好好的來猜一猜了,哈哈!

↓ 振奮人心的檳榔姊妹花


11:20 出發後一路陡下


12:00 抵達南湖溪山屋,聽說這個殘破的山屋鼠輩橫行,還好我們沒有安排在此多住一晚,讓我們逃過一劫,我曾經在巴沙拉雲山屋被鼠輩吵到整夜無法好好睡覺,也曾經在大雪山230林道登山口宿營的時候,被老鼠咬破帳篷跑進來偷吃糧食,所以,我對牠們恨之入骨,哈哈! 南湖溪山屋之後開始陡上,越嶺之後便沿著一條小溪一直下到了香菇寮...

↓ 鼠輩橫行的南湖溪山屋


15:45 中央尖溪香菇寮,不知道為什麼這裡叫香菇寮? 香菇寮之後基本上就是沿著中央尖溪一路緩緩的往溪的上游走進去,難怪大家都說爬中央尖一定要穿雨鞋來,還好我們現在是枯水期,基本上都可以踩著石頭左右橫渡著溪水...

↓ 中央尖溪床


17:30 看到中央尖溪山屋,還有一對看似情侶的山友已經先入住了,他們是第二次來挑戰中央尖,上次因為天候不佳讓他們功敗垂成,於是他們此行是捲土重來勢在必得。小賴和Petzl和他們一起住山屋,我則是喜歡一個人睡帳篷,享受宿營的樂趣,更重要的是要取一個星空和帳篷在一起的夜景照,為了這個構圖,對於講究輕量化山的我,可是硬生生的背了一顆Canon 550D單眼數位相機上來呢! 只是中央尖溪山屋在溪谷內,要同時拍攝到星空和帳篷實在有困難,最後我只能捨星星就帳篷了...

↓ 中央尖溪山屋和營地


↓ 沒有星空的帳篷


Day2 02/28(六) 中央尖溪山屋 > 鞍部 > 中央尖山 > 死亡稜線 > 中央尖西峰 > 白板營地 (C2)


06:30 隔天一早兩位山友在05:00就輕裝摸黑出發,我們一樣貪睡到晚一個半小時候才開始走,途中有一處新的坍塌處需要高繞,幾乎垂直的拉繩,真不知他們回程的時候要怎麼看踏點。後來才發現該擔心的是我們自己,因為下中央尖山、下死亡稜線、下中央尖西峰、下耳無溪...更多是像這樣點……

↓ 中央尖溪崩塌高繞 Photo by Lai


08:30 最後水源處,在這裡大家分別把今天晚上的備用水及行動水補滿,上中央尖鞍部果然硬是了得,最後100公尺幾乎是垂直的碎石坡,完全沒有扎實的踏點可言,更慘的是我們還得避開幾處殘雪和結冰的地方...

↓ 中央尖溪最後水源


↓ 中央尖鞍部下方100米左右前避不掉的殘雪 Photo by Petzl


11:45 終究我們還是在中央尖鞍部前50米處追上兩位山友,重裝爬上來讓我們在鞍部足足喘了30分鐘,之後鞍部上中央尖山一路都是好走的草原坡,只是在登頂前要小拉一下纜繩而已...

 ↓ 在中央尖鞍部前被我們追擊成功的情侶黨 Photo by Caco


 ↓ 從鞍部俯瞰深遂陡峭的中央尖溪谷


↓ 鞍部前往中央尖山的草原坡 Photo by Lai


13:00 登頂中央尖山,標高3,705m,三等三角點,編號6015號,名列三尖之北尖。兩位山友由於比較早一步登頂,當他們拿出國旗準備要拍照時,我剛好也上來了,此時我自告奮用幫忙合照,之後他們也義不容辭的回饋我們好幾張合影,能夠在山上相遇也算是一種難得的緣份,由於他們腳程較慢,從鞍部下到山屋陡降的碎石坡也不好走,於是他們就先走一步。剩下我們留下來慢慢一邊欣賞中央尖山頂四週的景色,一邊咬著小賴特地幫每個人準備的小蘋果,真是好感動呀! 只是我實在沒有什麼心情享受這此情此景,因為我知道再來就要面對此行最大的挑戰了...

↓ 中央尖山三人的合影


↓小賴貼心準備的小蘋果 Photo by Lai


↓ 你猜到Petzl帶走哪一盒了嗎? 哈哈 Photo by Petzl


13:30 我們收起登山杖,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從岩石裂縫垂直往下,開始進入死亡稜線,一條扁帶綁在裂縫旁的一株灌木上,扁帶長度還不及底下,抓住岩壁小心往下,岩縫中還有一些殘雪,要小心踩好才是。下來之後沿山壁右轉,路徑在碎石坡陡下,這裡沒有地方可以綁繩拉繩,每一個踏點都要確認再三,才敢繼續下一步,否則就會一路滑墜到數百公尺下的深谷去了,說不害怕是騙人的,至少當晚睡覺的時候,我的腦海中還一直不斷重複浮現著這段驚險的畫面。一段路後再左轉進入死亡稜線橫渡段,小心翼翼沿著風化的山壁邊窄到不行的路徑緩緩向下橫切,有少數幾段會有扁帶可以確保,有一小段的踏點則是不見了,我是硬著頭皮驚險通過,Petzl則是拿出隨行的扁帶和小賴兩人相互確保通過。最糟糕的是有一段較長的橫渡路段被殘雪和結冰擋住了去路,而且這裡應該又有過新的崩塌,原來的扁帶長度已經無法提有效的確保,我在此觀望許久,只能拉著扁帶慢慢往下橫切後,才又再一次驚險的慢慢爬到對面,隨後小賴則是帶著Petzl的新扁帶接上舊的,最後由Petzl通過時,則是在另外這一頭綁上固定點,也算是造福後面的山友,為此,我們在這裡擔誤了不少時間...

↓ 從這裡開始準備勇闖死亡稜線,不能再開玩笑了... Photo by Lai


↓ 下來之後先沿山璧向右 邊鬆動的碎石坡緩緩移動 Photo by Lai


↓ 右轉之後要再下切,每一步都要戰戰兢兢,否則一失足就成了千古恨 Photo by Lai


↓ 向左橫渡的最後這一段新的坍塌處,原本綁在這裡的傘帶長度又不夠到對面路徑接點,加上接點左側原本可以採踏的路徑又有結冰和殘雪,因此讓我們在此耗去不少時間 Photo by Petzl


↓ 終於陸續完成死亡稜線最危險的下切及橫渡段,準備進入相對安全的瘦稜段 Photo by Lai 


15:15 到達傳說中的天空營地,小憩片刻後趕緊續行,下到鞍部後又開始往陡上...


17:00 中央尖西峰,標高3,412m,無基點,上面有一鋼製可移動的三角點,此峰為裸露風化的岩峰,峰頂腹地狹小不大,僅容幾人駐足。小賴早已經在山頂等我們,三角點是一塊小小的地方,三個人坐進去剛好就全滿。時間不早,山頂也起風了,我們匆匆拍完照片就趕緊下山,但下山的路一樣陡峭,如果沒有一條幾十公尺長的黃色繩索提供拉繩,根本就無法下山。下到底下的森林時,路徑開始時而腰繞,時而高繞,我們也早已帶上頭燈摸黑前進,途中有一塊森林兩個4T大的營地不錯,Petzl原本希望我們能夠在此紮營,但我還是認為能夠按照原訂計劃趕到甘薯東南鞍營地,對後面的行程會比較有彈性...

↓ 中央尖西峰腹地小到剛好只能容納我們三個人 Photo by Caco


↓ 要是少了這條幾十公尺長的拉繩,真的你就別想下去接往甘薯峰的稜線 Photo by Petzl


18:30 終於抵達我們以為的甘薯東南鞍營地,結果後來隔天我們才發現原來這只是另外一個森林營地,只要你有認真看前人的記錄,你就會知道這塊兩個4T大小的森林營地,地面會有塊綠框的白板,上面有許多人留名,而且比甘薯東南鞍營地乾淨平坦許多,以後我們可不可以統稱它就叫做【白板營地】。白板營地更棒的是居然還有中華電信的3G訊號,雖然3G的訊號似有若無,但還是順利讓我打卡成功,傑克真是太神奇了,不過營地無水源需自行背水過來。今天大家真的累壞了,吃完晚餐後不久後,我就聽隔壁帳篷傳來陣陣的打呼聲,不過說也奇怪,不知道今天是驚嚇過度,還是腳高頭低的倒著睡? 我居然一點睡意都沒有,翻來覆去,半夢半醒,到了凌晨1點多,還起來種了一坨芋頭,之後果然好像就比較好睡了...

↓ 接往甘薯峰稜線樹林內的白板營地 Photo by Caco


Day3 03/01(日) 白板營地 > 甘薯東南鞍營地 > 甘薯峰 > 甘薯南峰 > 耳無溪 > 730林道17.5k > 730林道柵欄接駁車 > 勝光停車場 > 礁溪晚餐 > 台北


06:30 出發,昨晚我們已經有達成共識要使用B計劃,提早一天從耳無溪下山,原因是我太低估了中央山脈過死亡稜線接北二段的難度,竟然天真的想要用四天的時間,由北而南一路完封中央尖山、死亡稜線、鬼門關斷崖和無名斷崖,沒想到連續兩天都花將近12小時左右的時間上上下下,就已經讓我們吃不消了,怎麼可能還有足夠的體力讓我們用一天的時間去挑戰兩座大山和兩座斷崖,再者我們三人也都無法再多安排一天出來,還好出發前我們就已經備妥了這個B計劃,但沒想到最後還是用上了。所以小賴昨晚就下達了早起令,預計5點要準時出發,希望我們第三天就能夠直接殺出去,結果我還是賴床了...Orz,等到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吃完早餐,我才趕緊起床收拾裝備...


07:10 真正抵達甘薯東南鞍營地,這個營地較不平坦,小歇片刻我們又繼續出發。【各位觀眾,下一段記錄真的很重要,你們一定注意看! 注意聽! 用心的記起來,否則你就會像我一樣沒有注意把功課做足,結果就是犯了全天下山友都會犯的錯,多走將近1個小時冤枉路...】


07:15 大約在離開東南鞍營地5分鐘左右,準備上甘薯峰前,你會看到一塊巨石擋在前面,路標則是明顯的綁在右側,此時千萬不要以為是需往右腰繞,只要一路是下切且路跡不明,那就是你走錯了,這路標是下切米米拉喜源頭取水,不過水源不穩定,等到我們發現乾枯的溪床時,路條沒了,才驚覺到大事不妙,我們走錯路了。此時回頭是岸才是正途,於是我們只好背著重裝再原路陡上回鞍部,明明登山補給站的記錄就已經有了前車之鑒,我們卻還沒有注意到,這就是沒有好好看行前記錄的代價...Orz


08:00 我們才又回到巨石的地方,正確路徑是在巨石左後方,而路標就綁在過了巨石之後的樹上,我猜想應該是少人會由北往南走這一段,因此這一頭就沒特別綁上路標了


09:25 經過一連串的陡上再陡上,終於來到了甘薯峰一塊芒草長得比人還高的凹地,沒關係,你只要沿著路標再陡上5分鐘,你就可以登頂甘薯峰。不過你千萬要特別注意、再注意,這裡是銜接北二段的三叉路,登頂之後你必須原路下來這個凹地,才可以在下來的右方濃密的芒草堆裡,看見前往北二段的路標了。當天後來在這裡真的就發生一場迷途的意外,待接下來的記錄,我再慢慢向大家說明...


09:30 登頂甘薯峰

↓ 甘薯峰登頂合影 Photo by Caco


10:00 出發下到凹地,在濃密的芒草堆右上方不遠處,注意一點即可發現綁在樹枝上的路標,這就是繼續前往甘薯南峰的路線。而同樣在濃密的芒草堆左下方不遠處,綁在芒草上的路標,則是我們剛剛從甘薯東南鞍上來的路。後來我們在前往甘薯南峰的路上,陸續遇到兩支12人及14人的隊伍,其中12人的隊伍大約在10:30左右遇到的,這支登山隊伍的領隊及成員,看起來登山經驗都相當豐富,所有人幾乎都一個接一個的走在一起。但後來在11:30左右在快要抵達甘薯南峰前陡上坡遇到的14人隊伍,就零零落落兩三個人各自的分散開來走,那時候我心理就已經感覺有一點不好的預感。一來除了他們的隊員沒有走在一起,二來我也覺得他們輕裝攻頂的時間太晚了,甘薯峰輕裝來回至少需要三個小時,只要有發生一點小小的意外,都沒有任何多餘的轉環時間


11:45 對我們而言甘薯峰之後的路徑就像快速道路一樣,不像中央尖西峰到甘薯峰之間是少人行走,路徑雜亂不明的鄉間小路。抵達甘薯南峰營地時,遇到14人隊伍的兩名隊員,他們透過無線電向領隊確認後,希望能夠隨我們先下到耳無溪營地去紮營,大概是前兩天他們兩支多人隊伍在無明水池營地和鈴鳴東鞍營地太擁擠了吧...

↓ 甘薯南峰 Photo by Caco


12:00 出發陡下,大約50分鐘後抵達遠多志山,小休10分鐘,在這裡有微弱的手機訊號,我趕緊試撥幾通電話才成功連絡上林大哥,拜託他能提早一天到730林道來接我們,好說歹說,他才同意,因為19:00要他一個人在漆黑的林道上等我們,還真的有點為難,不過在電話中,當然我也很識相的告訴他,會多加了500元車資給他


14:50 終於下到耳無溪營地,不過最後一段的溪谷高崖和拉繩,對我這種有懼高症的人而言,心裡上的障礙還真是不小呢,哈哈! 另外、我這一路上口乾舌燥的也快要渴死,因為在遠多志山我的飲水已經全部用盡,所以看到耳無溪清澈的溪水,真是滿心歡喜硬是狠狠的灌上近500cc才終於止渴。但是另一件不好的消息是,從兩位隨我們同行下來山友無線電密集的來回呼叫聲中,隱隱約約的聽到似乎是有隊員走失了,但詳細的狀況我們並不是很清楚


15:15 通過耳無溪之後,我們也只能繼續往對岸的溪床向上走,畢竟車子都連絡好了,今天大伙一定要衝出去,好像也沒這麼誇張啦! 但小賴說的果然沒錯,最後要上730林道崩塌的碎石坡及樹林內之字型的長陡坡,才是最後我們意志力的大考驗...Orz

↓ 過耳無溪要回家了,沿著耳無溪支流一直向上走 Photo by Petzl


↓ 耳無溪支流上游的大崩塌處開始陡上 Photo by Petzl


17:55 抵達730林道17.5k,從耳無溪到這裡我們總共休息了3次之多,原本打算在林道上多喘一口氣,但眼看著氣溫逐漸下降,天色也開是昏暗,我們也只能趕緊戴上頭燈繼續趕路了。730林道一路都是平緩向下,十分好走,不過偶爾還是有一兩處坍方需要小高繞,等到你看見有很多的大水管的時候,就差不多快要到11.7k柵欄停車處

↓ 最後在樹林內經過一連串永無止境的之字型陡上後,終於在意志力崩潰前爬上了730林道17.5k Photo by Lai


20:00 就在林大哥第二次來電詢問的時候,我們在終於在100公尺之後就看見他了,隨後他便載我們回到勝光取車,完成了這一次228的高山健行之旅。在我們要往礁溪下山的路上,Petzl陸續從民間山難搜救團體的Facebook上,得知有一位女山友失聯的訊息,由於山上手機訊號不佳,因此各方傳出來的消息相當混亂,直到我們回到台北隔天上班之後,再確定人終於在甘薯東南鞍營地尋獲,才正式解除山難警報。果不其然,甘薯峰上長滿濃密雜亂芒草的凹地,真的差一點就造成了迷途山難的遺憾,幸好人有被即時找到,否則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其實,我要說的是不管你是一個人獨行,還是兩三個人同行,甚至是一二十個人組隊,重點是你有沒有做好上山前的準備功課,對照著地圖看紀錄,實際的模擬一次行走的路線,那才是確保你能夠快快樂樂上山,平平安安下山的根本之道,一個人跟一百個人都是一樣的道理。另外,我要告訴大家,中央尖縱走死亡稜,真是一條令人敬畏的路線,尤其是死亡稜線,全程將近兩個小時保證絕無冷場,它應該是我目前在台灣走過危險和難度等級最高的一條路線。再者,由於死亡稜線上土石風化的程度相當嚴重,勸你如果遇到下雨或積雪就提早打消念頭,以免發生永難挽回的遺憾,畢竟山永遠都在……


最後,我仍然要感謝老天爺的疼惜,給了三天的好天氣,才能讓我們順利的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小命。我更要感謝小賴和正琳兩位經驗豐富和體能滿百的山友同行,才能讓我用最快的三天時間便完成這項不可能的挑戰。希望日後還有機會跟你們一起上山採藥去,對於患有高山症的我們,千萬不可以放棄治療喔!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