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和平】完登谷關七雄.感恩八仙山【2/2】

發表於2015/03/09
2,78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2015022366.jpg

相關連結:
【台中和平】完登谷關七雄.我們重回到最初
【台中和平】完登谷關七雄.感恩八仙山【1/2】


我們父子登山這麼久,很少看到秉謙狀況像這次這麼差。明知這次如果沒有登頂,未來因為時間難以安排,或許就不見得有下一次。然而人生的遺憾不只這一樁,也不差這一樁,走過這一回就好,登不登頂無所謂,如果秉謙狀況真的不好,那也只好提前下山。


萬萬沒有想到,前段速度走得太快,一路走到4K到5K這段階梯地獄,就換我出狀況。已經快忘記大腿抽筋是什麼感覺的我,在這段路又充分的被提醒。這時候開始後悔沒帶登山杖上山,很想來個「速速前.登山杖」的咒語,可惜那畢竟是小說情節,當不了真。


但說也奇怪,雖然這一路都有想要撤退的想法,心底卻又有著聲音不斷告訴我要登頂。不是為了完登谷關七雄,而是要我上去看看什麼。我們決定忠於這個聲音,持續往登頂的路前進。


以下是影像記錄。


33.才走了一半,海拔大約剛過1800公尺,加油吧。
2015022333.jpg

34.這應該是往松鶴的叉路。
2015022334.jpg

35.抵達3.5K涼亭,這裡也有不少台灣杜鵑的分佈。
2015022335.jpg

36.打入樹中的礙子,給高工學電工的玲玲看這張相片,她有辦法說出這個名字,不簡單。
2015022336.jpg

37.在涼亭附近東拍拍西看看後繼續前進,斷崖邊有繩索護欄,另一邊則有為數不少的台灣杜鵑。台灣杜鵑與其台灣原生種的杜鵑類似,屬於演替早期的先驅植物,崩塌地或裸岩、變質岩較為發達的地區。
2015022337.jpg

38.換個角度拍秉謙。
2015022338.jpg

39.遠志科遠志屬,巨葉遠志,好漂亮的小花。
2015022339.jpg

40.抵達4K,這段路有稍微放慢一些,邊走邊拍照調節體力。
2015022340.jpg

41.剛過4K的路段還蠻平緩的,走在這樣的森林底層很舒服。
2015022341.jpg

42.階梯地獄的開始,海拔將近2000公尺。
2015022342.jpg

43.喊出「登山杖.速速前」未果,只好硬著頭皮上山。
2015022343.jpg

44.爬....一直爬....
2015022344.jpg

45.抵達4.5K,這時候想要喊撤退的人換做是我,秉謙則是沒意見。
2015022345.jpg

46.拖著抽筋的大腿繼續走的結果,走了很久都還沒看到5K,明明就不到500公尺。
2015022346.jpg

47.哭么後不到三分鐘,5K里程碑出現。
2015022347.jpg

48.其實5K之後直到登頂的路徑有比較平緩,都走到這裡就沒有撤退的理由。
2015022348.jpg

49.林業墾伐過的痕跡。
2015022349.jpg

50.最後500公尺。
2015022350.jpg

51.儘管大腿抽筋痛到快要麻掉,不過這片寬稜有墾伐過的痕跡,造林後的蓊鬱,以及如羊腸小徑般的步道,最後這500公尺無論是視覺景觀或者是整個森林的氣氛,我認為都是八仙山登山步道最精華的區域。
2015022351.jpg

52.登頂在即。
2015022352.jpg

53.終於,我們到了。
2015022353.jpg

54.我們父子是這天最後登頂的兩人。
2015022354.jpg

55.一邊吃午餐一邊泡咖啡,看著外面的景色,明明是第一次上山,卻有種熟悉的不得了的感覺。我猛然想起那個夢境,此時的我不只是驚呆了,還有種想哭的感覺。玲玲車禍後,我跟她在夢裡相會的地點就是這裡。她帶了一群朋友,我泡茶給大家喝。除了少了一張大桌子以及多了許多登山布條,以及陽光與和風之外,一切與夢境無異。我拿這張相片給玲玲看,她也是一眼就認出這個地方。
2015022355.jpg

56.趕忙多拍幾張下來,帶下山給玲玲看。
2015022356.jpg

57.往唐麻丹山的路徑。
2015022357.jpg

58.原來從外面看進涼亭是這個樣子,這在夢境中倒是沒有看到。
2015022358.jpg

59.涼亭旁的玉山假沙梨。
2015022359.jpg

60.下山了,看這時間摸黑勢在難免,希望摸個小黑就好。
2015022360.jpg

61.太少看菌菇,所以看到這樣扁平狀分布的桂花耳,有點少見多怪。
2015022361.jpg

62.階梯地獄不只是上山累人,下山也磨人。
2015022362.jpg

63.天氣倒是很捧場。
2015022363.jpg

64.大約1730左右抵達佳保台山叉路口平台,經過這一路下山狂飆,秉謙已經不堪負荷,最後這1.5K決定用一般的速度慢慢走,回到登山口,秉謙早已累彎了腰。
2015022364.jpg


我想我已經明白,那個在心底要我上山登頂的聲音所為何來。登八仙山對我跟秉謙來說,不只是重回到八年前的最初邂逅,更重回了夢境現場,並且帶回相片跟玲玲一起溫習夢境中的一切。我個人也不語怪力亂神,也不穿鑿附會各種玄奇的說法。夢境發生的時間,很接近我跟秉謙原本決定完登七雄的時間(2010年雙十節附近),或許是一種心境上的投射,但我覺得那是玲玲對我最大的疼惜。


只不過在夢境裡,登頂是一瞬間的,現實中則得靠雙腿咬牙撐下去,如同玲玲的這條康復道路一般。


需仁.2015/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