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嶺銀河

發表於2018/08/02
242次點閱
  • 相關路線
    武嶺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人生第一次看到整條銀河,是在二十八歲時在澳州南部往墨爾本的海岸上,我已經不記得太多細節,印象中銀河就像一條發亮而寬闊的銀絲帶,神祕而幽遠,當時感到無限激動,就像在二十六歲時往南京中山陵的路上所遇見的人生第一場雪一樣,也就像在七歲時在山中小徑看到的那隻橫在路上的蛇一樣,它們相同之處,就是回憶起來的樣子都是如此巨大而真實,卻又不能確定是否它們真的就是當時呈現的樣子。
這次合歡群峰的排程中,特別排了一個武嶺銀河攝影,主要的想法就是想要確定我在南澳洲所看到的銀河是不是真的如同回憶裡的一樣。

在停車場傍晚六點半時,已經有不少同好跟我一樣架好腳架等待銀河出現,我抬頭望天空找了很久,並沒有找到,後來我問了旁邊的攝影朋友,他指給我看,才知道銀河原來在那裡,肉眼其實並並不明顯,我用Tokina 12-24mm f4的12mm試拍了一張,然後那個攝友張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一個新手第一次拍銀河就拍得很好,但其實我是爬文很久了,該怎麼拍其實都清楚。

看到停車場前上方的銀河不大,當時我其實有點失望,銀河並不像是我記憶裡頭那樣瑰麗,我的腦海中的銀河大小與亮度是現在的好幾倍大呢,最後我待到了晚上約十點,銀河雖然逐漸亮了起來,但仍然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種銀河。

莫非位於南半球的南澳洲,在黑色海岸遠方的銀河真的比武嶺的還壯麗,還是我的眼鏡度數加上散光配的度數不對,又或是小時候的蛇真的比較大隻,像第一次愛上的女孩都是最美的那種美麗的誤解。

晚上九點半點左右,武嶺停車場上的車燈光所造成的光害慢慢變少了,整個夜晚瞬間變得更黑了,銀河原來很長,從夜空中的東北沿著拋物線的弧度折向東南流動,原來那時攝影朋友對我指的是最後尾段的部份,武嶺的銀河寬度是跨過二分之一強的星空的,我沒有辦法用12mm的廣角鏡頭一次拍完整條,如果有機會再去的話,一定要帶上魚眼鏡頭。

晚上十點時,我依序從左由右對著夜空中我所認識的星體道別,被種過馬玲薯的火星,美劇浩瀚無垠中的土星,在夜店打工的牛郎,哀怨的織女,我的人馬座,扎人的天蠍座,最好的雙魚女孩,正在衝衝衝的木星,會下鑽石雨的金星,會倒車開向逆向車道的水星,以及背後掛在停車場小山壁上的大熊,最後就是依依不捨的那條披在我肩上的銀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