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橫四九,細水長流

發表於2018/07/26
1,503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8/07/06
  • 回程日期
    2018/07/10
  • 相關路線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中華民國自強活動服務員協會舉辦之中橫健行隊#

中橫四九,細水長流

曾在完成49梯中橫健行隊的行程後誇口說要寫一萬字的心得,經過了十幾天的逐漸沉澱,我和44位夥伴和3位領隊剩下的會是什麼樣的情感?

我可以像是寫日記一般紀錄和夥伴的瑣事,但是那樣的內容過於冗長,我就寫個五千字左右,也不放照片了,照片所有夥伴都有下載,而我的文字會讓49梯夥伴自動連結照片。

我是北橫健行隊首發梯的成員,我是和北橫健行隊的夥伴一起來報名參加中橫健行隊的,在參加協會所舉辦的活動之前,其實我自己已經完成了徒步環島的旅程,當時我正在收集資料、做功課有關於徒步中橫、武嶺,但在找資料的過程剛好讓我遇到北橫健行隊首發梯的報名,這才開始我和協會的緣分。

北橫領隊之一的銘倫是我徒步環島的夥伴,我曾經問他,健行隊、徒步環島、媽祖遶境那一個比較辛苦?

他笑笑地說:「這無法比較,每一種有每一種獨特的感受。」

後來在北橫健行隊的行程裡,夥伴泥鰍就老說要我去參加中橫健行隊,在明池山莊遇到山豬大哥,他也是這麼說。

原本我是沒有這打算的,因為參加健行隊的行程,我必須配合大家的速度,我無法隨心所欲地拍照、休息。但是在結束之後我這才了解,健行隊是團體,在團體裏面就是得將心比心、大局為重。

而北橫健行隊的氣氛是很好的,成員大多數都是參加過中橫健行隊,知道北橫首發梯開放報名後便約好一起參加,所以北橫健行隊可說是集合了中橫許多人的精粹。

原本預計是從新城車站出發,走中橫公路到武嶺,再從武嶺下到埔里,再從埔里走到台中。後來我決定台中到武嶺、觀雲的路線自己來走,觀雲往東就和夥伴一起走。

從第一天上觀雲山莊,我便看到一些在復興青年活動中心見到的老面孔,而我們也在第一天的晚上一起唱著中橫情歌,聽著木吉他所彈出簡單而優美的旋律,和著身旁的夥伴一起哼著歌曲。沒有高難度的旋律、歌曲朗朗上口,我們那一晚玩著遊戲,喝著歌曲,看著駐站人員所表演的小短劇,逐漸認識了這偉大且辛苦的中橫公路。

中橫公路在我國小時期,總被教科書拿來教育學童,這是條人定勝天的公路,但是這篳路藍縷的過程中是有多少先人流血流汗、甚至是犧牲生命,我們這才能在今日安全地走在公路上,進行健行活動。

中橫健行隊本來是救國團的活動,但是自從921大地震後,中橫公路部分路段坍崩,中橫健行隊這才停止。事隔十幾年後,那些年輕時曾經參加過中橫健行隊,並且在活動裡認識了一輩子的好朋友,學習的服務、助人的精神,那些前輩們都在自己的工作領域有一番成就,他們懷念這條公路所帶給自己的回憶和勇氣,他們上了山、又下了山,只是滿足自己的情感需求,他們在這條公路所學到的精神並沒有傳承下去,中橫的故事、情歌不能只是網頁上簡單的文字或者YOUTUBE的影音,他們決定復刻中橫健行隊,這才組織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自強活動服務員協會。

這些長輩帶起了一批又一批的人走過中橫,讓他們也感動於中橫的精神,將他們訓練成了領隊、駐站、工作人員,平時這些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工作和生活圈,但是只要中橫健行隊一開始,他們便開始上山服務,帶著大家一起唱著那首年輕時的歌,年輕的歌適合年輕的孩子唱,歌聲憂傷又帶著微微的受傷,帶著聽眾想起許多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管是工作人員或是健行隊成員,我們有自己努力的目標、想要完成的事情,但是生活有時是困難、艱辛的,我們可能受傷於感情、工作、家庭、事業,更甚者就像是處在黑暗中找不到方向,失去了目標,迷失了方向。

上山,或許是短暫的逃避;走路,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前進中的行者是一本不停書寫故事的生命之書,像是最原始的人類,只是一個純粹的生命體,為了生存而走在蜿蜒前進的路上,用雙腳感受土地的厚實與堅固。雖然我們感受到夏日的炎熱,感受到汗流浹背的不舒服感,感受到負重長距離徒步旅行,身體所回饋的痠痛與不舒服感,從兩肩、背、腰、小腿到腳掌,乳酸開始堆積,每天的休息開始無法紓解疲勞。

但是,我們的內心是快樂且充足的,這是山和自然所撫慰行者的心靈,我們喝著平淡無味的水,卻因為汗流浹背而感覺十分甘甜,我們的方向明確、目標明確,行進中的我們不存在迷惘、迷失,或許我們有過許多問題,這些問題在當下不是暫時被拋諸腦後,便是在旅程中找到解決辦法。

第二天,我們走到了慈恩山莊,我們在下午品嘗到了碧綠神木那裏所販售的水蜜桃咖啡,口感令我十分驚艷,香順而不酸苦,之後從三點左右開始便下雨了,而原本號稱是太陽王的四爺也第一次拿出了雨衣。

慈恩山莊的住宿環境還蠻克難的,一進去的我們便被要求洗戰鬥澡,溼透的鞋子只能拼命塞報紙。洗澡水有限、插座有限,空間也有限,而且這裡的飛蛾數量、種類有夠多的(我在上廁所的時候有聽到人家說話,聽說慈恩的飛蛾有一百多種,還有學家特地上來研究)。晚餐是旁邊的何家果園幫忙準備的,我們手裡拿著便當盒,自助式的裝盛著晚餐,辛苦了一整天,我們狼吞虎嚥的吃著晚餐,氣溫濕冷,環境幽暗,但是我們的心很暖和。

我們在山豬大哥和一干慈恩山莊的工作同仁的照顧下,順利完成盥洗、換衣,並且享用熱騰騰的晚餐,結束後參予山莊晚會,看著他們簡單且有趣的表演,雖然沒有精湛的演技和華麗的衣服,但是他們用新的表演也逗得台下的小孩子呵呵大笑。

聽著山豬大哥敘述著種種,中橫健行隊是如何重新復刻,許多的資源、水、設備是怎麼運上來,環境是怎麼清掃、整理,他更以自己為例子,將慈恩的精神、愛的精神徹底傳達給所有夥伴。

山豬和我不是第一次相遇,早在北橫健行隊就見過面了,當時也不清楚他怎麼知道我完成徒步環島,就自己過來搭訕,要我下次可以參加中橫健行隊,可以不用一個人走。

晚會結束後,夜的寧靜讓人放鬆、著迷得無法自拔,有的人圍成圈圈玩遊戲,有的人為成圈圈舒展筋骨,這裡沒有五星級的享受,自然就是他最奢華的一切,我們都在都市生活太久,習慣著琳瑯滿目的市場供應和無所不在的便利,我們被便利箝制太久。

而這段時間,我們是離開了人間,到了山上。

晚上睡覺,我們在自己的位置上將睡袋攤開。龍騰約大家看日出,他說他會出去看天氣好不好,能看日出就會就大家起床,他要想看日出的人將安全帽放在床尾。原本只是簡單幾人,只是後來在大隊長的強迫中獎下增加到十多人。

第三天的天氣很好,一大早我們便走下來到路邊等著看日出,而女生部分只有敏媽到,天空已經亮了,但是太陽還背山所遮住,而在我們後方的山頭已經被日出所直照,像是一座黃金山峰,我們就靜靜等著,等著日出的光芒在山陵線開始散射,散發出令人無法直視的光芒,暖合的陽光照在身體,驅走了一晚的濕氣與寒意。

我們趁著陽光出來,將淋濕的鞋子、襪子、鞋墊拿出來曬,而陽光移到哪,東西就跟著移到哪,等健行隊要出發時,那些淋濕的個人物品也都乾了。

第三天我們開始感受到溫度逐漸上升,不在是之前涼爽的溫度,我們在一天的下坡後到了洛韶山莊。

若說中橫健行隊我最愛的是哪裡,我絕對是說洛韶。

洛韶的晚會是音樂晚會,由謝老闆和成大吉他社所舉辦,雖然沒有絕佳的音響、聲光設備,但是在他們的帶領下,我們輕輕唱著中橫情歌、當我遠颺、越過那一座山、在這裡方遇見你,認識了過去曾經對洛韶付出許多的李前輩,雖然他之後不幸過世,但是他的精神和熱情,仍有許多夥伴持續傳承。

但台上的表演者唱著一首又一首的歌,我們台下的聽眾也跟著哼唱,我們忘情著唱著,將人間所遭遇的痛苦在當下全部宣洩,不知不覺嗓子也啞了。或許在人間時,我們有著自己所必須扮演的腳色,我們可能得戴起偽裝的面具,懷抱著心機和城府,但是上了山,這些全都在觀雲、慈恩,慢慢讓駐站人員所洗去,在路上隨著步伐的前進所遺失。

當我們走到了洛韶,我們只剩下一個透明如水晶的心靈,一雙會感動、流淚的雙眼,一雙會擁抱、關懷的雙手。

那首敲響心靈之鐘的歌,每個人都不一樣,或許流行歌曲的飄向北方,或許是傳統民謠的中橫情歌,但洛韶所為了我們選歌的是屬於中橫的經典,是讓我們能在音樂會結束之後仍舊依依不捨,拼命喊著安可。最後實在是無可奈何,只能宣告晚會結束,躺在房間裡面仍然回味無窮。

但是我們也接收到不幸的消息,因為颱風的關係,協會決定明天是中橫健行隊的最後一天,之後495051三個梯隊的隊員將在後天全部下山,而第四天我們將一次舉行天祥晚會和最後一晚的惜別晚會。

第四天是我們夥伴一起步行的最後一天,起床的心情也都有些沉重,但還是開心地走著,今天平安的走到了天祥,也就宣告正式回到了人間,天祥有7-11、電視、冷氣、插頭、彈簧床,舉凡你所想到的便利那裏都有。

但是能想像嗎?在四天前,我們在花蓮火車站仍然像陌生人般站在陌生的路口,如今卻要思考離別,開始依依不捨,開始懷念、想念這段時間的美好,我們很珍惜最後能寫給小主人的卡片,很珍惜能和夥伴最後一起同行的路程,慢慢走著,慢慢紀錄著。

在天祥,我們住進了四人房,有舒服的寢具和美味的桌餐,我們在天祥進行了土風舞舞會,跳得每個人汗流浹背、不要不要的,最後在離別晚會,我們看到了自己的小天使,也由領隊和幾名隊員代表上台發表簡單感言。

這當中最讓我感受最深的是四爺的感言,49梯是他帶格格第一次走中橫公路,而身為父親的他總有一天會離開,到時候格格若是想念他,可以到這條公路,想起這段時間他們所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四爺說完便忍不住哽咽了。

第一天遇到四爺的時候,皓程還很緊張說四爺這麼嚴肅,接下來幾天會很難過了,而早在參加中橫健行隊時,我早就耳聞49梯的領隊四爺是領隊中的領隊,第一天我就見到四爺的威力了,他是那種非職業軍人,卻用職業軍人帶部隊的方式在帶著隊伍,過程中他都很嚴厲要求紀律。

但在最後一天,其實他也卸下了重擔,開始有了笑容,我能體會四爺求好心切,心繫隊伍成員的安全,所以他要求自己一刻也不能鬆懈,直到最後,四爺才和所有人像是玩伴一樣打打鬧鬧。領隊和所有隊員都是感受相同的事情,那些風雨後的沉重、傷病的時候,我們一起度過,也一起承受;那些克服後的喜悅、快樂的時刻,我們一起分享,也一起感動。

我們在第五天用完早餐後,領到了證書,就像是過去參加的學校畢業典禮,我們要求夥伴在證書上面簽名留戀,我們合照留戀,我們在遊覽車上打鬧聊天,從天祥玩到了花蓮火車站,珍惜彼此所能相處的最後機會,甚至是上了火車,我們還是在車廂內玩耍,從後面車廂走道第四車廂,像是寶可夢抓怪那般,沿途看到夥伴就叫他們入列,走後到來成了十幾人、一串長長的人龍,惹來車廂其他乘客的側目,直到龍騰所在地四車廂這才結束。

結束了,49梯中橫健行隊真的結束了。

Line的訊息不斷傳入,就像是當時的北橫健行隊,但是在熱情與激情過後,我們冷靜下來,剩下的會是最真的情感,這才會細水長流。

像是六忙猩幫忙夥伴背行李,這是他們對夥伴的包容;領隊、駐站人員、工作人員的照顧,面對過程中的形形色色的成員、種種狀況,這就是他們對夥伴的寬容。或許我們的行程不完美、沒有走完,但這就像是我們的人生,有時候總有些不完整,有時候得自己收拾碎裂的心情,繼續下一個夢想。

我忘不了在往慈恩的路上,龍騰在雨中牽著兒子走著的身影;忘不了洛韶山莊,四爺在走廊幫格格吹著頭髮;忘不了辰龍懂事獨立的模樣,總是自己準備好自己的事情;忘不了小馬總是聒噪的說話,卻是整隊的開心果;忘不了天祥之夜,龍騰和三個小朋友住在同間房間,哭笑不得的模樣,忘不了的事情繁不備載。

有的人甚至想繼續參加明年的中橫梯隊,挑戰全程走完;有的人甚至期待北橫健行隊也有開隊,走完中橫去走北橫。

走完中橫,我真的覺得中橫健行隊是很棒的梯隊,北橫已經讓我感覺很棒了,中橫比北橫更好玩、更有趣。但是在我個人的感覺來說,其實北橫健行隊的晚會尚在實驗性質,還沒有完全的發揮。

如果北橫健行隊也有音樂晚會,這不也是很棒的事情,大家一起唱著歌,音樂的溫柔保留著我們心靈的寄託。

中橫、北橫健行算是我很難得的活動。其實我很習慣一個人獨行,武嶺就是我自己從觀雲山莊走上去,隔天再下去清境。或許有人會問我說一個人不會無聊嗎?有個人在旁邊走著,一邊走一邊聊天,時間過得比較快,也比較好玩。

我想在健行隊和我並肩而走的應該有感覺,前進時其實我是個很沉默的人,如果你有話題我會應和著你,但是我無法一直和你聊天保持互動,因為我在前進時腦子有時候會想一些事情,這些是我個人靈魂的收穫,我很樂在其中。

我在徒步武嶺時獲得了靈感,讓我從四月開始便開始書寫著徒步環島為題材的小說。但是我還是很高興能和北橫、中橫的夥伴這麼一起走上一段,在激情過後,如果要持續保持著,是必須靠著活動維持的。

49梯算是少數有許多學生的梯隊,有小學生、國中生、高中生、大學生,而這些學生都必須專注於學業,也受限於經費,比較難像成員當中的叔叔阿姨,這樣的享受人生和戶外活動,有時候看著群組在討論要去哪裡爬山、去那裡活動,或許他們受限於時空、又或者受限於經費。

在這方面,我只能對這些孩子喊話,記得我們這些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仍然為你們而保留。

在我求學的時候,我沒有錢參加像中橫健行對這樣的營隊活動,我也從未接觸過這類營隊活動,回來之後我常想,如果在我讀書時期我便接觸這樣的活動或營隊,是不是我的人生就會有所不同?


#中華民國自強活動服務員協會舉辦之中橫健行隊#
附上網址(請參考)
https://skyhik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