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凍死在雪北山屋 [雪山北峰單攻]

發表於2018/07/19
1,27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九月加羅湖,十月冥王星,十一月雪北.
十月走完槍岳之後,
老實說對爬山這件事情已經有點膩.
但先前的約定還是得遵守,
V君剛好有衝突退出,
改成三個人,
山屋策略性的順利地訂到.
奇怪的是,比起大名鼎鼎的槍岳,
我更期待這次的雪北,
因為名字吧!

雪北,百岳難度居然是C+.
玉山是A,奇萊主北是B.
A是最簡單的,依此類推.
研究完網路資料,
我不知道為何雪北會被歸類成C+.

頭髮剪好,
新裝備準備好,
但天氣預報很差,
出發前一天有經驗的T君理性的退出,
剩我一直很擔心的A君一派天真的說他想去.
但他真的有曾認真地看待這件事情過嗎?
我問他"你這個月有訓練體力與負重嗎?"
沉默.
我問他"你睡袋準備好了嗎?"
A:"睡到都會流汗"
我心中OS:"但你有在0度下試驗過嗎?"
一直到星期三預報降雨機率還是很高,
但台灣根本不重視登山氣候的預報,
不像日本仔細又神準.
幾經思量後我還是要去.
但A君我就直接幫他取消,
畢竟這是我個人的抉擇,
風險難料,
我無法對他的未來負責.

星期四奮戰到下午三點,
該給老闆的報告跳票了兩次,該死.
但畢竟還是以解決量產問題優先啊.
到了登山口已經是晚上八點多.
摸黑上七卡已經是最後一個人到,
大家都用呼聲雷動歡迎我.
新買的氣墊需要手動打氣,
發出的聲音讓我很想死,
我只好閉上眼睛休息一邊慢慢小聲的充氣,
還好打呼鳴奏曲並沒有因此中斷.

大概開車累了,
一夜好眠,
3點半摸黑出發,
花了2.5小時到了369,
比標準的4個小時快了許多,
我的訓練果然有成果.
煮完薑茶休息片刻續行黑森林水源路,
這是通往雪北唯一的最短路徑.
完全沒下雨,預報果然又失準.

黑森林很美,
一個人也沒有.
突然遠處一道黑影竄動,
我猛然以為是台灣黑熊.
結果他停了,
跟我對視了很久,
是鹿嗎?看起來不像,當然更不像熊.
我忍不住又笑了,
看到野生動物的標準反應.
剛剛查了一下確定是台灣長鬃山羊.

花了五個鐘頭終於到了雪北山屋,
聖稜線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雖然沒下雨,
還是一片霧茫茫,
但我已經相當感激.

雪北山屋海拔3590公尺,
一個人也沒有,
才中午12點,
東西丟著續行北峰,
北峰一樣沒人.
回到山屋突然二樓傳出聲響,
昏暗中居然是黃鼠狼,
靠,我惡狠狠的發出聲音趕走他.
我晚餐的豆皮,三星的卜肉全部被弄得亂七八糟.
也不敢吃了.

睡墊睡袋鋪好,準備先睡一下,
卻發現無比的寒意穿透所有的東西,
直達我的核心.
我發抖.
這些裝備加起來快四萬,
Mont-bell Merino內衣長褲,
Icebreaker Merino保暖層,
Mont-bell 1000FP頂級鵝絨羽絨衣,
Mont-bell DOWN HUGGER 800#3睡袋(極限溫度0C),
Sea to Summit舒適系列睡墊-標準版(R=1).
已經下午兩點半,
我該撤退到369山屋嗎?
但鐵定會摸黑,加上我已經累了,
重雲深鎖,進退維谷.
如果A君有來,恐怕隔天就有新聞:
"兩名男子裸身纏繞凍僵死在雪北山屋".
我一點也不想這樣死在這裡.
冷靜思考了一下,
到了二樓,原來窗戶沒關,黃鼠狼就是從這裡進來.
關上窗戶,我把所有的裝備搬到二樓,
少了地氣,果然好多了.
再拿出Sea to Summit單人保暖睡袋內套(極限升溫款),
似乎已經不會抖,
但越晚呢?
不管了,我開始煮晚餐的泡麵,
沒多久,
門居然打開了,居然有人來了,
我實在是太開心了.

來者是一對50幾歲的夫妻,
他們一路從雪山主峰過來,
我們三人都因為還有其他人而開心的笑了.
尤其是我,我終於不會被凍死.
因為預報許多人都取消,
到了入夜真的沒半個人前來.
我躺著繼續跟他們閒聊,
才發現他們是登山達人,
斗六人,一點傲氣油條也沒有.
老公40歲時因為筋骨不好,
醫生照慣例叫他不要這個不要那個,
反正當個活死人就好.
但他卻開始爬山,
越爬越勇健,身體也好起來,
今年五十幾歲,
中級山兩百多座,百岳我忘了他說幾座.
光是雪山就來了好多次,而且是雪季.
他笑說:當年的那個醫生"自己"也開始爬山了.
急難裝備超級齊全,
我越聽越佩服,
老婆第一次爬就是雪山的雪季圈谷.
"太震撼了"他說.
所以從此他老婆也跟著一起爬,
甚至整個家族都是.
每年過年期間才有可能大家都放假,
山屋也容易申請,
反而是他們一起爬百岳的日子.
"關山飛雪"...
我實在難以想像.

6點躺平,
還有漫長的11個鐘頭啊.
我跟他要了一顆安眠藥,
我從來沒吃過,
半夜起來上了四次廁所,
最後一次我知道我不會再尿了,
11點多我服下安眠藥,
一夜無夢,居然不會睡睡醒醒,
太神奇了.

我輕量化的背包大概不到8公斤,
比我平常訓練的要輕很多,
他們的因為有額外揹水我猜可能快20公斤.
沒有交換姓名,
他們真的是很樸實的南部人,
一早他們續攻北峰,我也稍後就下山.
一轉身向山屋道謝,
天氣轉為小雨,
這時候我的裝備就派上用場了.
Mont-bell TORRENT FLIER JACKET風雨衣,
DexShell Thermlite 防水中筒輕適羊毛襪,
DexShell THERMFIT 輕適保暖內裡防水手套,
一路下山實驗證明,
裡面都是乾的,雖然只是小雨.

感謝這對夫妻,
像天使般解救了我,
希望你們繼續安全的爬山到老,
我忘不了他言談中對爬山的喜愛,
發自內心謙卑篤定溫和不張狂的那種.

雪北為何是C+呢?
沿路我一直思考,
或許是因為救援不易吧,
只能沿著聖稜線到達,
稜線地形稍一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終於拿到的我第一個C+,
今年的全獨攀也終於告一段落,
感謝老天給我夠好的天氣,
一路平安,
也感謝我自己一直是這樣認真看待每一次的計畫,
因為自己能力的不足,
始終抱持著努力不懈的態度.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