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頭二部曲

發表於2018/06/22
31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羊頭二部曲
第二次要去羊頭山,是民國70年元旦,當時我是海軍陸戰隊的少尉步兵排長
剛好分發台中清泉崗受訓,所以可以在假日回山社串門子
當年的社長,是我徒弟的徒弟,紡織系的蔡榮煌
元旦山社有一支隊伍去羊頭山
其中一位山社女幹部(某甲)邀了她女性的死黨朋友中國醫藥學院的學生(某乙)一起去
一行人十幾個同樣的路線出發,因連日下雨
隊伍在河床行走時,突然遇到山崩,所有的人都被埋在砂石下
驚魂甫定的隊伍站了起來,隊伍中間的一個人沒站起來,那就是某乙
她被一顆拳頭大的石頭擊中太陽穴,當場魂消玉殞
令人詫異的是他們沒把遺體背回慈恩山莊,也沒派人留守現場
竟然全部都跑下山啦,(事後我發了很多牢騷,嚴厲批評隊伍處置不當)
話扯遠了,一個難得假期,部隊放假,我回山社永遠的家-雪峰樓
山社驚聞羊頭山難(當年通訊不佳,只有警用緊急電話,隊伍下了山,報了惡耗,也沒講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社裡緊急籌備東西,準備上山救難
我剛好恭逢其會,自然自告奮勇,捨我其誰?
只是東西打點好準備出發時,某甲卻脫隊先行趕回來了
經過她的口述,我終於了解情況
所以羊頭山不用去了,只能去某乙的家報訊
這種苦差事誰去,社長當然抓我這老芋啊擋子彈
於是一輛計程車坐著3個黯然神傷的年輕人
終於我開了口,一再告誡某甲,當妳去了某乙的家
一定要說登山因天候不佳,出了一點意外
現在搜救處理中,讓家人慢慢接受殘酷事實,某甲緊抿著嘴唇說好
這是我這登山老鳥所能想出最蠢的說法
哪知車門一開,某甲一見到某乙雙親,就已雙膝跪地,號啕大哭起來
原來的劇本已不管用,只能忙著救護此起彼落一再昏旋的家人
滿室愁雲,哀腸寸斷,哭聲震天,可憐白髮送黑髮
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詛咒這輩子再也不要爬山、不敢爬山了!
唉!生死有命,這是我以後才深刻體會的
後來90年山社,我又遇了一次,當年寒假南二段的隊伍
預定登南橫的塔關山,再到向陽工作站上山,來回新康山後倒走南二段,從東埔出去
我跟在校的領隊聯繫上,可以陪他們上塔關山
所以開著剛買不久日產Cefio 2000cc頂級轎車,晚上我一個人來到南橫深山的塔關登山口
夜裡深邃幽暗,我點亮瓦斯爐烤火,癡癡的、幽幽的、驚悚的等了大半夜
終於一輛有頂蓋的大貨車停了下來,跳下8個萬里的英雄好漢
孤魂野鬼的我吁了一口氣,熱情的招呼他們
天一亮,大夥興高采烈的登上塔關山頂,面對險巇驚天的關山大斷崖
當然免不了要吹噓一番我六次橫渡的臭屁事蹟
下了山,我好意的用轎車分批送學弟妹到向陽工作站,只是他們粗心大意
把重裝背包放在我那嶄新轎車的後車蓋上,讓世俗的我
為了多出來的車體刮痕,搥胸頓足,懊惱不已
互道珍重後,我下山回到滾滾紅塵,再投入繁忙瑣亂的工程中
沒多久,一日在開車中聽中廣定點新聞,驚聞萬里發生向陽山難,因高山症折損一名隊員
我滿心詫異,哀傷不已!怎麼才離開幾天就發生意外?
聯繫的結果,告別式在埔里,為此,我全家還專程去了趟埔里
為的,是恭誦一部佛經迴向亡者,安慰亡靈,最重要的
是我想勸慰生者-領隊及隊友,逝者已矣!人力無法回天,無法扭轉定數
因為人際關係,只有4種因緣,即報恩、報怨、討債、還債
亡者是來討債的,過去世父母欠了他,所以這輩子他出生來當子女
可憐天下父母心,眼巴巴的把他養大,栽培到念大學
可是債主錢要到了(即從出生到讀大學,以所需費用500萬元計)
他也走了,以世俗眼光來說雖然不捨,但還好
因為他是來討債,而不是來報怨的,所以沒給家人帶來很大麻煩
我苦口婆心的安慰學弟妹,也不知道他們聽下去了沒有
唉!人各有命,富貴在天,當年我屢屢投向兇險的山嶽,心想
即使要死,也要死在自己喜歡的山林,卻都死裡逃生,學弟妹卻莫名其妙的走了
真讓人感嘆!斷腸人在天涯!這是我卅年登山旅途中,最感傷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