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化成的塵裡所記載的

發表於2018/06/22
9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原文medium連結

大母母山的凝望之下,吉露部落舊社以下距離不算太遠的位置,旋即是一瀉千里的崩坡,所謂懸崖勒馬,我想此情此景再貼切不過。

印象中在此類議題中,總不時會聽見類似這樣意見:

「如果住在山裡很危險,那為什麼不搬出來就好啊?」
「為什麼要這樣增加社會風險?」
「為什麼要這樣浪費社會資源啊?」

我們好像總是強關注每個人在每件事上最終做了些甚麼樣樣的決定,同時卻極盡忽略那些,每個決定背後的,錯縱糾纏的掙扎。

因為決定很純粹明確,而關於掙扎或任何心理層面的議題都太過複雜隱晦,不去看不去管,就好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而關於那些人去樓空的舊社,或是每一個待挪移拆遷的山村與市街小區危樓,我們很習慣地稱呼他們「廢墟」,或訕笑或享受著那種抽離的稀微,有時候搭配傳誦幾許穿鑿附會繪聲繪影刺激腎上腺素的傳說故事,大約都是如此。

但也總有那些捨不得離開的人們,或是縱然離開了,三不五時還是來來回回於故里,若有所思。

或許,許多人活著,卻早已死在那些凝滯的歲月時光。猶如許多人死去,卻仍不朽地存活在源遠流長的記憶當中。

倘你灰飛煙滅之時,你所化成的塵裡所記載的,會是些甚麼?

或許,會有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