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越快,心則慢

發表於2018/06/22
37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原文medium連結

在走回反射板的路上,遇上一隊比我們早出發的隊伍,他們的女性成員正躺在草坡上肩挨著肩自拍,看起來像是領隊的帥哥站在步徑邊,身上傳來趾高氣昂的「幹大事」,播放音量我感覺有500%,我們借了道就先行,不打擾他們幹大事。

「吵鬧隊又來了」

爸爸這麼說,我回頭望,他們恰好出現在視線與山勢轉折的交界處,音量有越來越澎湃的趨勢,大事也一路幹成了歐美EDM,我們的步伐與呼吸也同時跟著沸騰,深怕自己跟不上節奏,落拍就要被鯊魚吞掉,更怕囫圇吞棗式的律動,最後換得各位滿滿的大喘不過氣平台。

還好最終他們在反射板轉了個彎,浩浩蕩蕩地往北峰開去了。

我總還是有點好奇,他們心裡想的,究竟是為了壯膽?是因為無法自拔地熱愛音樂?是因為全世界都讓我feeling so fly like a G6?還是因為我就喜歡i'm loving it?

「柴山也很多」
「其實到處都很多」
「高山上應該比較少人會這樣吧?」
「白痴哪裡都有」

睡眠極端不足下,連瞬間情緒暴怒都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播音樂或作任何事情的理由原因都來得何其多,我也曾經在下往清天宮的石階上,在帶點孤寂且輕鬆愉悅這樣複雜的情緒下播起爵士樂,後來頓時覺得對原居地的蟲鳥山靈們有點不敬而作罷。

總不可能連里程指示牌上沿路也標示著「寧靜場所」,但真心希望大哥可以小聲一點好嗎?

落腳廬山溫泉區,在天災與政令的夾擠下,這裡大致有著和知本類似的風景。

極盡凋敝。

飯店狀態顯示為廢墟或營業中的比例大約在4:1以上,商店街上甚至買不到一支冰棒,或是小時候來玩,每晚固定光顧一杯的阿婆燒仙草,旅宿手繪地圖上的全家也早已不知撤離到幾里以外了。這種凋敝某種程度上也很有味道,但前提也許是必須有一定的心理強度。

廬山溫泉知本溫泉記憶裡的老街鬧市是什麼模樣?我真的覺得跟墾丁十分九份或每一個商業風景區的街區都相去不遠。

我一點都不討厭這些地方,相反的我很喜歡,縱使她們可能有許許多多的千篇一律,但千篇一律的內容置入不同的時空容器,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性格。不論她們是過盡千帆,是繁華落盡,或是自始至終溫吞靜雅素樸,每個地方都是如此。

那麼多的人來到九份,但或許大多不知道也不在意到底有幾番坑,不知道顏雲年哪位阿祖,更不用管山嶺後的大小粗坑聚落與流榔頭的來龍去脈。

就像廬山溫泉是為霧社事件的重要發生區域,如果不是為了搜尋週邊相關可行路線的資訊,我也從來不曾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作為賽德克歷史萬靈塚的馬海濮岩堀,也非等閒輩有能力可以到達,或許也因此保住彩虹橋上賽德克頭目的寧靜。

我真正想說的是,我們到了好多地方,跟著電視媒體網路部落客幹譙,或許有時候連電視媒體網路部落客一起幹譙,有時候又變得熱推好玩趨之若鶩必去必買必拍聖地,島嶼的脾性,真的很奇妙有趣。

多知道些什麼很屌嗎?一點也不,你會知道的話你就會知道,什麼事情都沒什麼大不了。並且我相信,對於一處地方的記憶,也不會隨著你所知道事情的多寡而改變,頂多是加強與深化。對於每個地方而言,只有居住者與旅人的區別,你必定具有其中之一的身份,也有你詮釋地方的眼睛感知。

「世界越快,心則慢」

這句台詞如果換成金城武以外的人來說,還會有人在意嗎?我在猜應該完全不會,因為畢竟就連金城武說的好像也沒多少人真的在意了。因為反正社會世界本來就也不是這樣在運行著的。

總之先去金城武樹拍照打卡,不用按讚因為不會有小禮物或折扣,沒拍好自己多喬幾張或者換個濾鏡,總有你適合的。

「營地這裡沒有訊號,往前一點那邊那個平台上中華可以通,可以去那邊打卡」

昨天隔壁營的友善朋友這樣介紹道,我走上那裡,拍了幾張夜照有點感動,照自己的慣例記錄幾段文字,然後回到帳篷嚼冷筍。

北峰豔陽天,南峰起大霧,那裡有一根看來冷清得多的圖根點。

南風會吹過這片島嶼,溼溼黏黏,跨過幾隻鯤鯓。而你鏡頭之下的人家,曬鹽或養蚵,發佈上IG或腦海,乘著天地之間的方舟在出海口晃晃悠悠,總有容身之處,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