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做怎樣的人?

發表於2018/06/22
14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原文medium連結

往天巒池的路上,有迷幻的古早時代電線桿,兀自佇立過不知幾輪山嵐雲瀑狂暴的掃蕩。

有粗壯斑駁的巨木,你好像可以輕而易舉地破壞她的每一絲表皮,傷透她的肌理,但她也就這樣靜悄悄地概括來通來吧,在山坳或懸崖邊坡兀自佇立過不知幾輪日月的掃蕩。

有幾段陡降又濕滑的箭竹林路,爸爸踩了幾個跤。

「就在這裡折返吧」
「好阿」

回頭之前,我們在山徑上隨意速喜席地而坐,一人一罐八寶粥津津有味津津有味,反正這裡相對於不遠處的小溪市集乏人問津得多。

「我們好幾個地方都沒有走到,像是上次鳥嘴山上那個哪邊...」
「對呀,比林山,低陸山,這次天巒池都沒有走到」
「下次有機會再來就好了」

路程中爸爸問過我幾次要繼續走嗎?到得了嗎?

我回答「看你還想不想走都沒關係。」

爸爸媽媽朋友都曾經說過我報的時間抓得準,我覺得時間內到得了,我覺得等高線看起來前面就是平緩山腰路了,我想要去到那些地方,所以才排了行程。

但終究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人,縱使有時候我獨步山林間,在小港或桃園機場獨自拎著公司配發且強力管控的筆電等著出入境,我也不是一個人。

慢慢地走著,漸漸地也學會更坦然地接受所有廣義狹義自訂義的失敗,雖然通常還是必須佐一碟「不甘」來提味。

我不害怕失敗,我只害怕沒有時間。

我沒有能力探勘開路,但憑藉著五感與更重要的—現代科技輔助,我想至少該做個稱職的認路人與浪漫的找路人。

一直以來不論課業工作各種情感,我時常都是個二六不靠譜的人。通常並非蓄意二六,但總之,我二六的時候我就很二六。

為自己開脫的釋義是,我永遠無法滿足所有人的期待。如果我竭盡全力去做了,又有誰又剩誰來滿足我對生活的期待?

始終都是個難題,怎樣做才對才好?怎樣又太矯枉過正?市集七點就下課了,抬頭望,牛奶路的繁星裡或有屬於你的答案,如果沒有,你的答案或許也正抬頭望著同一片星空,天真爛漫地苦惱著。

你想做怎麼樣的人?

「那就,可靠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