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頭首部曲

發表於2018/06/16
27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羊頭首部曲
羊頭山是台灣的屋脊高山百岳的排行老么
從中部橫貫公路的最高點-大禹嶺再往西行,慈恩山莊的上方
座落中央山脈北二段的支稜,沒啥突出的山嶽
標高3035公尺,剛好擠進10000英呎的門檻
很多人常用現代的交通工具、路況、及觀點
來質疑當年岳界前輩四大天王對百岳的訂定
最明顯的例子,屬合歡群峰的石門山了
每到假日,車水馬龍,滿山都是人
如果車停路邊走上去,恐怕不用3分鐘即已登頂,完成一座百岳
即令如此好走的百岳高山,當年卻要大費周章的
坐台中開往花蓮每天早上唯一的公路局車輛
車子有直達車、金馬號、金龍號的蟺遞演變
但不變的是一天只有一班車,多了也沒有
坐了約6個小時的巔陂山路,中午1點到大禹嶺
還要重裝踢8公里的路,上到合歡山莊,再順道登石門山
累嗎?好玩嗎?歷史的巨輪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當年會想攀登羊頭山,在山社我已屬戰將級
為啥?因為比較好爬的連峰縱走或單攻都已登完
剩下的長程縱走或失之偏遠或曠日費時
羊頭是百岳老么,也是雞肋
那時我在山社已是一員縱橫山林的猛將,找上羊頭,就是在這種情況下
況且我參加過60年代救國團辦的谷關山訓,也因此當了領隊
帶過中橫健行隊,大隊人馬曾住宿於中橫的慈恩山莊,記憶猶新,這是引子
第一次去羊頭山,是利用中秋節2天的假期
我跟一位不常登山的學長及山社美麗的客家學姊徐碧真徐姊三人
在這樣的環境、條件下出發,坐公路局車奔赴慈恩山莊
人們常說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慈恩就是這樣
從大禹嶺以降到天祥之間,它是極少數的休憩點
我們約下午2點到達,諾大的山莊,只有我們3個過客
向晚時分,面對滿山的空寂,年輕炙熱的心還不習慣它的單調、無聊
說好男女有別,我跟學長在男眾通舖,徐姊在女眾通舖
但女孩畢竟膽小,還是溜了過來,3人擠在一起壯膽
是夜,靜寂到了極點,月到中秋分外明,是對遊子而言
但對山行者來說,就是趁月色,傳將軍令,即刻出發
所以中秋的夜晚,皓月當空,午夜1點,3個人像幽靈般的輕裝行走
從慈恩山莊往回走約半公里的乾溪溯溪而上,展開行程
深夜在深山深邃陡上的河床行走是啥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我門像夜間嘻鬧的精靈,在石堆中跳躍行走
乾溝兩岸插天而起,諾大巨石擋道
在淒麗幽明的月光照耀下,不似在人間,也非廣寒天宮
唯一的標記,就是人為的堆石,指示行走的方向
行行復行行,也不知走多久,才接上主稜
再走約15分鐘即已登上羊頭山頂,此時天色才微明,中秋圓月尚未西落
立絕頂,極目四望,千山萬壑似乎仍沉睡未醒
我們屏著氣息等待旭日東昇,當金光乍射,金輪升空,天地初始
滿腔豪情壯志,熱血奔騰,久久就不能自已
佇留了一個多小時,才依依不捨下山

實在說當時也沒想過命中還會有再回來的一天原路退回,下山更難走,原因是急降九百公尺高
在河床石堆中一直跳下,跳到腳都軟了,還遙遙無期,能用滾的下來多好
總是,回到了中橫公路,回到山莊收拾行曩
花蓮回台中的班車還未到,只好派出美麗的學姊
一個人孤伶伶的站在路邊,一有車輛過來即露出哀怨的眼神
比者回程手勢,果然美人計奏效,一輛貨車停了下來
兩個臭男生興高采烈的衝出來一起坐車,回到了大禹嶺,也輾轉回到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