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雜記

發表於2018/06/15
215次點閱
  • 相關路線
    七彩湖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萬里雜記                      68級林榮囍

山,傲立恆古!山,矗立永遠!是什麼力量吸引萬里的子民一次又一次投入它的懷抱?這問題我思索了幾十年。也許過去世我曾是山嶽中嬉戲的精靈、跳躍的山羌、奔馳的水鹿、高飛的孤鷹,所以回去山上總有回家的感覺。我找不出答案,從年少輕狂起就攀爬台灣的嵩嶽,忽焉已鬢白齒搖了,仍抗拒不了山林的呼喚,該如何描述這段登山心靈悸動的軌跡呢?

見山是山

民國六十四年一月,我是逢甲大一的新鮮人,參加寒假山社所舉辦的南橫健行,在啞口山莊,學長說可以順道去爬「百岳」︱關山嶺山。於是乎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和幾個人就沿山徑而上,過程雖已不復記得,但登頂時乍見睥睨全台的首嶽-玉山,白雪皚皚!那種唯我獨尊的氣勢,深深的震懾了我的心靈。於是我也豪氣干雲的發下宏願,我要攀爬台灣的高山百岳!這是與山林結緣的開始,誠如佛門偈語﹝本來無代誌,來來去去全代誌!﹞一切的代誌,也從此展開。

六0年代的台灣登山環境,其實是艱困很不理想的。當時腳穿厚重的牛仔褲,腰掛S腰帶及美軍水壺,身穿綿製衛生衣及風衣,肩背帆布製橫式大背包及複式帳,手拿重沉沉的國際牌手電筒,瓦斯爐極不穩定,經常火燒眉毛或帳蓬,登山資料欠缺不全,天氣資訊無法掌握,山徑曲折難尋,交通工具稀少,再加上一週四十堂以上的功課(我建築系的),實在很難想像當時登山之艱困凶險!但山到絕頂我為峯那種登臨的快感,就像吸食鴉片一樣一次又一次吸引了我。為了充實登山知識,我一再的追問山社的學長,登山遇到颱風要如何應變?迷路了要如何自處?碰到營地缺水要怎麼辦?有人受傷了要怎樣緊急醫療?我有千百個問題,學長無法滿足我的好奇心,我也從每一次登山活動的試誤摸索中,累積寶貴經驗。多少年縱橫山林下來,各種登山狀況也終於發生!

也曾於強烈颱風吹襲下強渡洶湧溪流,驚險萬分!

也曾於冰雪封山漫天風雨下,奮力掙扎前進,寒澈心脾!

也曾攀爬斷稜危崖,全身戰慄,步步驚魂!

也曾失足墜崖,撞擊摔落,血流滿面,驚嚇不已!

也曾於月黑風高下孤身涉險,一個人黑夜行走於中央尖溪,毛骨悚然!

也曾連續攀爬十八個小時,精疲力竭,渾身痠痛!

也曾迷失於茅草荊棘,或高大密集箭竹林,遊走找尋出路,苦不堪言!

也曾露宿斜坡,無水無炊無食,竟夜風雨,狼狽不堪!

也曾紮營後被暴風侵襲,風雨飄搖,心驚膽裂!

但更多的壯麗山川、和風暖陽、日出月落、雲海古樹、亂石崩雲,饗我心靈!也最愛和生死與共的夥伴燃起熊熊營火,杯酒高歌,笑天笑地!笑古笑今!那真的是人生中最精采冒險燦爛的一頁!

負極重,走長途, 頂烈日,冒飆風,酷雪寒雨一再的試煉折磨,真的是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我也從一介不識愁的小伙子,變成歷盡風霜的行者。雖然登山的過程千辛萬苦,但我誓言用全生命呵護照顧我的隊員,讓大家快快樂樂上山,平平安安回家。這種強烈的信念與使命,從來都沒動搖過。大家對我的信心和我強悍的個性能力,即使招逢危難也都能逢凶化吉化險為夷。託天之大幸,在畢業離開萬里之前都沒發生重大事故,也讓我深刻體會到,原來要當個勝任愉快能自保且能助他的登山客,就要認真的了解山岳的知識並謙卑的向大自然學習。

只完成了四分之三的百岳,我畢業了,投向大烘爐的社會,百岳,成了遙不可及的夢!

見山不是山

        所有離開萬里的朋友應該都承認,當年笑傲山林、刻骨銘心的磨練,是日後在社會闖蕩工作的一大助力,畢竟肉體及精神的折磨焠煉都到了極限,人世間還有什麼苦痛或壓力可懼呢?只是畢業後兩年當兵,三到五年找工作並穩定工作,三年成家,六年照顧兩個初生的小毛頭,慢慢的口袋裡錢有了,休閒的時間也有了,但身材逐漸發福走樣,多少人還有登山的豪情壯志或只能望山興嘆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仍沒有放下,即使遠在萬里之外的印尼工作,床前仍掛著自製的台灣高山百岳稜線圖竟日凝視!即使結束攏長疲憊長達十二個小時的工地工作,夜裡我仍在異地他鄉的山路獨孤的跑步!為的是維持體力及鬥志。

終於我又回到了台灣,成了家,立了業,也回到魂縈夢牽的山林,一再走重複的山岳,只為了那乍見老友的欣喜及嘴角的一絲笑意。也不再拍照了,每座山的影像早已蝕刻在腦海,即使身在滾滾紅塵,只要動了心念,電光石火間,我已登了頂並探訪四周老友。人世間的無奈、辛苦、委屈、失意都化成雲煙!於是矗立天邊的高山,成了我的精神指標。每一次凝眸遠眺,撫慰了我的心靈,也激勵了我的鬥志。就這樣又過了十年,也不清楚是在哪一種意念下算了算登臨拜訪的老友,共七十六個。突然,有一個聲音在我心裏響起,「為什麼不把剩餘的百岳爬完呢?」,只是,我是屏東南部山區鄉公所工作繁忙的土木技士,國家公園又一個個成立,爬山要高山嚮導的入山證及入園證,(可恨爬三十年山,連張嚮導證騷包一下也沒!)唯一要爬完剩餘百岳的途徑,就只剩參加外面營利的登山團體一途。我參加了南一、南三、馬博橫斷、奇萊東稜、玉山後五峯等路線。原本抱著多看多學的態度,但每次活動給我的印象都奇差無比。一切向錢看的結果,隊員程度良秀不齊,彼此冷漠無情,不會互相照應,自己要想辦法活下去!再加上日以繼夜的趕路(為了省嚮導費?),爬山,成了趕山頭,拍登頂照外,(我仍不拍照!)變得索然無味。直到九十九了,最後一段七彩湖登六順山的行程,在萬里各路好漢助陣之下算是溫馨圓滿。那一夜酷寒,慶功宴酒酣耳熱之下,每個人的臉龐都發光發亮,大夥都似乎回到在萬里麾下笑傲山林的時光!也為從六十四年首登到九十二年二月完封畫下完美句點!記憶中的行囊,裝著滿滿的友情、感恩與懷念!

見山又是山

這是公案,師問「為何要走?」答「畢竟要走!」師問「為何畢竟?」答「一切法象,皆由身顯!」多少也點出我以知天命的年齡想走第二次百岳心境。三十年來滄海桑田,環境物質都急劇的變化,登山也一樣。避難山屋林立,登山步道大力整修,天氣資訊齊全,登山裝備日新月新,符合人體工學背包,保命之露宿袋,輕量排汗的衣褲,抗風保暖之保暖衣,銀纖維不易變臭之登山襪,黃金鞋底登山鞋,高科技登山錶,LED頭燈,鈦合金炊具,衛星電話,衛星定位儀,四輪傳動車輛,林林種種,琳瑯滿目!入山證也取消高山嚮導規定,甚至一個人也可以申請入山,況且我還不太老,背得了,走得動,這都是誘因,但每攀爬一座熟悉的山岳,或許是想重溫那塵封已久飛揚的青春吧!只是少了年輕的好勝、莽撞,多了樂天知命的悠閒。只是這次我除了和家人一起登山外,最主要的都和萬里OB或在校生一起出去,感覺中萬里就是個大家庭,不管認不認識只要在一起,就是一家人般的和樂融融,就容易打成一片,這是血濃於水的感情!OB們常憂慮山社人才不繼及學校的阻攔,我卻覺得兒孫自有兒孫福。真的想鼓勵並協助他們,那不如多回來和山社的學弟妹一起去登山,譬如最近去O型聖稜,隊伍中,我是六O年代的,富強是八O代的,維玲則是在校生二年級,老中少三代同登,未來我仍會照此模式一直下去,直到我老到走不動為止。

       還有我有一點小小意見想告訴在校的同學,如果你喜愛萬里這塊前人胼手胝足打造的招牌,這個大家庭,請務必在登山的領域中,謙虛的學習,主動的請益,無怨無悔的付出。請務必珍惜同行的隊友,彼此的照應,同甘共苦,同進同退,絕不捨離。請務必唸好功課,不要讓家人擔心,不能讓人誤解只會爬山,不會唸書。你真誠努力的作為,就是萬里永遠生生不息的動力。

  希望你永遠以萬里為榮,萬里永遠也已以你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