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劍之行

發表於2018/06/15
22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卅年一覺登山夢,贏得雪劍慚愧名

放下繁瑣的公務,暫別紅塵之滾滾
我又在萬里麾下,再一次投向熱愛又熟悉的山林
師父常說,人奔逐一生,只為兩個字
一個「名」,一個「利」
而自己浪跡高山峻嶺三十年
是要體驗什麼?追尋什麼?印證什麼?
不也是夢寐名山亦是貪嗎?
思緒無厘頭的和車子一樣飛馳,我們也被群山及黑夜包圍吞噬。

繁華的清境
清境農場是我75年去過的地方
當年坐著公路局車,投宿唯一的地方-國民賓館
真是地如其名,清境無華
我買了第一千零一瓶的烏梅酒
舉杯面對「能高」老友,滿心的歡喜
曾幾何時它已被閃熾的霓虹燈和呼嘯而過的汽車淹沒
假日時車水馬龍,遊客如織,一點也多不清境
深夜十一點,我坐在光潔亮麗的便利超商內,反而有一份惆悵與失落!
美粧的武陵清晨三點,武陵收費站竟然還很盡職的收費
衝著這一點,也要乖乖的奉上買路錢
收了錢有辦事嗎?
即使黑暗中我注意到路旁種了鮮花
該滿足蟄居都市叢林的人們的渴望吧!
即使我自己開車前往
也從不曾在華麗氣派的建築物前停下
遠在天邊的桃山反而會吸引我的眼光
但總有一個地方是要停車的-登山口

放宣傳短片的登山口
除了檢查一般入園證.入山證,還要看完登山宣傳短片後才能放行的
全台灣似乎只有這個
學弟妹有點不耐煩的抱怨都已看了N次了,還要再看
我則興致盎然的看完全程
即使山爬很久了
我對別人裝備帶些什麼.吃些什麼
都很有興趣研究
登山時各項裝備更是反覆清點檢查
俗話說善泳者溺,即使岳界四大天王之ㄧ林文安先生也隕落於中雪山
於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是我奉行的圭臬
因為從來不敢低估大自然的力量
溫故知新也不錯
落寞的七卡

以前登雪山,先坐公路局車到武陵農場場本部,有時只坐到宜蘭支線的叉路口
再踢約兩公里,到路旁的登山口
穿越高山生冷菜園,沿登山小徑而上
爬坡2小時走了七公里就來到七卡山莊
這也是七卡的由來
當年它是少數有人駐守的山莊
其它是玉山的排雲山莊,大霸的九九山莊,能高越嶺各保線所以及南橫各山莊
現在它的光采都被369山莊搶去了
有如棄婦般的憔悴
我甚至不忍心進到裡面觀看它的風華老去!
不哭的哭坡

實在不怎樣的山坡,把它取名為哭坡,不知是誰開的玩笑
台灣山岳比它更陡.更累人的比比皆是,不知凡幾
也許雪山是大眾化的路線
總要找個名堂讓初學者有超越自己的體驗與驕傲
哭坡不哭,嗯………….
但頂著火熱大太陽,背著大背包緩步上升仍是件苦差事
路過雪山東峰,山徑兩旁長滿了管芒草
花穗在斜陽照射下,金光點點,看得我都癡迷了
以前登山來去匆匆
現在只要有美的景物
讓人坐下來舒服的石頭,遮陰的樹木,一陣涼風,一抹閒雲
總會吸引我駐足停留
唯一例外的是下雨
即使空山靈雨,仍很不好玩
腰繞草坡,信步而走,369山莊已近在眼前
學長為什麼叫369

學妹常有一大堆的問題
為什麼這個,為什麼那個
我欣賞這種追根究底的態度
因為從他們身上,看到當年年輕好奇.熾熱的我
為什麼叫369山莊
因為山莊後面那個圓渾的山叫甘木林山
當年它的高度是3690公尺(現在重測高度改了)
所以山莊因此得名
當年它低矮潮濕幽暗
要住在裡面還要有幾分膽量
因為那時登山晚上都點蠟燭
搖曳燭火,昏暗工寮,令人毛骨悚然
現在它搖身一變,寬敞明亮,人聲鼎沸,想不熱鬧都不行
山莊後面白木林倒伏的很多
沒啥好拍照的
60年代則整片白木林,總要犧牲很多底片
向晚時分月,出東方
中秋明月早已忍不住冉冉上升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變的是歷代觀月,遞嬗的人們!
不變的是亙古高懸,明月的心!

崎嶇的黑森林
黑森林裡面的路應該是很好走的,至少60年代是這樣
但我總覺得現在的路崎嶇難行
因為水土保持不好,被沖刷的很厲害
其實天氣的異變,是全球共同的現象
以前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風災.大水災,現在經常發生
人類,貪婪的對地球壓榨.破壞
終究會受到大自然的反撲!
台灣很多登山小徑,保持自然就好
但很多地方被國家公園花大筆納稅人的錢,整修的不倫不類
南橫進逕橋往3026山屋就是一例
好好的土石路,硬是被改為階梯式
又不符合人體工學步伐
往嘉明湖的步道,也被人工剃了光頭
還好沒在湖畔建避難山屋,否則將是生態浩劫
億萬年的冰斗

雪山的價值,不是它是全省第二高峰(玉山山塊的不算)
而在於它億萬年的冰斗
我曾經兩次雪期從山頂溜雪而下
那種瞬間高速滑落的刺激(約200公尺高度)
比起現在遊樂場自由落下的設施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白雪皓皓的覆蓋了整個山頭
奇怪的是玉山香青等植物仍會從雪堆中冒出來
樹枝旁一小圓圈的雪會凹陷,好像在透氣一樣
登山時有雪不好玩,大太陽也不好玩
烈日下像隻沉重蝸牛的我們
一步一步的邁向雪山山之巔

接獲電報的山頂

69年山社辦雪山六路會師
我帶的就是雪劍隊,一共四男二女
在雪山山頂六路會師成功
大夥興高采烈的
可是這時的我卻接到了電報
那是遠在屏東家裡發出來的,急電要我回家
電報送到逢甲我住的地方,被主峰隊隊友帶上了山頂
心裡淌著汨汨的血
我沒下山,反而和小基繼續走志佳陽.雪北,往大雪線出去
後來在中雪山山徑頭下腳上的墜崖
滿臉鮮血,滿心驚恐!
那是登山最不堪回首的一段往事!
30年後,上天垂憐
我仍在地球上有幸.有命.有體力的再登上雪山山頂
傷痛早已癒合
迎接我的
是滿眼燦爛的陽光!
是藍藍的晴空!

滑溜的碎石大崩壁
從雪山跟北稜角鞍部要下切到翠池,需經過一大片碎石崩壁
陡峭滑溜,走兩步,滑一步
下去的人下到腿軟,欲哭無淚,上來的人,氣喘吁吁,呼天喊娘!
印象中30年前的這裡,只隱約的路痕,就已非常不好走
還好當年我和小基是輕裝從翠池上來的,連走帶跑,疾走於聖稜線的背脊
登上雪山北峰,再原路折回翠池,只花了4個小時
我終於知道當年的山行者-我們,矯健敏捷,急如風,徐如林,熱情如火,不動如山!
所以才能攀爬翻越一座座高山峻嶺,追逐一個又一個的夢想
這一回我故意走在前頭以捕捉同伴下山驚險的鏡頭
轉走高大玉山圓柏間,翠池山屋的紅屋頂,早已忍不住探頭出來迎接我們這群不速嬌客!

印象中的翠池
印象中的翠池(當年雪山會師的的紮營點) ,好山,好水,好景色!
紮了幾十頂營帳,仍有足夠空間讓我們追逐嬉鬧
印象中的翠池,高潔冷冽,池面上倒影著蒼鬱圓柏,皓白殘雪
以及身穿紅色衣裳的佳人在水一方(我的隊員,當年山社最漂亮的幹部)
構成一幅讓我終生難忘的圖畫
30年後,我意外的在家鄉巧遇到她,她還記得這張照片要我mail給她
日正當中,我舊地重遊翠池,一小灘死水,不忍碎睹
水面上蠅蟲飛繞,我連下去取水的興致也沒了
一小小間土地公廟矗立樹下,應該是全台最接近天上的廟宇
我合掌恭敬,山有山神,樹有樹神,敬鬼神而遠之就是了!
開始掉隊的小學妹

多背了一天半的水,大家的步履更沉重了起來
以前登山,使用的是兩公升或四公升的塑膠容器
為了不佔背包空間,常吊掛在背包外面
走起來搖搖晃晃,非常蹩扭
現在用水袋或寶特瓶,好收好帶,方便多了
可是我很早就發覺最年輕的學妹,掉隊越來越厲害
她的理由是上坡不怕,負重不怕,卻怕下坡
最早看到她腳掛著護膝,覺得很好玩,剛學登山的人戴護膝
而登山經歷遠超過她年齡的我卻不知護膝為何物,令人啼笑皆非!
可是她掉隊很嚴重,讓斷後的我不禁擔憂了起來
過去由我領隊近百次的登山活動中,除了仔細觀察天候的瞬間變化外
哪一位隊員身體不舒服或體力不支,我會很快察覺並立即處置
當然最好的方式是行前挑選體力程度接近的隊員
以避免狀況發生,但情況畢竟發生了!
我們兩個走走停停,離主隊越來越遠,小學妹還把吃下去的藥及午餐全部吐光光
我已年老體衰,自保有餘,要照護他人已力不足,只好亦步亦趨的跟著
我開始擔憂能不能走到完美谷營地
更擔憂後天往返小劍要超過12個小時的行程,行行復行行
終於看到完美谷大草原,我吁了一口氣!
不行!今天晚上紮營時一定要把她抓來同居,由我親自觀察料理
完美谷的營火夜裡

,完美谷颳起了陣陣強風,風起雲湧!
原本要欣賞十六月最圓的雅興,都被強風逼回營帳內
趁著天色尚未昏暗,我注意到草原坡有一些柴木,趕緊拖了回來,準備起火
自從回萬里跟同學一起登山以來,每到營地,我上上下下的到處找木柴
可是從來都沒同學要理會我,等我點起了熊熊營火,偏偏又一個個冒出來烤火,真是……….
不知道這是不是跟背2350cc可樂上山去登頂慶功一樣的傳統
是不會起火,還是被教導不准起火,我不得而知,反正我很快的把火生起來
真真懷念過去山居營火的夜晚,大夥圍繞火堆席地而坐,杯酒高歌!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聲講話,大聲放屁!
嘹喨歌聲隨著煙霧在山谷縈繞迴盪
一首接一首,連唱個2個小時都興致高昂
現代的人卻最高品質-靜悄悄!
學妹又吵著要我教唱隊歌
我滿懷感慨,滿心不合時宜
無論如何,烤火是登山至高享受之一
脫掉厚重登山襪,把兩個腳丫烤的酥酥麻麻
全身到處酥養,明天又是一尾活龍!

穿短汗衫的學弟
嚮導的學弟,一開始穿短汗衫出現在我面前,就吸引我的目光
在秋天攀爬高山,白天氣溫可能高達攝氏30度
晚上日沒後,氣溫急降會只剩個位數,如何穿著,有點傷腦筋
不過寧可撐死,也不願餓死,寧願熱死,也不願凍死,是我登山的原則
但無論如何,穿著短衫,在刺人的香青.荊棘.芒草中穿梭鑽行
我再怎麼老皮,也不敢輕易嘗試
我見他還帶了羽毛衣及GORE-TAX風雨衣,似乎又擔心被樹枝勾破而捨不得穿
乾脆就把我又輕又保暖的保暖衣借給他
學弟妹經濟及裝備的窘迫我可以理解
當年登山一粒2塊錢又大又硬.麵粉做的槓子頭,陪我們走過了多少山頭?
清晨寒風凜冽,看他穿著我那件大紅保暖衣領隊前行,內心相當非常很欣慰!
彼一時此一時的大劍

彼一時的大劍,雪深及膝,疾風苦雨,天昏地暗,豆大的冰雹常伴隨著強風迎面襲來!
雲霧瀰漫,東西難辨,鬼哭神號,天地間一股嚴峻肅殺之氣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是我們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闖將,飛蛾撲火般的自投羅網送上門去
果然雪水灌進登山鞋襪,寒澈心扉!全身濕冷,一直寒凍到靈魂深處
只要一停下腳步,就立即全身顫抖,牙齒打顫
我們已深陷寒冰地獄的險境當中
在大自然威力的刀俎下,我們是任憑宰割的魚肉
即令如此,我們三人仍艱苦前進,奮力攀上大劍絕頂,然後落荒而逃!
歸途中,天氣更加飆烈嚴苛,學弟嚴重失溫,已近幾失去意識
只是行屍走肉般的在雪堆中掙扎前行,在我的伴護下,終於僥倖脫險歸來
才得知同一時間對面南湖大山,已多添三條登山客凍死的冤魂
生死有命,奈何天!
後來我遇過更深更厚的大雪,但都沒這次凶險….
此一時的大劍,風和日麗,萬里空晴
站在山頂上舉目四望,層巒疊嶂,綿延無盡
登高山而小天下,臨深壑而乘長風
山到絕頂我為峰,真想仰天長嘯,振臂狂呼!
不過我只是靜靜的細數百岳老友
每一個熟悉的影子,都有一段生命的悸動!
雪劍走到這裡,就算完成了一半,重頭戲是單攻小劍,就看明天的了

鞍部的取水點
從大劍急降而下,小學妹仍在掉隊
我不得不走在她前面,然後坐下來等她
否則背包的重量會把我的肩膀壓垮
來到鞍部,包括友隊已一堆人坐在草坡上整裝
那是資料的取水點,急降山溝取水,來回至少要40分鐘
我準備水袋.輕裝背包要下切,可能學弟妹見我髮白齒搖
慈悲心大發,這趟活罪就免了
不過我要背4人.3人.2人營帳各一頂上到油婆蘭營地紮營
還好我的背包夠大(其實是台製背包中容量最大的)
綁了三個營帳還綽綽有餘
好久沒享受如此負重的快感,踏著非常沉重的腳步
終於來到當年讓我們死去活來的油婆蘭
熱鬧的油婆蘭油婆蘭

雖然沒有嘉明湖或七彩湖的秀麗壯觀,不過它視野良好
中央山脈北一.北二.合歡群峰.馬博橫斷.奇萊東棱.雪山西棱.干卓萬山塊
連睥睨全台的首嶽-玉山,都盡在眼裡
印象中,我曾在合歡北峰
向北,見到宜蘭縣的中央尖山,向南,見到高雄縣的關山
據聞,在北大武山可以見到菲律賓群島
可惜我多次造訪,它都給我陰沉的臉色看
油婆蘭已紮了不少營帳,不過草原夠大,我挑三揀四的找好地點,好三個營帳
趕緊煮熱水泡人參茶,以迎接辛苦揹兩天水上來的隊員,並到處串門子及拍照
坐看雲起時,這是除了烤火外,另一種登山享受
凝眸中,心緒也和雲霧一樣,若有似無,飄渺虛幻
不見了的佳陽

想勸阻小學妹不要勉強去佳陽及小劍,否則可能會害人害己
但她非跟去不可,也不知道是一個人沒膽子.不敢留在營地
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要山不要命
只好清晨四點就出發,因為極有可能摸黑出門,還要摸黑歸來(後來果真如此)
單攻一個山頭來回要超過13個小時的
台灣岳界只剩這一條路線及干卓萬三叉點到卓社大山來回
平均距離雖不遠,但路過幾個山頭坡降都蠻大的,而且陡升陡降,很累人
花4個小時順利推進到佳陽山頂,但是三角點卻不見了
從梨山西望,佳陽山三角錐型的山頭很容易辦認
因為它有個一洩千里的大崩壁,而三角點就在崩壁邊
69年我初次攀登還在,結果現在它已隨歲月失落
正好印證佛門-來無所來,去無所去,無生無滅,非過現未來的偈語
即使我再藝高膽大,也絕不敢坐在絕壁邊
但是當年我那美麗的女隊員
卻若無其事的坐著,兩腳懸空在千仞之上
差點沒把我給嚇死!

背四把劍的劍客
從佳陽繼續未竟的行程,轉往最後一個目標-小劍
很快的就沒有了展望,上下鑽行於密林及箭竹中
因為箭竹綿密,一些橫過或倒伏的樹幹不易察覺
一頭撞上去,慘叫聲四起,還常忘了給它說聲對不起
終於上到了劍山,樹林下,啥也沒有!
不過我見到一位登山客,他的背包行囊中插了四把劍,瀟灑而來
不錯!是四把劍!當場讓我膛目咋舌,甘拜下風!
過去我見過一位拿著洞簫的仁兄,奮力的想攀爬冰雪封山的雪山
但都比不上這位劍客的遊戲人間
果然他一溜煙就超越我,並很快在我眼前逸去
真是高人!來無影,去無蹤!

恐怖的第13小時
大夥登上小劍時,已花去了整整六個小時,內心不禁叫苦連天
因為回程要耗去比這個更多的時間,更累人的體力
打從早上4點出門,我只喝了一杯阿華田,吃了兩塊沙奇瑪
那是大家分配的公糧早餐,途中行程疲累不堪,勉強只吃下一些糖果餅乾
不會肚子餓,不會腳軟,但走了那麼久,體力開始衰竭下降
望斷來時路,因是英雄氣短,不 !是短氣
拖著疲憊.沉重的腳步,我不得不脫離主隊,踽踽先行
每一次攀爬向上,我再也無心情及力氣抬頭仰望
但從登山以來,不屈不撓這股頑強的意念
終於支持我撐過了恐怖的第13個小時,下午5點,我回到了油婆蘭營地
脫下渾身被汗水濕透的衣褲,換上備份的
我四平八穩的躺在營帳裡,皇天后土在上,活著的感覺真好!
第16個小時,小學妹也被兩位學弟護送歸來
晚安!平平安安!
晨曦的雲海

清晨五點,學弟妹可能累壞了,沒有一個爬出睡袋
我則拿著新購的數位單眼相機,準備觀賞日出
晨曦中,雪山山脈與南湖大山稜線間
一片寧靜的雲海,廣袤無邊,我屏著氣息,深怕吹皺了這一泓雲水
其實日出、雲海、夕照、月圓、雲瀑、觀音圈等各種大自然美景
對山行者而言,是司空見慣
但就像毒癮發作一樣,一次又一次投入山林,不也是追求這份心靈的悸動嗎?
我在寒風中佇立了一個多小時,從微曦、破曉、金光乍射、陽光遍佈大地
所有天地初始的過程,一一拍照存證
然後回到營地,叫醒被太陽曬到屁股的同學
推論的回憶

依依不捨的整裝賦歸,從來的地方來,到去的地方去
別矣!朋友!你的名字叫雪劍
第四度拜別,今生今世,我可能再也無法造訪
日後且在夢中相見,揮一揮衣袖,滿懷思念,不帶走一片雲彩
今天要從標高3200公尺的油婆蘭,急降到1700公尺的登山口
途中最明顯的地標,就是推論水池
在大劍鞍部水源未被開發之前,它是唯一且最重要的水源
所以我對它的懷念也特別多
包括一張三個隊員跪在乾涸水池中央,呼天搶地,泛黃的照片
也包括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我在池畔偷埋地雷,突遇地牛大翻身的糗事
在油婆蘭山頂,遠遠的就見到它明眸的撫媚
急切想探望它的近況,但近走一看,在防火道上
它卻不見了?原來是被高大的箭竹包圍
相見時難別亦難,我在池畔
殷殷回首,不勝噓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