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得很少、爬得很高-雪山主東峰 兩天兩夜鐵腿健行

Jo
發表於2018/06/06
49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雪山一直是在下的百岳口袋清單第一名!

雪山,是從我開始接觸「百岳」資訊的時候,就一直很嚮往的高山,記得是看了某位臉友去雪山後的美照,讓我久久無法忘懷,於是雪山就一直放在口袋名單中,事隔兩年,這段時間爬了不少郊山、中級山、初級百岳,想想是時候來把當初放在口袋底中的雪山,走過一遍,劃掉其中一項的to do list(握拳)。

這次還是報名了商業團,畢竟我與老喬爬山經歷資淺,第一次的雪山還是得靠嚮導帶領,有想過是否自己找嚮導,再找身邊友人湊團,分擔嚮導費用和車費,但這實在耗時又耗心力,所以最後還是找了間網路評價還行的商業團,有鑒於之前去玉山跟了商業團一些不好的經驗,這次顯得謹慎,詢問了諸多問題,登山社都快速回覆,覺得整體服務還不錯,於是就先報名抽山屋,抽了兩次,直到第二次才抽到山屋,得知雪山終於成行後,隨之而來的就是準備行囊和鍛煉身體了!

兩天兩夜的行程,第一夜是在距離武陵農場約50分鐘車程的南山村民宿,海拔約1200公尺,雖然不見得對於適應高海拔有幫助,但起碼不會是從海拔0-3000多公尺的劇烈變化,不過南山村的民宿皆是通舖,睡在廁所前線的我,從一兩點開始有人進出廁所,加上自己可能稍嫌緊張(當下真的不懂為何緊張,都已經有一次玉山的經驗了…),輾轉難眠,疑似睡了十分鐘,就又默默醒來,等待天亮,到了五點多,大家紛紛開始騷動,起身洗漱,準備吃早餐,而我也很不情願地默默起身,身體不覺得累,但只覺得睏,蠻違和感的。

從南山村到雪山登山口,約莫一個鐘頭的路程,司機大哥(也是登山社的老闆),講到這一路是左望雪山山脈,右望中央山脈,沿路上也會遇到武陵四秀的登山口,算是一條景點密集的公路,在車上昏迷了一下,精神看似恢復神速,來到了雪山登山口,聽了當地熱情志工-陳大哥的教育訓練,了解到有階梯時,不要走邊坡,以免土石流失、生態廁所,需要好好珍惜,絕對不要丟些奇怪的物品、自己製造的垃圾自己帶下山,但就是有一些公德喪失的人類,垃圾就是滿地丟,志工大哥也諷刺地笑說也就是因為有這些人,他們才有工作(嘆)。

雪山主東峰之行
↑在登山口處,遇到一隻萌萌的貴賓狗,想攜帶攻頂(誤)

大夥聽完教育訓練後,整裝出發。

經過必打卡的登山口大水池,往前一望,開始綿延不絕的木頭階梯,一路緩坡,看似有些單調,但也是蠻不錯的暖身,畢竟大家各個身上皆是背了6-7公斤不等的「家當」,需要慢慢適應爬升的高度。

雪山主東峰之行
↑登山口必打卡大水池

走了二十幾分鐘後,嚮導在第一個觀景台,稍稍休息,沿路上一直胃脹氣,趁這個時候,吞了wakamoto+胃乳,稍微舒服一些,這時嚮導喊道「背包上肩」,大家乖乖起身,繼續前進。

雪山主東峰之行
↑大夥努力向上爬行中

接下來的休息點就是距離登山口2K的七卡山莊。持續緩緩的上坡,沿途風光,說實在還好,並沒有太多讓我停留下來佇足拍照的點,不過身後的老喬,倒是很會找小風小景,走走拍拍,壓隊的嚮導,也蠻有耐心的等待,不像之前玉山壓隊嚮導會叨念一番(雖然玉山嚮導後來還是整個”放生”老喬…)。

走著走著,抵達傳聞中的七卡山莊,聽說是個充滿靈異傳奇的地方,眾說紛紜,像是七卡魔女、半夜會看到只有上半身的女生…等,但當天,適逢暑假又是週末,七卡山莊和369山莊一樣,都是訂滿的,想必陽氣蠻盛,住起來也還能夠安心(吧?)。

雪山主東峰之行
↑「著名」的雪山七卡山莊

稍作休息,再度「背包上肩」,此時一隻小獼猴跑出來覓食,回想到剛剛參觀七卡山莊時,門上貼的手寫公告「猴群猖狂,隨手關門」,才知道這邊的獼猴挺”活潑”的,吃東西時得小心為妙。

↑「猴群出沒」的警告標示

從七卡山莊之後的路,開始變得比較硬一點,坡度差距比較大,看著牌子,距離今晚住宿點369山莊,還有4K的距離,此時爬著上坡的我們,只能靠著身旁的美麗風景,支撐、鼓勵我們繼續前進。

雪山主東峰之行
↑從七卡山莊算起,到達今天的住宿三六九山莊,還有…4K

隊伍開始拉長了,隊裡面的兩位大哥看似有些筋疲力盡,而這時老喬倒是因此有藉口可以”慢慢“的拍照,拍拍小花、照照樹林間,不一會兒,又可以追上前面隊伍的步伐,這可能就是愛拍照需要具備的技能吧,能夠迅速”快腳”追上隊伍,不喘不累(誤)!

雪山主東峰之行
↑從七卡山莊之後的坡度,開始變得越來越陡了

行進間,偶然可以在樹林間隙中,看到對面的武陵四秀,桃山尤其明顯,短箭竹的草原,外型有如一顆桃子,看起來溫溫潤潤的,找機會得來好好拜訪。

接著走到了一處極佳的展望點(忘記在幾K了…),眼前突然一陣開闊,中央尖山、南湖大山等山頭清處的呈現在大家眼前,今天能見度非常好,多個山頂並現在眼前,只是遠處的雲層,正在虎視眈眈地飄來,也間接預告稍待午後的雷陣雨,應該會非常”激烈”,於是嚮導呼籲大家不可以太”悠閒”的步調,希望能夠在雷雨前,抵達山莊避雨。

↑眼前的展望非常寬闊,可以看到中央尖山、南湖大山,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百岳
↑眼前百岳林立

走著走著,抵達著名的”哭坡”,在還沒哭之前,我們在哭坡前方瞭望台,休息吃午餐,看著一隊隊人馬,下山、上山,從遠方看起來,陡直的坡上,搭配五顏六色山友的身影,看起來蠻熱鬧歡喜的,一點都感受不出來”哀傷”氛圍,我想稍待午餐結束,開始爬了之後,就應該知道哭點在哪裡了…(泣)。

雪山主東峰之行
↑到了也是大家熟知的「哭坡」

好的,正式開始踏上這名聞遐邇的“哭坡”!
先提一下,「哭坡」這名字的由來,其實是當初救國團學生出團來爬雪山時,很多學生因為這樣的爬升陡度,累到哭出來,但其實這個坡度,我們在合歡山北峰也經歷過,所以走起來,稍感悠閒,雖然累和喘還是有的,但回望自己爬升的高度和眼前的風景,覺得一點都不想哭,反而覺得舒暢,視野比剛剛在底下看到的,顯得更為寬闊。

雪山主東峰之行
↑哭坡上的展望,遠方的一個小山頭正在下雨

抵達了哭坡的至高點,已經非常確定,再過不久即將要下大雨了,眼前的烏雲和震耳的雷聲,督促著我們得加快腳步,也開始將雨衣、雨具準備好,以免到時瞬間大雨,措手不及。

雪山主東峰之行
↑天色漸黑,雪山東風的指示牌,也顯得幽暗

預估沒錯,準時在我們抵達東峰前,降下斗大雨滴,配合著閃電打雷,瞬間有種來到黑夜的錯覺,大家的腳步也一致的開始加快,但往後望去,老喬始終不見蹤影,些許擔憂,但想想壓隊嚮導跟其他幾位落後的大哥在後墊底,應該是沒問題的。

路途中,經過了雪山東峰,這時候已經是大雨滂沱等級,伸手不見五指的霧度,周遭完全無展望,嚮導說想上去的人可以看一下,畢竟只有大概五分鐘的小上坡距離,好奇如我,上去瞄了一眼,果然只有牌子還能夠清晰看到,其餘景觀完全就是一片白,只好隔日回程經過時,再來瞧一瞧,比較兩相差異了。

雪山主東峰之行
↑大雨滂沱,伸手不見五指的霧度
雪山主東峰之行
↑攻頂了!但只看得到牌子,完全無任何風景

路程中,與前方大哥聊了一下,才知道他們是特地從高雄上來,參加這間登山社的雪山主東峰行程,問他為何不跟高雄當地的登山社,大哥回答道,參加這間登山社活動很多次了,習慣也放心(瞬間業配文了…),但的確這間登山社的嚮導們的確都蠻好相處,也不會過於市儈,的確值得推薦。

沿路上也與一對情侶差不多速度,稍稍聊了天,也幫忙拍了幾張他們的合影,男友超high,有時候在大上坡,竟然可以高歌(尤其在第二天要攻頂之際…),但女友有時會在旁邊”教導”他,不要這麼吵,路人我看了,實在覺得蠻逗趣的,也讓這大雨滂沱的山路,除了焦急趕路外,還增添了些許趣味。

雪山主東峰之行
↑同行的一對可愛情侶,一路有說有笑,非常有活力,也讓大家上坡的疲憊,”減輕”一些

從雪山東峰-5k到369山莊-7.1k,這2.1K的路,雨完全不停歇,感覺到我的防水帽漸漸敵擋不住,頭皮開始感受到了濕潤和涼意,身上袖子開始有點寒意,Merrell登山鞋倒是表現良好(再度業配文…咦),當下覺得不對,得趕緊處理,於是把已經失掉的雨衣帽,甩一甩,戴上,再把防水帽戴回去,此時又感受到了包包怎有種下墜的拉力….結果是包包雨衣套的下沿,積了一堆水…倒出來後,沒過多久再度積水…所以整個路程就是邊走邊拉邊倒水,整個非常忙碌…繁忙之餘,更是擔憂包包中的衣物,是否會濕掉,換洗衣物用防水袋包著,但重要的羽絨衣…我竟然沒注意到,把它硬生生的裸露在包包中,沒有任何防水措施…但目前的雨勢,我也只能硬著頭皮,走到369山莊,再來好好檢視行囊了….(嗚)

此時,我們看到了遠處的小房子,那就是我們想了一整天的369山莊呀!

但看到,不等於走到,我們途中還經過了一堆泥濘的道路,這時候老喬的索羅門登山鞋已是完全罷工了,整個滲水進去,好加在他有先見之明,已經先穿上耗價不菲的”防水襪”,以保持雙腳的乾燥。

終於,我們走到了369山莊,其他前方的團員,早已抵達,而帶頭嚮導也開始在分配床位。看到大夥濕淋淋的雨衣、背包套掛在門口,勢必得趕緊找到位置掛一下,不然明天就等穿發臭的雨衣了…

雪山主東峰之行
↑趕緊將濕搭搭的雨衣找位子掛上…

369山莊,並不是豪華等級,可能還有點克難,跟第一次的百岳山莊-“排雲”比較起來,規格就差很多了。被分配到了角落的床位,看到角落的垃圾、啤酒罐,心中的點點點不停地飛過,這些山友們的公德心崩壞等級,已不言而喻,有能力把啤酒背上去,竟然沒有把啤酒罐帶下來的能力?

雪山主東峰之行
↑三六九山屋內部,地板完全是濕的…不算豪華,但的確也是個遮風避雨之處

我們把能夠帶下山的垃圾撿一撿放到自己的垃圾袋,而這個時候發現身旁竟然是今天一路落後的大哥們,心裡不禁擔憂,晚上休息的安寧…因為前一天在南山民宿時,已經見識過他們的呼聲威力…,我只能默默祈禱,能夠比大哥們早昏迷。

吃了高山協作團隊的晚餐後,趕緊躺平休息了,熄燈時間大概是晚間7-8點之間,隱約還可以看到外頭的陽光,但室內已經一片安靜,我把握機會趕緊催眠自己…但越是想要睡著,越是輾轉難眠,沒錯,就是我。但相較玉山經驗,這次並沒有頭痛的狀況,所以除了睡不著之外,並沒有不舒服。這時候身旁的大哥,果真開始打呼,但除此之外,山屋內也開始出現此起彼落的呼聲,好在我事先在Spotify下載了睡眠音樂,戴了耳機,有如置身另外一個寧靜空間,不過此時身旁大哥竟然開始翻身,為何我會感覺到?因為他是那種翻身如雷動般的震動,床板像是被敲了好幾下,並且有越來越往我這邊擠壓的感覺,我默默起身,挪了下位置,順便吃顆EVE頭痛藥,以防萬一,也看看是否它的鎮靜效果,可以稍微催眠一下。再度翻滾了一、兩個小時,時間來到了晚上10點,有點昏昏欲睡感,但這時部分山友開了頭燈,再度將敏感的我喚醒了(哭)…

終於在12點前夕,我看似睡著了一下,是的,真的只有那一小下…就默默到了1:30am,吃早餐的時間,大部分的人都是在這個時間點起床,準備攻頂,少數人是在床上繼續休息,所以嚮導們提醒我們要說話,請到外面,以免打擾別人休息。

慢慢起身的我,感覺到一絲疲憊,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不是緊張,是一種心悸的感覺,擔憂自己這樣睡不飽的狀態,攻頂會不會有危險,趕緊先跑去問了嚮導。他是回應假使沒有不舒服,單純睡不飽的累的話,其實還好,畢竟他自己也是處於一個睡不飽的狀態(噗)。

吃完早早餐後,大家整裝出發,準備攻頂。這是第一次在高山黑夜步行,之前玉山因為雨勢太大,沒機會在暗黑中健行,不過這次蠻多人一同攻頂,每人一顆頭燈,把暗黑環境照的燈火通明,一盞盞頭燈,循著同個方向,往黑森林的方向前進。黑森林是台灣海拔最高的冷杉純林,夜晚行進時,用頭燈照著漆黑的林間,多了些神秘詭譎的氣息,我想還是乖乖地照路比較妥當。

雪山主東峰之行
↑第一次在黑夜中行進,覺得新鮮(照片:老喬高清出品)

嚮導帶領著大隊人馬,整條亮亮的人龍,配著黑森林,感覺像是一串串的聖誕節裝飾燈,沒有陰鬱氣憤,大家彼此叮嚀、彼此喊著加油,多了股熱鬧、雀躍的感覺。

約莫走了一、兩個小時,穿過了黑森林盡頭,來到了圈谷底部,此時天際開始漸漸亮了,看到了傳聞中壯闊的圈谷,只是還帶著點灰暗面紗,還無法掌握她的全然面貌。

雪山主東峰之行
↑身後的圈谷,若隱若現,還沒辦法掌握她的全貌

在圈谷底部稍作休息後,嚮導指了山頭,說著主峰就在那裡了,好像蠻近的,但其實不然,因為開始是一路碎石的上坡,背著輕裝,走來沒昨天這麼吃力,但因為越來越高,氧氣越來越稀薄,每走一步都需要配合穩當的呼吸節奏,才能再更往上一登。

往頂上邁進的路上,不時回望身後的風景,太陽漸漸從山頭冒出,天際開始出亮橘黃的光芒,搭著天際的湛藍,五彩繽紛的朝霞,映入眼簾,日出了!

雖然此時還沒登到頂,但能夠在接近主峰至高點的位置觀看日出,也值得了!佇足看著太陽升起,彷彿是一種激勵,提醒著我們還得繼續前進!而剛剛朦了層紗的圈谷,映照的金黃陽光,更顯得壯闊。

雪山主東峰之行
↑主峰就近在眼前,看來好近,但爬了近三個小時的我們,怎麼走都覺得這最後一哩路有點遙遠

繼續爬升,氣喘吁吁,終於在早晨約莫五點半,到了主峰!終於看到那頂上的風光,不急著排隊與基石拍照,先享受這360度的風光,周圍的群峰皆映入眼簾,看到遠方的大霸尖山,也可以看到西部沿海市區,還很多山峰,恕我才疏學淺,實在不知道那些神聖山頭的名字…但真的很美,一層層的山巒,彼此交錯,沐浴在金黃陽光之中,此時覺得什麼話語形容她的壯闊、美麗都有點多餘,對我來說,最好的方式就是靜靜待著,欣賞這樣的風景。

雪山主東峰之行
↑雪山主峰基石,非常熱門的一顆”石頭”~
雪山主東峰之行
↑雪山主峰上所看到的風景,配上剛升起的日出,再加上已經腳癱的雙腿,覺得這一切有點不真實 (照片:老喬高清出品)
雪山主東峰之行
↑遠處的山巒交錯
雪山主東峰之行
↑眺望剛剛經過的圈谷全貌,一覽無遺,翠綠建竹混搭著岩石地貌,整個看來是既和諧又狀闊

與基石排隊的人潮,始終不斷,後方更有一位大哥帶著他的薩克斯風,開始吹奏,但說真的…頂上已經很熱鬧了,再加上大哥薩克斯風的樂音,更顯得紛亂…,我這種喜歡耍自閉的人,難得有這樣的展望,假如能夠再寧靜清幽,會是最完美的,不過對於我這樣的朝九晚五上班族,週末時光抽到競爭激烈的369山屋就已經很值得慶幸了,但就是得面對的絡繹不絕的熱鬧人潮了…

雪山主東峰之行
↑山屋的志工大哥,帶著他的薩克斯風上來吹奏,不管好聽與否,都很佩服他把樂器摃上來的毅力

山上待久,身體冷了,貼心的嚮導幫大家煮了咖啡奶茶,暖暖身體,這時候真心佩服他們還扛了爐上來,之後有機會自己再來,勢必就無法這麼幸福奢華了!

在山頂放空了些時間,大家已耐不住寒意,準備背包上肩,啟程回到369山莊。回程時,剛剛爬坡的風光再度瀏覽一次,這次看得更清更透,圈谷的雄偉,展現在眼前,這是雪山最大的圈谷(一號),雪山的冰河遺跡地形風貌相當完整,冬季時期,也會有許多登山能手來此進行雪地訓練,讚嘆大自然威力,竟然能夠在不同季節之間,呈現如此不一樣的風貌。

雪山主東峰之行
↑準備下山
雪山主東峰之行
↑下山途中,看到整片燒掉,已經枯白的玉山圓柏,頗有滄桑之貌

在圈谷前溜搭了一小下,準備再度進入黑森林,此時的黑森林,一點都不黑,跟我預設的黑森林整個風貌不一樣,原先以為會是濃霧遍佈,暗黑陰鬱,但也許是因為陽光普照,冷杉林立,空氣清新,猶如置身於清爽的森林浴一般。嚮導提到在8.5K的石壁附近,可以裝取雪山純水,拿來泡茶非常適合。聽到這席話,寶特瓶早已準備好,虎視眈眈,想來裝個幾cc回家泡茶。

雪山主東峰之行
↑黑森林一點都不「黑」,完全不是我想像中那種抑鬱陰森的感覺

經過了石瀑,夜間行進時沒機會看到這樣的風貌,雖然想來找個幾張,但其實這樣的地質是很不穩定的,能夠盡快通過是最好,尤其後面人潮不斷,一不小心前面的人驚動了什麼,可能就造成意外,所以還是得眼觀八方!

終於來到了取水區,無法爬得太高,只能從比較底矮的石縫中取水,我們取完,立即試喝幾口,非常的甘甜,也顧不得裡面是否有細菌,默默就又喝了好幾口…但真的是爽口,比在山莊裝的水味道好很多(咦,不禁懷疑山莊的水源是…)。

回程中,只有些許的上坡,所以腳程還蠻快的,加上我的尿意,腳步更加飛速,一心想衝回369如廁,沿路遇到蠻多正要往主峰前進的登山團隊,才知道他們是走三天兩夜的悠哉路線,但現在這樣的熱度攻頂,好像會更辛苦?不過我想有這樣的晴朗天氣,大家應該都要珍惜,不管氣溫表現地多”熱情”,看到湛藍天空,青翠山峰,都會甘之如飴吧?

走著走,終於穿過黑森林,看到遠處的369山莊,原來今天暗黑中的上坡是這樣繞來繞去的之字形坡,果然白天與黑夜是兩種不同風貌,

大夥紛紛回到山屋,約莫九點,再吃了一頓早餐,趁著太陽普照,趕緊把昨天淋濕的雨具、帽子、包包等等等.直接天然烘乾,果然高海拔的陽光威力驚人,不到半小時,昨天濕的透徹的防水帽立刻乾爽。

填飽肚子,收拾行囊,但看到前一批已經離去的旅客,竟然大拉拉的留下了一堆垃圾,甚至好幾雙夾腳拖,真的不知道是貼心還是沒公德心…礙於我的垃圾袋已經不小包,只能默默的袖手旁觀了。大家整頓好後,嚮導喊著背包上肩,這時候已經筋疲力盡的我,聽到這句,特別刺耳,但還是只能乖乖在背上背包,踏上回程的路,這時候,感覺背上的重量,比來之前更重,回程的上坡,顯得更加困難,猶記第一個上坡時,我走到將近軟腿,呼吸也調不順,我想這真的就是累了,也顧不得後方的大隊人馬,只能走走停停,休息不喘後,再繼續前進。

此時相會了許多正往369山莊前進的山友,大家彼此禮讓、道聲加油,也慢慢激發了我的”腿力”,開始不喘,步調也開始規律,只不過真的要再度上坡時,速度只能放慢。

回程的路上風光,大多與來時差異不大,可能多了分熟悉感,走到了雪山東峰,記得昨天大雨滂沱的三角點,今天晴朗無雲,讓我們擁有360度視角的景色,從這邊還可以看到雪山主峰,我們從369山莊走過之字坡,穿過黑森林,到達主峰頂的路線,一覽無疑,實際親眼遠觀式的看到爬升總高度,不禁為自己鼓鼓掌。

雪山主東峰之行
↑回程時,經過昨天的路段,由於天氣大不同,感覺像是兩個世界
雪山主東峰之行
↑晴朗的雪山東峰,許多小朋友放暑假也都來此健行!

另外一旁的武陵四秀,聳立在側,特殊地質風貌的品田山更為明顯,而旁邊的池有山和桃山則是這一路上一直盼隨左右,更為熟悉。

雪山主東峰之行
↑回程路上,再次登頂「雪山東峰」,從東峰遙望武陵四秀的各個山頭

打卡完最後一個點,接著就是一路邁向登山口的下坡路段,帶點雀躍和滿足,但也得小心過度虐待膝蓋,每一個踩步,都得小心翼翼,不然10多公里的路,膝蓋突然罷工,是非常傷腦筋的。

回程路上中,重溫來時的風景,某些記憶深刻,某些卻異常陌生,不時還會自問:「這邊我們來的時候有走過嗎?」應該是走的心情不同,風景也隨之變化,回程帶著滿足的心情,感謝美好的天氣,讓我們第一次的雪山之行,就能夠大飽眼福,也慶幸自己的身體狀況,能夠百分之百支持自己爬到這樣的高度,看到如此壯闊雄偉的風景,終於也踏上自己一直嚮往的雪山路線,當然雪山不只有大眾熱門路線的主、東峰,還有雪山聖稜線o型路線,等到我們爬山經歷進階到資深等級,再來好好挑戰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