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橫辣中辣-畢羊縱走

發表於2018/05/24
76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有人爬山喜歡悠閒走,有人爬山喜歡自虐行,在經歷上次自虐聖品志佳陽後,這次大叔再來推薦給喜好自虐的你一個絕佳的選擇。


中橫四辣名震京城,乃辣中之霸。

這四辣分別是超辣屏風山、特辣白菇山、中辣畢祿山以及小辣羊頭山。


如果各位平常就是個極辣愛好者,爬山不聽到自己大腿的嘶吼,抑或沒聽見旁邊隊友的哀號決不罷休的,那大叔今天介紹的,絕對是愛好重口味的你不能錯過的一道大餐,也就是中橫辣中辣:


畢羊縱走。


簡而言之就是畢祿山和羊頭山一起走,來個辣上加辣。


這邊不得不小小的介紹一下這兩顆中橫之辣的老三與老四。

首先是我們可愛的老么羊頭山,羊頭山標高3035M,百岳排名第96。

從畢祿山東行往看到此山狀似羊頭而得名。

登山口位於慈恩隧道旁,現今已經有架設梯子讓登山客從慈恩隧道上方經過,不用再穿過慈恩溪後費盡力氣上攀才能抵達登山口。


羊頭山自登山口到登頂路程共4.1K,需爬升1022M,且路線常有許多大斷差需要手腳並用的地形,在抵達到3K叉路口後,最後的1.1K得先下降超過150M的高度,然後又得再把這下降的150M爬回來,讓這座累計爬升超過1300M的山頭成為了每位登山人心中最嗆辣的那隻羊咩咩。


至於特辣畢祿山,標高3371M,百岳排名38,登山口位於大禹嶺的合歡山隧道旁,由著名的820林道進入,先走個8.4K然後再走2K並爬將近800M的高度後就能抵達畢祿山頂,整體的難度就集中在最後這一段陡升,且尤其是最後的500M,體驗過的人都會懂得那種『我這麼用力居然才走10M』的感覺。


這兩顆對於一般人都算是有點辛苦度的百岳,但多半只要牙一咬、該捏的捏一下(大叔說的是大腿),撐一下就過去了。


但這個畢羊摻在一起後事情就沒那麼單純了,就像我們平常是吃麵加點辣醬調調味,這時卻給你一整碗辣醬然後再給你兩條麵要給你吞。


【畢羊辣中辣開始】

因天氣預報不差,加上合歡杜鵑正是綻放的季節,導致大禹嶺民宿全數爆滿一位難求,大叔只好克難的跑到路邊搭帳篷露宿街頭。


一早5點從帳篷探出頭發現天氣大好,在吃完早餐後迅速出發,首先面對的是8.4K長的820林道。


820的名稱來自於它的長度,過往的林道長就是8.2K,最後200M是連結到畢祿登山口的長度。

820林道比起其他林道較為窄小,許多地方也出現崩壁的狀況,車輛早已完全無法通行。


7.5K處的工寮是一處可作為畢祿山休息的前哨站,但因附近的欣欣餐廳離登山口實在很近,多數人也不願意重裝走7K多來這紮營,這次難得看到滿棚的狀況,想必跟大叔一樣也是受到了大禹嶺爆棚的波及,心一橫就走到這來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了。


8.2K是本次行程最清涼的地方,站在那一線瀑布之下,大叔說實在的,還真的蠻冷的…


8.4K畢祿山登山口前是最後的取水處。


從這邊就要開始考驗大腿肌了,這2K陡升將近800M,因前面林道相對於這距離長的非常多,所以各位在高度變化圖就會看到畢祿山是這樣恐怖的形狀。


難道這邊要開始技術性攀登了嗎??


看到這請別太緊張,這單純只是因為比例尺所造成的錯覺而已,雖然得一路向上衝衝衝,雖然有事沒事就得拉繩用盡全身吃奶力氣上攀,雖然有些路段不知道TM在陡三小的,但整體還算是親民啦。


喔,大叔忘了說。


這邊的親民就跟領隊的5分鐘就到是相同的邏輯就是。


這段親民的樣子大概就像照片這樣。


或是這個樣子


這段雖然累規累,陡歸陡,但我們只需要專注在腳下的每一步就好。

大叔個人覺得登山最大的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他的單純,它讓你知道你每一步的前進代表的是與頂峰越是接近,我們不必擔心哪座山頭會唬爛了我們,我們也無須掛心要討好哪座山頭才能站上高點,山就是這樣以最單純的方式與我們相處。


莊子有云:凡人心險于山川,難於知天。


所以每每隊員在摸黑時跟大叔說他感到很害怕,大叔都會說:山再怎麼恐怖都不如人恐怖!你真誠的尊敬他,它自然也會真誠的回應你。


但人就不一樣了,哪怕你用最真的心去相處,人也不見得會以對等的方式回應。

有時我們上山,不就是為了抽離一下這種讓人既無奈又不得不接受的社會現實嗎?逃避一下這種爾虞我詐的環境,逃離一下這種以謊言作為相處之道的社會,逃出那個道德價值飄忽的人們,單純當一隻生物那般。

大叔覺得,有時我們上山為的不是美景,而是那份讓心回歸最原始的平靜吧。


在飽受這2K的摧殘後,總算來到畢祿羊頭的叉路口,這邊向左就是前往畢祿山,往右前往羊頭山就是開始畢羊縱走的起點。


在前往畢祿山之前,大家可先將裝備放在往右的平台處,既有遮蔽又有空間。


向左望去就是畢祿山了。


畢祿山上展望非常好,不僅北二段一覽無遺,合歡、奇萊更是聳立在眼前,遠處的雪山主峰與聖稜線更是考較大叔的眼力。


每到了展望特別好的山頭,就是認山頭的時刻了。


在完成畢祿山30連拍成就後,就是該回程了。

嗯嗯?不是說畢羊縱走嗎???怎麼就這樣要結束了?


難道大叔跟那些農場文一樣搞一些騙人的標題嗎?

這邊其實有個小插曲。


原本我們計畫是一天畢祿山、一天羊頭山的,也就是個別單攻啦。

但這時不知女王大人是小宇宙爆發,還是忽然受神恩感召,忽然提出:


不如我們來個畢羊縱走吧…吧….吧….吧(回音)?

嗯…大叔我個人是沒意見啦,反正我腦波很弱,非常好說服的。


但是你可知道我們現在走到羊頭山就是要看夕陽囉,這意思就是說:

『我們下山得摸黑啊啊啊啊啊啊!!!』

嗯沒錯,就是你最害怕的那個摸黑。


一聽到摸黑女王立刻表示要深思熟慮一下。

在女王謹慎思考達3秒有餘之後,毅然決然的跟大叔說:那就走吧!


真是女人心海底雞啊。

登山前才說縱走想都不要想的,現在忽然鬥志噴到破表,是山上的空氣有大麻成分嗎。


所以真正的畢羊縱走計畫,從現在才開始。


好在大叔本身基本裝備都不離身的,哪怕是畢祿山單攻仍是重裝在肩,裝備問題至少是不用擔心。

我唯一擔心的,是我那雙哀號的雙腿是否hold得住。


看著路標前往羊頭山3.8K,想想在稜線上也不算是一個太長的距離。

但萬萬沒想到,這牌子根本唬爛啊…

跟各位說明一下,雖然指示牌是寫著羊頭山3.8K,但實際上這是到前往羊頭山的叉路口,也就是說,走完這3.8K後還有1.1K的距離,所以從畢祿山叉路到羊頭山真正的距離是4.9K。


而這段3.8K也是一般人所稱的鋸齒連峰,中間會經過鋸齒山,但山頂沒有三角點就是。


畢祿山往羊頭山方向100M左右可以抵達東稜營地,走2天畢羊的人則會在這邊紮營。


本來大叔想說稜線上能有多難走,但實際走過才發現…我錯了。


這段鋸齒連峰根本就像極限體能王的超級障礙賽一般,而大叔就是那位被家人報名比賽卻搞不清楚狀況的那一位。


一般的碎石坡下切高繞在這根本就小菜一碟。


到這邊沒來四肢並用別說你走過畢羊縱走。


這邊挑戰的不只是你四肢的協調性,更挑戰你的膽量。

所幸是路線標示非常明顯,你想走歪都不太可能。


在最後的1K路線開始有竹林與高過人身的芒草,要注意路標綁帶,在這段路上幾乎可以說,除了下羊頭最後的0.5K外,其他只要在20M距離內沒看到綁帶就代表你走錯了~~


雖然大叔自己獨攀時很常摸到黑(包含找路摸魚),但帶人爬則是能免則免,像這樣擺了明要摸黑的行程心情到是意外的安定,算是一種反正都已經膽固醇過高就隨便吃的概念。


總算到了羊頭叉路口,從這邊還有1.1K的路程咧!


其實在這邊鞍部海拔高度就已經高過羊頭山,理論這1.1K應該可以順順的走吧??

如果事情這麼簡單,羊頭山就不會被人稱做小辣一哥了。

首先你要先下切約200M,然後再上攀200M回去。

這代表甚麼??

這代表你回程也要這樣做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討厭那種回程還要與地心引力對抗的山頭了』

                                       == 大叔 ==


帶著疲憊的步伐,我們總算來到了羊頭山,不得不說說畢羊縱走的最大優點,就是沿路訊號都好到菊花燦爛,尤其是在山頭上,你想怎樣打卡就怎樣打卡。


享受著羊頭山上的夕陽,覺得自己真TMD的有勇氣,這種說走就走說幹就幹的個性在古代應該早不曉得死幾次了吧。


在山上也順便連絡了山下的接駁,對方原以為我們已經再登山口等待,但大叔說且慢,因為我們還在羊頭山山頂上,對方用著他那毫不做作驚訝的語氣說:『你們現在還在羊頭山山頂上看夕陽???!!!』

大叔則是說:『嘿啊,這邊夕陽美到掉渣耶~~~~』

接駁大哥則是說:『靠夭啊,你們這樣下山不就10點了?? 』

大叔回應說:『是啊,所以想先請大哥你不要那麼早睡咩,記得來接我們喔,啾咪~!』


就這樣,接駁大哥在見識到這等世界奇觀後也不得不讚嘆我們兩的腦殘,答應了這次的接駁。

最後摸黑回程的4.1K,對大叔而言其實沒甚麼特別,反正我摸黑習慣了,但女王可沒辦法承受這樣狀況,速度開始變慢。


而爬過羊頭山的人就會知道,多數地點他斷差非常大,常也都得是手腳並用才能順利越過。

所以在伸手不見五指,在只有頭頂上那一顆頭燈的時候,有時伴隨著山羌的叫聲,以及貓頭鷹的低鳴,都讓夜裡的森林透露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氛。


但大叔說過,人比起山才來的可怕。

我們永遠秉持著尊敬的心,永遠做最完整的準備,山中神是會與登山人互相尊敬的。

但人可不是,他們反倒會假借山神的名義去怪力亂神,顛倒是非,真正恐怖的是人,不是山精鬼怪啊。

到了晚上10點我們總算回到慈恩羊頭登山口,看到在那等待的接駁大哥覺得真是辛苦他了。

原以為接駁大哥會擔心我們,但沒想到他卻淡定的問我們說,羊頭山的夕陽漂亮吧?


大叔說,嗯,超漂亮。

然後大哥就啥也沒說了。


果然是見過大場面,對於我們這樣見怪不怪了啊。

在回到大禹嶺後在收拾裝備時想著,真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足足走了16個小時。

摸摸自己的雙腿,嗯,他們倆真的被辣到了。


這個中橫辣中辣,不僅辣到你雙腿發麻,更會辣到有心理陰影。

但越是變態自虐的路線就越多人想嘗試。


所以,如果你也是一個重度吃辣愛好者,每每吃辣不到菊花開絕不罷休,那這個畢羊縱走絕對是個能讓你感到『虐我千遍也不厭倦』的極度快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