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之風-玉山前五峰之旅

發表於2018/05/06
3,43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玉山對於攀登百岳的人而言,他所存在的意義與他那全台最高峰的稱號,都成為見上她一面的最大理由。


這座身為布農族與鄒族的聖山,以及日治時代成為超越富士山的『新高山』,山頂上從原本的新高祠,經歷了于右任銅像最後改立為現今所見的巨石,在這歷史的洪流時間軸上她不僅存在著政治意義,更是一種信仰與榮耀的象徵。


當然了,你可以完全無須理會這些過往歷史的繁文縟節,就做個單純的登山人,專注在你的腳步,專心在每一寸美景之上。


山很開放,容許我們最大的自由,無論你用甚麼觀點來爬山,我相信她都會接納來自四方的觀點的。


無論你想讓你的登山之行行成為文化之旅,亦或是場挑戰體力的競賽項目,山就是這樣,順應你的選擇而不強迫你的選擇。


紀錄與每一座山的感受也是如此,有些人偏好記錄下那種登頂氣勢磅礡的感受,有些人則傾向於寫下過程的感動。


大叔曾說過,每一座山有每一座山的滋味,對我而言,沒有哪一座山是鳥山,個別的滋味與領略端看你怎麼回憶與她相處的。


【出發】Day 1 前往排雲山莊,與玉山西峰相遇之旅

目前攀登玉山主峰大多以塔塔加西面的路線為大宗,過往東面的八通關相對起來硬的多,所以較少人選擇從這段攀登主峰,重裝上風口絕對要你雙腿有得受的。


這也導致塔塔加服務處常常也是人山人海,即便沒打算要攀登玉山也可以在登山口照張相是吧。


從服務處到玉山登山口的接駁車也變成了一門生意,單趟100元,如果不願意花這個錢踢個3K也不是不行啦。


從登山到排雲山莊一共8.5K的路程,整體就是腰繞然後爬升787 M到排雲山莊的過程,路程並不算困難,爬升也相當緩和,於2.7K可以抵達玉山前峰登山口,如果有時間是可以去前峰上面看看,但單程0.8K陡上400M的


路程不算輕鬆就是,我們這次的一天出發的時間較晚,無法順道去晃晃。


這段腰繞的路程一路伴隨著你的就是『輕撫的微風』。


之所以會成為玉山最輕鬆的路線,不外乎在於她並沒有讓你窒礙難行的打頭風,


這段輕鬆愜意的過程中,你能感受到山向的溫度變化,迎光面讓人不免想脫掉身上每一件讓自己噴汗的衣物,但一個轉角進入到背光處,你又會覺得巴不得想把背包內能維持體溫的每一件保暖層拿出來。


所幸在這段路程之中,這輕撫的微風讓人在感受到悶熱時能替我們消解一下太陽的熱情,也能在陰涼處提醒大家該做的保護還是得做。


不得不說,這邊的風真的很舒服,既不強烈又不讓人無感,像是一位跟我們一起行走的山友,一位不會亂靠杯的好咖。


8.5K的距離並不會算很遠,在時間內(標準多為PM 2:00前)抵達到排雲山莊後,玉山西峰就是一座非常適合去閒晃看看的百岳山頭。


玉山群峰本身呈現放射狀,也就是說大多山頭你得專程去見她一面再原路回來。


玉山西峰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排雲山莊旁一條專門路線,就是通往這座充滿歷史意義的山峰。


玉山西峰最為讓人稱道的,並非她是身為百岳之一的條件,而是位於她之後100M的西山神祠,這座位於日治時代的高山遺址,在穿過了兩個時代的哀愁,在替換了不同神座的象徵,仍佇立在山頭上的她,不變的是守護為著山友們的安全。

前往西峰的風更為和煦,讓這段2K的路程非常輕鬆。

一路沒有激烈陡上陡下的路程,讓人很快就能到達身處林間的玉山西峰。


要往西山神祠得再向前100M,不到一會兒就能看見屋頂已經用鐵板加強的神祠。


這座古典的日式神祠有著標準的日式規格,包含鳥居與日式寺廟的形式,唯一不同的是裡面的神祉變成了我們熟知的觀音大師。


說來神明們在這歷史洪流裡也是不能自己的,每一座神祉被人請來無非都為了守護著這山林間的安全,看著觀音大士穩坐在日式神祠裡面,不由得感覺到,人類把自己的偏見交給了神明去表達呢,將我們的偏見交給沒有表達權力的神祉們,人類真的是很聰明呢。


如果神明會說話,大叔相信她一定會說:『你們人類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幼稚?』

在虔誠的祭拜了神祠裡面的神祉,再回到玉山西峰享受一下那短暫的登頂虛華,就開始往排雲山莊的回程前進。


回程正巧見著了明天那座被夕陽照的發亮的主峰。


排雲山莊是一座大家朝思暮想的山屋,在身處必經之道以及全台最高峰的加持下,她一位難求的熱烈盛況相信所有人都感受過了,連續落馬幾十次的山屋抽籤,是所有登山者在此最難忘的回憶呢。


在這如果你願意花點小錢,這邊也會很樂意提供你一頓可以吃粗飽的餐點和熱湯,讓你能省下一些不必要的重量,如果你仍堅持要自己煮的話,就要勞煩你前往山屋左邊去開伙一下。


山莊內的寢室比起其他一般山屋如七卡,多了道隔間的防護,雖然不能保證你身旁的山友們都是那位擁有絕對山屋禮儀的人,但至少可以免於大隊人馬的侵擾。


如果不這麼累,花點時間坐在屋外看看這裡的夕陽與雲海,既然都上到了山頭上,不妨拋下平地的煩憂,愜意的享受這難得的美景與寧靜吧。


享受一下這時既平靜又輕柔的風吧。


【Day 2】玉山主峰、東峰與北峰

為了玉山主峰的夕陽,凌晨2點起床已成這裡的標配。


所以似乎也不用刻意設定鬧鐘,在這萬物沉寂的時刻,山莊內卻顯得異常熱鬧。

這時大叔也才發現,準備出發前往玉山主峰的還有許多來自日本的年長者們,看著他們平均60歲以上的年齡,我不由得佩服一個國家對於登山熱情的培養,讓他們能忘卻年紀的限制,為的只是見上一面曾為她們國家最高峰的那座山嶺。


在前往風口的2 KM其實非常好走,但清晨冷冽刺骨的寒風才是讓人倍感疲累的原因。


隨著一路之字形的腰繞路線向上前進,抬頭就能見著閃爍的燈光們,這些擁有相同目標的人們,走著相同的路,前往相同的目的地。


大叔說,如果人們在山下如同山上那般單純與一致,紛爭至少減少到剩下10%不到吧。


在越接近風口越能感受到風勢的強勁,彷彿要考驗你登頂決心一般,耳邊呼嘯的聲音不絕於耳,更重要的是,她還冷到不像話!


玉山因身處這樣的特殊地形,讓你在抵達風口的鐵籠處更能深深感受那股惡意的風勢。


在玉山主峰與北峰叉路口,將裝備換成輕裝,並將能防風的全穿在身上後,前往主峰最後200 M是越接近登頂那股風越是不客氣,像是一個愛惡作劇的頑童,有事沒事就忽然大力拉扯你後腿一下。

但這一切,在站上玉山頂峰那一刻的瞬間則完全煙灰飛滅。


像是給你的最後考驗結束了一樣,像是山神給願意堅持你的禮物一般,山頂的風相對平靜,像是告訴你說

『孩子,恭喜你抵達了,接下來就讓我們好好一起欣賞這山頂上的美好吧』

於是,我們就接受她的邀請,等待著從玉山東峰後的日出美景。


這就是所有人引頸期盼的玉山主峰日出啊。


在看過了許多山頭的日出,玉山主峰的日出對大叔我而言並沒有特別的悸動,每座山頭都有每座山頭的美好,每處日出也都有她專屬的別緻,玉山上的日出也是這樣,擁有她專屬的美,但也不因此強奪了其他人的風采。

日出的一刻,山上的喧鬧戛然停止,連風似乎都順著大家的意,變的緩和且溫暖了起來。


享受了玉山日出後,接下來就是前往那座覆蓋鐵杉林、號稱十峻之首的玉山東峰,來回約3 - 4小時。


前往玉山東峰的路線在玉山主峰的後方,單程1.6K,但必須先下降約300M的高度,在沿著兩峰間鞍部行進,最後的重頭戲則是沿著東峰基底向上幾近垂直上攀的路線。


除了剛下鞍部的路線稍不清晰外,其餘都很清楚。


走在這段路程上,每每回頭就是那最壯麗的台灣最高峰,前面則是聳立的天壘峰。


從東峰基底向上爬升是這趟最累人的一段,許多人將登山杖先放在基部,因為待會得開始手腳並用了呢,對於用不習慣的人實在有點妨礙,你也不會想要絆了自己一腳的居然是那支自己多年的好戰友。


在攀登東峰的路線上,沿線都有確保安全的鐵鍊,手點與腳點也都很明確,只要你不做大鵬展翅的特技動作,跌落懸崖是沒有這樣的機會的。


但每每看到這樣充滿雙手最好抓牢牢的路線,就不免想到已成歷史的過往前輩們,他們是在怎麼樣的心情決定爬攀上這座山頭的呢?


如果生在過去,大叔是否還能有這樣明知一失足成千古恨,但仍勇往直前的熱情呢?

看看自己褲子的一大包,我想,還好我是生在這個時代。


東峰上與主峰相望,更能眺望著北峰上的氣象站,那個我們下一站要前往的地方。


相較於主峰東峰這座山頭上的人就少了許多,能讓人好好環顧四周,欣賞這座排名第三的百岳。


山頭上的風勢雖然依然強勁,但已不如風口至主峰那般刺骨,頭頂上的豔陽讓我們感受到這股來自山神她給予的暖意。


在與山頭致敬後,也是到該啟程回玉主的時候了。


上山容易下山難在這段路程顯的格外警世。


回到玉山主峰後,接近中午的主峰不僅格外耀眼,更能感受他身為最高峰的氣勢,環顧四週俯首連綿的山巒,連接藍天上變化萬千的白雲,多麼讓人著迷的一刻。


美好的時間過得非常快,尤其是你在山頂上聽風和自己對話的時候。


再怎麼不捨,我們都得回到風口把我們的裝備上肩,然後開始面對那視覺效果極度驚悚前往北峰的碎石坡。


下坡其實不是特別難受,難受的是每往下走一步就會想到回來時那往上的那一步,怎麼去就怎麼回來,爬山人的自覺在這時展露無遺,每個人臉上都載明了ㄍㄋㄇㄉ這樣的厭世感受。


在抵達最低點鞍部的時刻,回首從風口下來的碎石坡,在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際,每個人都淡淡地訴說著:『明天還要從這爬上去啊…』


大叔就是喜歡登山人這份務實,哪怕美景在前,也不忘預想最實際的那一時刻。

在前往北峰的最後碎石坡,短短的400 M讓人覺得似乎有爬不完的坡,眼前的氣象站也有著怎麼走都接近不了的錯覺。


拖著每一步都是為了那座能從一千元大鈔角度看主峰的視角,人的堅持總是能在很特別的地方爆發,為了那隻帝雉背後的主峰,背上的重量再重也有了扛上去的勇氣。


大叔說,人是需要信仰的,無論你信仰甚麼,她總是能在你覺得我已無法堅持時,再額外多給你堅持的那10分鐘。

人類既聰明又愚蠢,既自負又謙虛,既理性又感性,我們就是這樣一群矛盾的生物。

山的包容力真的很大,哪怕你集合所有的矛盾於一身,她依然會張開她的懷抱接受你的,如同她接受大叔這個極端矛盾體一般。

無論你信仰著甚麼,這時就信仰著你那座仰望的山頭吧。


抵達到玉山北峰氣象站,卸下背上的裝備後總算能喘一口氣了,順便轉身看看那一千元大鈔上的美景。


玉山北峰就在氣象站右邊的路,全程不用一分鐘。


在北峰之後還有一座北北峰,雖未名列百岳,但大叔仍覺得非常值得一去,視野是平常所無法見到的景觀。


過往如果有人問大叔要看雲海要去哪個山頭,大叔首推北大武的喜多麗斷崖,在這次玉山北峰的雲海,卻是大叔看過最震撼,也是最讓人難以忘懷的雲海。


我該怎麼去用言語形容我眼前的這一片景象呢?


如果真有造物者,她是否也會被自己所創造的這一片所感動?

我想,這種最貼近原始的感動,這種最難以言喻的壯觀,就是給予登山人最大的獎賞吧。


【Day 3】回程: 玉山北峰-->排雲山莊-->玉山前峰-->玉山登山口

玉山北峰的日出雖不比主峰上的壯麗,但卻有著無盡的遼闊感,比起見著主峰日出的雀躍,北峰日出給人一種無比屏息的寧靜感,共處的時間雖短,但那一種無須言喻的感受,別於主峰上的悸動,完全驗證了大叔所說,每座山都有每座山她獨特的美好,在於你如何與她共處,而非想要征服甚麼。


回程最讓人感到壓力的莫過於風口下來的碎石坡,昨天怎麼下來,今天就怎麼上去。


這段回到風口的風,被大家戲稱『靠夭之風』,是這段旅程最不客氣也最不友善的風,不僅在上升時不斷迎面給予我們痛擊,更讓大家感受這段寒冷的辛苦程度,像是最後一道考驗一般,耳邊呼嘯的風聲,讓回到風口的我們有著一股戰勝自己的驕傲感。


站上主峰與北峰叉路口後,這陣風忽然也不再是那麼惡意,反倒讓我們感受到那股『歡迎你們重回於此』的親切感,這段回到排雲山莊的路程,也在周遭的風景下輕鬆達陣。


就剩最後回到登山口的8.5K了啊。


大叔此時忽然有點落寞感了,要道別這三天與我相伴的山頭們,感覺有點失去甚麼的落寞呢。


在回到2.7K的前峰登山口處時,因時間還早,大家一起去體驗了上前鋒的石瀑,這段短短0.8K的路程要上升至少400M,雖然大夥都是輕裝出發,但不免仍是氣喘呼呼。


玉山前峰常是想體驗玉山或是百岳初體驗人的首選,她不算是一座艱難的山頭,但上升的高度也絕對讓你難以忘懷,來回3-4小時的路程,你就能了解到她並非一般人所說的那樣愜意輕鬆。

抵達到玉山前峰後,首先見到的就是那座西峰後嬌羞的主峰,從前峰的角度觀看主峰就能見到最含蓄的主峰,像是那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這邊所看到的不再是壯麗遼闊的玉山主峰,如果想見一見一位壯漢婉約的一面,從前峰就是一個最好的視角。


回到玉山登山口正值烈陽高照,身旁的徐風讓大叔無比舒暢。

在卸下背包等待接駁車之時,望著那巨石旁的登山口,大叔不禁心想:

如果可以的話,要我再進入一次也無妨啊!


不過現實生活是殘酷的,不工作就得吃土,雖想要與高山們長相思守,但回到塵世間的人們自然就得依照塵世間的規則,人生總是在眾多取捨下做出妥協,這妥協永遠不會盡如你意,更不會讓大部分的人滿意,我們能做的,就是將我們與山相處的每一刻記錄下來。


畢竟,這才是真實的人生,不是嗎?


我們都是在真實人生下活的,哪怕在山上只是如夢一回,我們也都甘之如飴。

或許,這就是身為登山人的哀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