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雲湧、逐月追星、迎朝旭,北大武山兩日縱橫行

發表於2018/05/02
904次點閱
檢舉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原本以為凌晨一點起程,走5公里到三角點迎接日出,應是綽綽有餘,沒想到最後成了狂奔的夸父,在大武祠時,只剩半小時太陽就要升起,天際邊的火燒雲以千萬年不變的節奏,唱著日出的序曲。取捨是一種哲學,留在原地見好就收,從從容容看著朝日升起?還是放手一搏,要站在三角點的基石上享受初日的溫暖,慢了就在陰暗的鞍部獨自承受失敗?

33061ac129e2eb7d011f82f0946442da.jpg

大夥決定用盡全力,如草上飛般,越過山頭,奔向三角點。天際漸亮,原本黑暗的地面已經看得到土礫,頭燈的光芒像蠟燭餘燼般虛弱,彷彿無止盡的假山頭不斷阻擋我們,連滾帶爬,除了意志力甚麼都沒有了。

日出的最後一秒,我們站上北大武山三角點。

山頭上,只有我們,北大武山頂金黃的初日,灑滿全身。

44ffd43372f1451cf3224ede7e12112e.jpg

成功的感覺是激動的,腎上腺素麻痺了痠軟的肌肉,我們在日出,登上北大武,迎接北大武山的朝陽,與旭日下的雲海。

c69af4a23772e7c3cf6e14950daf2634.jpg

對於住在北部的人來說,北大武實在是一座路途遙遠的百岳,如何抵達登山口,似乎比上山還值得討論,雖說北大武步道是屬於百岳中的A級行程,但是若要計畫在兩日內往返、迎接日出並回到登山口,確實有些吃力,必須量力而為。

09eab3e28bfdbd75ae0fed3a2c90dc1c.jpg

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原登山口的路徑損毀,車子無法行駛,因此需從新登山口徒步走約1.5公里才能至舊登山口,增加了通往北大武山的難度。 前往新登山口需經由屏東泰武部落,開車約一小時才能抵達。為了養精蓄銳,決定前一日先住在泰武部落前的逍遙山莊逍遙山莊環境優美舒適,景觀無敵,老闆十分好客,還主動提供我們下山後沖澡的服務。

886f2645e32a3f1729d9ae3da3390216.jpg

560cf2854fecfa574166f1d00790f343.jpg

可惜此次天候不佳,無緣欣賞遠方的85大樓,莫因天晴而欣喜,莫因霧雨而悲心,順應就是適應最好的方法。

bd779dff5c2ac617d76d0928da1a1aed.jpg

從逍遙山莊出發後約十分鐘即抵達泰武部落的大武山之門

e954f5ad8d4bc8d001aaf857145622d1.jpg

在勇士的腳下,也要展示出勇士的雄心,那隻狗兒好像望著我......栩栩如生。看到勇士腳下的百步蛇嗎?

對排灣族人而言,「百步蛇」是祖靈的象徵,稱其為tasalad(夥伴)、kamavanan(真正的)、kavulungan(祖先)、mamazangilan(王)、vnlung(蛇王),可見蛇在排灣族社會當中極受尊崇(何嘉惠,2012),且與排灣族的祖先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
排灣族佳平社有太陽卵生說:
古代的一場大洪水淹死所有人畜,當時有一位神靈入山,從蛇卵當中看到人形的影子,而後蛇卵經由太陽光的照射而破裂,人由蛋中出現,此即為排灣族祖先。
排灣族牡丹社有蛇生說:
大武山上曾經生長著一根竹子,竹子裂開生出許多蛇,成長後化為人,是為祖先。

出處: 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AN/an386156.pdf

5bb456411594ccd11a3afdf83f95eb19.jpg

繼續前進開始進入崎嶇不平的道路,對於低底盤的車子來說,不是很適合。

21f2d840003ba94a18960e413d1d7ba7.jpg

路邊停車後,就只剩一線道,所以需要額外的迴車區。在路的盡頭,有兩處迴車道,此處不可停車,千萬別做一個自私的山友。

9aab80932a1b982d9d44827fc3039621.jpg


ed28ca5dd1624520adeb908542f324d6.jpg

整理好裝備,就準備出發。

099a0b1e625c551235d7a19afc31c30d.jpg

進入點就在路邊,直接高繞越過坍方的道路。有點像復興尖的入口,一開始就是陡升。一座壯麗的山景,是從這樣一個羊腸小徑開始,所以千萬別低估身旁的人事物。

e02982508db3d9d00d1587ec07fb53d0.jpg

第一次高繞後,進入舊道路,兩旁長滿植物,忽然想起威爾史密斯主演的" I Am Legend 我是傳奇",當文明退出,大地便慢慢回歸原始,也讓我想起了一些古文明帝國的遺址。

33ffce346bd26a8e11ebc660788ff129.jpg

步行一段後,進入第二次高遶。低海拔植物非常豐富,濕熱的霧霾中前進,像窩在蒸籠裡的大閘蟹,汗水都不會蒸發。

262dcc1dad56d546a3671a05d0c72b9c.jpg

路旁指標說明著,證明我們還在路上,沒有迷路。

053db99ac2f9dfc17da554581104e949.jpg

第二停車場的指標依舊清晰,但已不見道路。原始與文明的衝突,在此特別鮮明,蒼海與桑田,就在一瞬間,凡事沒有永恆,真相沒有對錯。

387d9744a754a90a14b2c39f8d592e38.jpg

通過第二停車場,就要抵達登山口檢查站。

09f73864fd7fdf9a39958a6af4212e2b.jpg

檢查站旁有一間五星級廁所,可以去拜訪一下。

462491f5579169bc02e49f2ececfb74f.jpg

9deaf1690ff3c128ebbab2e2937793a5.jpg

完成報到登記後,準備上山,登記簿上已經載明今日的床位,某些命運,是受人擺布的,但絕對是可以扭轉。牆上時間是早上八點二十五分,日曆上的日子,是我們幫工作人員撕下的,山中無甲子,日子過得也特別慵懶緩慢。

904032eab30ae127fd5912965c7b178d.jpg

中英文並列的告示牌,說明這是一個國家級的步道。

bc1af61671ae305693c0492c4b0b7654.jpg

出發吧!!北大武山,個人的第十七座百岳。

f00463d742b719aafb0fd48624a6f0ec.jpg

沿路並不好走,濕滑高低差,霧氣氤氤氳氳,有些路段伸手不見五指,空氣非常沉悶,連鳥兒都不飛了。這樣的環境,正是北大武,雲的故鄉。

d6025bf790dd6bf5050dc7de6b2c4423.jpg

34035990b7ec49d53c5f7c7bdd3e598c.jpg

fbc5dd79edd6de89927984f6e3d91167.jpg

dbe42eecfd63bf6e8f7bf663be4fa455.jpg

b511e8dc23b39af7c144f6e23912fb3f.jpg

由於時間還早,今天只有4.2km的路程,因此決定繞去拜訪西大武山。入口就在約2.1km處,不小心會錯過。

ab2041696532f2063b1c681f83137266.jpg

西大武山並不好走,是一段上切到稜線的陡升,由於霧雨使地面濕滑,非常容易失足。我們將重裝背包置於岔路上,只帶登山杖前進,自從日前在玉山前峰,體驗不使用登山杖健行的不便後,便發現與登山杖已經分不開了。

4b26e974a0166b55f93ae840a1230bb3.jpg

返回岔路,揹起重裝繼續前進,沿路經過數個崩壁。

60a5d75e66afac95f3aece5968919dd1.jpg

a17aa9cf0a4f0668eaf7e1cb0f9f8996.jpg

5eccff555473942e5145757542cf4406.jpg

約2.5k處有一個洗手台,還有可以出水的水龍頭,此處地勢較寬廣,在此可以稍作休息。北大武步道上,大多是狹隘陡峭的路徑,少有休息處,有寬廣平地,就要趁機好好休息。

e0095350225f88b663751dfe77047fa2.jpg

而過了此處,路線落差更加明顯,要有心理準備。

b2e41bc0226436d81f4144c6b5c2a426.jpg

2915e362a2fb8a4ae102851cff386cb6.jpg

57d4819973e1afdf08da6a923a094c97.jpg

1a9f3f3a8a2713717474f60a5047c76e.jpg

抵達3.8k處的光明頂,就是喜多麗斷崖,可惜今日雲霧太厚,無法看到雲海。fefcf3a7413bef1d68f1e12c3e87fd39.jpg

fc09efe54ec2c449aac5bd440e1e4791.jpg

在落葉裡前進,高山杜鵑環抱著細長的稜線道路,兩旁則是深崖,奇特的稜線走廊,像是通往異世界的道路。想起在大武山之門的勇士雕像腳下的百步蛇,我也像排灣族勇士,踏在百步蛇的背脊上前進。

4204e3a2ed129dc017b899a929f80abf.jpg


抵達檜谷山莊的分岔路,下切進入山莊。

923b6ab59f961bd2d9cd7dd85873dc7a.jpg

穿過露營區,抵達檜谷山莊,結束今天的行程。

44401d9dc05d004c3728a8e267ec4958.jpg

528827aa3fccf49111513baeb19920b5.jpg

因為中午12:30抵達檜谷山莊,有很多時間,傍晚回到喜多麗斷崖,希望有機會一睹雲海上的夕陽,可惜天公不做美,只有看到一小片隙縫裡的藍天,洶湧的雲濤,很快覆蓋整個山頭,對於明天是否會是個好天氣,誰也說不定,寧願相信明天是晴天。

66d34850c151b84aeaa5488afd526c6c.jpg

f2feb41b11e11f247b09006f05089ae6.jpg

清晨十二時,一般日都是才要入睡,卻是準備啟程時。在喜多麗斷崖曾遇到下山山友,山友清晨2點出發,結果只能趕到大武祠看日出,因此決定今日在凌晨1點出發。

7873228ec4dc8325fbe7d6c008e0c0c8.jpg


ec6b494c69e04d05083b198ccac99e06.jpg

自從在雪山主峰嚐到被朝日紋身的滋味,看著天空與無盡的大地在太陽溫柔的撫觸甦醒,便想再一次在百岳山頭看日出,感到天、地、人三者合一的奧妙。

bd61580013e82612061d386321d581f1.jpg

5a3db3f7f8466e0bfe1c333400d74e9b.jpg

想登百岳看日出,是要付出代價的。崎嶇與未知的山路,在月光的照映下,像保護曠世珍寶的巨獸,不斷纏鬥,我們不分勝負,一直到天邊露出魚肚白,小鳥清脆的叫聲中,巨獸才悻然退下。

d00cf1724af57cbc26cb38cd2f6e677e.jpg

然而,此時,大武祠在細微的光線下,如同古埃及神話中的斯芬克斯,盤踞在日出前通往北大武三角點的必經之路上,凡遇到的人他都要提出一個問題,留下來默默等待日出?還是去三角點迎接朝日?

55f33f4fdbd7e7e1e16eb1b51321d8b4.jpg

原本以為凌晨一點起程,走5公里到三角點迎接日出,應是綽綽有餘,沒想到最後成了狂奔的夸父,在大武祠時,只剩半小時太陽就要升起,天際邊的火燒雲以千萬年不變的節奏,唱著日出的序曲。取捨是一種哲學,留在原地見好就收,從從容容看著朝日升起?還是放手一搏,要站在三角點的基石上享受初日的溫暖,慢了就在陰暗的鞍部獨自承受失敗?

dd85b2d276e390856e2e9b8fb4f21062.jpg

大夥決定用盡全力,如草上飛般,越過山頭,奔向三角點。天際漸亮,原本黑暗的地面已經看得到土礫,頭燈的光芒像蠟燭餘燼般虛弱,彷彿無止盡的假山頭不斷阻擋我們,連滾帶爬,除了意志力甚麼都沒有了。

日出的最後一秒,我們站上北大武山三角點。

山頭上,只有我們,北大武山頂金黃的初日,灑滿全身。

a6ba185c9deecdae02ed3b9fbbdca71d.jpg

成功的感覺是激動的,腎上腺素麻痺了痠軟的肌肉,我們在日出,登上北大武,迎接北大武山的朝陽,與旭日下的雲海。

ff0489ba2d0deb91a94a073556f6d85b.jpg

成功的果實是甘甜的,而且是永恆的,我們沒有奇蹟,只有彼此。

e8ea59f75c00931fd13f601314547d17.jpg


b528c310df35cb3f3516f28dd634621e.jpg

回程,北大武山終於放下心防,在朝陽的陪伴下,讓我看清楚鐵杉林壯觀的景致。

40e883624532436bc0f5e1348ca1a2ad.jpg


d3ddc0048d5f08a7aaedf72ca6c23594.jpg

矗立在鬆軟箭竹林中的直挺鐵杉,如同插在針線包上的繡花針,而人類只是針頭上的一隻小螞蟻。

543c37d4e83555148a1b33e5ec953b81.jpg


6f36917f621e3c85f48e4162269d72b5.jpg

無聲的雲的浪頭,不斷衝擊著山頭,又被山頭擋回去,彷如仙山秘境。

3b1c64a25014593e2e2c2a23c51a29f7.jpg

再度回到大武祠,天已全亮,在此用早餐。

14dc15cdaf3740b399a00b8f38b79900.jpg

隊友拿出國旗留念。身為歷史中此時此刻的一員,很榮幸留下珍貴的回憶。

4fada419bd16a8b4548fcdedd915e223.jpg

6d2b6fe3e5b756f3164ec47d513ba5bf.jpg

而下方的高砂義勇軍紀念碑已經損毀,但仍訴說著一個故事。特別紀念二戰期間被日軍徵召赴南洋作戰而戰死的台灣原住民,「高砂」一語為日本古籍對台灣之稱呼。

4a5cd7c709f625ff6f95e625f0783548.jpg

599760161d0f18684922462a8531036d.jpg

d6811fca3768b9a559389a1270ed0f5f.jpg

「這位原住民的戰士,一手持長矛,一手持大刀,個子不高,英姿颯爽,活力四射。他在原本山間奔跑、狩獵,對這場與他們無關的、殘酷的現代戰爭渾然不知。有一天,他穿上軍裝,走向戰場,根本不知道戰爭如絞肉機一般,貪婪而嗜血。他要去的地方,是他在地圖上找不到的島嶼,他生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把刀是必不可少的,那是祖先傳下來的刀。高砂義勇隊隊員的刀被日本人稱之為「生命刀」,意思是他們用一把刀就可以找尋獵物、蓋房子。他們利用台灣部落的番刀,在戰場上、在叢林中、在俘虜營裡,不僅保存自己,還幫助不少日軍渡過難關。

一九四二年春,日本軍方選拔五百人,組成「高砂挺身報國隊」(第一批高砂義勇隊),投入巴丹半島攻略戰。此後,「高砂義勇隊」在南洋屢建奇功,深受日本軍方器重。」

「高砂義勇隊的最后一戰是在一九四五年六月的馬尼拉,包括李登輝之兄李登欽在內三千位台籍日本兵全部陣亡。兩百五十名高砂義勇隊成員由海南島前往救援,以微薄的人力組成敢死隊,身綁炸彈手拿尖刀,與兩萬美軍大戰,纏鬥七小時後全部陣亡。

高砂義勇隊派赴南洋參戰者,先後有九梯次,總共大約七千餘人,戰亡者約三千人,戰死者比例之高,在二戰期間不同族裔的軍隊中名列前茅。」

引述:

http://www.peoplenews.tw/news/61a8d657-e61b-4dfd-b650-2bc346e3dad3

山友事後說:

「或許在山上,我們望著南洋,看著紀念碑時,會更加感念這段台灣人的無奈卻勇敢的歷史,真的心疼這些先民⋯ 謝謝他們

看到高砂義勇軍那段
我們都哭了⋯。」

9c016a2fcbd57c9643d1d164240ca513.jpg

回程風景壯麗,感動萬分。

cbf308f8408853a317761461054ed0cc.jpg


34229418ec7e06187f013c690d1b9c93.jpg

穿越幾處峭壁,需攀繩,也有枯倒木必須彎下腰通過。北大武山要我們低頭謙虛地通過。

8b21051ebdd575e469453e262b17c6f3.jpg


b11d79e48df8d567222ebc11f951676a.jpg

回程再度經過水源地,可以取水。

e39d3bb92df701784645be9f27437c88.jpg

回到凌晨時通過的紅檜巨木。

731b08622eb9996232d6e3765b16e7b9.jpg

11:07 回到檜谷山莊,這並不是今日行程的終點,而是中點。收拾裝備,準備下山。

1ac4e7d17430767b5f0f0111db3cc970.jpg

幾位山友與士官長合照,希望後會有期。

4c811d513004c4f9c7b31139c4abe07c.jpg

16:02 峰迴路轉,穿過悶熱難受地的霧霾,終於回到這不起眼的新登山口,一切彷若隔世,結束北大武山兩日行程的拜訪,今日總共前進13小時,完成個人的十七座百岳。過去一直以為北大武山是座遠了些,但是平易近人的百岳,今日拜訪,發覺有其難度,初登山者宜安排三天兩夜較適當。

ea9dd73ddc5db3c9722d52e374c8de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