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遊加里山,無敵山景、一葉蘭、天南星、山杜鵑,送禮自用兩相宜

發表於2018/04/23
1,18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原為了登山鍛鍊體力而進行長跑,因緣際會下結識了捷豹慢跑協會的跑友,在諸前輩的熱心調教下,體能如吹氣球般地爆發,參加了幾場自己都不能置信的馬拉松,而故事還繼續在紀錄著。感謝跑友在訓練跑道及賽道上熱情提攜與鼓勵,「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只能捧上一座山的美景,表達謝意。

加里山在北部山界小有勝名,沒上過加里山的北部山友,如同未跑過台北馬的跑友。適逢加里山一葉蘭、天南星、山杜鵑花期,趁此第五次拜訪,完成與一葉蘭說好的約定,並介紹15跑友認識加里山,從跑友變成山友。

由於諸跑友都是長跑健將,體能耐力絕佳,個個都是武林高手,為了規劃適合的路程傷透腦筋。加里山的入口有兩處,一處是在大坪,一處是在鹿場,此次是由熟悉的鹿場出發。爬山的基本原則是不任意加碼變更計畫,此次相關裝備,是以加哈縱走所需進行規劃,水、行動糧、爐具及摸黑所需頭燈一應具全。出發前,規劃了三條路線: 藍色的標準路線、紅色的體能操練路線-加哈縱走,以及必要的黑色撤退路線。視登上三角點前的狀況決定路線。

登山,只有一種成功,不是登頂,不是破紀錄。安全到家才是成功。

經南庄,往苗21號線道,峰迴路轉後即可抵達,鹿場登山口,此地有開闊的停車場,適合較多人車集結,由於是私人停車場,每部車需收費100元。

    https://goo.gl/maps/GsP8JErVjCC2

加里山又稱加里仙山,苗栗縣誌山川篇記載:「三台山,俗名嘉璃山,距城東五、六十里。其山高數百丈,在內山,溪東生蕃居之,人不可到。」所以加里仙山、三台山、嘉璃山指的都是加里山。賽夏族稱「賓農甕」,為牛角彎犄之意。

原文出處:

http://subtpg.tpg.gov.tw/web-life/taiwan/9610/9610-15.htm

登山口就在停車場邊

沿著水管路前行,就會遇見與前往哈勘尼的叉路,此時下切,前往風美溪。筆直高聳的柳杉,與盤根錯節的樹根路,對初次上山的山客,如同電影情節,充滿新鮮感。



加里山也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日故事,史稱「 日阿拐事件 」。

「日阿拐」原是漢人,八歲時父母不幸逝世,由一名親戚扶養,後來卻將他給了賽夏族的「日有來」當養子。

阿拐天資聰敏,具有領導能力,深獲山胞的愛戴,被擁為頭目。日治時期,南庄地區盛產樟腦,日本人將之視為台灣的主要財源。明治 29 年( 1896 )日本人與日阿拐訂立了經營樟腦的契約。後來日本人不但違反契約,還意圖侵占原住民的土地,引起賽夏族的不滿。日阿拐於是召集族人反抗,於明治 35 年( 1902 )突擊南庄守備隊。最後雖因勢單力薄,不敵日政府正規部隊與新式武器而失敗,但日阿拐仍堅持不投降,率領族人退入加里山區,日本人因對山區地形不熟悉,所以不敢貿然進入,對他也莫可奈何。

後世對於日阿拐及賽夏族的英勇行為,仍然給予正面評價,這就是「南庄事件」,也叫做「日阿拐事件」。

原文出處:

http://subtpg.tpg.gov.tw/web-life/taiwan/9610/9610-15.htm

抵達風美溪,路上遇見一個家庭,父母帶著兩個小朋友,小朋友有模有樣,真令人佩服,之後路上不斷相遇,算是另類的同隊吧!!


風美溪,溪水清澈見底,游魚不斷,正是加里山送給山友的見面禮,以往越溪是從上游一些的小獨木橋,如今則直接越溪。越溪也是一個初體驗,加里山之美,因為有了風美溪如畫龍點睛。只是此時正要出發,深怕久留會耽誤行程,只能把美景留待回程時再欣賞。


沿路可以看到許多天南星,台灣天南星是台灣特有種,奇特的假莖及傘狀的樹葉,很容易辨識,像來到異星球,由於是天南星的開花季節,帶朋友來加里山,一定要介紹此植物。


隊伍穿過高聳的柳杉林,如同小螞蟻在草叢中前進,偶爾陽光從隙縫中透過,形成美麗的光影,此景必須親自體會,不可言喻。


抵達四號樁的小木屋,在一片原始的山路上,見到一間小木屋,會有一種回到文明的安全感。

休息時,遇見鍬形蟲,與隊伍形成有趣對比。

此時也是水晶蘭的季節,在陰暗處,可以看到晶瑩剔透的水晶蘭。


在八號樁與九號樁之間的巨石區,是加里山最神秘的地點,巨大的岩石,沉默地分布在廣闊的林間,千百萬年來,不知多少人從身旁經過,時間在此處是凝結的,只有樹木像沙漏般記錄著時間還在流逝。


穿過九號樁,就要接受入加里山登頂前的另一個款待,拉繩陡升,由於落差頗大,要手腳並用攀爬,此時登山杖派不上用場,可以收起來。樹木與岩石交錯成各式各樣的階梯,我們也像樹上那隻鍬形蟲一般,一步一步前進。人的渺小在此處更是顯而易見。




而此處高峭的岩壁,正是一葉蘭生長的地方。可惜數量每況愈下,要看到一整片的一葉蘭,不知是否還有機會。

穿過岩場,即進入稜線,森氏杜鵑與細葉杜鵑像接待員般地招呼著,輕輕說著山頂就在眼前,再加油加油。


三角點抵達,加里山給了無敵山景,歡迎各位貴客,個人五遊加里山,心情還是激動的。

遠處山上的一朵雲采,是否像極了泰迪熊?


大夥認為經過一路上山,越溪、柳杉林、巨石、岩場、高山杜鵑、稜線,美景不斷,需要好好品味,不該囫圇吞棗,哈勘尼就留給下次再細細品味。捷豹慢跑協會的加里山初體驗在此折返。


登山有趣的地方,就在最高點不是終點,而是折返點。過了高點後,還要有體力與能力平安回到低點。人生也是如此,在最高點時,也要計劃好如何回到低點。

由於山頂腹地不大,折返後在八號樁用餐。承襲捷豹長跑補給的精神,大夥把所有食物都拿出來,滿滿一桌,吃飽喝足了,全力衝刺。

回程,山霧漸漸籠罩,加里山以另一個面貌跟山友們見面。


回到登山口,回憶似乎並不真實,如夢似幻,幸好身上的疲勞,提醒著夢境是真的。此行能與跑友們分享登山的喜悅,感到無限光榮,跑友變山友,任務大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