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首問圖,是為了遙望更遠的路-地圖課推薦

發表於2018/04/18
70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在現今登山風氣如此興盛的時刻,一杖一包登頂不再是難事。

伴隨著GPS系統的完備,人手一支導航工具也不再是甚麼稀奇事。


如果要問大叔我那座山頭最難,我不會說踏上稜線的雪山北峰,也不認為是那溯溪後直上天霄的中央尖,不管哪座山頭,不管她是否身處在遠的要命王國,還是高聳入天的珠峰,我總是那句話:總有計畫可以上去的。


要完成台灣的百岳最大的關鍵不是哪座山頭太難,而是你有沒有這個閒。

踏在前人前輩的道路上,只要不偏離傳統路線,這條路基本上就是你抵達山頭的最佳捷徑。

現在的登山者大概很難想像,過往的人是怎麼在沒有道路的狀況下,翻越那一座又一座的山脈吧。


日積月累之下,登山客們多數已經失去前人的認路能力,多少時間完攀似乎漸成評斷登山強弱的標準,登山也開始導入了競賽的概念。


但身為一位正值更年期的大叔,心臟負荷已無法與年輕人相比,且在幾次深度迷途有賴山神沒強留我陪他下棋的經驗後,深深了解到:

『真正的迷途大多數都發生在傳統道路上。』


很多的山難案件最後導致的悲劇,不外都是先從迷途開始,迷途之後又無法回到原本路線,更讓人聽到許多遺憾的案件是無法正確表達自己的位置,導致搜救人員無法正確搜索的情況,且這些案例不少都是擁有GPS的。

走錯路-->迷途-->無法回到原路-->求救-->無法正確表達座標-->搜救人員無法確認位置-->遺憾發生


這過程中只要在任何一個環節預防就能阻止這樣的山難。


說了這麼多,大叔只想表達一個觀念,那就是:

登山者基本的技能不能忘卻。


地圖判斷一直也是大叔心中永遠的痛,不知是天生眼盲還是腦袋有洞,地判對我就是一個容易腦溢血的技能,就好像要升個10級累積的技能點數才能點地圖技能1點的fu。


自去年看到書劍戶外有開導航的課程,其實就一直心癢癢,但緣分就是這樣捉弄人,開課的時間不是要加班就是被抓去爬山,難道這就是人生的寫照,越想要的越得不到嗎?


到了今年4月雜事又來,但這次大叔秉持著追初戀的熱情,心一橫,硬著頭皮推掉了所有活動,包含和女朋友的約會(主機板跪ing & 怕.jpg)。


不得不說書劍的導航課是一個極度燃燒小宇宙和腦細胞的課程,在何燾老師尚未功力全開之下大叔的腦細胞已死亡90%以上,如不是秉持著初戀般那樣打死不退的精神下,我應已力竭身亡。


但燃燒腦細胞不外乎代表的就是那飽滿的內容,問我任督二脈有沒有被打通,我會說幾乎被打斷後再度接起來的感覺。


在這被打斷又被接起來的過程中,大叔確實有功力大增,也解決了之前大叔對於地圖最大的疑問,那就是:

  • 到底地圖能否精確定位?
  • 方位角測量是否經度能在1度之內?


當然以上的答案都是:可行!


課程內容其實很豐富,我就稍微列一下我最感興趣的項目給大家參考參考

  • 座標系統的差別
  • 遇難時座標如何正確回報
  • 如何判斷山脈走向與走勢
  • 精確測量目標物的方法
  • 如何將自己精確定位在地圖上
  • 正確使用指北針的方式ß嗯,我之前都用錯了
  • 各種指北針的差異ß有些指北針就…單純看起來美觀大方


當然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第二天的實地測量練習(屋我尾山)也是一個極度燃燒腦細胞的過程。

實地測量不免讓大叔有點手忙腳亂,但認稜線走向的功力似乎有點進步不少。


大叔認為,地圖判斷應該是登山者最基本也最必要的能力之一,沒有人願意迷途,但就如急救一般,這種都是平常感覺不出它的重要性,關鍵時卻能救你與夥伴一命的核心技能。


就如同先前所說的,在具備正確的地判能力後,隨著習慣與經驗的養成,蒙著頭直直衝的狀況也會大幅下降,即便真的失神走岔了路,也有能力依照地圖回到原本的道路上,如真的不幸遇難受困,也能報讀正確的座標系統,不因座標系統的不同而發生的遺憾。


工具本身沒有錯,錯的在於使用的人。


GPS發展至今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工具,他絕對是值得放在登山旅途上的一個設備,但高山氣候與電力問題現在也一直是他的罩門,與地圖判別相互輔助才是一個成熟登山者為安全所做的正確防範。


為自己的安全負上最大的責任,為自己的旅途做最詳盡的規劃,我們的每一步都是為了走向那座呼喚我們的山,我們每次垂首都是為了望向更遠的路,那條正確的道路。


大叔只推薦好物,讓大叔地圖判別增加一甲子的書劍戶外導航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