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聖品-志佳陽

發表於2018/03/29
2,24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人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在歷經生活大大小小的不如意與凌虐後,投身放鬆的方式就是跳入另一個更讓自己生不如死的坑。

常聽前輩說,登山人是一種山上幹譙過程,山下規劃行程的矛盾生物,這種虐我千遍也不厭倦的精神,如果說登山人有病,相信登山人很樂於承認自己有病。

當然,自虐的行程很多,有縱走、單日單攻、單顆單攻、長期駐守...等,而今天就要介紹一顆自虐的單攻聖品-志佳陽。


志佳陽大山(Mt. Sqoyaw)排名第44,高度為3,345 公尺,屬於雪山山脈並橫跨司界蘭溪,行政區劃屬於臺中市,但比較特殊的是他三角點卻是設在3,289 M的山頭位置(與最高點相差400 M的距離),推測是當時不小心手滑埋錯了吧。


關於志佳陽的名稱來由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是泰雅語,Sikayou是指『竹子』,指的是竹子茂盛的竹林。

第二種是Kujao,指的是『鹿多』,是老人飽食鹿腸之意。


志佳陽大山南方有大劍山,北邊連接雪山東峰,因位於志佳陽社(今環山)而得名,志佳陽登山路線為是過去攀登雪山的唯一路線,也是著名的高山嚮導考試路線(志佳陽上雪主),但在6.4K前都是在松針林穿梭,沒有景色相伴。


志佳陽的響亮名聲莫過於她那陡上1700 M的爬升,而且全程無冷場,意思就是沒有平緩的地方,之所以叫做聖品,就是他是非常好拿來練身體的山頭,全程沒有危險路段,加上路線清晰想迷路都難,你只要全程與你那嘶吼的雙腿為伴就好。


路線上營地不少,如果你覺得單單爬升1700 M不夠虐,那就加碼試著重裝上志佳陽吧!重裝走完這一趟,你就可以考慮去應徵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主角了,當然,是被虐的那一位。


【行程規劃】

攀登志佳陽有著多變的走法,全程8.25K,來回16.5K。

本著佛心來著的大叔,藉由自虐程度提供給大家參考參考,以下由最輕程度自虐到重度自虐排列,請參照。


1.二日行程:第一天先到3.1K營地紮營,第二日輕裝上志佳陽後原路返回,自虐度5。

2.一日單攻原路來回:本次行程,自虐度8。

3.二日行程:第一天到6-6.1K間的賽良久營地,第二天輕裝上志佳陽,因要重裝先爬升1000M,自虐度10。

4.一日單攻,回程走馬武霸,O型路程:本行程最虐,如果覺得人生失去意義,或是遭逢甚麼打擊,走這一趟會讓你覺得人生其實還是很美好的,自虐度破表。


當然其間的變化還是很多,大家可以自己視被虐需求調整增加。


【水源狀況】

水源處有以下幾處:

1K處沿著司界蘭溪岸邊行進時:上方有果園,有人建議是不要喝這裡的啦,如果自覺身體健壯...那也沒差。

3.1K登山口:司界蘭溪較上游處,是最好且最安全的取水點。

7.2K瓢簞水池:就在瓢簞山屋前方,是死水,必須要多日下雨才有,這次去就沒有,且更前方是廁所,如果覺得人生要喝過一遍黑水塘的水才能蛻變為男人,那就喝吧。

路程間會有許多人擺許多救命水,需要的也可以拿去用,不要拿到人家營地裡面的就好。


【自虐行程開始】

雖然是一日單攻,但還是不希望當天開車過去當天就攀登,畢竟我們是想自虐不是想自殺,保持移動日的好習慣,不僅能讓身體適應高度,還能捕獲野生前輩大哥一位,何樂而不為。

所以第一天我們就在環山部落上的環清宮住宿,附近還有7-11(營業到晚上10點),一晚400元,睡起來相當舒適。

捕獲野生前輩一枚。


D1,3點起床,4點前往平等國小停車,其實前方在流籠頭處也有停車空間,但這邊常常被停到滿出來,有時甚至造成堵塞糾紛不少,這次大家就辛勤點走過去吧。


抵達司界蘭溪吊橋因天色尚暗,就沒拍照了,這邊有民宿,但車子不夠力不要下來啊,會回不去的~~登山路程從這邊開始計算為0K。


在過吊橋後一小段之字路上坡後開始出現本次行程唯一的危險地形,之前大叔來這裡時地形不是這樣,看起來是有坍崩過,此段需要拉繩高繞,但其實旁邊踏溪而過也行,只是清晨視線不清,先採高繞越過。


在經過果園與樹林後就會抵達3.1K營地,從這邊自虐旅程才正式算開始。


從這邊開始就沒在跟你客氣了,喜歡自虐的各位一定能從這段陡上感受到人世間的悲歡離合,至少你大腿感受到了。


登山實為一種很好的自我對話的哲學旅程。

過程中你不斷的自我懷疑、幹譙、咒罵,但又懷抱著目標,秉持著忍耐並與自己心魔作戰,直到登頂的那一刻,我們又覺得這一切值得了,心境忽然遼闊開朗了起來,之前的辛苦看起來又那麼不值一哂。


在一天短短的數小時期間,我們經歷過了期待、憤怒、懷疑、欣喜等錯綜複雜的情緒,等同於我們將人生瞬時縮影了起來。


如果一個人在一分鐘一會哭一會笑之後還跟你談人生如何,你一定會覺得他頭殼有洞。

在短時間有著數種的情緒變化,要嘛是哲學家,要嘛就是有病。


對於登山者,大叔傾向著兩者皆是。


抵達賽良久營地時,隊員們正在經歷著自我懷疑的過程。


這時當領隊的一定要說一句名言

『前面轉個彎就到了!』

但這隊團員功課做太足了,看著他們以鄙視的眼神瞧著大叔我就知道唬爛破功了。


抵達6.9K馬武霸岔路口,離山屋只剩0.25K了,最後的250M咬著牙捏著LP也要撐上去啊。


總算抵達瓢簞山屋,這個山屋名字非常的『古文fu』。


無論是從論語《論語.雍也》、三國魏.曹植〈大司馬曹休誄〉還是晉.陶淵明〈祭從弟敬遠文〉,原意都是簡陋衍生為安貧樂道的意思。


看到這間山屋,相信各位會覺得,這間山屋真的是名副其實啊...

看看他那內斂的外觀,你會說:只不過是座鐵皮工寮嘛!!


大叔這時會糾正你,並引用論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 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就是因為他是座鐵皮工寮才能稱作瓢簞山屋啊!

不然直接叫做志佳陽大山莊了。


不過這間山屋不愧是台灣排名前5名的破爛山屋,不僅屋頂透光,裡邊更是讓人感到...他就是座鐵皮屋。


在這邊午餐以及與其他山友串門子後,邁向那最後的旅程-志佳陽三角點與頂峰。


這最後的1K是志佳陽大山最美麗的路段,雖然有些人認為大草原不及奇萊,壯闊不及南湖,山形之美不如玉山,但大叔認為,每座山各有各的美,端看你從哪個角度看待他,絕對的審美觀會讓人忽略了另一種美,那就是


『老子TMD就是覺得美』


在來到三角點後,看到隊員們開始拿著牌子並演著吶喊『天公伯』的劇場,就知道他們內心已獲得昇華。


爬山登頂對於大叔而言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這跟苦行僧道理相同,在你經歷不斷的身體痛苦痛苦再痛苦,最後抵達到你的目標(彼岸)的那一刻,你頓時會體會到人有多麼的渺小,但又對自己的堅持感到驕傲,環顧四週,你內心異常的平靜,覺得人世間事也不過都是滄海一粟。


這時,連你罵的『暗陰陽』都顯得頗富哲理。

所以山上別拘束,盡情的幹譙吧。


來程考驗大腿,回程就挑戰膝蓋。

不過在所有隊員內心得到救贖後,回程似乎就不那麼痛苦了,取而代之的是回到紅塵的陣陣憂愁與期待感。


回到登山口已然晚間7點,附近能吃得只剩下小7,但經過這樣自虐的救贖之路,即便小7也如天籟饗宴。

在回台北的路上,大叔問著車上的大夥,這次的志佳陽大山之行是否得到另一種感受呢?

聽著沒有回應的寂靜,看著睡滿全車的呼聲,就讓我們期待下一次的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