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回到蘇格蘭高地--桃源谷大溪-草嶺線

發表於2018/03/05
76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水氣加上髒空氣混合而成的薄霧漫過稜線,大塊碎石和草坡居然十分神似蘇格蘭高地的景色

*******************************************************************

原文刊登於https://frobography.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html

訂閱旅遊、攝影、爬山最新文章歡迎追蹤FB

*******************************************************************

「這週末天氣好像不錯,要不要去桃源谷?」

「不行,東北角會下雨。」

桃源谷的提議再度被男友打回票,這樣的對話從我們認識以來發生好幾次了。從大學時桃源谷就已經列入我的爬山清單中,但宜蘭雨量之充沛全台皆知,加上沒有人陪同實在提不起勁獨自前往,直到最近有難得的好天氣,在天時地利人和下我和男友、物理書終於成行。

即使對登山社出身的人來說這也不是一條簡單的路線,我們從大溪上接草嶺線自大里下,從大溪上到桃源谷要5公里,桃源谷到啞口4.6公里,啞口下到大里車站約3.1公里,總計約12.7公里,走完以後我小腿肚酸痛了兩天。

男友說爬山當天天氣應該不錯,但當天一大早踏出家門時我深深懷疑他預測的正確性:一早的板橋有如被毒氣籠罩,建築距離稍遠輪廓就被朦朧的空氣隱沒,天空是沒精打采的暗灰色,有幾分羊毛記小說的家園風采。幸好,當火車逐漸遠離西部天空也慢慢地晴朗起來,到大溪時已經放晴,只是空氣中的塵埃微粒還是無法完全消去。

我們在10:50到達大溪線登山口起登,遙遠的5公里啊!

大溪線到桃源谷稜線是一路上坡,但不會很陡,最大的挑戰是濕滑的石階。前一天半夜下過雨,雖然白天出太陽,但前段石階依舊濕滑。一開始我只敢走旁邊的草地,後來好奇心起踩上石階馬上就滑倒XD 不過越後面階梯越乾燥,加上滑過一次有警覺心了就沒再摔倒,真的很佩服走這條路下來的人。後來遇到宜大的人,他們異口同聲地說石觀音線更濕滑、更可怕,到底有多麼恐怖我們也不想去探究了。

聽兩位說是新設立的氣象站

或許是前一天睡眠不足加上最近身體不太好吧,這次的狀況很糟,上坡一小段就很喘,中間還有一次突然喘不過氣、心臟有點痛。沿路走走停停很多次,感謝他們兩位等我,沿路經常主動提議休息,終於撐過最辛苦的上坡,來到開闊的稜線。

 

視野開闊後道路暫時平緩,我也比較有心情拍照(大溪線上來沿路都沒有特別的view),總算能親自拍下經典的單面山草坡

放鬆是暫時的,走到桃源谷只完成了0.4的路程,接下來還要翻過最高處的山頭才能到達草嶺線。

男友看我走得很辛苦,笑著問我有沒有後悔來爬山

「不會啦,想了好幾年終於來走了。」

超級朦朧的龜山島

我們要翻過兩個假山頭才能到達雲和山的彼端

當我即將走到山頂前我的注意力被路旁的一堆亂石吸引。

桃源谷基本上是草原景觀,這堆大塊碎石在整片草原中顯得特別突出,大小不等的石頭有秩序地自遠而近排成一座矮牆,成為鎮守稜線的小型堡壘。此時一陣薄霧飄來,陽光微微打亮石頭光滑的表面,霧氣、亂石從桃源谷切割出自立於外的小世界,我忍不住停下腳步,實在太像數年前我在蘇格蘭高地看到的景色。

我在這裡停滿久的,這樣的桃源谷我從來沒有在網誌上看過,未曾預料到今日有機會見到,更慶幸今天有來爬山。

「這樣的景象不容易見到呢!」男友說

拍得差不多之後,我抱著滿足的心繼續往上爬,瞬間變得有精神了

 高地牛(誤)

濃霧逐漸包圍山頂,物理書踏著他迅速的步伐消失在轉角,我跟男友在後面用自己的步調盡可能地跟上。到達草嶺線後陽光消失,天色逐漸黯淡,景色也不這麼有趣了。我們抄樓梯捷徑走下山,因為趕不上一班往台北的火車,我們決定改搭往礁溪轉客運爭取時間。後來回家後看到新聞,發現台鐵電線被扯斷了,我們如果搭上原訂的火車剛好會遇上塞車XDD 幸好幸好

到達大里火車站時間為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