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武不平靜

發表於2018/02/11
50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北大武山國家步道里程0.5k與1k之間,這隻長鬃山羊,我猜,應該是中捕獸夾,把左後腿掙扎掉,最後氣力放盡,該是何樣的痛苦?何等的絕望?

喜歡這座山,在山裡來來去去,夜晚走;白天走;晴天走;霧中走;雨中也走。白面鼯鼠、獼猴、鼬貛、松鼠、黃喉貂、黃鼠狼、長鬃山羊、竹鳥、藍腹鷴、金翼白眉;貓頭鷹的whowho、山羌吠叫;舞姿張狂的鐵杉、大個子台灣杜鵑、紅檜、一葉蘭;還有許多其他的花草樹木與動物,即使是一個人走,也不會感到孤獨。

有雲海看雲海;有落日看落日;有雲瀑錄雲瀑;有旭日拍旭日;有展望得遠望;遇霧雨強風,咬著牙在陵線上推進;逆光照楓紅;星月爭輝伴我行......還有許許多多,讓人流連忘返,不斷回來的記憶。

然而,必需面對的現實是,並非上山來的人都是懷著善意的。小到亂丟垃圾果皮,大到盜獵,所在多有,令人痛心。我自己的老家在海拔400m處,門前坡下有條小溪流,偶有人施放氰化鈉(俗稱「加里」),毒死一堆魚蝦蟹,防不勝防;時有獵人帶著獵狗群上山,帶著穿山甲、竹雞、山羌下山。聽過有人用殺蟲劑毒昏溪蝦下酒還吃得很開心的嗎?不是誑語,這種不認識字又不衛生的事千真萬確。「補」的心態一日不調整,這些野味悲劇就會不斷發生。有個同鄉長輩,年輕時上台北打拼,生意不小,錢是不缺了,他在信義路除了有住家外,還有店面。某日,他說,行道樹上來了窩斑鳩,他覬覦已久,準備抓了來進補......

這兩天,帶著孩子上山,天候不佳,我們決定不上三角點,改在喜多麗拍夜景,隔天睡到自然醒。下山途中,看到橫死路中的山羊,顯然,這山不像夜景般詳和安穩。